🏡
PTT小說網
x
    「鳳神大人的命令,仙兒無不遵從。『相求』二字……仙兒萬萬承受不起。」鳳仙兒深深拜下,惶恐萬分。

    「不,你承受的起。」鳳凰魂靈道,它的瞳光一年比一年微弱,聲音也一年比一年沉重:「本尊希望,你能離開此地,然後儘可能的留在雲澈身邊。」

    「啊?」鳳仙兒一臉驚訝,隨之想到它說出的「相求」二字,心中更是慌亂:「他是仙兒的大恩人,仙兒無論如何,都不能做任何傷害他的事。」

    「本尊要你留在他的身邊,絕非是要你做有害於他的事,更絕非有什麼圖謀於他。」

    「那……鳳神大人是要仙兒保護他嗎?」她稍稍放下心來。

    鳳凰魂靈道:「這片大陸上最強的幾人都是他親近之人,他並不需要你的保護。但有一件事,只有你可以做。」

    「只有……我?」鳳仙兒一聲低念,不知所措。

    「接下來,你要記牢本尊說的每一句話,一個字都不許淡忘。因為這事關雲澈的生死和命運,甚至……事關這片大陸的生死存亡!」

    鳳仙兒看著前方,腦中一片迷亂……

    …………

    …………

    穿過鳳凰結界,便是「外面的世界」,一個雲無心從未踏足過的世界。

    鳳仙兒帶著雲澈,雲無心則帶著楚月嬋。高高的上空,開闊到沒有邊界的視野,還有味道完全不一樣的空氣……雲無心一雙星眸不斷看著四周,大口呼吸著不一樣的空氣,興奮的如一個出籠的小鳥。

    「終於離開這裡了。」楚月嬋看著遠方,目光複雜。

    在冰雲仙宮的那些年清冷無欲,在鳳凰遺族的這些年與世隔絕,對他人而言,那或許是牢籠,但對她而言,卻是早已習慣。想到將來,她的心中反而儘是仿徨。

    她會願意隨雲澈離開,最大的原因,還是雲無心。

    「小仙女,」他知道楚月嬋所思,輕聲道:「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遠處,一縷危險的氣息忽然臨近。

    那是一隻巨大的鷹,全身青綠,飛行時捲動著一陣風暴,而風暴所向,赫然是他們的所在。

    鳳仙兒雪顏一緊,馬上擋在雲澈身前,反觀雲澈倒是毫不擔心。

    「咦?」雲無心目光轉過,小手伸出,向著巨鷹的方向輕輕一點。

    頓時,所有的風暴消弭,那隻正俯衝而下的巨鷹被一股它再強大十倍都抗拒不了的力量牢牢封鎖在空中。

    雲無心很認真的打量著它,然後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看起來好漂亮,但又很兇。」

    雲澈微笑道:「這是風暴烈鷹,當年,我便是被它追趕,才掉落到這裡。」

    「唉?」雲無心唇瓣張開,然後有些生氣的道:「它居然追趕過爹爹,一定是壞東西!」

    她手指輕輕一戳,頓時,那可憐的風暴烈鷹像個陀螺一樣倒旋著飛落下去……一直飛出雲澈的視野極限。

    「哈哈哈哈。」雲澈開懷一笑,隨之又皺了皺眉。

    先是青鱗獸,又是風暴烈鷹,它們的性情和他認知中的完全不同,凶暴的像是被扭曲了一樣。

    等等……扭曲!?

    能無形間扭麴生靈性情的,雲澈第一時間想到,或者說唯一能想到的,便是黑暗玄氣!

    但,這裡是天玄大陸,**絕塵和軒轅問天消亡后,除他之外,便再無人擁有黑暗玄力。至尊海殿附近的弒月魔窟被常年封鎖,就算不被封鎖,泄露的魔氣也不至於影響到這裡。

    雲澈默然思索間,眼角忽然閃過一抹紅光。

    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東方……就在正東方的天空之上,赫然閃耀著一點赤色的光星。

    此時正值白晝,熾白的炎陽之光足以遮蔽一切的星月之芒,但這抹光星不但存在,它的星芒似乎足以穿透一切,雲澈在直視的那一刻,就像是被一枚赤紅鋼針刺入眼睛,連心魂都泛起一陣難言的刺痛。

    那是……

    「咦?娘你快看,那顆紅色的星星又出現了。」

    雲澈驚疑間,耳邊傳來雲無心的輕呼聲,而隨著她聲音的落下,那點紅芒便又完全消失在了空中,許久再未出現。

    紅色的星星……又!?

    「剛才的紅光是怎麼回事?難道經常出現?」雲澈轉頭問道。

    鳳仙兒回答:「是『赤色星辰』,大概是從半年前開始出現,經常是短暫一閃便又消失,但至今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倒是有很多傳聞說天玄大陸赤星高照,是一種福瑞之兆。」

    雲澈:「……」

    「其實,不光是天玄大陸,我和哥哥在幻妖界遊歷時也曾看到它的出現。」鳳仙兒說完,小聲自語:「最近似乎出現的越來越頻繁了。」

    「半年前……」雲澈皺眉,忽然道:「是不是和玄獸動亂出現的時間差不多?」

    「啊?」鳳仙兒一愣:「好像……的確是。這兩者難道會有什麼聯繫嗎?」

    「……」雲澈短暫沉默,然後微笑道:「我只是隨便一說。我們走吧。」

    「對了,仙兒,鳳神特意召喚你是為了什麼事?」雲澈隨口問道。

    「這個……」鳳仙兒螓首微垂,輕聲道:「我不想瞞你,但是……但是鳳神大人說這件事不可以和任何人說,所以……對不起……」

    雲澈連忙擺手:「不用不用,鳳神主動召見,肯定是大事,是我不該亂問。」

    鳳仙兒張了張口,最終還是欲言又止。

    萬獸山脈玄獸眾多,而且大都變得殘暴,發現他們的第一時間便瘋了一般的衝上來攻擊。

    在他們離開萬獸山脈區域時,遭受了整整十二波玄獸的攻擊。

    這裡的玄獸以靈玄獸和地玄獸居多,天玄獸則極其罕見,有鳳仙兒和雲無心在側,這些暴走的玄獸再多,對他們也造不成任何威脅。

    終於離開萬獸山脈範圍,雲澈這才發現,正常而言基本不會踏出自己領地的玄獸,竟大量出現在了外圍區域,那些臨近外圍的村莊已全部只餘一片廢墟,就連官道也冷清異常,大白天不見一個人影。

