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和千葉影兒踏出太初神境,回返東神域而去。

    一來一返,數日過去。千葉影兒第一時間確認了各方消息,然後冷淡而嘲諷的一笑:“東神域還真是不爭氣,先前選定的‘據點’,如今已差不多佔據了六成。這速度,可要比我和池嫵仸那女人預想的快多了。”

    “一方決死,一方惜命。一方沒有後顧之憂,一方要守護各自的基業。這樣的結果,不是顯而易見麼。”雲澈冷言道。

    “現在宙天已被完全拿下。”千葉影兒美眸微眯:“差不多,該進行下一步了。”

    “宙虛子呢?”雲澈問道。

    “他?”千葉影兒冷冽一笑:“當然是去了他該去的地方。”

    “很好。”雲澈低吟一聲,又問:“南神域和西神域還是沒動嗎?”

    “沒有。”千葉影兒道:“月神界被毀的事現在一定傳的沸沸揚揚。一個完整的王界瞬息被滅,這對觀望中的南神域和西神域既是一種警醒,也是一種威懾。”

    “他們現在還沒動,但一定在提防和籌備了。”

    千葉影兒眼眸轉過,細緻看着雲澈的反應:“有一個關於吟雪界的傳音。”

    雲澈眉梢微沉:“說。”

    “第十梵王千葉紫蕭,躲過了我們所有的視線和感知,早早的潛入了東域北境。在我們炸燬月神界之後沒多久,他從吟雪界帶走了沐冰雲。”

    雲澈的身勢猛的停住,一股煞氣瞬間失控而釋。

    “不過你放心,”千葉影兒又馬上道:“沐冰雲已被池嫵仸救回,完好無損。至於千葉紫蕭……池嫵仸還順便將他劫了魂。”

    說話之時,千葉影兒微微皺眉,眸中閃過一抹深深的疑惑。

    一旦靈魂被池嫵仸的魔帝之魂所劫,意志便會被她悄然干涉,而自身毫無察覺,外人更看不出任何的破綻。

    池嫵仸能成功劫魂宙虛子,是宙虛子在那對他而言慘絕人寰的衝擊下神魂皆潰,可謂碎心絕望,又被池嫵仸魔音侵魂,從而破綻大露,成功劫魂。

    而千葉紫蕭……以千葉影兒對他的瞭解,這是一個外表平和淡雅,實則極爲謹慎且冷血的人,哪怕當他之面滅他全族,他都不一定會皺一下眉頭。

    這樣一個梵王,池嫵仸是如何做到在將沐冰雲完好救下的同時,還能將他成功劫魂?

    難不成,池嫵仸其實一直都在隱藏她的魔帝魂力?

    雲澈站在原地,許久未動。即使聽聞沐冰雲已然無恙,他的臉色依舊一片駭人的陰沉。

    “嗯?”千葉影兒斜眸看着他:“看你這牽腸掛心的樣子,難不成……你在吟雪界的時候不僅睡了你師尊,還把你師尊的妹妹都給睡了?”

    千葉影兒這話可不是完全在揶揄雲澈。在她眼裏,雲澈在女人方面……絕對什麼禽獸行徑都有可能做的出來。

    “……”雲澈依舊沒有說話,雙手之上,黑氣升騰。

    對雲澈而言,沐冰雲是他的恩人,更是沐玄音唯一在世的親人。

    “呵,果然啊。”雲澈的沉默,自然而然被千葉影兒當做默認,然後一聲低低的冷嘲:“都說吟雪界的女人皆是冰心玉魂,原來也不過是一羣……哼。”

    “你先回宙天界。”雲澈忽然出聲,字字陰沉,不容置疑。

    “你要去哪?”千葉影兒猛一皺眉:“梵帝神界?”

    雲澈沒有回答,冷硬的問道:“南溟還在那邊,對嗎?”

    “當然。”千葉影兒道:“這麼大的誘惑,南溟那個老東西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出手了嗎?”

    “那倒沒有。”千葉影兒玉顏微寒:“南萬生雖然狂傲無度,但絕不是個蠢貨。若不是到了他這個層面,永生的誘惑實在太大,他斷無可能甘願上鉤。”

    “不過,上鉤歸上鉤,他可不會在沒有足夠把握的情況下白白當槍,做出傷敵一千,自傷八百的兩敗之舉……該找些東西刺激刺激他了。”

    “……”雲澈臉色陰沉,嘴角忽然輕微一咧,然後重複了一遍方纔的命令:“你先回宙天界,順便注意一下在外月神的跡象。”

    千葉影兒未動,她雙手抱胸,目光冷凜:“千葉梵天必須由我手刃。千萬不要忘了,這是當年我甘爲你爐鼎的第一條件!”

    “我當然記得。”雲澈道:“你放心,我只是提早去給梵帝神界送一份大禮,還不到殺人的時候。千葉梵天該死的時候,自會送到你手上。”

    千葉影兒沒有問詢是什麼“大禮”,而是輕哼一聲,道:“池嫵仸那女人說,你身上藏了許多連我們都刻意隱瞞的祕密。希望你這次,你會帶來一個驚喜,而不是怒氣衝頂之下去送死!”

