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無心的到來,無疑如天降明月,眾女如眾星捧月般將她圍在中間。

    不知是對雲澈的愛屋及烏,還是雲無心天生有著一種讓人喜愛的魔力,她們看她的眼神,皆如在看這世上最華貴的至寶,發自內心的想要親近呵護,不斷的問著她各種奇怪的問題,也逐漸的消卻著她心中的緊張忐忑。

    倒是雲澈,反而處在了被遺忘的邊緣。

    蘇苓兒拿著楚月嬋的手腕,須臾手指又轉到她的心口,細緻的探查之後,她的手掌放下,神色也明顯鬆弛了幾分。

    「如何?」蒼月有些急切的問。

    蘇苓兒露出微笑:「放心,不礙事,月嬋姐姐雖失去了玄力,但體質異於常人,再加之有天佑在身,今後只需驅散寒氣,再調理一段時日,便可無恙。」

    「……」雲澈很想說,楚月嬋的特殊體質是來自於他的龍神神息!

    「真的嗎!」蘇苓兒的話讓雲無心驚喜雀躍:「那……娘好了以後,還可以修鍊嗎?」

    蘇苓兒看著她,給她一安心的眼神:「你娘的玄脈只是極度枯竭,並非完全損毀。對常人來說,要將其恢復會很難很難,但是……有你的雪児姨在,復甦是很簡單的事情。」

    眾女之中,蘇苓兒的年齡最小,但她和雲澈一樣,有著兩世的經歷與記憶,拜雲谷為師后,她醉心於醫道,氣質越發的平和淡雅,軟軟輕語如細雨潤心,讓人不自禁的去相信。

    尤其是蕭泠汐在一起時,彷彿她才是姐姐。

    雲無心身兒轉過,很準確的找到了鳳雪児的身影,眸光盈盈:「雪児姨,你一定要救我娘親,我長大以後,一定會報答雪児姨。」

    鳳雪児微笑,輕輕搖頭:「不用報答,這是雪児……姨應該做的。」

    「咳,」雲澈出聲道:「雪児,心兒身上有繼承自我的鳳凰血脈,但她還未修過鳳凰頌世典。所以,我想讓心兒拜你為師,你覺得如何?」

    「唉?」鳳雪児面露訝色:「如果雲哥哥願意的話,當然沒有問題。可是,雲哥哥為什麼不自己教她呢?」

    「呃……我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現在玄力盡失,教起來有些不太方便。」雲澈放慢語速,他雖沒有了玄力,但自然不會忘記鳳凰頌世典的神訣,對其運轉、法則的理解亦勝過任何人,只是教的話的確沒什麼問題。

    但問題是,以他現在的軀體狀態,「指導」雲無心的時候起碼要隔著好幾里遠,否則她的力量只要稍稍失控,就能怕死他個幾百次。

    「啊!?」雲澈這句話讓鳳雪児玉顏失色,小妖后猛的回身,蕭泠汐與蘇苓兒同時失口驚呼。

    雖然,她們都絲毫沒有從雲澈身上察覺到玄氣的存在,但她們每個人都一致認為,這定是雲澈如今的修為太高,到了她們無法理解和探知的境界——畢竟,這四年他是在那個傳說中的神界。

    「不用這麼緊張,」雲澈一臉笑呵呵,滿不在乎的道:「玄力沒了就沒了,有你們在,我有沒有玄力根本無關緊要。」

    他很清楚,若是自己失落,她們會和自己一樣失落,而他越是輕鬆無謂,她們才可以真正緩下心來。

    金影一閃,小妖后已來到雲澈身側,瑩白的手指點在了他的心口……須臾,她美眸轉過,輕聲道:「還能恢復嗎?」

    雲澈笑著搖頭:「我的玄脈比較特殊,應該是恢復不了了。不過這樣最好,沒了玄力也就不用費心費時的修鍊,更不用承擔什麼責任,有你們在,天玄大陸和幻妖界也是無災無患,就算再出個明王和軒轅問天,你們也都可以輕鬆解決。」

