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鳳雪児截然不同,看到三個身影出現的那一刻,狼狽不堪的林清柔一聲悲呼:「師父……師父你終於來了……」

    「……」鳳雪児的纖眉再沉。

    林清柔那狼狽凄慘的樣子讓林鈞三人均是驚愕,她甚至顧不得傷勢和破爛的衣著,伸手直指鳳雪児:「是她!是這個賤人……清山師兄……撕了她,快幫我撕了她!」

    她的嘶叫之下,三人卻均是沒有迴音,林清柔一轉頭,赫然看到包括她師父在內,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著鳳雪児,那怔然的目光……分明是極度驚艷下的失魂,說不定連她剛才的叫聲都根本沒聽在耳中。

    「師父!」林清柔牙齒暗咬,再次出聲。

    林鈞這才回神,但目光卻依舊盯在鳳雪児的身上,他淡淡一笑:「這個小星球可真是藏著不少的驚喜,居然能有人在這麼低等的位面,這麼渾濁的氣息下成就神道。」

    如果此時有人在注意他的手,會發現他在說話時,手指一直在抖動。

    神界有著混沌最高等的氣息,因而孕生出無數神子美人,更有「龍后神女」這等風華耀世的存在。而眼前的鳳雪児,這個生於低等位面的女子,竟釋放著讓他這個有著數千年閱歷的人都目眩神迷的風華……相比於她有著神道之力,這才是更大的「驚喜」。

    「這位小姑娘,你為何要傷我弟子?」林鈞笑呵呵的道,對林清柔的傷勢,只是淡淡掃了一眼。

    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林清柔本是姿色上乘,甚得他的喜愛,所以走到哪都會帶在身邊……但和眼前的鳳雪児一比,他都覺得簡直不堪入目。

    鳳雪児雙手暗暗握緊,對方那可怕絕倫的氣息,絕非她可以抗衡。微緩一口氣,她用極為平和的聲音道:「這位前輩,晚輩與令徒從無仇怨,今日不過初見,她卻忽然出手,傷我家人!」

    「你胡說!」林清柔想要強行反咬,卻見林鈞一擺手,依舊笑眯眯的道:「我們師徒只是因事偶降此地,不想生事。你與我弟子因何交手,誰對誰錯,我懶於知道,但,我這弟子被傷的不輕卻是事實,作為師父,自該和你要個交代,你說是也不是?」

    「……」鳳雪児美眸冷下,手掌緩緩伸出:「不愧是師徒,果然是一丘之貉!好……你要交代是么?那你盡可來取,真當我炎神界是好欺的么!」

    「炎神界」三個字一出,師徒四人同時面色一僵,而下一瞬間,鳳雪児的身上火焰燃起,一道鳳凰之影在她身後浮現,並釋出一聲嘹亮撕空的鳳鳴。

    「鳳……鳳凰炎!」林鈞一聲驚喊,臉色驟變。

    「什……么!?」這三個字,讓林清玉、林清山、林清柔三人全部大駭。

    鳳凰炎,遠古諸神時代的至尊三神炎之一……而重點,是它只屬於炎神界!

    「你……你是炎神界的人?」林鈞已是絲毫沒有了先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姿態,說出的話,分明帶上了些許的顫音。

    修鍊火系玄功者,又有誰不知炎神界!其在中位星界中,也是極為上游的存在。

    若只是炎神界普通宗門的弟子一輩,他們還可以勉強不懼。但能燃燒鳳凰炎,便說明其屬於炎神界的鳳凰宗……等同於炎神界的界王宗門,又豈是他們下位星界的玄者惹得起的!

    「不,不可能!」林清柔眼睛瞪大,她似是終於明白為什麼鳳雪児的火焰會那麼可怕,但她不願承認,強行吼道:「她明明是個下界賤人!這裡不過是個小星球,之前在她身邊的人也都是下界的凡人……她怎麼可能是炎神界的人。」

    林鈞臉色陰暗不定……他的弟子認不得鳳凰炎,他又豈會認錯。

    林清玉向前一步,忽然道:「你說你是炎神界的人,那麼……你們宗主的名字是什麼?」

    鳳雪児冷冷的道:「宗主尊名……炎絕海。」

    這個回答,讓四人的臉色再次一僵。

    這段時間,雲澈雖未曾提及他在神界的那些重要經歷,但關於神界的很多信息,他都說給了他們聽。諸如神道的境界,神界的基本格局等等。

    而對於有著鳳凰炎在身的鳳雪児,他自然會提及神界繼承著鳳凰神力的炎神界鳳凰宗。

    「我本是奉師尊之命在此歷練,卻受你們如此無理冒犯。」鳳雪児聲音愈冷,字字威嚴:「立刻退開,不得再入此地,我可當今日之事沒有發生過。否則,我必上報師尊!我師尊脾性暴烈,只怕到時候,後果非你們所能承受!」

    鳳雪児聽雲澈提及過,在神界,階層的劃分嚴格而殘酷,下位星界在中位星界面前只能仰望和匍匐。而一個中位星界界王宗門的弟子,縱然是下位星界的長老級人物,都不一定敢輕易招惹。

    所以,她刻意表現的極為強勢。

    「或者,你們也可以試著殺我滅口!」

    說這話時,鳳雪児格外篤定的淡笑……顯然是在告訴他們,自己體內有著宗門種下的魂晶,若敢殺她,必定暴露。

    「師父,她……真的是炎神界的人?」林清山道。他說話時小心翼翼,就連瞥向鳳雪児的目光,都分明帶上了忌憚……哪還有半點先前的肆無忌憚。

    面對中位星界的人,他們下位星神出身者會近乎習慣的自矮一頭。

    「……」林鈞一聲不吭,臉色很不好看。

    鳳凰炎是炎神界鳳凰宗核心弟子的標識,在神界的認知中,這是不可置疑的。尤其雲澈在封神之戰上以「燦世紅蓮」將洛長生逼入敗境后,「鳳凰神炎」更是在整個神界範圍聲威大震。

