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姐夫,你的玄力為什麼沒有了?沒有玄力的話,又是怎麼從神界回來的?」

    夏元霸問出著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這個……說起來很複雜,以後再找機會和你們慢慢說吧。」雲澈只能如此回答。這一切不僅複雜,而且非常人所能理解……他總不能說自己是死回來的。

    「對了元霸,」雲澈道:「我在神界找到了……」

    話剛出口,他忽然又生生止住……他想告訴夏元霸自己在東神域見到了夏傾月,也知道了他母親的所在。若是就此告知夏元霸,他心切之下,很有可能會在某一日突破至神玄境后前往神界找尋她們。

    夏元霸擁有因月無垢的無垢神體而帶來的霸皇神脈,在神界這幾年,他亦更加清楚霸皇神脈是何等概念,雖身在下界,但他要突破至神道,真的只是時間問題。

    但想到她們所在月神界那太高的位面,想到生存法則遠比下界殘酷的東神域,想到月無垢和夏傾月都無法歸來的緣由……他在停頓之後,迅速改口:「找到了一些很適合你修鍊的玄功,改天我述給你聽。」

    「哇啊!真的!?」夏元霸激動的兩眼圓瞪。擁有霸皇神脈者,一旦覺醒,對玄道的渴求就會深入靈魂骨髓,勝過其他所有一切。雲澈所言,可是來自神界的玄功,自然是一瞬間燃起他心中所有的火焰。

    「說起來,」雲澈上下打量了一眼夏元霸那越來越誇張的體型,問道:「你這幾年成家沒有?」

    「成家?」夏元霸一臉疑惑:「沒有啊,為什麼要成家?」

    「……算了,當我沒問。」雲澈一臉憂愁。論年齡,夏元霸只比他小一歲,自己的娃都十一歲了,他好像連女人都沒碰過,貌似連興趣都沒有!?

    身為皇極聖域的聖帝,天玄大陸最頂級的大佬之一,簡直是歷代聖帝之恥啊!!

    當年茉莉說霸皇神脈一旦覺醒,就會徹底成為玄道之痴……果然無錯!

    「雪児,綵衣,我在神界也得到了鳳凰頌世典和金烏焚世錄的完整神訣,到時候我教給你們。」

    「啊?」鳳雪児驚喜出聲:「完整……鳳凰頌世典?」

    「嗯,完整的鳳凰頌世典共是十重,在神界有一個名為炎神界的星界,我遇到了那裡的鳳凰魂靈,完整的鳳凰頌世典便是它所賜予。」

    他不僅得到了完整的鳳凰與金烏神訣,還修成了它們最極限的神技燦世紅蓮與九陽天怒……只是這一切,皆成雲煙。

    「這些以後再說。」小妖后倒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激動之色:「先回妖皇城一趟,見過爹娘吧。」

    「……」雲澈心潮劇動,轉目道:「爹娘他們……知道我回來了?」

    「我在到來之前,已傳音他們。」小妖后道:「他們現在定急切以盼。」

    「好!」雲澈起身,拉過雲無心的手:「心兒,我帶你去見爺爺奶奶。」

    楚月嬋目光輕微躲閃:「我……想去冰雲仙宮看看。」

    雲澈先是心中一愕,隨之唇角微勾,以楚月嬋的性子,居然也會有膽怯的時候。他向前一步,一把握住她的手:「冰雲仙宮那邊我會陪你一起去,不過在這之前,一起去見爹娘才是最重要的。否則的話,我娘非把我罵死不可。」

    楚月嬋軟軟的抽了一下手,便無力再抗拒。

    「恩人哥哥,」鳳仙兒在這時忽然出聲,小聲怯怯的道:「我……可不可以……陪你一起去幻妖界?」

    「呃?」雲澈微愣,隨之道:「當然可以,我早就說過,你想去妖皇城找我的話,隨時都可以。」

    「我……我的意思是……」鳳仙兒低著頭,手指緊張的絞著衣帶:「鳳神大人命令我……以後……以後要做你隨身侍女,時刻護你周全……一直,一直到它不再世上。」

    很是艱難的說完,她的螓首已是垂至胸前,半天不敢抬起。

    小妖后:「……?」

    蘇苓兒:「( ̄. ̄)?」

    蕭泠汐:「……咦?」

    鳳雪児:「→_→?」

    楚月嬋:「……」

    夏元霸:「(⊙o⊙)…」

    「……」雲澈撓了一下鼻尖,看了一眼眾女反應,頗為謹慎的道:「你們的鳳神大人應該很少探知外面的世界。我所在的雲家是幻妖界最強的守護家族,無人敢招惹。天玄大陸就更不用說,皇極聖域是元霸的,鳳凰神宗是雪児的,冰雲仙宮……呃,大概算是我的?所以無論是天玄大陸還是幻妖界,我想有什麼危險都難。」

    鳳仙兒:「……」

    「而且,你是鳳凰後裔,這樣的身份,這世上無人配讓你當他的侍女啊。」雲澈道,同時心裡暗想:讓一個血脈和天賦都極佳的鳳凰後裔當侍女?這鳳凰魂靈是不是腦子瓦特了!?

