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混沌何其之大,星球、星界以萬億計,一個星球被神界之人踏足,可能性極其之微。何況,習慣神界氣息的玄者,本是根本不願踏足下界。

    一道紅芒罩下,替代鳳仙兒的玄氣護住了雲澈脆弱不堪的命脈,同時亦更加清楚雲澈的性命到了何等危險的地步。鳳凰魂靈一聲輕嘆:「這一天,竟會如此之快的到來……唉。」

    「鳳神大人,求您快救他,您一定可以救他的。」鳳仙兒一次次的央求道。

    「我救不了他。」但鳳凰魂靈的話,卻如一盆冷水澆在了鳳仙兒……還有雲無心的身上。

    「身體崩裂,內臟全碎,命脈重損,經脈盡斷……縱然是我當年神力完整的狀態,亦救不了他。」鳳凰魂靈徐徐說道。

    鳳凰魂靈的話,讓鳳仙兒瞳孔快速失色。雲澈被一瞬重創瀕死,平時若是有病有傷,她的第一反應會是去找蘇苓兒,但,那是空間震蕩下的身體撕裂,且是內外皆裂,若不是她的玄氣一直維持在雲澈身上,足以讓他一瞬斃命。

    這樣的傷,她唯有想到鳳凰魂靈。若是連它都不能救……

    但鳳凰魂靈接下來的話,又讓鳳仙兒失色的瞳孔重新亮起。

    「我雖不能救,但有一個人可以救他,這個世上,應該也唯有她才能救他。」

    「誰?是誰!?」鳳仙兒猛的抬頭,急聲道。

    「她就在你的眼前。」

    隨著鳳凰魂靈的言語,一雙赤芒亦在這時落在了雲無心的身上,赤芒之下,她的瞳眸正泛動著盈盈水光,顯然正處在雲澈重傷的驚嚇與害怕之中,聽著鳳凰魂靈的話,感受著它的注視,雲無心的唇瓣微微張開。

    「你是說……無心?」鳳仙兒怔然。

    「雲澈身上當初所擁有的力量,繼承自一個名為邪神的遠古創世神靈。」鳳凰魂靈毫無避諱的道:「邪神神力的層面之高,非你所能想象。他身廢之後,所負的邪神神力也就此沉寂。在沒有了神的世界,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將死去的邪神神力喚醒……除了這世上最後的邪神神息。」

    「而這最後的邪神神息,便在他的女兒,也就是你的身上。」鳳凰眼瞳看著雲無心,緩緩說著當初對雲澈說過的話。

    鳳仙兒凝神聽著,雖然她聽不懂什麼創世神靈,什麼邪神神力,但鳳凰魂靈的話足以讓她猜到什麼:「難道……你是說……」

    「引出她玄脈中的邪神神息,轉入雲澈死去的邪神玄脈之中,或許,就會像在死去的火山中點下一枚星火,將其重新喚醒。」

    這些言語,它似是在說給鳳仙兒聽,實則,是在說給雲無心。

    「這樣……可以救爹爹嗎……」

    鳳仙兒聽不懂,雲無心更聽不懂,但她至少明白,這雙奇怪的眼睛,還有來自它的聲音是在講述著救她父親的方法。

    「你隨你父親生活的這段時間,應該聽過很多關於他的傳說,亦該知道曾經的他有多強大。」鳳凰魂靈的一雙赤目毫無偏移的看著雲無心:「我無法保證一定可以成功,而若是成功的話,他的力量便可以恢復。而只要恢復力量,哪怕十倍於現在的傷,他亦可在短時間內恢復。」

    雖然腦中一片迷亂,但鳳凰魂靈的最後一句話,讓雲無心的眸光一下子變得無比亮燦,她下意識的向前一小步,急聲道:「真……真的嗎……救我爹爹……求你快救我爹爹……」

    「這麼說來,你願意捨棄你的邪神神息?」鳳凰魂靈問道。

    什麼邪神神息,雲無心根本半點不懂,更從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這種東西。她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我不知道什麼邪神神息,但只要能夠救爹爹……怎麼都好!求你快一些,爹爹他……」

    「等等!」鳳仙兒卻在這時忽然出聲,用極為不安的語氣問道:「鳳神大人,如果如您所言,引出無心玄脈中的邪神神息,對雲心……會有什麼後果?」

    她確信,這些話,鳳凰魂靈一定對雲澈說過。但很顯然,雲澈沒有答應,寧肯一直保持身廢也沒有答應,甚至沒有對任何人提及過。

    「若要引出她的邪神神息,必先散盡她的所有玄氣,她如今為止的所有修為都會歸無。她異於常人的天賦,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是來自鳳凰血脈,最大的原因便是邪神神息的存在,失去這縷邪神神息,她的天賦將歸於平凡……亦有可能,玄脈還會受到損傷,徹底損壞也絕非不可能。」

    鳳凰魂靈的話語沒有任何的避諱或隱瞞。

    「即使如此,也不一定成功……對嗎?」鳳仙兒怔然問道,整個人已是六神無主。

    「有兩成左右的把握。」鳳凰魂靈道,而這個兩成把握,在它看來已是極高:「這只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行之法,歷史之上從未有過先例,自然無法保證成功。」

