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皇城上空,小妖后默默的看著雲澈與他的父母相聚,沒有去打擾他們。

    「他的玄力真的沒有辦法恢復了嗎?」她問向身邊的蘇苓兒。

    蘇苓兒輕語:「世事無絕對,只是他的玄脈過於特殊,怕是希望渺茫。或許……師父會有辦法。」

    後半句話,蘇苓兒說的很輕。她剛才探查過雲澈的身體狀態,顯然,即使雲谷,應該也無能為力。

    小妖后目光微黯,沉默許久后,才說道:「如果最終還是無法可施,也要盡最大可能延長他的壽元……無論什麼代價。」

    她可以接受雲澈成為廢人,因為他們可以保護他,不讓他被人傷害一絲一毫。但無法接受他將來走在她的前面……平凡的身體,同時也意味著平凡的壽元。

    「嗯……」蘇苓兒微微點頭,卻無法給出明確的承諾,她目光轉下,看著下方,輕聲道:「好久之前便知道,月嬋姐姐是曾經的蒼風國第一美人呢,果然一點都不假。」

    「哼,便宜全被他給佔了。」小妖后輕哼一聲。

    蘇苓兒不禁掩唇:「對啊,尤其是你這個小妖后,所有能占和不能占的,好像都被他佔個乾淨了。」

    「……」小妖后美眸閃電般的轉過,眸光微亂。她當然知道蘇苓兒說的是什麼……當年她和雲澈成婚之後,以為只剩三年壽命,最大的渴望是能和雲澈留下一個孩子來延續妖皇血脈,那時雲澈一本正經的告訴她,要想儘快有孩子,就要不斷變幻各種的體位姿勢,在各種不同的地方……

    對於男女之事,小妖后是個徹頭徹尾的白紙,而雲澈則是名動幻妖,無病不醫的神醫,自然他說什麼就是什麼。結果,那段時間……她堂堂幻妖界小妖后,被雲澈每日擺弄成各種連青樓女子都不堪做出的羞恥姿勢,對他的各種過分要求更是無比乖巧順從的配合……

    直到後來雲澈去了神界,她和鳳雪児、蘇苓兒談及閨中之事時,才知道原來自己天天都在受雲澈的淫辱欺凌!

    「哼,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他!」小妖后微微咬齒。

    「好好,」蘇苓兒掩唇而笑:「那今晚就把他讓給你了,你可要好好把便宜賺回來哦。」

    「對了,雲澈哥哥他最喜歡的就是……」她的唇瓣貼近到小妖后耳邊,輕然而語。

    「~!@#¥%……」小妖后的玉顏一下子蒙上了一層嬌艷到極點的酥紅,然後身影一轉,落荒而逃。

    「嘻……」蘇苓兒抿唇輕笑,她目光轉回時,臉色又逐漸變得鄭重。

    「一定會有辦法的。」她低念道。

    ————

    ————

    東神域,吟雪界,冰凰聖殿。

    沐著漫天風雪,沐玄音從天而降,緩步走入,目光冰冷而失神,竟未發現沐冰雲就在殿中。

    「姐姐!」看到她歸來,沐冰雲向前:「找到他的家人了嗎?」

    「……找到了。」沐玄音有些木然的回答。

    「有沒有告訴他們?」沐冰雲走過來,兩姐妹站起一起,頓時繪出一副吟雪界最唯美的畫面。

    「沒有。」沐玄音冰冷中帶著輕渺。

    沐冰雲是這個世上最了解沐玄音的人,從沐玄音的眸光之中,她看到了異樣,卻並沒有詢問,微微頷首道:「若是姐姐不知如何開口,便由我去吧。」

    「不許去!」沐冰雲話音剛落,沐玄音已是厲聲響起。

    「為何?」沐冰雲微微蹙眉。

    「我說不許去,就是不許去!」

    一語出口,她察覺到了自己語氣的急促,微微閉目,聲音緩下:「雲澈雖死,但他曾經引起的轟動太大,他身上的秘密,依舊是很多人渴望探尋的東西。而他在神界的起點是我吟雪界,說不定依然有很多眼睛在盯著此處。我有斷月拂影在身,無人可知我的蹤跡……而你,若是去往那裡,被人察知到些許蹤跡,或許會為那裡帶去危險。」

    「……」沐冰雲靜靜的看著她,卻沒有等來她目光的直視。她輕嘆一聲,道:「我明白了。」

    她仙影轉過,緩步離開……而臨近殿門時,她腳步停下,美眸微閉,輕聲道:「姐姐,你發現了么?曾經,你任何事,都不會瞞我。而這幾年,只要是關於他的事,你總是在躲閃、隱瞞……」

    沐玄音:「……」

    「我們是血脈相連的姐妹,是彼此唯一的親人。你可以瞞過他人,可以騙過自己……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察覺不到嗎?」

