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沒有去扶凌傑,甚至對他的這個舉動一點都不驚訝。

    因為他很清楚,楚月嬋一事,對凌傑而言,一直是他心頭的重壓……雖然,這並非他之錯,但,這就是他的性情,也是雲澈最欣賞他的地方。

    「娘?」不擅與外人接觸的雲無心下意識的躲在楚月嬋身後,一臉迷茫的看著她。

    楚月嬋的反應極為平淡:「你不必如此,一切都與你無關,更非你之錯。」

    「不,」凌傑搖頭,聲音嘶啞沉重:「既為人子,當為母恕罪。當年母親因妒生恨,對您做下難以原諒之事……好在天可憐見,你平安無事,否則……否則……」

    他說到此處,已是哽咽難言。

    他已不是當初的那個還有些許幼稚天真的凌傑,而是威名赫赫的蒼風劍聖。但此刻卻是淚雨滂沱,無法休止。

    當年,雲澈在擊敗軒轅問天後,屠了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兩大聖地,不可謂不殘忍。但,他卻放過了軒轅玉鳳……這個他恨極的人。

    凌傑明白這是為什麼……因為那是他的母親。

    這對凌傑而言,是一分天大的恩和情義,亦是一份他難以釋懷的重負。所以,他離開了天劍山莊,一人一劍踏遍天下,奢望能為他找回生死未知的楚月嬋。

    楚月嬋雖非他找回,但親眼看到她安然,且和雲澈一起,他終於可以放下重負和少許的愧罪。

    「小傑,」雲澈皺眉:「你剛才說……亡母?」

    凌傑閉目,緩聲道:「當年……天威劍域覆滅后,母親她就性情大變,每夜噩夢纏身……兩年前的一個夜裡,她回到天威劍域的故地,在和我爹相遇的地方……自絕……」

    這段話,凌傑說的格外艱難。

    「……」雲澈胸口起伏,嘆了口氣。

    「母親雖去,罪孽猶在,身為人子,當為她贖清。」

    他的話落在雲澈耳邊,讓他陡覺不妙,急聲道:「小傑,你……」

    但,現在的他又怎可能阻擋凌傑……腳下的天鴦劍飛起,一道虹光驟閃而過。

    劍芒之下,凌傑左手中指與無名指齊齊而斷,遠遠飛去。

    「啊!」鳳仙兒與雲無心俱是一聲驚叫。

    楚月嬋雪顏側過,輕嘆道:「罪不在你,你又何須如此。」

    「小傑,你這是……」看著隨劍風遠去的斷指,雲澈搖了搖頭。

    對於一生修為皆在劍道的玄者而言,被斷兩指是何概念……不言而喻。

    兩指齊斷,凌傑臉上露出的不是痛苦,而是如釋重負的坦然。他自斷的不僅是手指,還有這些年一直自我束縛的心靈枷鎖。

    凌傑無疑是個對情義看的極重的人。

    回想當年他和雲澈的初遇,那時,他是天劍山莊二公子,而雲澈,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玄府弟子,但在蒼風皇宮的三劍賭約,他敗給雲澈,且是在後者的算計下落敗,他依舊願賭服輸,甘以天劍山莊二公子之身在雲澈面前以小弟自居。

    一直到今天,哪怕經歷過再多波瀾,都從未變過。

    軒轅玉鳳雖是個惡毒的女人,但在凌傑的世界里,那是他的生母,是生他養他,對他無限呵護慈愛的母親,他同樣要以命相護,要不惜一切的為她贖罪。

    「月嬋,」雲澈道:「關於軒轅玉鳳,你……」

    「我已經不恨她了。」不等雲澈說完,楚月嬋幽幽說道:「連她的長相,我都早已淡忘。」

    她輕輕一句話,讓本是忍住眼淚的凌傑全身一顫,目光再次淚光泛動。

    「好,那我也原諒她了。」雲澈微笑,看著凌傑真誠的道:「雖然,她差點讓我失去小仙女,但……她們終是安然無恙。另外,若不是因為你的母親,我這輩子,也會少一個好兄弟,就此……扯平了吧。」

    兩人的話語,尤其是楚月嬋親口之言,對凌傑的心靈而言無疑是最溫暖的救贖,他激動滿心,一時間難以言語,便要再次叩下……

    「好啦好啦,還不趕緊起來!」雲澈上前,用力拽住他:「我的小仙女現在是你嫂子,不是你前輩!老磕頭幹嘛!」

    凌傑:「呃……」

    「娘,掃子是什麼?」雲無心小聲問。

    楚月嬋:「……」

    「還有!」雲澈一臉憤憤:「你斷手指是痛快了,但你下次能不能事先打個招呼!你嚇到我女兒知道了嗎!還不起來!」

    「……哎?」凌傑瞬間懵逼:「你……女兒?」

    「咳,無心。」雲澈面孔板起,露出頗有威嚴的父親姿態:「這是你凌傑叔叔。他剛才切手指的行為是極其錯誤的,你千萬不可以學!」

    「……」雲無心張了張唇瓣,半個身體還是躲在楚月嬋身後,小聲輕喚:「凌傑……叔叔?」

    看著雲無心,凌傑嘴巴大張:「她……她她她她……她是你的女兒?」

    「對啊。」雲澈點頭。

    一通結巴,他慌忙站了起來,同時快速以玄氣封住斷指血流……當年楚月嬋有孕的事可謂蒼風皆知,但事已過去十幾年……凌傑早就看到了雲無心,卻是根本沒想到這個已經十歲出頭的女孩會是雲澈女兒。

    他手忙腳亂的在身上和空間戒指里一通亂摸,卻是沒找到什麼像樣的東西,最後心一橫,把一直掛在胸前的一塊寶玉摘了下來,欠腰向雲無心道:「沒想到老大竟有了女兒,還這麼大了。你是叫……無心對嗎?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叔叔也沒帶什麼像樣的東西,這個……就送給無心當見面禮。」

    看了一眼凌傑手中的寶玉,雲澈的嘴角微抽了一下。

    那分明是天劍山莊的少莊主令牌!

