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入冰極雪域,寒風帶著飄雪迎面而至。這裡一大半的時間都沐浴著風雪。當年小妖后和軒轅問天一戰毀去了冰雲仙宮,也毀去了這裡的積雪。這才短短數年,便又覆上了厚厚的一層。

    視線遠處,冰雲仙宮便如一座雪域中的真正「仙宮」,只是遠遠的看著,便感受著一股至仙至幻,讓人不敢臨近和褻瀆的氣息。

    而事實上,重建后的冰雲仙宮因雲澈而成為四大聖地之一,且位列首位,來冰極雪域朝拜的玄者無數,卻都是畏然遠觀,從無一人敢貿然靠近半步。

    鳳仙兒眸中赤光一閃,一層似有似無的紅芒籠罩在雲澈的身上,為他隔絕了所有冰寒。而雲無心已如鳥兒般奔跑向了冰雲仙宮,伴隨著她將漫天飛雪都靈動起來的呼聲:「娘,小姨……」

    冰極雪域的天空是沒有任何雜質的雪白,雪雲之上,一束清冷的目光穿過層層飛雪,落在了雲澈,還有這整片雪域之上。

    「那就是冰雲仙宮……」沐玄音低喃一聲。很久之前,她便知道沐冰雲掉落此處,失去記憶和力量的那些年,在這個世界建起了冰雲仙宮,還將冰凰封神典留下,雖後來歸去,但依然對此念念不忘。

    這是她第一次親見。

    她不知道自己為何又悄然來到了這個世界……明明已對自己,對沐冰雲發誓永遠忘記這個世界的存在,再不會到來。

    但才短短數月……

    「每次來這裡都會下雪,簡直像是歡迎我一樣。」雲澈抬手感受著風雪,很是自戀的道。

    鳳仙兒抿唇而笑:「全天下都知道冰雲仙宮是因少爺而成為聖地,少爺到來,當然要歡迎。」

    「哈哈,」雲澈大笑:「仙兒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怪不得我娘最近老問我什麼時候納妾。」

    鳳仙兒瞬間面紅耳赤,螓首直低到胸前。

    「宮主!」

    空中傳來一個帶著激動的女子之音,雲澈一抬頭……風雪之中,慕容千雪從天而降,手裡,牽著一個尚在稚齡的小女孩。

    女孩看上去和雲無心一般大小,衣著陳舊,頭髮稍亂,但一雙眼睛卻如水晶般純凈。慕容千雪帶著她落在雲澈身前,剛一落下,小女孩便馬上躲到了慕容千雪身後,眼睛里滿是怯意。

    「慕容師伯。」雲澈點頭,目光多看了幾眼那個小女孩:「你新收的弟子?」

    「回宮主,」慕容千雪恭敬的道:「此女是在北境發現,父母皆亡於玄獸之亂,現孤苦無依,我觀她根骨極佳,便將她帶來,準備將她交給凌玉培養。」

    「哦,」雲澈點頭,然後一臉無奈道:「我都說了很多次了,我已經不是你們的宮主了,不用對我這麼恭敬……唉算了算了,隨你們吧,反正我就算再說一萬次你們肯定也不會聽。」

    慕容千雪很淺的笑了一下,然後把小女孩從身後牽出:「玄音,這位是我們冰雲仙宮的太宮主……」

    慕容千雪的話語讓雲澈全身猛地一震,失口道:「你……叫她什麼!?」

    雲澈劇變的臉色和太過強烈的反應讓慕容千雪驚愕,小女孩更是被嚇得身兒一顫,慌忙又躲回了她的身後。

    「回宮主,」慕容千雪連忙道:「此女生於玄月,我找到她的地方,剛巧是第二代宮主曲哀音的出身之地,於是我為她取名『曲玄音』……此名,可有不妥?」

    「……」察覺到了自己情緒的失控,雲澈微吸一口氣,笑著搖頭:「沒有沒有,很好……很好的名字。」

    慕容千雪:「……?」

    雲澈矮下身來,格外認真的看著那個膽怯無措的女孩,他的目光和聲音也都變得無比溫和:「小……玄音,你這段時間一定過得很辛苦,不過沒關係,這裡沒有壞人,以後,也再沒有人會欺凌你。如果有的話……我來幫你教訓他!所以,不用害怕。」

    慕容千雪月眉輕動,眸中泛過異色。

    溫和的聲音與眼神無聲拂去了小女孩心中的慌亂與害怕,她看著雲澈,很輕的點了點頭。

    雲澈起身,道:「慕容師伯,她……就不用交給凌玉她們了,你親自帶她,如何?」

    慕容千雪眸光再動,但馬上道:「既是宮主之令,我便將她收為親傳弟子。她雖毫無基礎,但資質上乘,將來的成就定不會讓人失望。」

    「嗯。」雲澈點頭,心魂從剛才那一刻,便已被某種心緒完全填滿,他半轉過身道:「你帶她回仙宮吧。」

    「宮主,那你……」

    「我有些事要想一想,稍後再回。」雲澈道。

    「……是。」慕容千雪遵命,然後傳音鳳仙兒:「仙兒姑娘,勞煩務必護好宮主周全。」

    慕容千雪帶著女孩離開,只是心中有了太多的疑惑。

    「宮主……」女孩小聲小心的問:「他是誰?」

    慕容千雪道:「你聽過雲澈這個名字嗎?」

    女孩眼眸亮起,用力點頭:「聽過。以前爹娘常說,他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他救了我們的國家。」

