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主上,怎麼回事?”衆梵王也發現了千葉梵天的異狀。

    而他們問出口時,順着千葉梵天的目光所向,他們也全部目光停滯,面露駭然。

    千葉紫蕭瞳眸中的碧綠幽光,他們到死都不會忘記。

    因爲那是天毒珠的天毒之芒!

    當年千葉梵天爲雲澈和夏傾月所算計,在身纏邪嬰魔氣的同時,又中了天毒珠的劇毒……那時,他的瞳孔中所閃耀的,便是這種幽綠毒光。

    而且,千葉紫蕭眼中所釋出的幽光,比之當年千葉梵天身上的,要更加的碧綠深邃。

    “嗯?”千葉紫蕭更爲詫異:“你們到底怎……麼……”

    他話音未落,神情忽然怔住,隨之他的軀體、五臟六腑開始了不受控制的顫抖,一股錐魂的冷意在全身瘋狂泛動。

    “唔!”

    隨着他一聲低吟,瞳孔中忽然爆開一團幽綠色的異芒,他身體一下子跪倒,全身如篩子般瑟瑟發抖,氣息更是在轉瞬之間,便混亂到了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天毒毒力和黑暗玄力可以相互催化,這一點當年曾在千葉梵天身上得到佐證。

    千葉紫蕭身上殘留着黑暗創傷,悄然侵體的天傷斷念毒亦在他身上第一個爆發。

    “紫蕭!”

    衆梵王大驚失色,他們下意識的想要向前,隨之忽然想到了什麼,又慌忙後退。

    “呃……啊啊啊啊!”

    痛苦的聲音從千葉紫蕭的口中溢出,他掙扎着想要直起身來,頭顱擡起時,不止他的眼瞳,就連臉上亦蒙起一層淡淡的幽綠,五官在極度的痛苦之下,更是扭曲如惡鬼一般。

    “毒……是毒!”他驚恐的吼着,額間、全身的冷汗如雨而落。

    他是千葉紫蕭,是梵帝神界的第十梵王,一個強大的九級神主!到了他這種層面,本該萬邪不侵,萬毒不懼。認知中唯一能對他造成威脅的毒,唯有南溟神界的魔毒“弒神絕殤”。

    但,毒發的那一刻,就如無數只惡鬼在他體內覺醒,瘋狂的殘噬着他的軀體、血液、生命……甚至靈魂!

    他拼命的運轉梵王之力……但,那強至神主後期的梵帝神力,竟只能將那些在他體內暴亂的惡鬼稍稍壓制,而無法驅散,更無法噬滅哪怕一絲一毫!

    “那是天毒珠的毒!”

    千葉梵天低沉出聲:“凝神運息,平靜情緒。天毒珠的毒是一種魔毒,你越是驚懼暴躁,它發作的越是猛烈!”

    當年的陰影如噩夢重現,千葉梵天說話時,手心已是冷汗涔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千葉紫蕭在承受多麼可怕的折磨……當年,他就是在這樣的噩夢之下,爲了自救而不惜算計捨棄了千葉影兒。

    “紫蕭,你究竟是在何時中了雲澈的暗算!”第一梵王顫聲道。

    “不,”千葉紫蕭艱難搖頭,字字痛苦欲死:“我往返吟雪界途中,從未見過雲澈!”

    就在這時,梵帝王城的氣息忽然劇變,隨着空氣的異常竄動,就連視線都出現了輕微的詭異扭曲。

    而陡然爆發的痛苦慘叫聲,如忽然炸開的萬千波濤,響起在梵帝王城的每一個角落。

    在衆梵王一瞬放大了數十倍的瞳孔之中,他們看到了浩大恢弘的王城……忽然鋪開了無數的碧綠幽芒。

    各處的王城守衛成片的癱跪在地,全身抽搐痙攣,發出痛苦絕望的嘶叫聲。

    隨之,是梵帝弟子……梵帝神使……甚至,擁有神主之力的梵帝長老!

    視線所至、靈覺所及的每一片熟悉的王城土地,每一個梵帝玄者……一個接一個,一片接一片,無窮無盡,無休無止。

    就像是一場降下的幽綠噩夢。

    不……是忽然現世於梵帝王城的天毒地獄!

    “怎……怎……怎麼……回事……”

    衆梵王之首,無論力量、意志都無比強大的第一梵王,他的聲音在發抖,眼瞳在瑟縮……這一刻,他無比強烈的相信自己正在荒謬的夢境之中。

    千葉梵王緩緩轉首,他的目光掃過每一個梵王呆滯失魂的的面孔,又從每一個梵王的瞳孔之中,都看到了一抹正在無聲放大的幽綠色。

    手指點出,一抹玄光微閃,藉着玄光的映照,他從自己的雙目之中,亦看到了兩點比惡魔之目還要可怕的綠芒……

    ————

    東神域,慘烈的惡戰依舊在無數的星界上演,鮮血和屍體鋪滿着越來越多的土地。

    雖然,長久的安逸讓東域玄者過於惜命,王界的接連隕滅又對他們的信念造成着重創。但東神域之中,也同樣不乏不屈的強者。

    飛星界,東神域一個強大的上位星界。

    夢魂劍宗,爲飛星界的界王宗門,亦是少有的擁有兩個神主的上位星界之一。

    飛星界王、夢魂劍主,擁有六級神主之力的夢殘陽。

    以及他的兒子,當年在東神域玄神大會排位第八,經歷宙天三千年後成就三級神主的夢斷昔。

    魔人一波又一波的壓境,但,在夢魂劍宗以兩大神主和數十神君爲核心所築起的強大防守下,他們的防線始終沒有被踏破,反將一片又一片的魔人之身永恆留在了飛星界上。

    飛星界亦是池嫵仸所設的必須拿下的“據點”之一,而負責攻下飛星界的,是北神域一個擁有強大戰力的上位星界,其名墮星界,正應墮落飛星之意!

