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域北境大都冰雪覆蓋,隨着北域魔兵帶着無盡煞氣涌入,鮮血的蔓延在雪域之中無比的刺目。

    遙遠的蒼穹看去,一道道漆黑魔影,將無盡蒼白的世界切裂開道道血紅色的溝壑。

    十支魔兵,每支百萬,對一個龐大星界而且,當真只是一個堪稱微小的數字。

    但,一方是整備多時,滿心怨恨憤怒,並將生死徹底棄之的北域惡鬼,一方是各自爲勢,毫無準備,連散沙都算不上的東域玄者。

    惡戰拉開,形成的絕不僅僅是一面倒的屠殺,更以極快的速度,如一把離弦黑箭,瘋狂穿刺向每一個星界的心臟。

    而最中心的魔兵隊伍,則是由天孤鵠一人當先。

    他速度全開,將片片雪域甩於身後,所到之處,帶起着經久不息的黑暗風暴。

    寒葵仙府,寒葵界的界王宗門。自從吟雪界的玄音界王隕落後,寒葵仙府已隱有成爲北境第一宗的趨勢,要說唯一的“障礙”,便是吟雪界的新界王,冰凰神宗的新宗主亦有着八級神君的實力,勝過她寒葵界王足足兩個小境界。

    而除了沐冰雲,寒葵仙府全層級的實力,都要勝過冰凰神宗。

    這一日,仙府之中,寒葵界王沐雪而坐,靜凝寒息。這時,她胸前的冰凌之上,忽然傳來無比驚惶的傳音:

    “宗主!分宗遭襲……魔人!是魔人!”

    寒葵界王眼眸睜開,冷聲道:“魔人若近,誅殺便是。面對區區魔人便慌亂至此,你這些年的心性都修煉到狗身上了麼!”

    “不!這次的魔人……呃!啊啊!”

    伴隨着慘叫聲的,是皮肉被斷裂,骨頭被刺穿的聲音。

    寒葵界王眉頭大皺,她剛要起身,另一個分宗的傳音急促的響起:“宗主!魔人……有魔人入侵!”

    寒葵界王沉聲道:“魔人一旦離開北神域,便會廢一半。來多少殺多少便是。”

    “這些魔人很可怕,有大量的神王,還有神君……而且和瘋了一樣……我們的防護大陣還未成型已被擊潰……宗主求……”

    砰!

    最後傳來的,是傳音玉的破碎之音。

    寒葵界王猛的起身,心中快速蒙上一層陰霾……這時,她忽有所感,轉首看向北方。

    一個漆黑的人影從北方極速而近,帶着一股瞬間罩下的恐怖威壓。

    光線陡然暗下。那一刻,寒葵仙府上下,包括寒葵界王在內,都感覺自己彷彿忽然置身深淵,世間萬物,都在被無盡的黑暗所吞噬。

    “魔人入侵!”寒葵界王心中驚慄,但無比冷靜的吼出號令:“閉界!結陣!”

    浩大寒葵仙府,綿延萬里,弟子數千萬。天孤鵠在高空之上駐身,俯視着下方。

    同爲中位星界,北神域只能生存於越來越狹小的黑暗,無時無刻都可能要面對殘酷的爭鬥與搶奪,而眼前的中位宗門,卻可以靜享這萬里雪域,並可以無比坦然的對他們黑暗玄者趕盡殺絕……

    他的到來,所攜的可怕氣息讓寒葵仙府的護宗結界快速開啓,無數的弟子浮空而起,數十個神王衝於最前,並快速列陣。

    天孤鵠的表情在輕微的抽搐,但沒有說一個字,皇天劍高舉,一劍斬下!

    轟隆!!