    看雲澈的眼神,她便知道無法阻止,在離開之前,她又忽然說道:“若是能有辦法,最好把千葉梵天手裏的梵魂鈴奪過來。它和閻魔界的閻魔渡冥鼎相似,不僅是梵帝神力的傳承載體,還能強行收回已傳承的梵帝神力。”

    “得到梵魂鈴,便可兵不血刃,掐住梵帝神界的命脈!”

    千葉影兒離開,茫茫星域,雲澈孤身而立。

    “千葉梵天!”他沉聲低念,隨着他雙目轉向梵帝神界所在的方向,眸光陡然釋放出無比可怕,近乎癲狂的陰毒與狠戾:“本來想把你留在最後。敢動吟雪界……”

    “死……吧!!”

    聲音未散,他的身影已化流光,直飛梵帝神界而去。

    吟雪界在他的心中,絕不僅僅是東神域的淨土,亦是他的逆鱗!

    沐玄音的身影深深刻印於他心中最痛、最愧的地方,他豈能容許任何人傷害她守護一生,又在最後一刻爲他而捨棄的吟雪界。

    尤其是吟雪界中的沐冰雲。

    他前行沒有多久,前方的空間,忽然出現了兩股強大的神主氣息。

    而且是兩個並不陌生的氣息。

    雲澈眉頭皺起,逐漸緩下。兩個身影亦在這時現於他的視線之中。

    君無名、君惜淚!

    他們的目光,也在同一時間落在了雲澈身上。

    隨着三人的同時停止和目光碰觸,安靜之中,空氣驟然凝結。

    君惜淚依舊是記憶中的古劍白衣,面容冷峭,彷彿從來沒有變化過。她緊緊盯着雲澈,從他的眼睛中,她看到了黑暗無盡的深淵……而這些天,所有東域玄者都記住了這雙可怕的眼睛。

    她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裏忽然遇到他……四年,他從一個讓人憐憫的逃亡者,變成了將東神域推入了噩夢地獄的北域魔主。

    短短四年,卻彷彿已隔了十生十世。

    她的手掌緩緩向後,抓於無名劍柄上,一聲錚鳴,半寸劍身出鞘,卻釋放出攪亂次元的劍氣風暴。

    君無名卻是伸手,輕輕的將無名劍推回,向雲澈微笑道:“我師徒二人,只是過客。”

    看着君無名,雲澈微微皺眉。

    他的面色蒼白,氣息呈現着一個初入神道的玄者都能清晰察覺的虛浮。

    他所剩壽元,竟已不足三年!

    四年前相見時,他雖已現出壽元枯竭之態,但斷然不至於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衰竭至此。

    顯然,他在這些年中,定是強行做了某種折損壽元的事。

    看他們所去的方向,應該是太初神境所在。

    煞氣收斂,雲澈道:“既是過客,就老老實實當個世外之人……如果不想那麼早死的話!”

    說完,他不再理會二人,向南而去。

    “你!”君惜淚冷眉轉身。

    “走吧。”君無名嘆聲道。

    君惜淚的目光定格於雲澈遠去的背影,一陣莫名的恍惚失神後,才轉過身來,微微咬齒道:“若年若非師尊,他早就被……”

    “那只是還他人情,恩怨兩清,無需提及。”君無名看着遠方,滿是滄桑的目光渾濁而悠遠:“淚兒,此入太初神境,或許是爲師能陪你走過的最後一程。”

    “以後的路,皆要看你自己了。”

    ————

    穿過片片星域,臨近梵帝神界時,雲澈速度緩下,身影緩緩淡化,消失於虛空之中。

    匿影進入梵帝神界,一直來到梵帝王城的高空之上。

    梵帝王城一片靜寂,一層無形結界籠罩於整個王城之上,隔絕着外來的一切。若是強破,必被察覺。

    梵帝神界,即使沒有了三梵神和梵帝神女,它依舊是東神域第一王界!

    他在不久前,剛剛血屠了宙天界。但在他的心海中,從來沒有以北域王界強攻梵帝神界的籌劃。因爲以梵帝神界的強大底蘊,那樣做的話,哪怕最後能夠攻破梵帝,也必有巨大折損。

    他一個人,便已足夠!

    匿影立於梵帝王城結界之上的高空,沒有任何人察覺到他的存在。他目光俯視,低聲道:“禾菱,這些結界,可以穿過嗎?”

    “可以。”禾菱沒有任何猶疑的回答:“這樣的結界,根本無法阻止‘天傷斷念’的毒息。”

    禾菱的聲音依舊平靜空靈,但隱隱可以聽出些許無法抑下的顫抖。

    “好。”雲澈低眉,脣間溢出着決定梵帝神界命運的裁決之音:“開始吧。”

    “全部……嗎?”禾菱很小聲的問,不知……她更想得到肯定,還是否定的回答。

    “對,全部!”雲澈的回答,宛若惡魔的輕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