    「是。」慕容千雪輕輕頷首:「你爹娘說的沒有錯,他就算是沒有了力量,也依然是世上最偉大的人。」

    「以後,你不用再叫我宮主,叫我師父就好。」

    「師……父?」

    「你知道嗎?」慕容千雪眸光轉過,輕聲道:「有他剛才那幾句話,你這一生,都將無人敢欺凌。」

    小女孩唇瓣張開,懵懂無措。

    曲玄音……慕容千雪默默的想著:為什麼這個名字會讓他有這麼大的反應?

    雲澈一屁股坐在雪地上,看著一望無際的蒼白世界,許久一動不動。

    「少爺,你怎麼了?」鳳仙兒輕聲問道。

    「……」雲澈目光呆然,失魂輕念:「我想……師尊了……」

    這一生,真的再無法想見了么……

    「師……尊?」鳳仙兒目光泛起更深的疑惑。記憶中,並沒有與這個稱呼匹配之人。

    雪雲之上,一個冰藍仙影轉過身去,她的肩膀在微微顫動,許久都無法停止……隨著風雪的漸疾,她終是無聲而去。

    ————

    ————

    時光飛逝,轉眼間又是數月過去。

    西神域,龍神界,輪迴禁地。

    「如此說來,這段時間毫無進展?」

    神曦唇瓣輕啟,哪怕再普通不過的言語,亦是這世上最醉心撩魂的仙音。

    她的身邊,龍皇凌然而立,龍眉緊蹙。邪嬰之難雖是爆發於東神域,但其太過可怕,任何星域都不可置身事外。他既已站出,那麼引領者便再無可能是他人。

    「再完美的隱匿,也會留下些許痕迹。」龍皇道:「但這短時間數次搜尋,太初神境中不但未曾出現過她的身影,連蹤跡和氣息都絲毫沒有。論及對黑暗玄氣的感知,那些太古凶獸要更為敏感,卻也從未有被驚動的跡象。」

    「……」神曦輕語:「你的意思是?」

    「我懷疑,她根本沒入太初神境。」龍皇繼續道:「當初她所留下的痕迹,很可能只是她用來誤導我們的假象。」

    神曦:「……」

    「三神域皆已下令,」龍皇目光平淡而幽暗:「號召所有星界探尋黑暗玄氣的蹤跡,且不僅限於東神域,亦包括西、南神域,【而數量最多的下位星界,則將探查範圍延伸至下界】,一旦發現黑暗玄氣的蹤跡,必予以重賞。」

    「你們是在懷疑,邪嬰有可能隱於下界?」神曦道。

    「邪嬰遁走已近一年,卻毫無蹤跡。」龍皇面色沉重:「一年,足夠她有相當程度的回復,危險亦越來越大。如今局面,任何可能性都不可放過。」

    「東神域的天機界可有眉目?」

    龍皇搖頭:「邪嬰之力縱是只恢復絲毫,其層面亦在天道之上,天機三老即使耗盡壽元,也根本無從探尋。」

    「我明白了。」神曦點頭,她常年居於輪迴禁地,對外世的了解,大都來自於龍皇:「看來邪嬰一日不滅,你將一日難安……你去吧。」

    龍皇離開,神曦看著遠方,自語道:「緋紅裂痕,現世邪嬰,還有『他』的出現,這個世界的命運,難道又要來一次清洗了嗎……」

    「母親母親,」神曦的耳邊與心間,傳來那個稚嫩的聲音:「他是壞人嗎?」

    神曦微笑:「當然不是。他是我們的族人,而且是當世最優秀的族人,心持正道,對母親也一直很敬重,更不會害母親,又怎麼會是壞人呢。」

    「那,為什麼每次他來,母親都要我不可以發出聲音呢?」

    神曦依然微笑,柔柔的回答:「因為他對母親,有不該有的畸念。雖然他自知永不可能,也從不奢求,但亦從不肯放下。」

    「哎?」

    「曾經,這對母親而言,是毫無在意之事。但,自從與你父親相識之後……母親便不得不思及此事。」

    「……為什麼?」

    「因為,人心和人性,是無法預測的。」她輕語道。

    「……人性?人心?我聽不懂。」

    「你還小,當然不懂。」神曦目光垂下,美目中的溫柔與愛憐足以讓世間的一切甘為之永世沉淪:「再有八年,母親就可以自由,你亦可以出生。到時,母親會把世上所有的美好都補給你,再等八年,好嗎?」

    「嗯!我會好好聽母親的話。在出生之前,我會乖乖的把母親給我的『知識』全部學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