    「其他地方的玄獸動亂也是如此嗎?」雲澈問道。

    「嗯。」鳳仙兒點頭:「最嚴重的是死亡荒原區域,周邊百里都成災域,無人敢近。雖然被一次次壓下,但據說動亂的範圍一直在擴大,持續這麼下去的話,整個死亡荒原的所有玄獸都有可能動亂。」

    也就意味著,要解決那裡的動亂,很可能最終要殺光死亡荒原的所有玄獸。

    整整八百里死亡荒原……蒼風國最危險之地,生存著無數危險的玄獸,這些玄獸的層面絕非萬獸山脈可比。裡面的兩隻蛟龍,曾經可是差點將楚月嬋葬送。

    可想而知,若無鳳凰神宗相助,如此動亂,對蒼風國將是彌天大難。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澈細緻的向雲無心講述著他們將去的蒼風皇城和蒼風國的風土人情,前行少許,前方傳來陣陣玄獸的嘶吼,以及道道迅疾到幾乎重疊在一起的撕裂聲。

    雲澈聽得出,那是劍芒撕裂空間的聲音。

    鳳仙兒停下,向雲澈道:「是前天遇到的那位凌傑。」

    「凌傑?」楚月嬋側目:「天劍山莊的二公子?」

    當年蒼風排位戰,凌傑與雲澈的一戰,他以十六歲之齡展現的劍威,以及他超過兄長凌雲的天資,徹底驚艷了在場所有人。

    「是他。」雲澈道:「這些年,他離開了天劍山莊,一直遊走在外,既為修行,也為能幫我找到你們,來給他母親贖罪。」

    楚月嬋:「……」

    「他對我有過數次恩情。我與焚天門交戰,他怕我危險,千里迢迢去助我……他爺爺凌天逆要殺我,他以命擋在我面前……我去往神凰國參加七國排位戰,他為給我助威而不惜犯險而去。這些雖都算不上什麼大恩,但卻無比的珍貴和純粹。」

    雲澈輕嘆一聲,心情複雜:「也是因此,我當年雖知道了軒轅玉鳳所做的事,卻終是沒有下手殺了她。」

    「要避開他嗎?」鳳仙兒問,前日,雲澈明顯的不想與他相見。

    「不必。」雲澈微笑:「難得再見,怎麼也該打個招呼。」

    凌傑會在此,自然不是為了修鍊。以他如今的修為,這根本不是他的歷練之地,他在這裡連續停留了幾日,顯然是為了儘可能拯救那些誤入此地的人。

    就如前日,鳳仙兒和雲澈被青鱗獸圍攻,他便如雷霆般衝出。

    咔!!

    劍芒刺目,將空間撕出道道黑痕,暴亂的玄獸在他的劍下成片的倒下。隨著最後一聲玄獸哀吼的消逝,他的視線中出現了雲澈的身影。

    那一刻,他整個人一下子定在了那裡,眼前一陣恍惚。

    「小傑,好久不見,你的樣子倒是基本沒變。」雲澈被鳳仙兒攙扶著從空中落下,微笑著道。

    凌傑依然愣著,雙目發怔,足足數息,才不敢相信的道:「雲……雲……啊不……你是……你真的是……」

    「也就五年沒見吧?這麼快就不認識我了?」他的反應,讓雲澈莞爾。

    「不,不是……」凌傑連忙搖頭,直到此刻,他似是才終於相信了自己的眼睛,激動萬分的向前:「老大,真……真的是你?傳說你去了更高位面的世界,你……你……你是從那邊回來的嗎?可是……你的樣子……」

    他自然感覺得到,雲澈身上毫無玄道氣息……這還可以理解為他與雲澈差距太大,無法感知,但,他能更清楚的看到,雲澈皮膚粗糙,眼瞳亦是格外渾濁……

    「嗯,」雲澈點頭:「我的確是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剛從那邊回來沒太久。我現在的樣子……如你所見,我的玄力已盡廢,以後基本就是個廢人了。」

    凌傑猛的一驚,一聲無法相信,更無法接受的呢喃:「怎……怎麼會……」

    說話間,他的目光不經意的移轉,落在了楚月嬋的身上……那一剎那,他如遭雷擊,手中從不離身的天鴦劍直接脫手,砸在腳邊碎石上,發出「當」的一聲脆響。

    「月嬋……仙子!?」他再次定在那裡,眼瞳的劇盪猶勝見到雲澈那一刻。

    楚月嬋,曾經的蒼風玄界第一美女,他的父親痴戀若狂,他的母親嫉妒成癲的女子……亦是他這些年做夢都想找到的人。

    「嗯,」雲澈微笑道:「我終於找回她了。」

    砰!!

    凌傑面向楚月嬋重重跪地,目中淚痕決堤而落:「罪人之後凌傑,代亡母……向月嬋仙子賠罪!」

    一語落下,他的頭顱已重重頓地……沒有絲毫的玄氣相護,他的額頭頓時血流綻開,遍染濺開的沙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