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玄大陸,流雲城。

    蕭烈是個念舊的人,依舊習慣居於流雲城蕭門。雲澈每隔一段時間便會來看望他,並小住幾日。

    這裡是他的小院,有著無數他和蕭泠汐的回憶,在神界的過往似已很遙遠,但和蕭泠汐十幾年的朝夕相伴卻恍如昨日。

    「師父說,你的玄脈極其怪異,和常人的完全不同,也就無法用尋常方法修復。他這段時間查閱了很多的醫典,都沒有收穫。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師父經常說,世上無不可醫之疾,只是暫時未找到方法而已。」

    蘇苓兒侍奉雲澈泡完葯浴,一邊幫他穿好衣服,一邊溫柔的說著。

    雲澈搖頭笑道:「你和他老人家說,我並不在意此事,讓他不用再這麼費心了。」

    蘇苓兒微笑道:「師父的性子你還不了解么,他好醫成痴,難得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只會更加凝心於此。你也不需要如此悲觀,師父那麼厲害的人,說不定……不對,是一定可以找到方法的。」

    「嗯,你說得對。」雲澈點頭,沒有解釋。他心知肚明,邪神玄脈這等存在,是不可能以常理之法喚醒的。

    為他系好衣帶,蘇苓兒的雙手依然停在他的胸前,微抬螓首看著近在咫尺的他,蘇苓兒的眸光逐漸凄迷,嬌軀前傾,柔柔依在了他的胸前。

    「你能安好的在我身邊……真好。」她美眸閉合,輕然而語:「那段時間,我真的很怕。」

    雲澈伸手抱住她,歉疚道:「我知道,我去神界的那四年一定讓你們擔心了。」

    「你不知道,」蘇苓兒在他懷中搖頭:「你離開那天,泠汐姐姐便昏迷了過去,而且之後,她每隔一段時間,有時一月,有時幾天,便會昏迷一次。」

    「……什麼?」雲澈眉頭一皺:「泠汐她……怎麼沒人和我說過?」

    蘇苓兒用手安慰著揉了揉他的心口,微笑道:「她怕你擔心,讓我們都不可以告訴你。而你回來之後,她就再也沒有昏迷過,所以我才敢提及。」

    雲澈:「……」

    「她顯然是擔心你過度。而且,她每次昏迷,都會做噩夢……並且都是同一個噩夢,每次醒來,亦是被這同一個噩夢驚醒。」

    「什麼噩夢?」雲澈下意識問道。

    「她說,她夢到你在一個滿是星光的世界遍體染血,被傷的千瘡百孔……最後在一團赤紅色的火焰中化成灰燼。」蘇苓兒輕輕說道,雲澈安然在前,這些曾經她不敢去想的畫面自然可以坦然說出。

    雲澈猛的愣住。

    「那段時間,她很害怕,我雖然總是在安慰她夢終究是假的,但我自己也好害怕。」

    「……」許久,她沒有等到雲澈的迴音,如果她此時抬頭,會發現雲澈目光一片呆愕,好一會兒,他才回過神來,笑著道:「夢當然都是假的。你們放心,我保證以後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再不讓你們擔心。」

    星光……

    遍身染血……

    千瘡百孔……

    赤紅火焰……

    化為灰燼……

    巧合……一定只是巧合!

    「泠汐呢?」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問道。

    蘇苓兒從他的胸前起

    身,美眸過閃過一抹促狹:「我剛剛讓她和我一起為你葯浴,她卻跑掉了……早在你去神界之前,蕭爺爺就已經親口認可了你們的關係,你居然到現在還沒有把她拿下,這可一點都不像你哦。」

    「……」雲澈面色微窘,訕訕道:「我和泠汐一起長大,彼此太熟悉……所以不太好下手。」

    「哼,對她這麼憐惜,對我們就這麼壞。」蘇苓兒輕嗔,美目微轉:「你該不會是……怕蕭爺爺責怪吧?」

    「……」雲澈點頭承認:「有這麼一點。」

    「噗嗤……」蘇苓兒莞爾道:「蕭爺爺現在每天都忙著逗弄永安,才沒空管你,說不定,他巴不得泠汐姐早些給他生個外孫。」

    她的眼睛忽然一亮:「要不要我幫你下藥?」

    「不不不不,」雲澈連忙擺手:「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出了院子,雲澈的眉頭稍稍沉下,陷入了沉思。

    蕭泠汐的那個夢……

    那個噩夢,從他前往神界的那天,也就是四年前便開始有,四年之中都是同一個噩夢,且伴隨著連蘇苓兒都察覺不出原因的昏迷,而蘇苓兒寥寥幾語所描繪的夢境……

    赫然和他死時的地點、狀態……甚至死後的火中涅槃都一模一樣!

