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久的思慮后,雲澈的眉頭已不自覺的沉到最低……他隱約猜到了什麼。

    絕雲深淵的魔氣外溢,很可能不是導致玄獸動亂的原因,而是和玄獸動亂一樣,是「某個原因」造就的結果。

    神識釋放,確認了周圍區域並無生靈靠近后,他雙手伸出,玄脈與魔源珠中的黑暗玄力同時釋放,他的眼瞳頓時變成漆黑之色,在極暗無光的漆黑深淵中閃爍著極為詭異的黑芒。

    他的全身,亦纏繞起一層濃郁的黑氣。

    黑暗玄氣會放大負面情緒,甚至扭曲心魂,這一點雲澈清清楚楚。但他對黑暗玄氣有著完全的駕馭能力,這種影響對他而言皆在可控範圍之內,他緊皺眉頭,釋放到極致的黑暗玄氣覆向下方的黑暗結界。

    這個結界是由純粹的黑暗之力鑄成,也唯有黑暗玄力才可修復,否則當年茉莉便會將其修復。那時的雲澈做不到,但如今有著神王層面的力量,他已可勉強做到。

    雲澈靜心凝神,黑暗玄氣快速的融入到黑暗結界之中,封堵著它鬆動之處……

    黑暗玄力,他在神界雖只有短短四年,但已清楚知曉其在東、西、南三神域是多麼禁忌的力量。封神之戰,唯恨爆發黑暗玄力后全場的反應,每一幕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毫不誇張的說,擁有黑暗玄力的「魔人」,在三方神域的認知中是人神共憤,天地不容,見之必須不惜一切誅殺的異端!

    所以,他在神界的四年,雖然經歷過數次險境絕境,卻從未敢動用過黑暗玄力。

    哪怕最後在星神界強開彼岸修羅,將自己置身必死之境,亦沒有動用半分。因為他怕自己成為世人眼中的「魔人」后被神曦,被沐玄音……被所有真正關心他的人排斥厭棄,更怕死後禍及吟雪界。

    但,他做夢都無法想到,此刻他全身罩著黑光,全力釋放著黑暗玄氣的模樣,被一個人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的看著眼中。

    到了沐玄音這個境界,黑暗,已經根本無法阻隔目力。而此時的她距離雲澈很近很近,尚不到百丈之遙,他的每一絲表情,每一瞬的眼神變動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遑論他那比黎明前的暗夜還要深邃的黑暗玄光。

    沐玄音的瞳孔在收縮,並且持續了很久很久,一雙冰眸完全被雲澈身上的黑光所充斥……她知道那是什麼,因為她這一生殺過很多的魔人,不止一次的接觸過黑暗玄力……

    卻從未見過純粹到如此程度的黑暗玄力。

    沐玄音久久一動不動,整個人從眼眸到氣息,像是被徹底定格了一般。世界亦安靜到可怕,每一息的流動,都變得無比漫長。

    黑暗玄氣依舊在全力釋放,雲澈的額頭上開始出現細密的汗水,他在這時忽然想到:那四個來自神界的人,很有可能是他們路過藍極星時,剛好臨近滄雲大陸的方位,感受到了絕雲深淵外溢的魔氣,從而才會降臨藍極星。

    但……他們又為何會來到下界?下界的氣息相對神界而言不但稀薄,而且污濁,停留久了,還會有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污濁元氣和玄氣,不但對修鍊毫無好處,還會縮短壽元。

    那些從下界「飛升」至神界的玄者,都極少願意再回下界。那幾個人為什麼會來此?總不可能是為了歷練吧?

