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

    哧啦——

    天玄南海上的惡戰在繼續,海域、空間、蒼穹每一個瞬間都在被焚滅和斷裂。

    這可謂是天玄大陸歷史上最可怕的一場惡戰,猶勝當年雲澈與軒轅問天之戰。畢竟,那時的雲澈和軒轅問天都是偽神道,而此刻,卻是兩股真正神道之力的對撞……且都是欲置對方於死地的全力交戰。

    為了不傷及天玄大陸,鳳雪児一直在有意的將戰場牽引向更深的海域,到了此刻,兩人的戰場已南移了數千里。

    隨著鳳雪児心中再無顧忌,她一身極其精純的鳳凰血脈亦燃起愈加可怕的鳳凰神炎。

    如果林清柔修鍊的不是火系玄功,面對鳳雪児反而會更有優勢。她所燃燒的火焰面對真正的火焰至尊,無時不刻不在燃燒中瑟縮。林清柔空有頗大的玄力優勢,卻被鳳雪児全程壓制,到了最後,已被壓制到幾乎無法喘息的程度。

    轟隆!!

    一個鳳凰炎陣在林清柔的胸口暴發,將她的護身玄力全部焚穿,林清柔一聲慘叫,帶著遍體火焰又一次墜入滄海之中。

    但下一個瞬間,她的身影便已爆竄而起,只是,她的樣子已是狼狽到了極點,頭髮失了大半,那一身外衣幾乎已被焚個乾淨,姣好的肌膚布滿焦痕……如果她此時照鏡子的話,一定會被自己的樣子嚇到尖叫。

    而反觀鳳雪児,除了氣喘吁吁,嘴角帶著一絲很淺的血跡,全身幾乎毫髮無傷。

    鳳凰血脈、鳳凰頌世典的全面壓制,讓有著兩個小境界玄力優勢的林清柔全面潰敗,這是她最初斜眼看著鳳雪児時,做夢都不可能想到的結果。

    「你……你等著……」林清柔在笑,只是笑的格外猙獰:「我已傳音師父……他馬上……就會來把你這個賤人撕碎!!」

    叫吼聲中,她沒有逃走,而是再次衝上,失心瘋一般直攻鳳雪児。

    …………

    …………

    鳳凰試煉之間。

    雲無心的小手放在雲澈的心口,任由玄脈中的玄氣快速潰散著……直至完全散盡。

    玄氣的潰散,亦帶動著元氣的流失,她嬌小的身體逐漸輕若棉絮,然後緩緩軟下,癱倒在雲澈的胸前。

    所有的修為,都沒有了。

    而就在今天,就在幾個時辰前,她剛剛突破至霸玄境,和師父,和母親,和父親盡情分享著突破后的興奮喜悅。

    全身的無力與綿軟讓她無比想要就此昏睡,卻她卻是用力的睜開著眼睛,看著近在咫尺,卻又滿是血跡的父親,倔強的不肯睡去。

    「接下來,本尊會引導你玄脈中的邪神神息到你父親的玄脈中去……你儘管放鬆精神,不要有任何抗拒,亦可以現在就安睡過去。」鳳凰魂靈道,它的聲音輕到了連它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雲無心卻是微微的搖頭:「我要看看爹爹好起來。」

    「好。」鳳凰魂靈輕聲回應,一道深邃的炎芒落在了雲無心的身上,炎芒無比的濃郁,無比的輕柔,更無比的小心。

    因為它知道,自己絕對絕對不能失敗,不僅僅為了雲澈身上的希望,更為了這個女孩如鑽石般的心靈。

    炎光入體,侵入雲無心已是空散的玄脈之中,帶起了那一縷很是微弱,尚未與她幼小玄脈完全融合的邪神神息,遊走至她的手臂、手掌……然後轉入至雲澈的軀體之中。

    神息離體,就像是命脈被生生切去了一截,雲無心的臉兒一下子變得煞白,癱下的身軀失去了最後的力量,無力到連小指都再無法抬起……唯有她的眼睛,卻依舊倔強的睜開著。

    邪神神息成功的進入雲澈的軀體,在鳳凰之力的引導下緩緩溢入他死去的邪神玄脈之中。

    隨之,鳳凰之力小心的釋開,感受著來自雲無心的邪神神息,亦是這世上最後的邪神神息在雲澈空寂的玄脈中緩緩散開……

    然後,一切歸於平靜。

    鳳凰試煉之地變得無比安靜,安靜的讓人窒息,並逐漸浮起些許的幽冷。

    雲澈的玄脈毫無反應,依舊一片死寂。

    而那一縷神息卻已在這讓人窒息的數息間,悉數散盡……鳳凰魂靈釋放所有神識,都再感覺不到其存在。

    空中,那雙瞪大的鳳凰赤瞳一點點閉合,氣息變得格外微弱,本是赤紅色的瞳光亦變得無比暗淡。

    整個過程很緩,亦格外的安靜,但,那是一縷邪神的本源神息,要將其引導,即使有著雲無心意志的完整配合,鳳凰魂靈亦要小心到極致,所耗費的力量和魂力,每一個剎那都極其之大。