    剛剛閉合的護宗結界,連同浩大的寒葵仙府,被一劍斷成兩半。

    這堪稱滅世的神威,幾乎一瞬間驚爆了所有寒葵弟子的眼珠,涌起的戰意和守護的信念更是頃刻崩塌。

    天孤鵠嘴角微動,發出惡魔般的低吟:“在黑暗中……毀滅吧。”皇天劍指下,黑暗之芒散成無數的漆黑流星飛墜而下,貫穿着亙古寒靜的寒葵仙府,葬滅着一片片懵然無措的生靈。

    寒葵仙府衆長老駭然失魂,齊齊大吼:“走!快走!!”

    只屬於神主層面的力量,哪怕傾盡全宗主之力,也斷無抵抗的可能。

    寒葵仙府所有神王沖天而起,瘋狂的**精血,奢望着能給宗門弟子博得些許生機。

    哧!

    無情的裂響,隨着天孤鵠身影的瞬閃,他們被一瞬斷體,全部喪命,剛結起的寒冰大陣也當即潰散。

    八級神主劍下,神王與草芥,又有何區別?

    沒有回身去看一眼,他的神識已鎖定潰逃的萬靈之中那個最強的氣息,再次瞬身而下。

    當!

    一劍,寒葵界王的冰劍崩碎,身影灑血飛出。

    砰!

    第二劍已貫體而過,寒葵界王的神君之軀在黑暗中崩碎,散開漫天的血沫。

    天孤鵠的視線剎那恍惚。

    白雪、黑暗、血色……深深刺動着他靈魂深處最痛苦的畫面……

    …………

    少女碎衣染血,氣若游絲,她靜靜的躺在男子的臂彎中……這竟是她一生最平靜放鬆的時候,再不需要恐懼、抗爭、彷徨。

    “天大哥,爲什麼……明明已經如此艱難,大家還要互相殘殺……爲什麼永遠都有這麼殘酷的爭鬥……我們一起努力……真的沒有辦法衝破牢籠嗎?”

    “青……兒……”天孤鵠抱着生機已絕的女子,咬齒欲碎,泣不成聲。

    “聽說……外面的天空是藍色,海洋也是藍色……那裏,隨處可見碧色的森林,異彩的萬花……”

    “我討厭那裏的人……但我……好想……去……看……”

    …………

    砰!

    寒葵界王殘屍落地,漫天的血珠之中混入了幾點冰冷的淚跡……又在下一瞬間,瀰漫開無盡的黑暗與狠絕。

    “青兒,我很快就會去陪你……帶着所有你想看的風景。”

    他呢喃着,皇天劍刺地,閻魔黑暗涌入,周圍萬里雪域,爆開無盡黑芒,將這個存世十數萬年的龐大宗門從根基上無情的摧滅着。

    他不喜殺生,更從未沾染過如此深重的罪惡,但,感受着無數的生靈在他的力量下葬滅,他的臉上、心中,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容。

    他身影飛起,手臂揮灑,以皇天劍在空中斬出數道長達千里的黑暗弧線,將數十艘欲倉皇遠遁的玄舟當空毀滅。

    轟!!

    毀滅光柱沖天而起,寒葵仙府的根源,一道寒冰地脈在這一刻被徹底摧滅,天孤鵠頭顱高仰,發出嘯世之音:“寒葵界界王宗門已滅,寒葵界內,降者生,封印爲質,反抗者……殺無赦!”

    寒葵界內嚎叫震天,蒼白雪域以無比可怕的速度染上血紅。天孤鵠的聲音傳遍全界,寒葵仙府滅亡的消息無情摧滅着無數寒葵玄者的信仰和希望稻草……

    北域邊境,消息傳來。

    “稟魔主魔後,寒葵界界王宗門已滅,第一個‘據點’已成。”

    “其他九星界,那六個下界星界已被輕易攻破。另三個中位星界也已刺入核心,五個時辰之內,定能全部攻破!”

