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不是……洛長生?

    聖宇宗上下,一雙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洛長生,一次次確認着他身上那再熟悉清晰不過的生命氣息、玄力氣息再到靈魂氣息,完全就是他們全宗的驕傲洛長生無疑。

    聖宇大長老愣在那裏,一會兒看着洛長生,一會兒看向洛上塵和洛孤邪,徹徹底底的不知所措。

    看着洛長生那無比明顯的異樣,洛孤邪的神色也變了,先前的陰冷和凌然也一下子斂下了數分,取而代之的是幾分慌亂:“長生,這裏沒你的事,你先離開。”

    “師尊。”他出聲,目光定定的看着洛孤邪——他的師尊,他的姑姑,以及他平生最敬重之人:“告訴我,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洛孤邪頓時屏息……除了當年在封神臺被雲澈擊敗,她從未見洛長生的目光如此混亂過。

    而那時,他還年輕。經歷了宙天三千年,他的心智早已遠非當年可比……如此的反應,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也知道了真相。

    “我呸!”

    洛孤邪尚不知如何回答,洛上塵那滿是怨恨與殺意的怒罵聲響起,他手指轉向洛長生,顫聲道:“你這個……狗雜種!和這個賤女人合起來騙我這麼多麼年……還在這裏裝無辜!”

    世人皆知,洛長生是洛上塵最疼愛、最重視的兒子,亦是他平生最大的驕傲。

    親耳聽着他竟用“狗雜種”三個字稱呼洛長生,聖宇界衆人如同被人當頭砸了一悶棍,齊齊懵逼。

    洛長生身體搖晃,臉色一陣青白變幻。

    “狗雜種”三個字狠狠刺到了洛孤邪的魂弦,更深深刺穿了那段她最不願碰觸的痛苦記憶。

    她猛的轉首,目光如毒刃一般盯視着洛上塵。當年的痛苦記憶被翻開,她方纔心中的些微複雜和愧疚頓時完全散盡,唯餘一片深深的狠絕:“洛上塵,你剛纔不是一直在問我,你的‘長生’去哪裏了麼?”

    她笑了起來,笑的極爲陰寒:“可笑!真是可笑!你哪來的‘長生’?‘長生’這個名字,是我取的,他的命是我帶來世上,他的修爲是我親手教導而成。他從頭到腳,自始至終,都和你沒半點關係!”

    “至於你那可憐的賤兒子,他早去陪他那可憐的母親了,我怎麼可能讓他活在世上!”

    洛孤邪之言,字字驚雷,駭得無數人臉上瞬間變色。

    雖心中早已想到這幾乎是必然的結果,但由洛孤邪親口說出,依舊讓洛上塵雙瞳血絲炸裂:“你這個賤人……賤人!!”

    咆哮聲中,他猛的撲出,一股滔天巨浪捲起漫天的碎石斷玉,狂亂的轟向洛孤邪……和她身邊呆滯的洛長生。

    洛孤邪手掌在洛長生身上一推,一掌推出,頓時氣浪崩空,大地碎裂。洛上塵就修爲而言終究不敵洛孤邪,被一擊震退,但他身上的殺意絲毫未散,面孔赤紅如血,彷彿全身的血液都已在極怒之下涌到了頭顱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上塵在暴怒,洛孤邪卻在狂笑,她的面容在扭曲,笑聲狂肆,目卻滿是嘲諷和快意:“報應,這都是你和那條老狗應得的報應!這都是聖宇應得的報應!”

    洛上塵目眥欲裂,他無比清楚的知道她口中的“那條老狗”是誰。

    他們的生父,上屆聖宇界王洛伶天。

    當年,她是在痛罵洛伶天之後離開聖宇界,發誓永不再歸,又在洛伶天死,洛長生出生後才重歸聖宇界。

    不過,她重回聖宇界這幾十年,也只是人回來了。她從不許洛上塵將她的名字重新寫回族譜之上。洛上塵一直以爲她的這個堅持是礙於當年的毒誓,以及抹不開當年的顏面。

    直到今日才知……

    “難道,你做這一切,竟是爲了……竟是爲了……”洛上塵雙目欲裂,全身氣息暴亂,已是幾乎難以言語。

    “寧丹青,你還記得這個名字嗎?”洛孤邪聲音沉下,扭曲的面孔之中多了幾分深深的痛楚,她慘笑一聲:“不,你肯定不記得,你多麼的高高在上,配入你眼的,只有界王,只有神帝!你怎麼可能還記得他!就連你當年親手殺他,都是屈了尊,髒了手!”

