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國,萬獸山脈,鳳凰遺族。

    萬獸山脈的玄獸動亂在繼續,而且一天比一天劇烈。但好在鳳凰遺族有鳳凰結界守護,始終未受波及。

    光影一閃,雲澈現身在了鳳凰遺族之中,看著眼前熟悉的場景,他心中萬千感慨。

    他在這裡得到了鳳凰傳承,在這裡復生,在這裡沉寂,亦是在這裡找到了楚月嬋和雲無心。

    當年是在追殺下意外墜落此地,那時,他定然想不到,這一塊小小的世外之地,一次次的改變著他的人生。

    視線之中,一個鳳凰少年正在凝心修鍊,眉心間的鳳凰印記閃爍著越來越濃郁的炎光。這時,他似有所覺,忽然睜開眼睛,看到了雲澈就站在他前方,面帶微笑。

    「祖兒,看來你又有精進了。」雲澈微笑道。

    「啊!」鳳祖兒輕呼一聲,連忙站起:「恩人哥哥,你……你來了。」

    「嗯,我是來找仙兒的。」雲澈道,視線投向了前方,感受著鳳仙兒氣息的所在。

    聽到「仙兒」兩字,鳳祖兒臉上的興奮微僵,他暗暗咬了咬嘴唇,垂下頭,聲音帶上了深深的懇求:「恩人哥哥,我……我知道仙兒她犯下了大錯,但……但她真不是有意的。這兩天,她……哭了好多次,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小屋裡,一步都不肯踏出……她……她真的已經很自責,你就原諒她好不好?」

    「……」雲澈的面孔緊了緊,輕吐一口氣,道:「祖兒,仙兒她從來都沒有錯,該求原諒的人不是仙兒,而是我。」

    「啊?」鳳祖兒愣住,不知所措。他剛想再說什麼,雲澈的身影卻已消失在他的眼前。

    鳳仙兒的閨房,一個再簡潔不過的小木屋。她靜靜的坐在窗邊,美眸無神的看著窗外。

    雲澈無聲的出現……空氣之中,瀰漫著凄傷的味道。

    「仙兒。」他輕輕出聲。

    鳳仙兒嬌軀一顫,然後慌忙站起,轉過身時,一雙美眸兀自帶著淚痕,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忽然出現的雲澈……足足呆然了好一會兒,才慌忙低頭,雙手緊緊抓著裙帶:「少……恩人哥哥,我……我……」

    她的聲音小心怯懦,惶然無措,螓首深垂,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如同一個犯下了天大罪過的小女孩。

    「仙兒,」雲澈柔聲道:「這兩天你不在身邊,我非常不習慣。所以,你回來好不好?」

    「啊?」鳳仙兒抬首,美眸圓瞪,似乎不敢相信聽到的聲音,然後她更加的慌亂無措:「我……犯了那麼大的錯,是我害了無心,我根本不配再……」

    「犯錯的不是你,而是我。」雲澈打斷她的話:「你自始至終都沒有犯任何的錯,反而是你救了我的無心。而我……當時氣怒盈心,毫無理智,離開心兒房間時腦子又不小心被門板夾了下,才對你說了那麼過分的話。」

    「噗……」雲澈冷不丁的一句,讓毫無心防的鳳仙兒噗嗤出聲,然後她的臉頰「刷」的變得通紅,螓首亦垂得更低。

    「原諒我好嗎?」雲澈用極盡輕柔的聲音道:「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那樣對你說話,再不會讓你離開。」

    「……」鳳仙兒雙手緊緊的絞在一起,懦懦道:「可是……可是我……」

    「對了,」雲澈又打斷她道:「我已經找到讓心兒恢復的方法,你和我回去之後,我們來一起讓心兒恢復。」

    「啊!?」鳳仙兒猛的抬頭:「是……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雲澈看著她的眼睛,無比認真的點頭:「她的玄力不但會恢復,而且會比以前更加強大。」

    雖然一切都不該怪到鳳仙兒身上,但她卻將所有罪責強行攬在了自己身上……因為是她把雲無心帶到鳳凰魂靈面前,雲無心失去所有力量也是事實。

    所以,這也成了她給自己束下的一個心結。

    若是雲無心能夠恢復完好,她的這個心結也自然會釋開。

    「跟我回去,」雲澈微笑,話語間也多了很少許的強硬:「然後和我一起看著心兒好起來。不僅是我,月嬋、雪児、綵衣……還有我爹娘,他們都在盼著你回去,咳咳……還都把我罵了一頓。」

    「……」鳳仙兒怔怔看著他,忽然間美眸淚霧迷濛,她伸手捂住唇瓣,想用盡全力抑住眼淚,但淚珠依舊簌簌而落。

    「仙兒……」雲澈連忙向前一步:「你……是不是依然不願意原諒我?」

    鳳仙兒很用力的搖頭,她嬌弱的身體劇烈顫盪,好一會兒,才帶著泣音道:「我以後……真的可以……一直跟在你身邊嗎?」

    「嗯!」雲澈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只要你不嫌棄就好。」

    「……」鳳仙兒肩膀顫動的更加厲害,再說不出話來。

    「還有一件事啊,我要稍微抱怨下。」雲澈歪了歪頭,語氣綿軟:「你離開的時候,可是把我換洗的衣服都帶走了,所以我這兩天都只好穿以前的舊衣服。」

    「啊!」雲澈的話讓鳳仙兒一聲輕呼,她下意識的伸手摸向指上的空間戒指,梨花帶雨的臉兒蒙上了些許慌亂:「我……我給忘記了……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雲澈大笑一聲,伸手將鳳仙兒的手兒拉過:「那還不趕緊跟我回去。」

