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於雲無心,雲澈有著無盡的愛憐,亦有著無盡的愧疚。

    而愧疚之餘,又有一點始終讓他覺得安慰……那就是,雲無心有著繼承自他的少許邪神神力,從而讓她有了極其傲人,甚至超越他人認知的玄道天賦。十二歲的她,在這個低微的位面都已成為霸皇,毫無疑問,她的將來必定無比璀璨,用不了太久,她必將超越鳳雪児,重現他當年那般的「神話」。

    這不僅是安慰,亦是身為父親的一種莫大驕傲。

    而今……

    萬幸的是,雲無心雖玄力散盡,但玄脈並沒有遭受損傷,或者就算遭到損傷,只要不是完全損毀,現在的雲澈也能為之修復。玄力沒了,可以再修鍊,但……她本足以傲世的天賦,卻沒有了。

    永遠的沒有了。

    他沉寂許久的邪神玄脈蘇醒了,他的玄力、神軀、神魂、神識也每一個瞬間都在恢復……但這一切的代價,卻是女兒的未來。

    如果能將這一切還給她,哪怕他會永恆身廢,也定會毫不猶豫……但,哪怕是這一點,他都根本無法做到。

    他的身體在發抖,心臟在抽搐,心魂更是一片徹底的混亂,他逐漸扭曲的五指將頭骨都抓到輕微變形,他卻是毫無所覺……就連雲無心醒來,輕輕睜開眼眸都沒有發覺。

    「爹爹……」雲無心看著父親,輕聲呼喚,只是她太過嬌弱,聲音亦如棉絮一般輕軟。

    雲澈全身劇震,猛的抬頭,一眼碰觸到了雲無心朦朧若霧的眸光,他連忙向前,用儘可能輕柔,但依舊帶著嘶啞的聲音道:「心兒,你醒了……你……你現在餓不餓……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雲無心很輕的搖頭:「爹爹,你怎麼哭啦?」

    「呃?」雲無心的言語,讓雲澈這才感覺到臉上那道道冰冷的濕痕,他連忙伸手,手忙腳亂的把濕痕抹去,露出微笑:「沒有沒有,爹爹怎麼可能會哭。只是……只是……」

    一句話沒有說完,他的聲音竟已哽咽……無論如何都無法控制和壓制的哽咽。

    「……」他轉過頭去,身體和聲音卻依舊在發抖,努力調整了很久,卻根本無法強撐平靜,唯有痛苦的說道:「心兒,你……為什麼……要……」

    「爹爹,」雲無心打斷了他即將出口的話,慘白的臉兒,卻是露出著無比純美的淺笑:「你以前那麼弱,讓我一點點都沒有安全感。以後,我終於可以盡情的被爹爹保護了……嘻嘻。」

    「……」他的心裡,乃至整個靈魂都被某種太過溫暖的東西填滿,許久,他才艱難的出聲:「爹爹會……一生守護你……誰若敢傷害你……我……定會……」

    他沒有說下去,也無法說下去。

    「嗯!」雲無心很用力的應聲,明明玄力、天賦盡失的她,臉兒上卻滿是開心與滿足:「那爹爹要先保護好自己……唔,明明才剛剛睡醒……又有一點困,爹爹看起來好累……也去睡覺,好不好?」

    雲澈的臉色無比憔悴……只是雲無心並不知道,她的父親力量層面很高很高,早已根本無需睡眠。

    「好……」雲澈輕輕點頭。

    雲無心唇瓣輕彎,眼眸也沉沉的閉合,她似乎嘗試著掙扎,但太過嬌弱的身體根本無法抗拒睡意,隨著眼睫的輕顫,她重新睡了過去。

    「……」雲澈放輕呼吸,但胸口卻是劇烈無比的起伏。

    默默看著雲無心,他緩緩的伸手,伸向她安睡中的臉頰……但即將觸碰之時,他的手卻停住,然後又忽然縮回。

    他的這隻手,沾過無數的罪惡,觸過無數的黑暗,染過無數的鮮血……還親自奪走了女兒的天賦。

    手臂收回,他無聲的站起身來,走向房外。

    目光渾濁,渾渾噩噩。

    房門推開,天色不知何時已經暗下。鳳仙兒站在院子的角落,美眸含淚,眼眶通紅,看到雲澈,她慌忙抹去臉上淚珠走向了他,只是腳步無比怯懦……

    「少爺,我……」鳳仙兒低著頭,不敢看雲澈的眼睛。

    「不必說了。」雲澈沒有看她,目光怔怔,聲音無力:「不是你的錯。」

    「我……我……」雲澈那毫無感情的聲音讓鳳仙兒心中更慌:「我真的不知道鳳神大人會……我……」

    「你走吧。」雲澈面無表情,始終沒有看她:「回去該回的地方。」

    「……」鳳仙兒呆住,哭忍的淚珠簌簌而落:「少爺……不要趕我走……讓我照顧心兒好不好……我……」

    「你走。」雲澈閉上了眼睛。

    「……」鳳仙兒身體搖晃,淚如泉湧,她伸手用力按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泣聲,被淚珠完全模糊的視線中,她怔怔的看了雲澈的背影好一會兒,終是轉身離開……