    「可……可是……」雖然,雲澈表現格外輕鬆和不在意,但她們每個人都格外清楚成為廢人對一個玄者而言是怎樣殘酷的概念。何況,雲澈是那樣的天賦和高度,又是那般的傲氣……

    「泠汐,」雲澈笑著說道:「小時候,我沒有玄力,無論遇到什麼,總是會習慣性的躲在你身後。現在,好像又回到那個時候了,以後又要讓你護著我了。」

    「雪児,雖然我現在成了廢人,但我們婚約已定,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想反悔也來不及了哈!」

    「苓兒,以後我要是生病,你可要……」

    「好了!」小妖后橫他一眼,將他一串肉麻的話語打斷,冷哼道:「這類話你還是單獨哄她們說吧,也不怕心兒聽著奇怪!不過……沒有了玄力,對你而言,倒的確是件大好事!如此,也就不用擔心你再像四年前那樣丟下我們杳無音訊,也別想再去作死生事,沾花惹草!」

    「沾花惹草可不一定。」蒼月微微抿唇。

    雲澈:「呃……」

    小妖后星眸微動,很輕的吐了一口氣,聲音稍稍軟下:「這四年,你如願了嗎?」

    「……」和茉莉分別的畫面在腦中晃過,讓雲澈的心中猛的一痛,但臉上依舊是輕鬆的笑意:「我既然回來了,當然是如願了。」

    當初,他跟著沐冰雲去神界,給自己的理由就是能再見到茉莉,與她完整的告別。

    見到了,也告別了……

    雖然……

    但,也算是如願了吧。

    「那就好。」小妖後繼續又問:「以後,還會去嗎?」

    還會回神界嗎?

    回到天玄大陸的這兩個月,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不是他忘了去想,而是他在下意識的逃避。

    兩個月前,他想回而不能,而他的死亡,讓他完美的回到了這裡。在神界那個世界,他在所有人的認知中都已經死了,所有纏繞在他身上的目光、重壓和危機,也自然隨之消散。

    茉莉死了……

    彩脂死了……

    傾月與我斷絕夫妻之系,留在了月神界……

    神曦……已無顏再見她……

    更無顏再見師尊……

    而……縱然他想回,也已無法歸去。

    「不會再去了。」雲澈笑著回答,依舊滿臉輕鬆,看不到絲毫的牽挂與壓抑,他攤了攤手:「再說,以我現在的狀態,就算想回也回不去了啊。」

    楚月嬋默默看他一眼,沒有說話。

    「這些都不重要了。」雲澈拉過雲無心的小手:「心兒,你雪児姨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讓她當你的師父好不好?這樣等你長大后,就可以更好的保護我和你娘了。」

    「最厲害的人?」雲無心眨了眨眼睛。

    「雪児,你讓心兒看一看她將來的師父有多厲害。」雲澈笑眯眯的道。

    鳳雪児嫣然淺笑,雪手抬起,向上空輕輕一點。

    啾——————

    無際的天空頓時響起一聲嘹亮無比的鳳鳴,霎時間,整個蒼風皇城,乃至大半個蒼風國的天空都變得赤紅一片,如鋪滿晚霞。

    而赤紅色的蒼穹之上,一隻巨大的鳳凰緩緩張開它的雙翼,向世間灑下無盡的鳳凰靈壓。

    那一刻,整個蒼風國都幾乎陷入了完全的靜寂,除了鳳鳴,再無其他。無數玄者雙膝跪地,全身戰慄,如見神靈。

    神玄境……雖然只是神元境,但在這個位面,就是真正的神靈!

    「哇啊——」雲無心的小口張成大大「〇」型,這無疑是她這輩子見到的最絢爛,最神奇,最不可思議的畫面,對她幼小心靈造成著太過強烈的衝擊。

    看著她的反應,鳳雪児玉手收回,頓時,鳳影與漫天紅霞同時消逝,如收回了一個綺麗而虛幻的夢境。

    雲無心一個小跳步來到鳳雪児身前,鑽石的星眸依然在閃閃發亮:「雪児姨姨,我我我以後也可以這樣嗎?」

    鳳雪児微笑:「當然。你才十一歲,就已經是王玄境,比你爹爹當年還要了不起,只要你努力學,用不了多久,一定可以做到。」

    「我要學我要學!」雲無

    心興奮的連續好幾個蹦跳:「雪児姨教我,我一定會好好學,然後給娘親看。」

    邪神神息、鳳凰血脈、龍神血脈……雲無心雖還是一個未長成的女孩,但她的血脈之中,卻潛藏著與對玄力與生俱來的渴望。而且這種渴望會隨著她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強烈。