    「嗯……」被他忽然拉住手,鳳仙兒全身一緊,但只是無比微弱的掙脫了一下,便任由他拉著走向屋外,才走了幾步,一抹紅霞已從她的臉頰蔓延至脖頸。

    雲澈沒有當即帶著鳳仙兒離開,而是先去拜訪了鳳百川鳳彩雲夫婦,並頗為鄭重的交代了一番,然後,他和鳳仙兒一起,走向了鳳凰試煉之地。

    亦是鳳凰神靈所在的地方。

    「少爺,你……是不是還在怪鳳神大人?」鳳仙兒輕聲問道。

    雲澈搖頭:「那一天,我醒來之後看到玄力全無,氣息微弱不堪的心兒……當時真的是誰都恨,清醒之後我才明白,我唯一有資格恨的,只有自己。」

    「它會選擇讓你跟隨在我身邊,也正是因為它知道你絕對不會害我,從而讓我在心理上不會對你有任何設防。」雲澈輕嘆道:「其實,我早該有些察覺。」

    兩人來到了鳳凰試煉之地前,眼前的鳳凰結界在緩慢的旋轉,但和記憶中的有了很大的不同。

    結界上釋放的玄光,竟是出奇的微弱。

    雲澈伸手,就在手掌即將碰觸到結界時,眼前的赤紅炎光,忽然在這一瞬間驟閃……然後徐徐散盡。

    「……」雲澈的手僵在了空中。

    「啊……」鳳仙兒一聲輕吟,她的鳳眸緩緩失神,隨之湧上深深的悲傷,身體亦緩緩跪地:「鳳神……大人……」

    盤踞、守護在這裡很多很多年的鳳凰氣息,在這一刻消失了。

    而且是永遠的消失了。

    鳳凰遺族在這一刻變得無比安靜,每一個人都清楚感應到了鳳神的逝去,他們全部跪倒在地,仰望蒼穹,淚落大地。

    它的逝去,不僅是這個小小遺族失去了鳳神,亦意味著……整個混沌空間,最後一個承載著鳳凰意志的鳳凰魂靈也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從此之後,鳳凰留在世間的最後痕迹,便唯有那些繼承了它血脈與力量的人。

    雲澈閉上眼睛,長長一嘆,他單膝跪地,對著前方鄭重一拜。

    當年,在將自己的魂源和涅槃之炎賜予他后,它所剩的時間便已無幾,三日前為引出雲無心玄脈中的邪神神息,它更是傾盡了殘餘的一切……

    它一直都強撐著沒有消散,等著承受雲澈的怨恨與憤怒。而就在剛才,它聽到了雲澈對它不再有怨的言語……終是安然散去。

    雲澈站起身來,輕然自語道:「你說過,我是『希望』。我不會再逃避和否決,而是會盡最大的努力,在『那一天』到來前,讓自己成為你所希望的『希望』……這是我唯一能對你的報答。」

    輕念完這些話,他的目光忽然一側。

    隨著鳳凰魂靈的消逝,守護鳳凰遺族的鳳凰結界也自然跟著消散。

    大片玄獸的氣息正混亂的臨近,而且每一道氣息都格外的凶暴。

    「族長!不好了!」這時,一個急促的聲音響起在鳳凰遺族的上空:「鳳凰結界消失,大量暴亂的玄獸正在湧來,必須馬上迎戰!」

    以往,在沒有鳳凰結界的時候,因為鳳神氣息的威懾,萬獸山脈的玄獸也從不敢靠近。而現在,既無鳳凰結界,又無鳳神氣息,原本溫和的玄獸又變得無比凶暴,這個曾經安和的世外之地,因位於萬獸山脈的中心,而無疑一下子成為了災難之地。

    這個喊聲讓鳳凰遺族的氣氛頓時變得無比凝重,道道鳳凰炎快速燃起,所有人如臨大敵。鳳仙兒亦慌忙起身,飛向上空,一眼望去,所有方向,都有大量暴躁的氣息臨近著這個它們以往無法踏足的土地。

    雲澈身體一轉,閃身到鳳仙兒的身側,嘹亮的聲音傳至每一個人的耳邊:「大家無需驚慌,收斂玄氣,暫先退回。」

    說話之間,他雙手伸出,光明玄力運轉,一層很淡薄,但純凈到極點的白芒無聲覆下,籠罩了鳳凰遺族之地,然後快速蔓延,在短短數息之間,籠罩了整個萬獸山脈。

    頓時,那些暴躁的玄獸嘶叫忽然變得微弱了下來,直至完全停止,發狂中的玄獸全部滯在原地,雙目中混亂的瞳光像是被逐漸澆滅的火焰,快速的消散而去,轉為一片迷茫與平和。

    讓人膽戰心驚的狂躁、危險氣息,也如潮水一般,向每一個方向快速散去。

    不僅僅是玄獸,所有的鳳凰後裔,他們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忽然置入雲中,說不出的舒適,心靈則像是有道道溫軟的泉水流淌而過,將他們剛剛還翻動不休的驚懼、慌亂、忐忑拂去……甚至,他們感覺到一直深藏在靈魂深處的負面情緒都被悄然消抹,整個靈魂都變得更加純凈,心中,唯有一片從未有過的安和。

    「這……是……什麼力量?」鳳百川看著上空,喃喃而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