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從不是那種有賊心沒賊膽的人,但唯獨對於蕭泠汐,他有著最為特殊的感情,是他最為疼惜,絕不願有一絲一毫傷害的人。

    所以,就算蕭烈早早就親口許可了他們的關係,就算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算蕭泠汐從不會太過劇烈的抗拒他,他也從沒有真的要了蕭泠汐。

    連小妖后、鳳雪児這兩片大陸的至高存在都遭了他的毒手,唯獨蕭泠汐依舊是完璧。

    而蘇苓兒今日的話,無疑起了很大的作用。

    蕭泠汐的雙唇宛若花瓣一般嬌嫩,觸感柔軟而滑膩……雲澈的雙手亦在這時落在了她腰間的衣帶上。

    蕭泠汐「嗚」的一聲,呼吸吁吁,蓮香輕吐,細巧的眉毛在緊張中輕輕顫,雪顏不知不覺已粉色遍布,似開似合的雙目一片迷離。迷濛之中,她腰間的衣帶已被雲澈拉開,裙裳的玉石扣子也一一解開,他的一隻手掌長驅直入,直接襲入裡衣之中,順著楊柳般的纖腰向上……

    肌膚的直接接觸讓蕭泠汐眼睫猛的一跳,美眸瞪大,口中愈加嗚咽……但她沒有抗拒,唯有身體在緊張中輕顫起來。

    她的外裳被拉開,裡衣被掀起,奇異感覺在體內悄悄瀰漫開來,那雙正在侵犯她的手也似乎變得越來越熾熱,逐漸的,她感覺到自己的衣裳被雲澈全部解開,玉潔的身體完整無遺的展露在他的身下……她柔纖的腰肢開始不自覺的輕輕扭動,鼻中發出無意識的喘息聲,面染紅霞,眼瞳中更是一片醺醺然。

    但就在這時,她感覺到雲澈忽然停止了動作……而且許久都沒有再動。

    蕭泠汐怯怯的睜開朦朧的眼睛,雲澈的雙手依然抓在她嬌軟的酥胸上,但卻一動不動,眼神則是一片她看不明白的怪異……

    「小澈……」她一聲能融化靈魂的輕喃。

    雲澈全身一顫,然後忽然離開蕭泠汐的身體,轉身逃也似的跑開。

    「砰」……房門被帶上。

    世界變得安靜,旖旎燥熱的空氣迅速冷卻,還隱隱帶上了些許微涼。蕭泠汐失神的拉過被角,遮住自己雪脂般的玉體,臉上是許久都無法釋開的失落。

    她一直以來都清楚,雲澈身邊的女子都是多麼的優秀……尤其鳳雪児與小妖后,她們太過耀眼,她們兩人的光華,怕是兩片大陸所有其他女子加起來都比不上。

    在妖皇城,那麼多王族、守護家族一次次的登門雲家,眼巴巴想攀姻親,哪怕為妾為婢……而那些,可都是王女和世女,天資、修為、家世、地位、容貌以及骨子裡的高貴,都是她比不上的。

    而這些,雲澈從未應過……

    她更知道,在雲澈身邊的這些女子中,她有多麼的平凡……每一個方面……

    鳳雪児是鳳凰神女,小妖后是幻妖之帝,蒼月是蒼風之皇,蘇苓兒是醫聖之徒,楚月嬋是曾經的天玄第一美女,還與雲澈有一個女兒……

    而她,除了和雲澈相伴長大的感情,什麼都沒有。

    就連一直跟隨在他身邊,以婢女自居的鳳仙兒,都在任何一個方面勝過她。

    她能感覺到雲澈對她的愛憐以及一種獨有的依戀……但,即使最大的情感與心理障礙蕭烈都早早認可了他們的關係,甚至為之欣然,雲輕鴻和慕雨柔也對她萬般喜愛,鳳雪児、小妖后、蒼月、蘇苓兒她們也都和她親密無間……

    他卻從未碰過她。

    其實,她很在意。

    而與她最為親近的蘇苓兒亦是有所察覺,所以經常性的暗示雲澈此事。

    而雲澈這一次忽然的落荒而逃,無疑加重了她的失落和黯然。

    雲澈整理好衣服,急匆匆的衝出院門,差點和迎面而來的蘇苓兒撞在一起。

    「雲澈哥哥,你?」看著雲澈紅里泛黑的臉色,蘇苓兒面露驚異。

    雲澈連忙上前拉住蘇苓兒的手:「苓兒,我正好有事找你……」

    話未說完,他無比謹慎的掃了周圍一眼,確認沒有他人在側,才壓低聲音,急急的道:「出大問題了,我剛才……我剛才和泠汐……本來要……忽然就……就沒有反應了!」

    「沒有……反應?」蘇苓兒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忽然就明白過來,纖腰輕彎,一聲「噗嗤」。

    「你還笑!」雲澈的臉不是一般的黑,身為男人,身為一個頂天立地,曾經傲世天下的男人,居然在女人的身上……還是他最寶貝珍視的蕭泠汐身上……忽然就不行了!

