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知不覺間,雲澈歸來幻妖界已四個多月,加上他昏迷和沉寂的時間,他「死回」這個世界已是半年。

    半年時間很短,但在過於平靜舒適的生活狀態中,神界的一切似已非常遙遠。

    就如一場已經醒來的大夢。

    這段時間,雲澈大部分時間在妖皇城,亦會經常去天玄大陸。沒有了玄力,他能活動的範圍很有限,基本就是妖皇城、蒼風皇城、流雲城、冰雲仙宮、鳳凰神宗。

    而由於不會再亂跑作死,他陪伴父母和女人的時間比之以往多了不知多少倍,生活狀態和曾經也天差地別。

    只是,他是否已經真的開始適應和安於如今的身體狀態和生活節奏……只有他自己知道。

    幻妖界,妖皇城。

    今日的陽光格外明媚,雲澈斜躺在自己院子的藤椅之上,半眯著眼睛,舒服的曬著太陽。

    心態的轉變,再加上有蘇苓兒為他調理,他的身體狀況已是大好,膚質氣色也好了太多,華貴的衣裝上身,身邊還隨時跟著一個美貌的侍女……標準的世家公子爺。

    鳳仙兒就站在他的身側,格外的乖巧恬靜,只會偶爾用微怯的視線偷看雲澈幾眼。

    這段時間,她牢牢遵循著鳳凰魂靈的「請求」,一直都跟隨在雲澈身邊。雖然,她從不明白「鳳神大人」的用意是什麼,但她的潛意識裡從不排斥,相反,每天可以看到他,每天與他如此之近,她心間很是欣喜和滿足。

    只是,每天夜裡……她都會被一些奇怪的聲音驚得面紅耳赤,落荒而逃。

    這十幾年,她都是在對他的憧憬中成長,她那日對雲澈說「你就是我世界里的天」,這句話不是安慰之言,而是發自靈魂。入世的這些年,她在大陸聽到他的無數傳說,每次聽到別人對他的讚歎與膜拜,她都會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喜悅。

    如今,他明明已成廢人,再沒有了曾經的強大,但不知為何,這份憧憬竟絲毫沒有因之淡去。

    看著藤椅之上舒舒服服曬著太陽的他,鳳仙兒不止一次的想著,若是一生如此,哪怕只是一直做他身邊一個侍女,也是一件無比美好的事。

    「大哥!」

    「雲大哥!」

    聽到叫喚聲,雲澈從藤椅上起身,慵懶的打了個呵欠:「你們來了……哦哦!小永安也來啦!」

    蕭雲和天下第七並肩走來,手裡牽著一個才五六歲出頭,卻隱帶英氣的小男孩。

    不知不覺間,蕭永安也快六歲了,來到雲澈身前,他小小的身兒跪地,認認真真的磕了一個頭:「永安給雲伯伯請安。」

    「哎喲!」雲澈連忙向前將他扶起,笑著道:「小永安,都說了不用磕頭了,你能來雲伯伯就很高興了。」

    蕭永安小臉滿是認真的道:「爹娘說,雲伯伯是永安的救命恩人,不但要磕頭,長大后,還要像孝敬爹娘一樣孝敬雲伯伯。」

    「哈哈哈哈,」雲澈笑著搖頭,請戳一下他的小臉:「不愧是我雲澈的侄兒,就是乖巧懂事。」

    「雲大哥,」天下第七笑嘻嘻的道:「看你最近氣色越來越好啦,嗯……好像還有點胖了。」

    「什麼?胖了!?」雲澈臉色一變,驚的差點跳起來,急聲道:「仙兒,從下一餐開始飯量要減三成!力量可以沒有,身型一定不能歪!」

    鳳仙兒:「……」

    「沒有沒有,」蕭雲連忙擺手:「七妹開玩笑的,大哥一點都沒胖。」

    「哦……那就好。」蕭雲可是從來不會說謊的,雲澈這才長舒一口氣,放下心來,隨口道:「今天是來找我閑聊的,還是有什麼其他事?」

    「呃,這個……」蕭雲偷偷看了天下第七一眼,然後兩者竟同時臉紅了一下,天下第七隨之臉龐別過,分明一副你來說我絕對不開口的姿態。

    「呃……那個……」蕭雲扭捏了半天,才心一橫,抬臉說道:「大哥,我是想問……神界那個地方真的遍地都是神玄境嗎?」

    天下第七腳下一軟,恨不能一巴掌扇蕭雲腦袋上。

    雲澈察言觀色,一本正經的點頭:「雖不能說是遍地,但對神界玄者而言,成就神道,才算是踩在了真正的起點。」

    「只是……起點?」蕭雲驚了。

    回想當年初至吟雪界,面對那裡的神元滿地走,帝君不如狗,雲澈的反應要比此刻的蕭雲還劇烈。他解釋道:「在那個世界,我們所知道的初玄境到君玄境,被稱作凡體九境,而神玄境則是超脫凡體的神道境界總稱,共分七等境界,起點為神元境,極致則為神主境。」