    但,面對強大且頑強的飛星界,墮星界卻是久攻之下,反而折損嚴重。

    隨着全部“據點”已被攻下近七成,墮星界王早已逐漸焦躁。

    “真是一羣頑強的耗子。”墮星界王面對夢殘陽、夢斷昔父子,又一次的吼出脅迫之語:“我們的魔主大人魔威蓋世,天地無雙。你們的王界都一個接一個完蛋了,你們還不乖乖投入魔主麾下,又在掙扎什麼呢?”

    “早早投降,就可以不死。別讓你們無辜的族人,白白爲你們的愚蠢的送命!”

    “呵!”夢殘陽冷笑,他高舉染血的長劍,咬牙切齒,字字傲骨凌雲:“我飛星界的玄者,縱死……亦不爲魔人之奴!”

    “反倒是你們,已經蹦躂不了幾天了!”他聲震四野,以自己的意志感染着夢魂劍宗的所有人:“我們東神域措手不及,暫落敗境。但,你們如此惡行,西神域和南神域定不會袖手旁觀!待三域聯合之日,你們魔人,便將全部死無葬身之地!”

    “呵,冥頑不靈!”墮星界王陰狠出聲:“殺!!”

    雙方惡戰再度拉開,隨着玄光、劍氣如天災般猛烈爆發,瞬間屍橫遍野。

    經過永劫改造,又置身死地的魔人固然可怕,但這裏畢竟是夢魂劍宗的主場,又死秉着不屈的意志,隨着他們一次次擊退魔人,信心也與日劇增。

    惡戰之下,魔人隊伍依舊無法侵入夢魂劍宗半分,反而沒用太久,便再次被步步逼退。類似的戰況,在諸多的東域星界上演。

    “殺!用你們的劍,盡情暢飲這些魔人的鮮血!”

    夢殘陽一劍斷首數百魔人,大聲咆哮着……但他的咆哮聲剛落,忽然全身泛冷,猛的擡頭。

    上方的空間忽然裂開,一個黑衣黑髮,身材纖長浮凸的女子身影緩步走出,在這個佈滿着鮮血和慘叫的戰場之中,她的腳步卻是信步閒庭,目光俯下的剎那,整個飛星界都彷彿爲之一暗。

    墮星界王擡首,隨之發出驚喜又惶恐的大叫:“恭……恭迎閻舞大人!”

    閻舞毫無迴應,她手臂伸出,一把漆黑長槍閃耀起如雷電般猙獰的黑芒,向夢殘陽直轟而至。

    身爲六級神主,卻在這過於可怕的黑暗威凌中身魂欲碎。

    “父王!”

    同樣感知到巨大危機的夢斷昔疾飛而至,與夢殘陽劍氣連結,同迎閻舞的槍芒。

    嚓!!

    崩天裂地的碰撞聲中,無數玄者的雙耳血珠飛濺。隨着一道噬滅空間的黑芒爆開,夢殘陽父子同時貼地橫飛,一瞬潰敗。

    閻舞面色毫無波動,一步踏前,長槍輕描淡寫的橫掃,閻魔之力如黑星墜世,無情釋放。

    轟!!

    龐大的黑暗光圈一瞬千里,數不清的夢魂劍宗弟子和飛星玄者灑血飛出。

    槍身再轉,黑暗風暴狂戾席捲,將六個神君和數十個神王一瞬碎體,屍骨橫飛。

    夢魂劍宗堅守了數日的守護大陣,亦在這時崩開了無數的黑暗裂痕。

    但,夢幻劍宗的抵抗沒有就此崩潰和停止,隨着一聲震魂的大吼,夢殘陽和夢斷昔同時從廢墟中飛出,兩道如熾日般閃耀的劍芒帶着決絕的戰意刺向閻舞……

    ————

    雲澈離開梵帝神界,再次回到宙天界時,這裏已被北神域完整的佔據,再尋不到一縷宙天玄者的氣息。

    焚道啓親自清點着血屠王界的戰利品。雖然宙天界近些年因各種大事消耗極巨,但宙天畢竟是宙天,數十萬年的底蘊,又豈是“龐大”二字可以形容。

    轟隆隆隆……

    虛無法則的運轉之下,雲澈面無表情的開啓了宙天神界的守護結界,並得到了完整的控制權。

    作爲王界核心之地的守護結界,自然強大無比。只不過,他們是直接天降於宙天界內,讓這個守護結界完全淪爲無用,如今,卻反成爲他們所用的強大壁障。

    也讓這原本的東域王界,成爲了北神域在東神域最堅實的據點。

    “據點還沒有全部攻破嗎?”雲澈掃視着前方的玄影,“據點”在上面閃動着不同的異光,他目光冷厲,忽然淡淡一笑:“既然這麼喜歡掙扎,那就……”

    這時,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裏的氣息忽然極速靠近。

    “嗯?”雲澈目光一凝。

    很快,一個頎長男子的身影如暴風般趕至,未及喘息,已是拜倒在雲澈身前:“天孤鵠拜見魔主。”

    雲澈皺眉,沉聲道:“你不是應該在北境麼,爲什麼到這裏來?”

    天孤鵠馬上道:“回魔主,奉魔後之命,有一些重要之物,務必交予魔主手中。”

    讓天孤鵠親自跨越東域送至,顯然必是不容有失的極重要之物。

    說完,他雙手捧起,隨着結界之力的散開,幾點水藍色的光華映入雲澈的眼中。

    ωωω¤ тt kǎn¤ C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