    一個中位星界界王級宗門的核心弟子,別說他林鈞,連他們宗主來了,要不要下手都得掂量掂量。所以,他們已是萬萬不敢對鳳雪児下殺手,否則,萬一她體內真的有鳳凰宗種下的魂晶,他們師徒便是徹底招惹上的鳳凰宗……乃至整個炎神界。

    若是放她離開……她若是告知宗門,同樣很可能是一場大禍,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寢食難安。

    所以,眼下他們最應該做的,是趁著事情尚有迴轉餘地,各種賠禮道歉示好,盡最大可能平息鳳雪児的怒火,哪怕是讓林清柔跪在鳳雪児面前。

    這就是層面差距下,殘酷的規則與現實。

    但,事情真的如此嗎?

    鳳雪児借鳳凰炎,假稱自己為炎神界的人,的確是個很高明的應對方法。但,她還是太過單純,低估了人性的卑劣。

    林鈞臉色陰暗不定,林清山和林清柔俱是滿臉惶恐。林清玉卻在這時雙目一眯,微笑著道:「師父,據弟子所觀,這位鳳凰仙子與清柔師妹纏鬥許久,卻始終無他人幫手,也就是說,這位仙子從炎神界下界至此,應該只是孤身一人。而此地距離炎神界極其遙遠,傳音更是毫無可能之事。」

    鳳雪児:「……??」

    林鈞側眸,目中的些微惶然快速轉為陰沉:「你是說?」

    「弟子的意思是,高貴的鳳凰仙子,我等自然沒有膽量下殺手。但若是放她離開,對我們亦極為不利。那麼……師父把她帶在身邊,讓她永遠絕了和炎神界的聯繫,不就好了么?」

    「如此,既不用和炎神界結怨,且不留後患,亦不會……浪費這仙女一般的美人,豈不兩全其美。」林清玉笑眯眯的說著,最後還不忘奉承一句:「相信這些,師父早已想得到。」

    鳳雪児心中冷徹,一時竟是不敢相信對方竟可以卑劣到如此程度,她冰冷一笑:「笑話!我修為尚淺,師尊又豈會放心讓我一人前來。先前師尊沒有出手,是因這個女人我一人對付足以,根本不配她出手……如此說來,你們當真是要與我炎神界為敵!好……那你們現在便大可出手試試!希望你們擔得起後果!」

    如果同樣的話,同樣的神情出自雲澈,絕對可以將這師徒四人全部唬住。但鳳雪児閱歷太淺,更不善偽裝,又豈能騙過林鈞這等人物,她不說還好,這番話說完,林鈞反而是大笑出聲,心中的忌憚幾乎一瞬間全部褪去:「呵呵呵,那我倒真要看看會是什麼擔不起的後果。」

    「清玉,把她拿下。」林鈞眼睛眯起:「可千萬別傷了。」

    「是,師父。」

    林鈞的大笑,無疑讓他們心中的不安也全部消散,林清玉向前,長袖甩動,盯視著鳳雪児的雙目眯成兩道釋放著危險陰光的細縫:「這位鳳凰仙子,雖然不知你為何屈尊來到這低賤之地,但下界可不是你想的那麼安全。可惜,你似乎知道的太晚了。」

    鳳雪児神元境三級的玄力,可依靠鳳凰血脈與鳳凰頌世典壓制神元境五級的林清柔,卻斷然不可能抗衡神魂境,更不要說還有一個神靈境的林鈞。

    但,林清玉也不是傻子,面對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抵抗之力的鳳雪児,他亦恐她身上有什麼可以瞬間遠遁之類的奇招——畢竟她可是中位星界的人。一語說完,便已猝然出手,張開的五指帶起一股神魂境的神道玄力,直罩鳳雪児。

    力量尚未臨近,一股強橫到超越認知的威壓已讓她全身僵冷,亦讓她瞬間明白,這是一股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抵禦的力量。

    她沒有坐以待斃,鳳眸之中燃起決絕的赤炎,便要強行焚燒體內的所有鳳凰神血……

    但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林清玉的前方。

    那一剎那,天空陡然暗下。

    世間所有的聲音都忽然消逝,下方,本是翻騰不休的浪濤全部被一瞬壓下,整個海面呈現出恐怖的死寂。

    兩根手指捏在了林清玉伸出的手腕上,而他上一個瞬間才釋出的玄氣,竟像是被無形的黑洞吞噬,從氣息到威壓,消逝的無影無蹤。

    所有人全部失聲,因為他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忽然沉重了萬倍……鳳雪児欲焚神血的舉動也被這股重壓遏止,她美眸抬起,看著那個忽然出現的背影,眸光怔然,如陷夢中。

    「雲……哥哥?」她一聲輕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永遠不可能認錯雲澈的背影……何況,他依然是那一身外衣,上面還布滿著道道的裂痕與血跡。

    她的呼喚,雲澈毫無反應。

    鳳雪児逐漸朦朧若霧的眸光之中……她看到了那個氣息無比可怕的林鈞,還有林清柔、林清山,以及被拿住手腕的林清玉,他們的臉上、眼中,都呈現著無盡的驚恐,如被惡魔扼住喉嚨般的驚恐。

    「你們……這些……該死的……臭蟲!!」

    他發出低沉如深淵的聲音,字字咬齒欲碎,明明只是第一次相見,卻如臨不共戴天,十生十世亦不能泄恨的仇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