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二歲的霸皇是什麼概念?絕對能讓那些宗師級的玄道大佬羞愧到恨不能一頭撞死。

    回想當年,雲澈自己突破至霸皇之境時,心態格外的平靜平和,而乍聽雲無心的突破,他心中的興奮勝過當時何止千百倍,他一陣不顧形象的狂呼,抱著雲無心在雪地轉了十幾個圈……

    直把自己轉的暈頭轉向,要不是鳳仙兒連忙以玄氣將他穩住,肯定會一頭扎到雪地里去。

    上空紅影浮現,鳳雪児仙影落下,微笑的看著他們父女,然後開口道:「雲哥哥,心兒她不但成功突破,鳳凰頌世典亦修鍊至了大圓滿。」

    鳳雪児的話讓雲澈猛的一愣,幾乎不敢相信。

    「雖然受玄力所限,心兒無法釋放『燦世紅蓮』和幻神術『鳳凰降臨』,但也僅僅是因玄力限制。這兩重鳳凰炎力的極境,她已經先於我融會貫通。」

    「嘻嘻嘻,」雲無心一臉開心的笑:「師父說我非常了不起,爹爹你也快誇我!」

    「……」雲澈卻是愣了好一會兒。

    一年多的時間,將鳳凰頌世典修至大圓滿,連燦世紅蓮與鳳凰降臨之境都融會貫通……雲無心並不知道,這何止是了不起,根本是徹頭徹尾的驚世駭俗。

    炎神界的鳳凰宗主炎絕海,活了一萬多年,都未能修成燦世紅蓮!

    在雲無心之前,世上唯有雲澈真正修成……而隨著雲澈身廢,如今的雲無心,無疑是當世唯一一個貫通燦世紅蓮之境的人。

    連鳳雪児都未能做到。

    如果炎絕海來此,面對鳳雪児的血脈和雲無心的進境……估計兩個膝蓋都不夠用的。

    論鳳凰血脈,雲澈遠不及鳳雪児,而雲無心的鳳凰血脈是繼承自雲澈,自然更不能和鳳雪児相比,她卻能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將鳳凰頌世典修至大圓滿,唯一的解釋,自然就是她玄脈中繼承自雲澈的邪神神息。

    愣神過後,雲澈露出無比舒心的笑……雖然自己廢了,但能給女兒留下如此的天賦,他無比的欣然和滿足,甚至有一種無法言喻,亦是其他任何事物都無法替代的幸福感。

    這是一種身為人父,才會擁有的滿足與幸福感。

    「心兒,你是父親這一生……最大的驕傲。」他看著女兒,由衷的說道。

    「嘻!」聽著父親的誇讚,雲無心的笑顏更加燦然:「那……爹爹準備給我什麼獎勵?」

    「呃……你想要什麼獎勵?」

    雲無心顯然早就已經想好,馬上嬌呼道:「我要爹爹陪我去大海上釣魚!」

    「嗯?這個不是答應送給你的十三歲生辰禮物么?」雲澈笑著瞪眼。

    「不管!我現在就要!」雲無心晃了晃他的脖子。

    「好好好。」雲澈大笑一聲:「今天心兒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就去,現在就去!」

    「仙兒,去幫我把前段時間剛做好的漁具拿來,還有那什麼……蘇家與紫極老頭下午的邀約統統推掉,今天我要和心兒進行一場公公正正的釣魚比賽!」

    微笑看著只要見面就像糖糕一樣粘在一起的父女,鳳雪児忽然有了也想要一個孩子的渴望。

    …………

    …………

    滄雲大陸,絕雲崖。

    站在絕雲崖邊,林鈞、林清山、林清玉三人均是臉色變化。

    此時正值烈日高照,但腳下的深淵卻是一片詭異的漆黑,以林清山和林清玉神魂境的修為,視線竟無法穿透到百丈以下。

    亦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的氣息……只是莫名全身泛冷。

    而林鈞的眉頭卻是深深沉下。

    到了這裡,魔氣依舊很弱,幾乎和千里之外沒有任何差別。這非但沒有讓他心中大安,反而有了非常不妙的預感。

    「師父,魔氣真的是從這裡傳來?為什麼我絲毫感覺不到?」林清山問道。

    「這個魔氣的層面遠比你想象的高,憑你的靈覺,當然察覺不到。」林鈞沉聲道。

    林清山猛的轉頭,一臉難以置信。

    他可是來自神界的神道玄者,在他們星界的年輕一輩都可冠以「天才」二字。而腳下不過是個卑微的下界星球,怎麼會存在遠高於他所在層面的氣息?