    消息傳來,黑暗玄者們徹底沸騰。

    以北域天君爲首,爲千萬名年輕一輩的黑暗玄者爲前卒,池嫵仸所行的這一步絕非是試探,而是爲了進一步消抹北域玄者們的忐忑和恐懼。

    百萬年的龜縮,讓北域玄者對東神域的恐懼早已深入骨髓,年紀越長越是如此。畢竟,他們無法像年輕玄者那般容易燃燒熱血。

    而力量淺薄,只有天孤鵠一個神主的先鋒軍,短短不到一日便勢如破竹,全線大勝。

    用近在眼前的事實,告訴着所有北域玄者東神域並沒有那麼可怕,而他們北神域在魔主降臨後,也已變得遠比他們自己想的還要強大。

    “很好。”池嫵仸遙望南方,玉手在黑霧中擡起,發出了將東神域推入更深噩夢的黑暗號令:

    “西境百界,以第一個‘據點’爲核心,全線壓境!”

    “記得,不得靠近吟雪界,不得碰觸上位星界,一旦入界,全面壓境,直取核心,不得有半分懈怠留情。”

    “反抗者殺絕,投降者以黑暗封印爲質!”

    池嫵仸嘴角輕彎起一抹無情的冷笑:“東神域不是自詡正道麼!那就以萬靈爲質,正道爲挾!”

    轟隆隆隆隆……

    北域蒼穹,萬雷驚空。

    百艘百里之上的黑暗玄艦,以及數十萬黑暗玄舟從北域涌出,帶起蔽日黑暗,橫壓向東神域北境。

    十支破界利箭之後,真正的黑暗正式覆世而臨。

    池嫵仸手臂一揮,身前一片投影鋪開,投影之上,是東神域的全境圖,上面精確的排布着所有的九千個星界,王界、上位、中位、下位都呈現着不同的顏色,一目瞭然。

    而這九千星界之中,零星的分佈着一些位置詭異的黑暗光點,數量大概在百個左右。

    這些黑暗光點的位置,由她和千葉影兒共同所定。畢竟,她附魂沐玄音的萬年,絕大部分時間都處於吟雪界。對於東神域的全貌,以及最重要的“樞紐”,千葉影兒遠比她清楚的多。

    池嫵仸的目光快速掃動,最終,定格在了右側的一個光點之上,許久未移開。

    “怎麼,還在擔心?”千葉影兒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池嫵仸伸手,道:“這三個‘據點’,距離聖宇界太近。聖宇界有洛孤邪、洛上塵、洛長生三個巨大威脅,宗門力量更是無比雄厚。”

    “這三個據點以雷霆之勢強行拿下容易,但要在聖宇界的眼底下守住,且不分散我們王界的力量……”池嫵仸轉眸,看着千葉影兒:“到了此刻,你還不肯說嗎?本後的心胸,可是因爲擔憂而一直顫的厲害呢。”

    池嫵仸的言語讓千葉影兒的視線下意識的落於她的胸前,那不需要刻意挺動便聳傲如滿月,僅隨着呼吸便顫蕩着撩魂曲線的胸脯又讓她瞬間轉目,玉齒微緊。

    “聖宇界,埋着一個巨大的暗雷。”千葉影兒有些恨恨的說道,她明知這是池嫵仸在激她……但也唯有此時說出,才能“扳回一城”:“只要觸動這個暗雷,聖宇便會自亂。”

    “哦?”池嫵仸露出饒有興趣的神情。

    千葉影兒玉白的手掌伸出,指間是一枚已備好多時的魂晶:“在你認爲合適的時機,讓它落入聖宇界王洛上塵的手中。到時,聖宇界一定會上演一出無比精彩的好戲。”

    池嫵仸伸手拿過,神識一掃。頓時,她脣瓣輕抿,臉上釋出媚惑蒼生的淺笑,先前的隱憂盡皆消散。

    “連聖宇界都被你抓到了如此之大的把柄,真不愧是當年讓各大王界都害怕的梵帝神女呢,”

    “呵,”千葉影兒冷笑一聲:“我也沒想到,當年處心積慮收攏了這麼多的‘把柄’,居然全給你北神域做了嫁衣!”

    “不,”池嫵仸脣瓣媚光瀲灩,軟軟而語:“是爲雲澈,做的嫁~衣~哦,可愛的小雛鳥。”

    千葉影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