    沐玄音眸光動蕩。

    「雖是後輩,雖是師徒,但是……」沐冰雲螓首仰起,看著如虹飛雪,唇間說說出著或許連她自己都難以置信的話語:「身承創世神力,為了你可以不畏死的去面對火獄虯龍,用了短短三年便敗曾經的四神子,隻身將星神界絞得一片大亂,讓天殺星神甘為他化身邪嬰……這樣一個人,我不認為,姐姐喜歡上他是一件不堪的事。相反……」

    雪衣下的胸脯輕輕起伏,她沒有說下去,移步離開。

    「他沒死。」她的身後,傳來沐玄音的聲音。

    腳步停止,沐冰雲猛的轉身:「你說什麼!?」

    「他沒死。」沐玄音重複道,依舊閉著眼睛:「在那個叫藍極星的世界,我看到了他。」

    沐冰雲快速走回,冰息微亂:「可是,他的魂晶明明碎了,就連他死因死狀,你都看得一清二楚,怎麼會……」

    「我不知道。」沐玄音搖頭:「但,那就是他,絕不會錯。只是,他玄力全失,或許是他用什麼方法擺脫了死亡,並回到了他出身的地方,而代價,就是失去所有的力量。」

    沐玄音說的如此確定,縱太過不可思議,沐冰雲也已無法不信:「那你……」

    「我沒有見他。」沐玄音道,她的眸光終於轉過,已是變得格外平靜:「他在那邊過的很好,雖失玄力,但身體無恙。那裡,有關愛他的父母和族人,有他的朋友,有他的妻室,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那個世界最強大的氣息、最好的女子都在他的身邊,沒有危險,沒有壓力,沒有敵人,連可以威脅到他的人都沒有。」

    「更沒有我這個對他嚴苛無情,又打又罵的師尊,每一天,都比在神界,過的好千百倍。」

    「如此,又為何要再打擾他。」

    「可是……」

    「沒有可是。」沐玄音眸光愈加清冷:「以為天殺星神已死,的確是他一生之痛。但若讓他知道她還未死,對如今沒有力量的他而言,只會更加殘酷。我想,天殺星神自己,若是知道雲澈依然在世,也定不希望雲澈知道她還活著,更不會去找他。」

    沐冰雲唇瓣輕動,看著一臉冷色的沐玄音,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相比他這幾年的處境,如今的局面,對他而言無疑是最好的結果。就讓他在他本該停留的世界,無憂無慮,無災無患的過完這一生,不要再讓他捲入神界的是非恩怨,亦不要再帶起他關於神界的記憶……沒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

    幽語入心,兩姐妹都安靜了下來。

    在雲澈的世界里,茉莉已經死了,而不是化作邪嬰,而在神界的認知中,雲澈已經死了……這些對雲澈而言,的確是最好的結果,讓他可以再無危險和牽挂。

    只是……

    「姐姐,你真的決定如此了嗎?」沐冰雲問道,聲音很輕很輕。沐玄音萬年冰心,被雲澈短短几年化開……她鍾情一人有多難,此刻便會有多凄傷。

    「以後,我不會再去那裡,你也永遠不許再去,就當他從未出現過。」她輕緩而堅決的說著,轉過身去,面對聖殿中心那一汪寒池:「你離開之後,向全宗宣布三件事。」

    「其一,先前為籌備玄神大會而大開冥寒天池,致天池靈氣大失,從今時起千年之內,若無特殊狀況,將不再開放冥寒天池,眾長老、宮主、神殿弟子亦不可入內!」

    「其二,雲澈已死,宗門之中任何人不得再提此名,否則……重懲!」

    「其三,納沐妃雪為親傳弟子,七日之後召開宗門大會,行拜師之禮。」

    「……」沐冰雲聽完,微微點頭,然後緩步離開。

    走到殿門之前,外面風雪依舊,已是數月未停。沐冰雲腳步停住,靜靜回身看了沐玄音的背影一眼,心中幽嘆,卻終究沒說什麼,無聲而去。

    沐玄音冰眸微合,一動不動。聖殿中心的寒池,點綴著一朵純白的冰羽靈花。

    在冥寒池水之中,它將永不凋零。

    ————

    ————

    作為幻妖界的「妖君」,拯救天玄大陸的「雲真人」,他不僅是玄道的神話,兩片大陸,老幼婦孺,早就已無人不知曉。

    雲澈從另更高位面世界歸來的消息以極快的速度傳開,但與之同時傳開的,是他玄力盡廢,歸於凡人的傳聞。

    成為廢人的狀態,他既已接受,並且有了終生如此的準備,便不會去遮掩逃避,這樣的傳聞他從未讓人阻止,在身邊之人問起時,亦從不隱瞞避諱。

    父母安在,家族振興,有妻有女,美人環繞,沒有敵人,沒有憂患……相比在神界所負的重壓與危機,這樣的生活,無疑舒適愜意到極點。尤其他身邊的女子,更是他人萬世都不敢奢望的。

    愜意到讓人難以察覺時間的快速流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