    寧丹青這個名字一出,衆聖宇長老齊齊色變。

    洛孤邪當年發下毒誓永離聖宇界……這件事的起因在聖宇界已爲禁忌,無人敢提,但當年經歷者,亦無人會忘。

    洛孤邪,天賜聖宇界的天之驕女,從幼時便展現出高的驚人的玄道天賦,全族上下視若珍寶,對她的期望,猶勝當時的少主洛上塵。

    但,就是這樣一個有着耀眼光環,被寄於無盡未來的聖宇第一公主,居然喜歡上了一個下位星界的……畫師。

    寧丹青。

    當時的聖宇界王洛伶天在得知後勃然大怒,身爲兄長,洛上塵也絕不容許洛孤邪竟委身一個如此“賤民”。此事若是傳開,無疑會讓聖宇爲之蒙羞,成爲他界的笑柄。

    他們都極力阻止此事……但,洛孤邪對寧丹青卻迷戀成癡,對父兄之命置若罔聞,一次次前往下位星界與寧丹青相會,宛若着魔。

    終於,洛伶天怒極,派洛上塵親赴那個下位星界,親手殺了寧丹青並帶回他的首級……來永絕洛孤邪的念想。

    面對寧丹青之死,洛孤邪的反應之劇,遠超聖宇宗上下所有人的預料。她瘋了一般的怒罵洛伶天與洛上塵,並含恨出手……最終拖着重傷,發下着讓人毛骨悚然的毒誓,離了聖宇界,之後數千年不知所蹤。

    再歸來時,她已更名洛孤邪,成爲無人不知的孤邪仙子……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

    歸來之後,她所有的時間也都傾注於洛長生之身,對聖宇界其他從不過問。

    “你……你……”洛上塵全身哆嗦:“你這個瘋女人……瘋女人!!”

    洛孤邪在洛長生出生時回來,這對他,對聖宇界而言是雙喜臨門。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修復着與她的兄妹關係,她對洛長生的溺愛,亦是他這些年最欣慰之事。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這麼多年過去,她依舊清晰的記得當年那個賤民。依然深深埋着當年的恨。

    “對,我是瘋了。”洛孤邪陰惻惻的道:“我是被你們……生生逼瘋的!”

    “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麼?好……我全部告訴你!因爲這本就是我要奉還你的大禮!”

    她伸手,抓過洛長生的衣袖,笑容一陣扭曲:“你猜,長生是誰的孩子!”

    洛長生面色猛的一白。

    “誰……誰!?”目光死死盯着洛長生,洛上塵聲音哆嗦着道。

    “是丹青……是我和他的孩子!”洛孤邪低吼道。

    “呵,呵呵……”洛上塵氣笑了:“你果然瘋了!”

    洛孤邪聲音低冷,字字盈恨:“當年,丹青死於你手上時,我已身孕胎息。離開聖宇界這個骯髒之地,我用盡方法將胎息封結,然後不擇手段的修煉……只要可以得到力量,任何手段,我都會嘗試。”

    “你可知,那些年我是怎麼過的!”

    “你可知,當年我聽聞洛伶天那老狗死時是多麼的痛恨……因爲他居然等不到我親手了結他!”

    “終於,四十年前,我聽聞你的正室有孕,於是我讓胎息結胎,生下我和丹青的孩子……我親手送走了他們母子,留下了我和丹青的孩子!呵呵……哈哈哈哈!”

    洛上塵眼前一陣發黑,哆嗦的嘴脣呈現着駭人的青紫色:“紫瑜……也是你害死的!?”

    “她該死!”洛孤邪道:“同爲女人,她當年居然和你一起逼着我離開丹青……她該死!”

    “你!!”洛上塵的身體在搖晃,胸腔中血氣翻騰。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神色無不滿是驚駭……而洛長生,他整個人宛若失魂,臉色上看不到一絲的血色。

    “你們聖宇宗最好的資源、最尊崇的地位、最矚目的名望,都屬於我和丹青的孩子!”