    他隱隱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怪異。

    但,他是這個世上最了解蕭泠汐的人,從她出生的第一天他就陪在身邊,兩人一起長大。她性情單純軟弱,玄道天賦中庸,亦沒有對玄道上的追求。

    在他身邊的女子中,她無論資質、修為、容貌、出身、地位,都是相對最最普通的一個。

    他們之間不可替代的,是青梅竹馬,相伴長大,永不可能抹滅的感情。

    除了巧合,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解釋。

    而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尋常的話……

    雲澈在這時腳步停下,忽然想到了那塊來自弒月魔君的神秘黑玉。

    當年,那塊無論是他還是茉莉,無論用什麼方法,灌輸什麼力量都毫無反應的黑玉,卻在蕭泠汐靠近時產生了奇異的感應,在空中映現出了一排排無比奇異的文字。

    這些文字,雲澈絲毫不識,但蕭泠汐卻全部識得……

    更詭異的是,連她自己,都絲毫不知為什麼會認識這些文字——因為她亦從未見過,但就是識得。

    她稱那些文字為【逆世天書】,並且一字一字的譯給他聽……那些文字似經文,又似是玄訣,且在最後忽然斷掉,顯然並不完整。

    他當時向蕭泠汐解釋,說可能是黑玉有著很強的靈氣,與她的氣息契合,方才與她有所反應,並建立靈魂聯繫,因而讓她識得這些文字……不過,這些話是用來安慰蕭泠汐聽的,來化解她未知下的驚慌,同時也是解釋給自己聽……只不過是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強行解釋。

    但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理由。

    默默想著,當初蕭泠汐譯給他,他亦記在心間的經文不自覺的浮現腦中:

    「鴻蒙之始,混沌之初,天地無序,光暗無間,世之源力,天道為縛……」

    雲澈的腳步在這時猛的停住。

    腦海中浮現的「逆世天書」經文,在某個雲澈毫無察

    覺的時刻,竟似是化作了一口口擊心震魂的洪鐘……

    「一世荒蕪,百世蒼莽,萬世浮屠,星辰為宙,墮天浮寰,千崢皆為逆,萬華皆空幻……」

    每一個字都如天鍾震世,震顫著他的靈魂世界,並鋪開一片來自遙遠之世的蒼莽……

    「一念為聖,一念為魔,萬念為空,怒為罪,妒為罪,色為罪,貪為罪,惰為罪……萬靈所止,萬物所歸……」

    雲澈的雙目瞠直,他視線中的世界在淡化,消失,歸於一片空白,隨之又轉為一片無盡的黑暗……

    唯有那字字如遠古洪鐘般的天書文字,在他的世界中響盪。

    院門被推開,蕭泠汐一身翠衣,腳步輕盈的走了過來。看到雲澈,她眉兒一彎:「小澈,你怎麼一個人,苓兒呢?」

    但,她卻沒有得到雲澈的回答,雲澈與她正面相對,不過幾步之遙,卻對她的出現與話語沒有任何反應,雙目直勾勾的看著前方,毫無焦距和神采。

    「唉?」蕭泠汐輕咦,以為雲澈在逗弄自己,向前一個小跳步,在他的身上輕輕一點:「小澈……啊!」

    她輕輕的一點,雲澈依舊毫無反應,反而像個木頭樁子一樣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她一聲驚呼,連忙上前將雲澈扶住:「小澈?你怎麼了?小澈!」

    她連聲呼喊,雲澈依舊痴痴獃呆,沒有任何的反應,眼神始終一片獃滯,就如失了魂一般。

    蕭泠汐慌了起來,而這時,鳳仙兒閃電般的從天而降,和蕭泠汐一起扶住他:「少爺……少爺你怎麼了!?」

    「苓兒……快去叫苓兒!」蕭泠汐急聲道。

    蕭門本就不大,蘇苓兒亦是離得很近,在蕭泠汐的驚呼聲中,沒等鳳仙兒去喊他,她已匆匆趕至。

    將雲澈扶好,蘇苓兒手指點在雲澈胸口,玄氣快速走遍他的全身,卻沒有找到任何的異狀。短暫思慮,她忽然拿出傳音玉,向鳳雪児傳音道:「雪児姐,快來蕭門這裡,雲澈哥哥有些不對勁。」

    短短數息,鳳雪児的身影已現於蕭門,隨之紅芒一閃,她已來到了雲澈身前。

    凝心觀察了一會兒雲澈的狀態,鳳雪児粉唇微張,露出了疑惑,她看了蘇苓兒一眼,兩人都從對方臉上看到了難以相信的神色。

    「小澈他怎麼樣?到底是怎麼回事?」蕭泠汐急急的說著,眸中已是隱隱噙淚。

    「雲哥哥……他好像是進入了頓悟狀態。」鳳雪児有些猶疑的道。

    「啊?」蕭泠汐一愣。

    「頓悟?」鳳仙兒露出了同樣難以相信的神色:「可是,少爺他已毫無玄力,連玄脈都……又怎麼會頓悟?」

    「的確不符常理。」蘇苓兒纖眉蹙起:「但是,他的精神狀態,的確就是玄道中最常見的頓悟……」

    說完,她給了蕭泠汐一個安慰的眼神:「雖然有些奇怪,但他無論身體狀態,還是心魂狀態都完全正常無損,所以不必擔心,等他醒來就好了。」

    頓悟,為玄道的領悟之境,往往可遇而不可求。但,沒有玄力,甚至沒有玄脈,自然也就沒有身在玄道,又怎會有頓悟一說?

    但,此刻的雲澈,卻的的確確處在頓悟……且是一個無比詭異的頓悟狀態。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