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西神域,龍神界,輪迴禁地。

    「母親,靈芙花開了沒有?」

    這是一個很稚嫩的聲音,雖然稚嫩,卻空靈的不可思議,聽在耳中,如有一縷最純凈的清泉流入心間,足以悄然洗滌任何的骯髒與罪惡。

    「已經開了。」

    神曦身體輕轉,立於一片紫花之中。花海絢爛,卻不及她仙姿聖顏之萬一。

    「太好了!我要看我要看!」

    稚嫩的聲音興奮的喊道。

    「好。」神曦雪手微拂,帶起一抹白芒,輕輕的拂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哇!好漂亮。」稚嫩的聲音開心的喊著:「可是,我想用眼睛去看。」

    神曦微笑搖頭:「還不可以。」

    「那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出生呢?」

    「九年。」她柔柔回答:「九年很短,一轉眼就會到。」

    「可是,我覺得好長,好想快點出生。我想親眼看到靈芙花,更想親眼看到母親的樣子。」

    神曦手撫心口,溫柔中帶著歉疚:「母親答應你,九年後,會帶你去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去看任何你想看到的東西,好嗎?」

    「嗯,嘻嘻……」稚嫩的聲音開心了起來:「母親,你放心,我會乖乖的。」

    「對了母親,」稚嫩的聲音語調微轉:「你教給我的『認知』中,提到每個生靈不僅會有母親,還會有父親,而且父親和母親會永遠在一起。可是,為什麼母親卻只有孤單的一個人,難道,我沒有父親嗎?」

    神曦搖頭:「當然不是。你的生命,就是你父親給的。」

    「那父親為什麼沒有在母親身邊?難道是……那個叫『拋棄』的東西嗎?」

    「……你父親沒有拋棄母親,更不會拋棄你。」神曦用最輕柔的話語道:「他只是因為一件重要的事,去了一個有些遙遠的地方。待你出生之後,母親就會帶你去找他。」

    「那……父親他長得什麼樣子?會不會和母親一樣溫柔,一樣好看?」

    神曦微笑:「這需要你自己去用眼睛,用心靈去看。」

    「唔……」稚嫩的聲音小了下來:「雖然應該乖乖聽母親的話,但……還是好想快點出生。」

    「……有客人來了,母親過會兒在和你說話。」

    神曦起身,雪手一拂,一層夢幻白芒已覆在她的身上,隱下了她的身姿容顏和所有氣息。

    不多時,龍皇從天而降,看到神曦,他的龍目中露出在其他任何時候都不會有的柔和,但臉上,依舊掛著幾分凝重。

    「看來,邪嬰之事並不順利。」神曦直接說道。

    「已經找到她的蹤跡了。」龍皇開口,卻是一聲短嘆:「她逃入了太初神境。」

    「太初神境的世界遼闊無比,比神界還要大得多,且有著無數上古凶獸,氣息沉重混雜。」神曦平靜的道:「最危險之地,對她而言卻也是最適之地。」

    「的確如此。」龍皇擰眉道:「這段時間,我們最擔心的便是她會逃入太初神境,因而在周邊和起始之地都設下埋伏,沒想到……唉。」

    「天殺星神的隱匿之力,足以稱得上是天下無雙,這並不奇怪。」神曦道,同時月眉稍稍一動。

    連邪嬰萬劫輪的黑暗氣息都能完美隱下……果然是以她為主嗎?

    通過龍皇這幾次帶來的話語,神曦認知中邪嬰萬劫輪以茉莉為主,而非將她劫持而載體的可能性已越來越大。

    「時間越久,恢復越多,威脅也就越大。不過……她逃入太初神境,也並不完全是壞事。雖然要圍剿她變得極難,但太初神境步步危機,多少神主葬滅其中,她不可能得到安寧,說不定不用我們出手,她就會葬身在那些太古凶獸爪下。」

    神曦:「……」

    「還有一事有些蹊蹺。」龍皇繼續道:「星絕空自消失之後,便再無音訊,據當時在他之側的星神所言,他消失之時身負重傷,玄力重損,只余不到半成,如此狀態,要找到他本該輕而易舉,但眾星神尋覓兩月,卻分毫不見蹤跡。」

    「倒是,同樣消失的天狼星神據說也出現在了太初神境,而且似乎已深入其中。」

    「月神界呢?」神曦問道。

    「如今的月神界,可謂一片大亂。」龍皇道:「我並未去往,但聽聞月無涯死前傳位那個叫夏傾月的義女,遭月神界全界反對。」

    「夏傾月屬外姓外族,且只是個年齡連半甲子都不到的女娃娃,」龍皇搖頭:「月無涯此舉,實難理解。」

    「傾注了萬年心血,月神界的未來在月無涯的眼中定勝過一切,他的選擇不會錯的,」神曦緩聲道,美眸之中閃過一抹異光……全界的反對與動亂,又何嘗不是立威的最好時機,就看她該如何做了。