    夜空之下,灑下點點星辰般的晶瑩。

    「……」雲澈抬頭,看向天空的圓月。

    今天的月光格外暗淡,像是蒙著一層灰暗的薄雲。夜風亦是出奇的冷,明明只是絲絲縷縷,卻能滲入骨髓。

    他看著夜空,許久一動不動,如僵化了一般。

    一個身影走來,默默站在了他的身邊,她一身雪衣,在月光下如天闕仙女臨凡,讓整個夜空都似乎為之明亮了許多。

    「小仙女……」雲澈沒有轉頭,獃獃出聲:「你說……我是不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用,最失敗的父親……」

    楚月嬋看著他,輕輕點頭:「是。」

    雲澈緩緩閉上了眼睛。

    「當年,心兒尚在腹中時,便遭人毒手,險些失命。」楚月嬋輕語道:「那時,你沒有保護她,亦不在身邊……甚至根本毫不知曉。」

    「她出生,我險些絕命,你沒有見證她的出生,還差一點點,就讓她成為一出生便無父無母的孤兒。」

    「……」雲澈的身體劇烈發抖。

    「十一年,她與我生活在與世隔絕的世界中,她陪伴著我,保護著我,而她的父親,實力一天比一天強大,地位一天比一天高,卻從未陪伴她一刻,保護她一刻。讓她的人生,比任何女孩,都要孤寂和殘缺。」

    「但是,相聚之後,她對你,卻從未有過任何該有的不滿與怨念,反而只有親近。在你重傷之時,她願意為你,毫不猶豫的捨棄天賦……哪怕一生歸於平凡。」

    「……」雲澈的身體在夜風中搖晃。

    楚月嬋的眸光變得格外溫柔:「心兒是個好女兒,是我們的驕傲。但你……卻不是個好父親,或許也如你所說,是個最無用,最失敗的父親。」

    她轉過身看著他,目光比皎月之芒還要瑩然:「所以,你是準備用自責和愧疚來安慰自己,還是做一個更好,更強大的父親去守護她,彌補她?」

    混亂的靈魂被溫柔而又沉重的撞擊……雲澈戰慄搖晃中的身軀僵住。

    目光收回,楚月嬋轉過身去,緩步離開……走出幾步,她的腳步又忽然停下,輕輕說道:「剛才,我看到仙兒哭著離開……你應該明白,這件事,她是最無助,最無辜的人。」

    「這一年多來,我們所有人都看得出,她對你一片純心,卻從不表露,也從不奢望得到回應。心兒的事,她將所有責任歸於己身,已是痛苦不堪,你非但沒有安慰,卻把自己心中悲怨,發泄到一個最為無辜,且本就無比自責的女孩身上……」

    「你亦是父親,你可有設身想過,她的父親若知道自己的女兒被如此對待,會如何之想。」

    雲澈:「……」

    楚月嬋離開,雲澈依舊呆立在那裡,許久沒有言語,沒有動作,就連神情都始終沒有絲毫的變動……唯有眸光在月下無比混亂的閃爍著。

    茉莉在星神界與他分別時的言語……

    夏傾月將他送至輪迴禁地后的決絕離開……

    神曦一次又一次和他說過的話……

    全部在他的腦海中浮現,混亂交織。

    「你身負當世唯一的創世神力,有著他們十世都不敢奢望的天賦與機緣,你是這世上最有資格擁有野心的人……為何,你的第一反應卻是回到下界?」

    …………

    時間無聲流過,不知不覺間,那一層遮蔽明月的暗雲悄然散去。

    心中的混亂逐漸平息,他的眼眸緩緩變得清明,逐漸的,就連夜風都不再冰冷,夜空灑下的月芒靜謐而溫暖。

    「謝謝你,小仙女。」雲澈輕念一聲,嘴角勾起一抹很輕的笑意。

    他抬起手來,看著自己的掌心。隨著神軀的自行恢復,他已經能重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與天地靈氣的親和,這意味著,荒神之力也已開始逐漸蘇醒。

    手掌握起,再逐漸握緊,身上溢動的,不僅是新生的力量,亦是會永恆堅守的責任與新的人生。

    心兒……他在心中輕念著……我如今的力量,是因你而生,所以,這不僅僅是我的力量,也是你的力量。

    為了你,為了我們身邊所有重要的人,為了再不失去再不後悔,我會握緊現在的力量,讓它更大的強大,讓自己成為這個世上最強大的人,讓這世間再無人能夠讓你們受到半點欺凌。

    無論多難,無論多久。

    無論下界,還是神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