    有這個令牌,雲無心到了天劍山莊,可以肆無忌憚的橫著走……雖然沒這個令牌她也能橫著走。

    雲無心身體又稍稍後縮,小聲詢問:「娘,我可以收下嗎?」

    楚月嬋微笑點頭:「既然是凌傑叔叔送你的見面禮,那便收下吧。」

    雲無心這才伸手接下,手中的寶玉,在她眼瞳中釋放著她從未見過的異光,她頓時眉兒彎起,開心的笑道:「好漂亮,謝謝……凌傑叔叔?」

    似乎對這個稱謂不是太確定,她話尾帶上了一點疑音。

    「不用謝不用謝,應該的。」凌傑連忙擺手,然後向雲澈道:「不愧是老大的女兒,真是招人喜歡。」

    若他知道這個才十一歲的女娃娃玄道修為比他還高的話,估計會驚得重新跪下去。

    雲澈抓起凌傑的手,看著他的斷指,輕嘆道:「小傑,今天之後,什麼贖罪之類的話,一個字都不許再提了。」

    「好!」凌傑欣然點頭,目中泛動的,是比這些年任何時刻都要明朗的光彩。

    「老大,你的玄力真的……」他問道,依然不敢相信。

    「嗯。」雲澈微笑點頭:「不過沒關係,至少我還活的好好的。而且,玄力沒了也沒關係,你也不想想我身邊的女……」

    忽然感受到楚月嬋的目光,雲澈的聲音生生剎住,迅速轉口:「我身邊都是這世上最厲害的人,誰能害的了我!」

    玄道盡廢,這對玄者而言無疑是最殘酷的事,越是強大,越是殘酷。但看著雲澈的樣子,凌傑心中感嘆,由衷的佩服道:「不愧是你,我爺爺也好,軒轅問天也好……這世上,果然什麼都無法擊倒你。」

    雲澈笑著搖頭,道:「你這些年,一直都是在外遊歷嗎?」

    「嗯,」凌傑神情堅定:「沒有了天威劍域這個靠山,天劍山莊反而可以獲得真正的自由。那些年,天劍山莊連犯大錯,聲望已落入低谷,我會以我之劍,重鑄天劍山莊的信念和曾經的榮光。」

    雲澈拍了怕他的肩膀:「如果是你,一定可以做到。」

    「以後,我應該會長居幻妖界妖皇城,若你哪日路過,可不要忘記來找我,讓我能親眼目睹你的成長。」

    「一言為定!」凌傑重重點頭。

    兩人辭別,凌傑遠去。

    斷去了兩指,卻也釋下了心中重負的蒼風劍聖,他未來的成長,無疑會更加讓人矚目。

    楚月嬋道:「凌云為劍中君子,風度翩翩,凌而不傲;凌傑天賦更勝其兄,且如此重情義,天劍山莊失去了靠山,卻出了兩個了不起的後人。」

    雲澈深以為然的點頭:「他們的父親凌月楓雖私心偏重,視天劍山莊的利益勝過蒼風國危,但拋開此事,他一生所為,卻也配的上『正道』和『君子』。」

    「而他們的母親軒轅玉鳳……身為天威劍域的長老之女,卻因鍾情凌月楓而不惜離父離宗,隨凌月楓回了小小的天劍山莊,哪怕心知凌月楓很可能是想通過她攀上天威劍域的高枝,也幾十年不離不棄,無怨無悔。」

    「他們會培養出如此優秀的後人,也並不奇怪。只是……」雲澈搖了搖頭:「凌月楓有多痴戀於你,軒轅玉鳳就會有多妒恨你。一個再好的女人,一旦墮入妒恨的深淵,都會變成可怕的魔鬼。」

    「……」楚月嬋轉眸:「你的意思是說,是我把軒轅玉鳳逼成了惡人?」

    「呃……」雲澈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擺手:「不不不不不不不,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呃……啊……你的魅力實在太大,任何男人……也不對……啊!對了,無心!」

    雲澈一把牽過女兒的手,指著前方道:「前面有一塊當年你爹我親手摸過的石頭,我帶你去看看。」

    雲無心:「啊?」

    看著雲澈拉著女兒逃也似的跑遠,楚月嬋唇角輕動,眸光微現夢一般的朦朧。

    冰雲仙宮的清冷無欲,她本以為那會是自己的一生。

    與雲澈那日夜不分的半年,她歸去之後,卻發現自己再不復「冰心」,她有了欲,她極力的想要壓下,但得知雲澈死訊的那一刻,她才真正發覺,自己心中的欲,早已強烈到甘願為他叛離師門……

    如今,身邊有他,有女兒,這才是真正的生命,完整的生命……無論將來身在何處。

    身後,鳳仙兒默默的看著他們一家三人,不願發出一絲聲音去打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