    這無疑會讓任何一個男人驚慌羞憤欲絕……他這輩子,哦不,是兩輩子都從未如此過,哪怕失去玄力的這一年,他依舊能每天和小妖后鳳雪児她們笙歌半夜。

    「我是不是……因為這一年來沒有玄力還不知節制,所以陽氣虧空什麼的?」雲澈聲音有些哆嗦。

    無論多麼強大的男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驚慌欲潰。很顯然,雲澈也毫不例外。

    「絕對不會。」蘇苓兒卻是一點都不慌,反而很是確定的道:「雖然你玄力盡失,但你的身體比任何人都要好,若是我連你的身體都調理不好,以後都沒臉自稱是師父的弟子了。」

    「可是……可是……」雲澈依舊慌得一筆。他自己就精通醫理,再加上有蘇苓兒在身邊,身體想出什麼問題都難。但問題是……剛才他忽然「不行了」卻是實打實的出現!

    「我看一下。」蘇苓兒玉指伸出,點在了雲澈小腹,然後又緩慢下移,隨之,她的臉色變得怪異起來。

    雲澈體內的陽氣絲毫沒有衰弱之相,反而在暴躁的竄動,急欲發泄。很顯然,他剛才應該是和蕭泠汐纏綿了很久,又在最後時刻生生止住。

    蘇苓兒唇角微勾,忽然拿起雲澈的手,壓在了自己綿軟高聳的胸脯上,美眸抬起,眸光迷離若霧,櫻瓣一般的嬌唇發出嬌媚的低喃:「雲澈哥哥,苓兒現在……有點想要……」

    撩魂之音,一瞬間將雲澈身上本就爆竄中的火焰全部徹底引燃,他手上一抓,身體猛地上前,將蘇苓兒重重壓在牆上……但下一瞬,他又被蘇苓兒輕輕推開。

    「你這還叫不行了呀?你該不會是……想大白天對我使壞,才故意欺我的吧?」蘇苓兒眸光如水,笑吟吟的道。

    現在的雲澈何止是有了反應,簡直反應強烈到幾近炸裂,他心中的驚慌頓時完全退去,男兒雄風讓他崩塌的自信心直起三萬丈,不過他現在哪還管得了其他,猛地向前,又重新把蘇苓兒壓緊。

    蘇苓兒身體輕輕一轉,已輕易從他懷中逃脫,輕笑道:「昨晚折騰的人家還不夠……去找你的泠汐去。」

    嬌音落下,她身影一晃,已消失在雲澈的視線中……如今的雲澈,再給他十條腿也追不上。

    雲澈咧了咧嘴,深吸一口氣,然後拔腿跑回自己的庭院。

    房門被猛的推開,讓正穿著小衣的蕭泠汐一聲驚叫,隨之,她已被雲澈狠狠撲倒在床上,剛穿好的小衣被他直接粗暴的撕開。

    「小澈,你……嗚唔……」她剛剛出口,聲音便再次化作一片嗚咽。

    …………

    十息之後,雲澈走出院門,臉色黑得像被烘了十幾天的鍋底。

    本欲過來偷窺的蘇苓兒眼睜睜的看著雲澈走了出來,她從空中輕盈而落,看著雲澈的臉色,小聲問道:「雲澈哥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快了?」

    「呼……」雲澈手扶額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不是快不快的問題,剛才……忽然又不行了。」

    「……」這次蘇苓兒沒笑,而是若有所思,然後解釋兼安慰道:「苓兒向你保證,你的身體一點點問題都沒有,尤其是男人這方面。你這個樣子的話,就只有可能是心理問題了,相信雲澈哥哥自己也肯定想得到。」

    身體無恙,狀態無恙,面對蘇苓兒時正常的不行,而在蕭泠汐身上卻……還是連續兩次。

    如此,唯一的解釋,就是心理障礙了。

    作為雲谷的弟子,雲澈自然想得到這一點。但問題是……他並沒有感覺自己在心理上對蕭泠汐有什麼障礙……

    當初,他可是連能一個指頭將他戳死無數次的小妖后都敢下手的人……連神曦這等存在都敢撲倒,哪怕在之後知曉混沌至尊龍皇戀她成痴后,都乾的毫無障礙。

    為什麼在蕭泠汐身上會有障礙?

    如果真有障礙,又是哪的障礙?若真有障礙,我不是應該感受的很清楚么?

    看著雲澈的一臉懵狀,蘇苓兒又安慰道:「也有可能,是你今天只是因我的話而臨時起意,並無足夠的心理準備,加上太過愛惜她,所以狀態上有些偏差,明天應該就好了。」

    「……」雲澈的臉色總算稍稍舒緩,點了點頭。

    「你先去安慰一下泠汐姐姐吧,你這個樣子,一定嚇壞她了。」蘇苓兒微笑道。

    「還是你去吧。」雲澈再次抬手捂住了額頭:「我現在哪還有臉見他……你說,泠汐以後會不會看不起我?」

    「……」蘇苓兒唇瓣一抿,搖頭道:「當然不會。就算天下所有人看不起你,泠汐姐姐也一定不會。」

    「不是,我說的不是那個看不起,是…是…是……」雲澈手掌向上,抓在了頭皮上:「總之……總之……我先去雪児那一趟。」

    「好好。」蘇苓兒只好應允。他當然知道雲澈要去幹嘛……若是去找小妖后或楚月嬋,這個時間很大可能會被拍出去,只有鳳雪児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不會拒絕他。

    雲澈竄出去兩步,又忽得回身,一臉嚴肅道:「這件事,絕對不可能告訴任何人。」

    「知道了。」蘇苓兒笑著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