    沒有資源,沒有機遇,沒有適合她的玄功,就連玄脈都沒完全成型,楚月嬋給予的,也只是最基本的指引,她卻能在十一歲時,便已達王玄境九級,距離成就霸皇都已不遠。

    如今,她將擁有天玄大陸和幻妖界最頂級的資源,最頂級的環境,更有鳳雪児為師,且修鍊最適合她的鳳凰頌世典,她將來的成長……就算雲澈,都不敢預測。

    「姐……姐夫!姐夫!!」

    傳送玄陣玄光閃過,人影還未完全顯現出來,一個急切的聲音便已傳來。

    雲澈一轉身,夏元霸那小山一般的身軀已朝他直撲過來,太過激動之下,他的玄氣都輕微失控,每一步都震蕩的半個皇宮隱隱發顫。

    雲澈大驚,慌不跌的後退:「元……停停停停停停停……停!!」

    鳳雪児迅速抬手,一個玄氣屏障瞬時出現在了夏元霸身前。

    「咣」的一聲,夏元霸一頭撞在了屏障之上,遠遠的彈了回去,他「嗖」的站直,一臉懵逼。

    雲澈滿頭冒汗,指著夏元霸一通大吼:「元霸!你都當了這麼多年皇極聖域的聖帝了,能不能穩重點!」

    以雲澈現在這小身板,被夏元霸這麼撲一下,鐵定當場稀碎。

    夏元霸被吼的一愣一愣,看著雲澈身邊那一個個身份嚇死人的女子,他似乎有些懂了:「我是不是打擾姐夫……的團聚了?」

    「這個不是重點!」雲澈大步走向他:「第一,我現在沒有了玄力,你稍微用點力我可就掛了,第二……你這樣容易嚇到我女兒啊!」

    說完,他大笑一聲,上前重重抱住徹底懵逼中的夏元霸。

    …………

    …………

    雲端之上,沐玄音默默的看著雲澈,目光沒有片刻的移開。

    本是「閉關」中的她,終於還是向沐冰雲問詢了藍極星的所在,她想要找到雲澈的家人,告知他已死的消息,然後,給他們留下益於他們一生的天池玉丹。

    但,還沒等她找到他的家人,卻看到了他……

    本已經死去,卻活生生出現在她視線中的雲澈。

    他沒有了玄力,樣貌也衰去了很多,但,那就是雲澈,她第一眼便已確定。

    她想要衝下,現身在他面前……但,看著他身邊簇擁著他的女子,看著他大笑緊擁的朋友,感受著她們的氣息和牢牢系在他身上的心意……

    她終是退卻。

    她從未見過雲澈如此輕鬆開懷的樣子。

    在吟雪界,他為了能參加玄神大會,拼了命的修鍊,在吟雪界外,他的身上永遠伴隨著危險與重壓……到了最後,他甚至被東神域最可怕的人盯上,被迫逃往了西神域……

    在西神域,龍后神曦的領地之中,更不知他過得如何。

    可以說,他在神界的每一天,都處在深深的窒息之中。

    而這裡,是他的家,是他出身的地方,雖然失去了玄力,但這一切的危機與重壓,也全部沒有了,不用再擔心忐忑,不用再冒危搏命,不用再四處逃亡,九死一生。

    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氣息都在他的身邊,再沒有人可以威脅到他,傷害到他。

    他身邊的女子,每一個都有些傾世之容……這對男兒而言,無疑是完美的人生。

    「也好……」她一聲輕念,身影定格在了空中,與他相見的念想,如被輕雲帶走,消散於心間。

    只是不知為何,她的視線逐漸模糊,心口像是壓著什麼,許久都無法呼吸。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