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師父,難道……真的是邪嬰?」粗壯男子沉聲道,說到「邪嬰」二字時,他的聲音明顯的抖了一下,三分興奮,七分恐懼。

    「不,」中年男子搖頭,暗沉的雙目中閃動著異芒:「邪嬰何等存在,連神帝都可以誅殺,我們頂多能尋到她的『蹤跡』,但絕不可能探知到那個層面的氣息。」

    「那師父所說的魔氣……」

    中年男子繼續道:「這個魔氣很微弱,但層面高的驚人,這些低等位面的玄獸靈性雖弱,但靈覺卻遠比同層面人類敏感,這片大陸的玄獸如此暴亂,顯然便是受這股魔氣的影響。」

    「雖然,它幾無可能是來自邪嬰的氣息,但,王界之令:只要尋到蹤跡,便可得重賞,這無疑是再好不過的蹤跡了。雖然邪嬰隱匿於此的可能極低,但毫無疑問,能釋放出如此魔氣,這片大陸的某個地方定藏有某個來自北魔域的魔人或魔獸,而且實力應該很強……這同樣是大功一件!」

    邪嬰也好,魔人也好,在東神域的認知中,都是不可存世之物。

    這四人是來自下位星界,王界賞賜,還是王界以宙天之音親口所許的「重賞」……單單隻是想想,他們便全身血脈狂涌,興奮的如在夢中。

    邪嬰之難在星神界爆發后,引發了整個神界的大震動,尤其東域四神帝在邪嬰一人手下一死三傷,星神、月神、守護者、梵王亦是大量折損,從未有過的恐慌陰影籠罩了整個東神域,繼而又迅速擴散到了西神域和南神域。

    面對忽然現世,展露出恐怖魔威的「滅世魔輪」,三神域任何王界都不敢置身事外,混沌至尊龍皇更是親自引領剿滅邪嬰一事……然後,三神域王界全部出動,並號令所有星界遍尋邪嬰蹤跡。

    這等陣仗神界百萬年歷史尚屬第一次。

    但一年過去,卻是連邪嬰的影子都沒摸到!

    終於,半年前,東神域的上空響起宙天之音,昭告東神域邪嬰問世,帶來的將是滅世之劫,任何人都不可置身事外,號令上位星界、中位星界以最大力量搜尋東神域,而下位星界,則搜尋下界,因為邪嬰亦有隱於下界的可能。

    而關鍵的一句:能尋得蹤跡者,必予重賞!

    王界啊……那等層面,隨便丟出塊廢石,在下位、中位星界這等層面看來都是至寶,王界的「重賞」,是他們以往根本連想象都不敢的。

    因而,宙天之音下,無數星界、無數玄者徹底沸騰。

    難以計數的玄者將修行的方式改為尋找邪嬰蹤跡,而下位星界,則有數不清的玄舟飛向了以往從不屑於踏足的下界。

    玄道世界,鄙視鏈亘古存在。在神界,下位星界位於鄙視鏈的最低端,但在神界之下的位面,他們又傲視鄙夷所有。

    這四人來自一個叫罡陽界的下位星界,主修火系玄功,為首男子名林鈞,為罡陽界界王宗門新晉長老,他於去年成功突破至神靈境,晉身長老之席,成為了在整個罡陽界都可以橫著走的超然存在,正值春風得意之時。

    身後三個年輕人為他的親傳弟子,陰柔男子名林清玉,粗壯男子名林清山,兩人年齡剛過百歲,但修為皆已達神魂境,在他們宗門都是上游的存在。

    女子名林清柔,為林鈞五年前新收的弟子,年齡堪堪半甲子,卻已是神元境五級,大概是他這輩子收的最滿意的……女弟子了。

    他們的星界位於東神域極東,林鈞帶著三弟子從神界向東,直入下界,但主要目的還是歷練,對能尋到邪嬰蹤跡從不敢有多少奢望……只是心裡始終纏繞著些許

    揮之不去的幻想。

    藍極星,一個看上去很小,九分之上為水,且氣息極為淡薄的星球,他們本是連踏足的興趣都沒有。但在臨近之時,林鈞卻忽然隱約感覺到了魔氣的存在。

    於是便沉降至此。

    「師父,要不要馬上傳音宗門?」林清山難掩興奮。

    「此處與罡陽界相距遙遠,如何傳音?」林鈞看著前方,語氣有些冷硬。

    「那……」林清山一想,又道:「那弟子乘另一玄舟,火速趕回宗門如何?如此大事,需第一時間告知宗門方可妥當。」

    林鈞雙目眯了眯。

    「呵呵,」林清玉向前,淡淡而笑:「清山師弟先不要著急。此間魔氣,是師父所發現,該如何處置,當然該由師父來定奪。」

    「咯咯咯……」林清柔一聲嬌笑,媚眼暗轉:「清玉師兄說得對極了,這件事,當然是師父說了算。」

    「呃,」林清山怔了一怔,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道:「是是,弟子魯莽,一切,皆聽師父吩咐。」

    林鈞轉過身,頗為讚許的看了他們一眼,淡笑道:「這裡,是我們師徒所發現,若是告知宗主,你們說,最後會成為誰的功勞?」

    三弟子同時緘口。

    「確認過此地后,我們親口將其告知宙天裁決者,宙天神界向來言出必行,如此驚人的魔跡,就算不是邪嬰,也必有魔人,沒有理由不給予重賞。王界之賜,足以讓我們師徒一飛衝天。」

    「可是,若是此事被宗主知道……」林清山小心翼翼道。

    「呵呵呵,」林鈞淡笑,轉回身去,目光投向魔氣的來源:「宙天裁決者都是何等人物,豈會向外泄露半個字。而就算被宗主知道了又如何?能得王界的賞賜……與之相比,罡陽界不留也罷。」

    「師父果然聖明。」林清玉長聲道。

    「魔氣,便是來源於那個地方。」他手臂抬起,手指所向,赫然是滄雲大陸扶蘇國邊界……絕雲崖所在!