    “這是你們欠我的!這是你們欠丹青的!哈哈哈哈……”洛孤邪狂笑起來,癲狂的笑聲之中,眼角卻是瀰漫着淚霧。

    “我原本想着長生正式繼承宗主、界王之位後,再告訴你這個天大的驚喜……不過你現在知道,也沒關係了。”她低沉的笑着:“用不了太久,全神界的人都會知道,你們聖宇界最耀眼、最驕傲的長生公子,根本不是你洛家的兒子!他的父親是寧丹青!你這些年……你們聖宇宗這些年都是在替丹青養兒子,都是在向丹青贖罪!”

    “你……你……”散亂的血絲布滿了洛上塵的眼球,他的視線一陣漆黑,一陣蒼白,終於……隨着視線完全暗下,他一口逆血當空噴出。

    “宗主!”

    衆長老、子女齊齊驚呼,手忙腳亂的上前扶住他,他們轉首看着洛孤邪和洛長生,都是眸光顫蕩,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無法接受。

    洛孤邪對洛長生一直都是極端溺愛,爲了他數次深入太初神境,爲了他……在玄神大會不惜以神主之尊,當着衆王界之面向雲澈下死手。

    洛孤邪回到聖宇界後,所有的異常,甚至極端舉動,都是爲了洛長生。在他人眼中,只會認爲是師尊、姑母對弟子、侄兒的溺愛,此時方知……

    他們竟是……母子!

    “你……你在說什麼?你們在說什麼……”

    洛長生終於開口,他的聲音嘶啞,身體如沐寒風,瑟瑟發抖。

    洛孤邪轉身,目光變得格外緩和,她輕聲道:“長生,你知道,我當年爲何爲你取名長生嗎?因爲你的父親……你的生父,在得知我孕有胎息後,爲你畫了一幅長生圖,這是你父親,爲你取的名字。”

    說話間,她輕輕擡手,拿起了一卷畫卷。它被封於柔和的玄芒之中,年代久遠,卻不見一絲瑕疵。

    畫卷上的白芒落入洛長生眼中時,卻是那般的刺眼,他顫聲道:“假的……都是假的!你在騙我!你們所有人都在騙我!”

    “長生,你聽着。”洛孤邪道:“你現在還未成爲聖宇界王,這些對你而言的確有些過早。但……你已經可以明白,我不是你的姑母,而是你的母親!我會帶着你,重回這骯髒的聖宇界,也都是爲了你!”

    www ◆Tтkā n ◆¢O

    “爲了……我?”洛長生五官扭曲,視線恍惚,這世間一切,竟忽然變得那麼可笑,那般荒謬,他失魂道:“不……不……你在毀我……你想毀了我!”

    “我是洛長生……我是長生公子,我是聖宇少主!我不是野種……假的,全是假的!!”

    “你當然不是野種!”洛孤邪抓住洛長生的手臂,嘶聲道:“你的父親,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子!你在聖宇界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你應得的!都是他們欠我們一家的!”

    “不,假的……假的……”洛長生拼命搖頭,全身氣息混亂欲潰:“假的!”

    “啊——”

    一聲淒厲的吼叫,洛長生猛的甩開洛孤邪,如瘋了一般的遠竄而去,心魂中的世界在極度的痛苦、恥辱中崩潰塌陷……

    ————來自反骨仔1號的分割線————

    月神界。

    皎月臨空,爲神月城披下一層綺麗的銀霜。

    月神帝一直默然看着來自宙天界的投影,到了此刻,宙天界的結局已是註定。

    宙天界以“守護”爲力量,“守護”爲意志,他們的防禦之力本是極強,有着東神域最強的護界屏障,有着各種反擊大陣,還有着威力極端恐怖的“時輪方舟炮”。

    但,北域魔人卻不是從宙天界外攻入,而是直接出現在宙天界中心,讓宙天界最爲強大的守護之力皆淪爲無用。

    但另一方面,直到大量魔人忽然空降宙天界的那一刻,依然不會有人相信,浩大宙天界竟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被摧殘到如此程度。

    “閻魔界的創界三祖,”月神帝輕聲自語:“那個有關北神域最不可信的傳聞,居然是真的……難怪會如此之快。”

    這時,她的目光忽然一轉,一個剎那之間,她的眸光便從平和,轉爲幽寒無比的瑩紫色。

    千葉影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