    「那鳳凰神女……哦不不,是鳳大嫂大概是神道的什麼境界?」蕭雲雙眼微微放光:「應該是神玄境里很高的境界了吧?」

    「神元境三級。」雲澈回答:「處於神道最低境界的前期。」

    「……哈!?」蕭雲再驚,一臉不敢相信:「她……她可是天玄大陸與幻妖界千古第一人,可能比當年的大哥還要厲害,怎……怎麼會……」

    「位面不一樣,是不能如此比的。」雲澈道:「等你哪一天去了神界,感受一下那裡的靈氣,見識一下那裡的資源,你就會明白了……額,不過你還是別去的好,那不是什麼好地方。」

    火破雲中位星界出身,因得到了金烏魂靈的全部傳承而闖入了封神之戰,雖中途慘敗,但毫無疑問打破了炎神界的歷史……若不是雲澈的存在,他亦會成為中位星界的英雄與神話。

    而鳳雪児的狀況與火破雲相同,若她是出身炎神界,如今的成就斷然不會低於火破雲……而就算現在到了炎神界,雖然玄力毫不出彩,但她那一身精純到嚇人的鳳凰血脈,鳳凰宗主炎絕海看到她都會驚到跪下。

    「那……那……大哥你在神界到了什麼境界?」蕭雲又問道:「有沒有到神元境的中後期……或者超過神元境?」

    「……」雲澈微笑搖頭:「都已成歷史了,不說也罷。還是說說你的正事吧……你到底要幹啥?怎麼還遮遮掩掩的。」

    「呃,這個……」一問到正事,蕭雲頓時又扭捏了起來:「我……是……呃……是想問……」

    他眼睛時而偷瞄天下第七,時而偷瞄鳳仙兒,聲音起碼低了八度,但支吾了半天愣是沒憋出一句話完整的話來。

    這時,空中傳來一聲分外悅耳空靈的呼聲:

    「爹爹!」

    雲無心的身影出現在上空,如一隻輕靈的鳥兒飛落下來:「爹爹,快接住我。」

    看到女兒,雲澈瞬間目光大亮,哪還有空管蕭雲,他轉過身,伸出手,然後下意識的玄氣運轉,騰身而起……

    這一躍,足足跳起了半尺之高,然後狠狠的摔了個屁股蹲兒。

    「唉?」雲無心輕飄飄的落下,伸出小手將他扶起:「爹爹,你沒事吧?為什麼會忽然摔倒呢?」

    「沒事沒事,」雲澈迅速起身,不著痕迹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只是不小心腳滑了一下。嗯?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你師父和娘呢?」

    雲無心興奮的道:「師父說我進步特別快,獎勵我早點回來陪爹爹,娘去了冰雲仙宮,說要在那裡小住幾天,還說要我學著獨立,不能總是粘著她。」

    「沒關係,你可以隨便粘著爹爹。」雲澈笑著道。

    雲無心伸高手臂:「爹爹,抱。」

    雲澈手臂一勾,將她輕巧的身體抱起,笑著問道:「最近怎麼老是喜歡被人抱?」

    雲無心抱著父親的脖頸,頭依在他的肩膀,笑盈盈的道:「因為爹爹少抱了我十一年,當然要好好的補回來,嘻嘻……」

    「好好,那爹爹今天就一直抱著你。」

    「唔……可是娘說,爹爹現在身體弱,抱太久會累的。」

    「~!@#¥%……你娘凈瞎說!你爹我身體強壯的很!」

    靜靜的看著他們父女相依的畫面,蕭雲和天下第七的眼神都逐漸變得一片朦朧,感覺心都快融化了,口中同時溢出低喃聲:

    「我也想要個女兒……」

    「有女兒真好……」

    他們對視一眼,天下第七狠狠的掐了蕭雲的腰眼,恨恨道:「那你剛才怎麼不開口!」

    「我……我這就說,這就說!」蕭雲小雞啄米般點頭。

    他們今天特意來找雲澈的目的很簡單……

    想要二胎!!

    他們兩人原本並無此念想,但云無心隨雲澈回雲家之後,他們每次看到雲無心都饞羨的不行,想要個女兒的念想與日俱增。而當初,雲澈給了蕭雲一顆葯,聲稱可以讓天下第七當晚締結珠胎,於是……便有了蕭永安。

    所以,他們這是再次向雲澈求葯來的。結果蕭雲臉皮薄,加上旁邊一直靜立著鳳仙兒,讓他愣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爹爹,我想去冰雲仙宮,我想念小姨她們了。」

    雲無心說的小姨,自然是楚月璃。

    「好好,那我們這就過去,我剛好也想念她們了。」

    「咳,大哥。」蕭雲總算向前:「我有件事……」

    「哦……蕭雲,今天正好沒空,有事下次再說哈。」雲澈一擺手,抱著女兒直奔傳送陣而去。

    「唉?大哥……」蕭雲保持著手臂伸出的姿態,一臉懵。

    鳳仙兒身影一晃,已緊隨雲澈身後。若無她的保護,雲澈踏入冰極雪域的瞬間就會被凍成狗。

    砰!

    天下第七狠狠的踩了蕭雲一腳,在他的慘叫聲下恨恨道:「你們男人真是沒用,我自己去找苓兒妹妹,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