    雖然還隔著極其遙遠的距離,但以他們的目力,已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線漆黑到不正常的深淵。

    「師父,我們現在便去拜訪宙天裁決者嗎?」林清柔問道。

    「不,」林鈞道:「先去那邊探查一番。」

    「什……什麼?」林鈞一句話,讓三弟子都是臉色一變,就連氣質陰柔,一直笑眯眯的林清玉都面浮剎那的惶然。

    「怎麼,怕了?」林鈞淡淡掃了他們一眼。

    「師父,」林清柔水眸閃閃,一臉嬌弱:「萬一那是邪嬰……就算不是,萬一被那個魔人發覺,也會有很大危險。」

    雖然林鈞說那幾乎沒有可能是邪嬰,但萬一呢?邪嬰可是連月神帝都能誅殺的恐怖存在,若殺他們,和踩死幾隻螞蟻根本沒有丁點的區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林鈞目視遠方,傲然道:「你們難道忘了,為師如今已是神靈境,會怕一個區區魔人?」

    「……師父說得對,師父如今修為齊天,與大界王也只差一境,自然無需畏懼。」林清玉道,但嘴角的笑意顯然有些勉強。

    林鈞看他們一眼,道:「放心,為師會如此說,當然是知道並無危險,若靠近時察覺到危險的話,為師自會馬上帶你們遠離。」

    「清玉,清山,你們隨我一去。」林鈞身上玄氣鼓動:「清柔,往西大約百萬里,似有另一片大陸的存在,你前去探查一

    番,若有發現,第一時間傳音來報。」

    一聽此言,林清柔如獲大赦,長舒一口氣,馬上纖腰一傾,嬌滴滴的道:「是,清柔謹遵師父之命。」

    林鈞帶著林清山和林清玉兩弟子以很慢的速度靠近向絕雲崖,林清柔則是飛身而起,直赴林鈞所指的西方。

    那裡,是天玄大陸的所在。

    ————

    ————

    天玄大陸,冰雲仙宮。

    雲澈坐在雪地之中,安靜的沐浴著漫天飛雪。有鳳仙兒隨時在側守護,他無需擔心這裡的寒氣。所以,他經常會來冰雲仙宮,畢竟,這裡對他有著很特殊的意義。

    而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像現在這樣坐在冰極雪域的中心,安靜的看著沒有邊際的茫茫白雪,每次都會長達一兩個時辰,一動不動,亦不發一言,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他亦從不和任何人提及。

    這段時間以來,鳳仙兒一直牢牢遵守著鳳凰魂靈的「請求」,日夜都陪伴在他的身側,從未有一天離開。

    終於,雪地中的雲澈有了動作,他抬起頭來,看向蒼白的天空……在神界的那幾年,越來越遙遠,越來越像一場夢了。

    但,在封神之戰,那些各大星界的天才以及神子,他們的名字,他一個都沒有淡忘。

    時間算來,他們進入宙天神境已經兩年半多的時間,再有短短几個月,便會重新臨世。

    曾經與他們在同一個層面,同一個舞台,而今,自己成了廢人,而他們……比當初最巔峰時刻的自己,亦要領先了三千年。

    火破雲……你的天賦,你對玄道的純粹追求,宙天三千年,你定可成就神主,亦成為炎神界的永世榮光。

    洛長生……不論性情,他的天賦的確高的可怕,亦是東神域史上最年輕神王,懷著不甘與憤恨,他離開宙天神境后,修為定會依然凌駕於其他所有人之上……只可惜,他得到的,只會是自己隕落的消息,縱想報仇也無望了。

    君惜淚……傲到骨子裡的劍君之徒,她離開宙天神境的第一件事,肯定也是找自己算賬吧,可惜……也不知她在知道自己「已死」后,是鬱悶還是舒暢,還是,經歷了三千年的心境磨練后,根本已不屑一顧。

    水媚音……十五歲時的稚女之言,在經歷了宙天三千年後,她自己定也會覺得可笑吧。也或者,她連這個「笑話」都淡忘了。

    …………

    「爹爹!」

    少女的呼聲從空中傳來,帶著滿滿的興奮和喜悅。聽到聲音,雲澈迅速起身,手臂伸出,將從空中撲下的雲無心直接抱在懷中。

    「心兒,今天為什麼這麼開心?」看著女兒紅撲撲的臉頰,他笑著問道。

    「嘻嘻嘻……」雲無心眉兒彎翹,然後開心的宣布:「我突破啦!」

    「突破?」雲澈面露驚喜:「真的!?」

    「當然是真的!」雲無心在父親的懷中展開雙臂,感受著已經不一樣的世界:「我現在已經是霸皇了,剛才師父誇了我好久。」

    「嘶……」雲澈心中振奮,激動的直抽氣,他在雲無心臉上狠狠親了一下,口中發出比雲無心還誇張的大吼:「太好了……不愧是我雲澈的女兒,哈哈哈哈!」

    十二歲的霸皇啊!天玄大陸……不,是藍極星歷史上最年輕的霸皇。

    回想自己十二歲時……算了,不提也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