    「但,若是能將他的邪神神力重新喚醒,哪怕億萬分之一的可能,亦要嘗試。」

    這句話,是以它繼承鳳凰意志的鳳凰魂靈的立場所說出。

    因為,從它感受到那個「可怕氣息」開始,它便已隱隱猜到,邪神將如此完整的源力留下,留下的很可能不僅僅是力量……更是希望。

    絕不可破滅的希望,亦是繼承著鳳凰意志的它必須守護的希望。

    「雲無心,」鳳凰魂靈的目光更加的凝實:「本尊剛才的話,你可有聽清?若要救你的父親,你將失去所有的力量,你的天賦也將就此蕩然無存,而且應該永無恢復的可能,玄脈亦有可能遭遇重創……如此,你可還願意將你的邪神神息給予你的父親?」

    所有的力量失去,所有的努力歸於虛無,天賦會永恆折損,甚至還有就此廢掉的可能。

    對一個只有十二歲的女孩而言,這些話語,這個選擇,無疑太過殘酷。

    但是……讓鳳仙兒驚訝,更讓鳳凰魂靈驚訝的是,雲無心獃獃的看著上空,顯然還未完全消化完所聽到的言語,但她卻是在點頭,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只要可以救爹爹,我都願意。」

    「不,不行!不行!」鳳仙兒搖頭:「少爺他不會願意的!少爺他對無心視若珍寶,他絕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若是無心因此有所不測,少爺他……他就算能成功恢復所有的力量,也會一生自責……一生痛苦不堪……不可以……不可以……」

    這段時間,她日夜陪在雲澈身邊,他有多寶貝雲無心,她都清楚的看在眼中。

    他怎麼可能接受這種事!

    「那麼,你寧願看著他死亡嗎?」鳳凰魂靈嘆聲道:「而且,若他不恢復力量,那個傷他的人,或許會將更大的災難帶入這個世界。唯有恢復力量的他,才會消弭這樣的災難。於我的認知而言,這是必須做出的選擇。」

    「……」鳳仙兒臉色痛苦,不斷搖頭,卻已無法言語。

    「仙兒姨姨,沒關係的。」她的耳邊,響起了雲無心安慰的話語,她怔然抬頭,視線中的雲無心臉兒上沒有痛苦、掙扎和彷徨,反而是很輕很暖的微笑:「爹爹和我做過很多做選擇的遊戲,而這個選擇,要比爹爹教我玩的所有遊戲都簡單好多。因為……我可以沒有玄力,但一定不可以沒有爹爹。」

    「無心……」鳳仙兒視線瞬間朦朧。

    「而且,沒有玄力一點都沒關係的,」雲無心笑盈盈的道:「娘會保護我,師父會保護我,仙兒姨姨也一定會保護我的,對嗎?爹爹恢復力量,更加會保護我的。而且我這次保護了爹爹,娘親、師父……他們都一定會誇我……哇!光是想想都覺得好幸福。」

    「……」鳳仙兒唇瓣顫動。她無法選擇……而雲無心,卻是毫不猶豫的做出了選擇。

    鳳凰眼瞳明顯的傾斜,來自神靈的靈魂碎片有了某種深深的觸動……雲澈寧永為廢人,亦不願傷女兒天賦,雲無心為了救父親的希望,可以對自己的玄力與天賦沒有任何的眷戀……或許在它看來,人類的感情,奇妙的有些難以理解。

    「仙兒,」鳳凰魂靈道:「我知道你的擔心。他的怨恨和憤怒,便由我來承受……希望,我還可以撐到那一刻。」

    「鳳神大人?」鳳凰魂靈的話,讓鳳仙兒猛的抬頭。

    但她沒能得到回答,一道紅光已從天而降,帶她離開了這個鳳凰空間。

    赤光繚繞的空間,只剩雲無心和氣息微弱到幾乎不可察覺的雲澈……他並不知道,鳳凰魂靈跳過了他的意願,讓雲無心做出她不該做的選擇。

    「雲無心,」它的聲音緩慢而凝重:「引出你的邪神神息,必須得到你意志的配合,所以,只要你不願,沒有任何人可以強迫你。本尊最後問你一次……」

    「救爹爹……」沒有等鳳凰魂靈說完,她已經急切的出聲,不僅急切,更有著不該屬於她這個年齡的堅定。

    她臉兒抬起,眸光與空中的鳳凰赤瞳對視,鳳凰魂靈從她的眼中,從她的靈魂中,竟是完全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不甘、不願與猶疑……唯有害怕與急切。

    「好……」鳳凰魂靈應聲,它的赤瞳閃過著異樣的炎光,本是威嚴的聲音變得無比溫和:「本尊不再贅言,唯有傾盡這殘餘的所有力量與靈魂,來讓一切可以成功實現。」

    「雲無心,你記住:若有一天,籠罩這個世界的灰暗因你的父親而退散,那麼……你才是這背後,真正的救世主!」

    溫和的鳳凰之音落下,鳳凰赤瞳在這一刻忽然睜到最大,綻放出兩團無比濃烈深邃的鳳凰炎光,將雲澈和雲無心籠罩其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