    他師父的話,他當然不敢不信。也就是說,藏在這個深淵之下的魔人或魔靈魔獸,可以很輕易的毀滅他。

    「哼!」林鈞輕哼一聲:「層面雖高,但如此微弱,很有可能是受了重創,已是強弩之末……嘿,若是能將之生擒或擊斃,自是大功中的大功。」

    「走,下去看看!」

    說完,林鈞的身軀已快速落向絕雲深淵,林清玉和林清山對視一眼,也硬著頭皮跟上。

    一入絕雲深淵,才剛剛沉下,眼前的世界便漆黑一片,一抬頭,上空,竟已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明。

    這簡直超越認知的詭異一幕讓林清山與林清玉都是心臟狂跳,而林鈞卻並未停頓,繼續向下,只是速度並不快。

    黑暗之中,陰風在耳邊呼嘯,沉下數千丈之後,到了這個距離,林清山與林清玉終於有所察覺,同時脫口而出:「黑暗魔氣!」

    而也是在這時,林鈞的身形忽然止住,同時釋放出一股玄氣,將兩人的身形也死死定住。

    「師父?」

    林鈞沒有迴音,他像是被什麼無形之力冰封在了那裡,全身一動一動,唯有瞳孔在劇烈瑟縮……全身汗毛已全部豎起。

    因為他隱約察覺到,繼續向下,存在著一個奇異的隔絕結界。

    結界的另一邊,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他察覺到的層面極高,卻又格外微弱的魔氣,是從這個結界之後的「小世界」溢出,而根本不是來自他所預想的某個強弩之末的魔人。

    僅僅只是些微的溢出,便恐怖到如此地步……下方的深淵,究竟存在著一個何其恐怖的黑暗世界!

    恐怖到他一個神界界王宗門的長老都不敢想象。

    「走……快走!」

    他低低出聲,然後直接伸手抓起兩人……他剛急竄而上,但玄力尚未涌動,便又被他強行壓下,連氣息都極力收斂,帶著兩弟子以相當之慢的速度飛回上空。

    唯恐驚擾到下方的黑暗世界。

    林鈞那嚇人的語調讓兩弟子頓時噤若寒蟬,也慌忙收斂氣息。

    陰風再次在耳邊呼嘯,長久的黑暗之後,世界終於現出光明。只是純粹黑暗后的光芒太過刺眼,讓林清山與林清玉眼睛瞬間閉合……他們睜開眼睛時,已站在絕雲崖邊。

    他們剛要說話,便同時看到……站在他們前方的師父林鈞,全身都已被冷汗打濕。

    「師父,」林清玉問道:「難道會是個連您老人家都對付不了的魔人?」

    「嘿……嘿嘿嘿……」全身冒著冷汗,林鈞卻在笑,他轉過身來,面孔怪異,緩緩說道:「這一定是上天眷顧……嘿嘿嘿……哈哈哈哈……」

    忽然爆發的大笑讓兩弟子面面相覷,卻聽林鈞用難抑激動的聲音道:「這下方,並非是魔人,而是……隱藏著一個黑暗魔域!」

    「黑暗……魔域!?」這四個字,足以讓任何人大吃一驚。

    「這個黑暗小世界的氣息極其高等,說不定,堪比北神域的下位星界……甚至中位星界!不……單單隻是溢出的氣息便如此驚人,說不定還會更高。」林鈞越說越是激動:「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下界星球,竟隱藏著一個獨立魔域!」

    「而且這個魔域,說不定比這個小星球還要龐大。」

    「這……」兩弟子越聽越驚。堪比北神域……更準確的說是北魔域下位星界……甚至中位星界的獨立黑暗世界?這怎麼可能!?

    「這個獨立魔域應該存在了很久,或許,是來自北神域的某個種族潛藏在此,也有可能是北神域王界為刺探我們東神域而設下的『據點』之一。這個奇黑的深淵便是魔域的入口,而入口的上空有著一層隔絕結界,大概是近期結界力量有所衰弱,讓些許魔氣溢出,才導致這片大陸的玄獸動亂,也才被為師所察覺。」

    聽到這裡,林清山與林清玉臉上的震驚已逐漸被越來越強烈的激動所代替。

    發現一個魔人,和發現一個暗藏的魔域……這顯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是功勞,後者,無疑是天大的大功!

    黑暗玄力,在東、西、南三神域的認知中是不該存世的邪道之力,見之必定抹殺。北神域作為四神域中的特殊存在,不但被其他三神域完全孤立,且被冠以「魔域」之稱,而隨著混沌之中陰氣的逐漸稀薄,北神域也在逐漸縮小,終有一天,會不滅而亡。

    在三年前的玄神大會,最重頭的封神之戰中,「唯恨」在封神台上忽然爆發黑暗玄力,與厲劍鳴同歸於盡,在重損宙天神界顏面的同時,亦徹底引燃了其和所有東域玄者的怒火,在第一時間發出宙天之音,全力清剿暗藏東神域的魔人。

    若是將這個魔域的存在告知宙天裁決者,他們簡直都無法想象宙天神界會給他們怎樣的獎賞。

    「師父,是否馬上召回清柔師妹?」林清山道。

    「不急。」林鈞手撫短須,目綻精芒:「既同屬一個下界星球,她在另一片大陸,說不定也會有其他發現。在她回來之前,我們便分頭將這片大陸仔細探查一番……呵呵呵,今日之後,我們師徒的命運,可是要徹底改變了。」

    ——————

    複習:

    【凡體九境:初玄境→入玄境→真玄境→靈玄境→地玄境→天玄境→王玄境(王座)→霸玄境(霸皇)→君玄境(帝君)】

    【神玄七境:神元境→神魂境→神劫境→神靈境→神王境(下位界王)→神君境(中位界王)→神主境(上位界王)】

    【PS:「神帝」為王界界王的稱號,非獨立的玄道等級,修為皆為神主極境(神主境十級)】

    【遠古真神之境:神滅境(半神)→真神→創世神→始祖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