    如果她真的決心成為月神帝,那麼,就要釋下一切的猶豫、仁慈與憐憫。

    龍皇龍目轉過,微微點頭:「既然你如此說,那一定沒錯。」

    「如今的東神域,正值多事之秋,希望一切可以早些平息。」神曦輕語,然後轉過身去:「話既說完,你去吧。」

    龍皇伸手,張了張口……他想讓神曦撤下光明玄光,因為他雖經常來此,但已很久沒看到她的身姿真顏。

    但面對她聖潔到足以暗淡一切的背影,這個混沌至尊卻終於沒敢開口,微一點頭,很快飛身離開。

    雖然他經常到來,但每次停留的時間都非常之短,因為他知道神曦喜歡清靜,因而不敢太過打擾。能偶爾過來看她一眼……雖然只是個白芒朦朧的影子,他心中已是滿足。

    龍皇離開,神曦的心間,再次響起那個稚嫩的聲音:「母親母親,他是誰呢?」

    神曦輕柔的說道:「他是母親的後輩,是我們要守護和照料的族人。」

    「族人?」

    「你長大之後,就會明白。」

    她看著遠方,身邊的世界,是一片美如夢幻的花海,但她瞳眸之中的倒影,卻是一片朦朧的蒼白。

    沒有人知道,亦沒有人理解她在想什麼。

    ————

    ————

    藍極星,天玄大陸,蒼風皇城。

    為了照顧雲澈那脆弱的身體,雖有兩個王座在側,但他們行進的速度依舊很慢,在加之雲無心每到一處都會有無數的問題,十日之後,他們才總算來到了蒼風皇城。

    當年,他是被蒼月帶來皇城,過往的畫面在腦中一幕幕的浮現,讓他心中澎湃萬千。

    而他的耳邊,則傳來雲無心很長很長的驚呼聲。

    作為皇城,蒼風皇城可謂極小,都不及神凰城一成大,但在雲無心的世界里,這個建築雄偉華麗,且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城池卻是震撼心靈的巨大。

    雲澈沒有選擇從正門進入,他是蒼風國最大的驕傲兼救世主,不啻於神明的存在。離開許久后公然出現,引發的轟動必定巨大。

    他們從空中掠過,直入中心宮城。皇宮雖侍衛眾多,防衛嚴密,但有鳳仙兒和雲無心,要避過他們簡直不要太簡單。

    來到宮城中心的上空,蒼風皇殿,還有蒼月與他的寢殿都呈現在視線之中,心中的悸動更加無法休止。

    「傾月是最先與你成婚之人,而蒼月女皇,才是你的正妻,對么?」楚月嬋看著他,幽幽出聲。

    雲澈下意識的點頭,然後又閃電般的轉頭:「呃……這個……」

    「去見她吧。」楚月嬋話語輕柔:「早在天劍山莊,我便看得出她對你情根深種,不要辜負了她。」

    「既是我的正妻,你當然要和我一起去見她。」雲澈牽過她的手,而且握的很緊。

    「爹爹,正妻是什麼?」雲無心好奇的問道。

    「這個啊……」雲澈抓了抓頭皮,頗為艱難的道:「這個問題太過深奧複雜,要說明白需要好久,改天我再專門說給你好不好?」

    「……好。」雲無心乖巧點頭,然後一指下方:「有一個老爺爺過來了。」

    「什麼人!竟敢擅闖蒼風皇宮!」

    來者一身青衣,白須飄飄,頗具仙風道骨。雲澈側目看去:果然是蒼風玄府府主東方休!

    東方府主一聲大吼可謂氣勢磅礴驚天動地,但目光掃到雲澈那一刻,他全身一抖,險些沒當場栽回去。

    「雲……雲……云云云云……」東方府主定在空中,老目圓瞪,半天沒憋出下一個字來,然後又一眼看到了楚月嬋,更是驚得差點下巴落地:「冰……冰冰……冰嬋仙子!?」

    「咳,」雲澈一本正經的道:「東方府主,久違了,晚輩姓雲名澈。」

    「~!@#¥%……」東方休總算回過魂來,但鬍鬚依舊激動的亂顫:「你……你回來了,還有冰嬋仙子也……好……太好了,太好了!」

    「月兒她?」雲澈問。

    東方休馬上回答:「陛下就在寢宮,老朽這就去通報。」

    他忽然看到雲澈竟是被一個女子攙扶在空中,腳下呈明顯失力的狀態,皺眉問道:「你受傷了?」

    雲澈搖頭,坦然道:「身體無恙,只是玄力盡廢。」

    「什……什麼!?」雲澈之言。落在東方府主耳中不啻晴天霹靂,他震駭之餘,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快速下移。

    在他之前的吼聲之下,大量的皇宮侍衛和玄府弟子都已聚集而至,他和雲澈剛才的言語,自然也全被他們聽在耳中。

    東方休心中驟沉,大吼一聲:「把你們剛才聽到的話全都給我忘記!若有半字傳出……」

    「不必。」雲澈擺手,笑著道:「廢了便是廢了,又有何不可被人知?」

    東方休微愕,隨之大笑了起來:「好,說得好。倒是我老糊塗了,你雲澈就算真廢了,你拯救蒼風,拯救天玄大陸的功績卻絕不會被磨滅半分。誰敢因此有半言輕你諷你,單單是無數玄者的憤怒便足以讓其再無立身之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