    蒼月卻是這時笑吟吟的開口:「雖然有些委屈仙兒,但是我倒覺得這樣再好不過。」

    「嗯?」雲澈再愣。

    蒼月看了仙兒一眼,微笑道:「綵衣姐姐是幻妖界的小妖后,諸事繁忙;月嬋姐姐要照顧無心;雪児是鳳凰宗主,亦要管理宗門之事;泠汐要照顧蕭爺爺;苓兒則要行醫救人,而我亦需操持國事,如此,我們都無法時時刻刻陪在夫君身邊。」

    「而仙兒出身世外,心靈純凈無垢,亦無俗事絆身,修為已是王玄之境,若有她常隨夫君左右,既可照顧起居,又可護你周全,我們也可以真正安心。」

    「……」雲澈嘴巴大張,蒼月這番話,讓他……一時竟無言以對。

    「而且,既是鳳神之意,定有其深意。」而這,才是蒼月最在意的地方,她看著鳳仙兒,目光柔暖真誠:「仙兒,我們無法陪伴左右的時候,夫君就拜託你照料了。」

    「嗯,我……我會努力。」鳳仙兒說著,螓首依然深深垂下,不敢看任何人的眼睛……尤其不敢看雲澈的眼睛。

    「好了,此事暫且如此定下。爹娘他們一定已經望穿秋水,早些去看望他們吧。」蒼月一邊說著,輕輕的將雲澈推向傳送玄陣的方向。

    當年,雲澈讓那時的四大聖地大放血,鑄造了超遠距離傳送陣,連通了天玄大陸與幻妖界,同時還設下了幾個他們專用的小型傳送陣,分別位於妖皇城雲家、蒼風皇城、鳳凰神宗和冰雲仙宮。

    之後才卸磨殺驢,滅了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

    從傳送陣走出,視線中一片空曠,雲澈心中急切的念了一聲,匆匆向前,過了院門,一眼看到正等在那裡的雲輕鴻與慕雨柔。

    雲澈目光顫盪,雙膝跪地,輕念道:「爹……娘,孩兒不孝,又讓你們擔心了那麼久。」

    「嗯,」雲輕鴻微笑點頭:「能安全回來,已是最大的孝順。」

    「澈兒!」慕雨柔向前,伸手將他扶起,一語出口,便已哽咽:「回來就好。這些年,娘每天都……」

    「好了好了,」雲輕鴻笑呵呵的道:「澈兒都已經安好的回來了,就不要再想那些多餘的擔心了。」

    慕雨柔抹去淚珠,含淚而笑:「聽綵衣說,你的玄力已失。這樣也好,以前,都是你護著雲家,護著爹娘,以後,娘也終於可以護著自己的孩兒了。」

    「嗯!」雲澈重重點頭,雙目盈霧:「今後,孩兒會常在爹娘羽翼之下,再不讓你們擔心。」

    從雲澈的神情言語之中,雲輕鴻並未找到他所擔心的灰暗,心中既是大松,又是讚歎,甚至有些無法想象雲澈是怎樣克服了如此殘酷的命運劇變。他的目光轉向了雲澈身後的鳳凰少女,問道:「澈兒,這位姑娘是?」

    鳳仙兒向前,盈盈而拜:「晚輩鳳仙兒,是……是恩人哥哥的隨身侍女……見過伯父伯母。」

    「侍……女?」雲輕鴻眉頭微動,面露訝色。

    鳳仙兒顏若嬌花,氣若幽蘭,身上的鳳凰氣息讓她有著一種難以描繪的貴氣,縱然是那些王府之女都遠遠不及,修為亦是驚人,這樣的女子,又怎會是隨身侍女?

    「這個……有些一言難盡。」雲澈咧了咧嘴,自己都還沒接受這事。

    慕雨柔卻是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不必說了,娘都明白。既是隨身侍女……仙兒,以後澈兒便勞你多加照料,這裡也便當成自己的家就好。」

    「……是。」鳳仙兒再拜。

    「呃?」雲澈抬頭:「娘,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一切皆如你之意,又哪來的什麼誤會?」慕雨柔笑著道,目光轉到雲澈的後方:「澈兒,與你同來的人是?」

    雲澈回頭,這才發覺,楚月嬋和雲無心竟是沒有跟上來……只在院門之後,稍稍露出一點衣角。

    雲澈一拍額頭,迅速起身跑回,牽起她們母女的手,將她們帶到雲輕鴻和慕雨柔的視線之中。

    楚月嬋一生清冷冰心,從不在意世俗之禮……至少她自己如此以為。但即將面對雲澈的父母,她卻感覺到自己竟在心怯,而且是無比強烈的心怯。

    相比之下,雲無心只是三分羞怯,七分好奇。

    「爹,娘。」站在父母面前,雲澈鄭重道:「這是月嬋,這是我和月嬋的女兒……我把她們母女弄丟了十二年,終於找回來了。」

    雲輕鴻與慕雨柔的身體同時劇震。

    「月……嬋……」慕雨柔又怎會不知道這個名字,當年她從冰雲仙宮眾女中偶知此事時,便成了她一直以來無法釋下的心結。看著楚月嬋,看著他們共同牽在手中,與他們血脈相連的女孩,慕雨柔雙目瞬間模糊,她緩緩抬手,眼前卻一陣天旋地轉,生生向後倒去。

    雲輕鴻迅速伸手將她扶住……而楚月嬋已緩緩拜下:「蒼風女子楚月嬋,見過伯父伯母。」

    「……」雲輕鴻手扶慕雨柔,這個面對滅族之危都面不改色的雲家之主,在這一刻卻是面色劇盪,許久說不出話來。

    「月嬋……」慕雨柔泣然出聲,她推開雲輕鴻,向前將楚月嬋扶起:「終於……澈兒終於找到了你了……可是……你讓我雲家……該如何補償你……」

    ————

    ————

    雲端之上,沐玄音的眸光終於從雲澈身上收回,她轉過身去,無聲離開。

    就如一朵微風便可拂散的輕雲,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