    而對它而言,鳳凰炎力與魂力的消耗,便是其存在時間的消耗。

    但……

    它失敗了。

    邪神神息的侵入,沒有讓雲澈死去的邪神玄脈有任何的反應,而那縷神息就像是被流放至了無謂的空間,完全消散……世間最後的邪神神息,就此消散的無蹤無跡,再也無法尋回……更不可能再讓其回到雲無心身上。

    雖然,鳳凰魂靈早就想過很可能是這樣的結果,但,重壓在它殘魂上的,是沉重到遠超預想的失望與失落,尤其……它昏暗下去的瞳光,不敢去碰觸雲無心眼睛里的晶瑩與希望。

    它知道,自己終究是太天真了,邪神玄脈的層面太高太高,它的死亡,又豈是這等它的殘力都能催動的方法可以喚醒……

    不但失敗,亦泯滅了一個女孩本可傲世的天姿,以及她的渴盼與純心。

    「爹爹……?」安靜之中,雲無心輕輕的開口。

    「……」鳳凰魂靈無法回應……但,它又不得不回應。逐漸昏暗下去的空間中,響起它無比黯然的嘆息:「唉……孩子,你……」

    話未言盡,昏暗的空間,忽然多了一抹翠綠色……絕不該出現在這個空間的光華。

    鳳凰魂靈的聲音止住,瞳光猛的落在了雲澈的身上……這道翠綠色的光華,就是閃耀在他的心口部位,光明微弱而溫和,更純凈到近乎夢幻,隨著這抹光華的閃耀,逐漸映現出一枚幽綠色的寶珠之影。

    「木靈……珠?」鳳凰魂靈低吟,隨之瞳光劇動:「這是……木靈王珠!?」

    在鳳凰魂靈驚然的瞳光中,翠綠色的光華在快速的轉為白色,直至轉為無比純粹,聖白無暇的白芒。隨之,白芒向周圍緩緩鋪開,輕籠在雲澈的軀體之上……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雲澈身上那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在白芒之下竟以肉眼可見,以連鳳凰魂靈的認知都無法相信的速度快速癒合……

    「好…溫…暖……」雲無心的眼瞳映滿著瑩白的光華,她亦沐浴在白芒之中,本是鬆軟無力的軀體如在雲端,又如泡在溫暖的池水中,就連她心中的恐懼不安,亦被溫柔的拂去。

    鳳凰眼瞳在收縮,而且是無比劇烈的收縮,逐漸的,就連這雙鳳凰赤瞳,都被雲澈身上釋放的白芒染成了純粹的瑩白色。

    「這……這是……」它發出這一生最激動、最扭曲的聲音:「黎娑……大人……的……生…命…神…跡……」

    白芒依然在閃耀,以鳳凰魂靈殘剩的力量,已無法看到和感知到雲澈的存在。

    它看到的不僅僅是屬於遠古生命創世神的光明玄光,更是一幕真正的……生命神跡。

    …………

    …………

    天玄南海的惡戰在繼續,林清柔被鳳雪児全面壓制之後,心態明顯的崩了……而後果,無疑是在鳳雪児的手下敗的更加徹底。

    鳳雪児極少殺生,但今日,她卻是徹底的動了殺念。若是不能殺了眼前的這個女人,必會引來無比可怕的後患。

    轟!!

    鳳凰炎又一次噬滅紫炎,重轟在林清柔的身上,後者慘叫一聲,燃火橫飛,鳳雪児美眸冷凝,手指虛空輕點,她剛剛修成沒太久,鳳凰頌世典的第八重力量在她的指尖凝為力量密度高至極限的鳳凰射線,焚穿層層空間,直射林清柔。

    噗!

    在鳳凰射線之下,林清柔本就被摧弱大半的護身玄力,以及她的神道軀體,就如一層脆弱的紙板被一瞬貫穿。

    鮮血漫空飆灑,林清柔一聲慘叫,幾乎將喉嚨撕裂。

    鳳雪児身影一晃,剛要向前……但又在下一剎那猛的止住,雪顏亦浮現深深的凝重。

    隨之又轉為駭然。

    遠方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青影……那是一艘玄舟,它的速度,它的氣息,無不是超出了鳳雪児的認知。但,比那艘玄舟可怕的,是隨之出現在玄舟下方的三個人影。

    林清玉,林清山,以及他們的師父林鈞。

    林清柔的出現,對這個世界而言已是一個巨大的意外。但,此刻出現的這三個人,他們每一個人的氣息,竟都遠遠勝過林清柔,就如三座高不見頂的大山,死死壓在鳳雪児的身上,讓她全身僵硬,連呼吸都不能。

    尤其中間那個中年人,鳳雪児無法判別出那是怎樣的一種氣息,但她可以確定……至少,要比下方的滄海還要磅礴不知多少倍。

    她平生所遇所有強者,加不起亦不及他半分。

    難道,這三個人……也是「那個世界」的人?

    為什麼「那個世界」的人會接二連三的出現在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