    半個時辰過去……

    一個時辰過去……

    雲澈身上的黑光終於淡去,然後消失。他睜開眼睛,伸手拭去額間的汗水,長長舒了一口氣。

    這是諸神時代留下的結界,既然他身負神王層面的力量,也只能做到最淺薄的修復,想恢復到完整狀態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這種淺層的修復自然並不能持續太久,若不想讓魔氣外溢,以後每隔一段時間,他都需來此重新修復一次。

    這時,他的動作忽然一滯,猛的抬頭看向了上空。

    這裡臨近絕雲深淵之底,無論哪個方位,都只有徹底的黑暗。雲澈目光所指,沒有任何的事物與氣息,唯有黑暗。

    雲澈目光收回,自嘲的笑了笑。

    封堵了黑暗魔氣的外溢,他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再次沉下,身體直接穿過結界,墜向下方的黑暗世界。

    絕雲崖的上空,沐玄音的仙影緩緩浮現,依舊一身藍裳,冰絕無塵。

    她閉上眼睛,高聳的胸脯以無比劇烈的幅度上下起伏著,許久都無法平靜……

    足足半刻鐘后,她才終於睜開了冰眸,看了一眼下方的漆黑深淵,她收回了眸光,身影轉過,遠遠而去。

    只是她身上的氣息變得無比混亂。

    離開之前,她的目光還是掃了一眼東方天空的紅色星辰。

    一年前,這枚紅色星辰她只在藍極星看到。

    從半年前開始,東神域的一些星界亦清晰可見。

    而今,吟雪界的東方,亦印上了這顆閃耀著赤光的「星辰」。

    …………

    穿過黑暗結界,一股巨大的撕扯力從下方襲來。不過對於現在的雲澈而言,哪怕沒有黑暗玄力,這股撕扯力也已非不可抗拒,他輕飄飄的落下,雙腳踩在冰冷的黑暗土地上。

    「吼嗚!!」

    剛踏入這個世界,遙遠的前方,便忽然傳來了一聲沉悶的咆哮。

    當年,雲澈第一次到來時,便被來自千里之外的一聲黑暗咆哮震蕩得直接吐血,而到了今天,他才能真正理解那是多麼可怕的黑暗氣息……就連現在的他,在這聲極遠的咆哮之下,都感覺胸口像是被狠狠砸了一錘,五臟六腑一陣翻騰。

    這也意味著,縱然以他現在的力量,存在於這裡的黑暗巨獸依然能威脅到他的性命。

    毫無疑問,這裡的黑暗巨獸,隨便放出去一隻,都有可能輕易毀了整個藍極星。

    一個力量層面無比卑微的下界,竟隱藏著一個如此可怕的黑暗世界……

    這其中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吼!!」

    「嘶嗚!!!」

    黑暗巨獸咆哮的聲音遙遙傳來,不絕於耳,雲澈看著周圍,抬起手來,很快察覺到了些許的不同。

    這裡的黑暗氣息,比之他上次來時明顯活躍了許多。

    耳邊黑暗巨獸的咆哮,也似乎比先前要更加的激烈。

    「這裡的黑暗氣息活躍了不止一倍,」雲澈低聲自語:「怪不得……」

    怪不得會出現如此嚴重的魔氣外溢。

    平緩氣息,不在多想,雲澈起身,循著依舊清晰的記憶,向一個方向飛去。

    這樣的黑暗世界中,哪怕神道玄者,也會很容易混亂方向,但身負黑暗玄力的雲澈顯然不在此列。他並不敢釋放太強的氣息,以免驚動不知何處存在的黑暗巨獸,所以飛行的速度並不快,但所去的方向毫無偏差。

    在黑暗中穿梭,很快,他便到了一個無比靜寂的黑暗區域,這裡沒有黑暗玄獸的停留,連靠近不敢,似乎就連聲音都被隔絕,聽不到任何黑暗巨獸的咆哮聲。

    逐漸的,隨著雲澈速度的緩下,一抹異常明艷的紫光出現在黑暗世界中。

    那是一片巨大的紫色花海,無數株奇異之花在紫光中搖曳著,深紫的莖葉之上,一朵朵妖花傲然綻放,每一片花瓣都如流光紫玉,釋放著亮紫的光芒,並隱約飄灑著彷彿來自冥界的淡紫霧氣。

    幽冥婆羅花。

    在能吞噬一切的黑暗世界,它們所釋放的光芒也沒有一絲被黑暗所埋葬。

    以往,這些幽冥婆羅花能夠輕易剝奪雲澈的靈魂,但現在,他只是感覺靈魂被輕輕的拉扯了一下,便再無不適感,他向花海走近,緩緩的,花海中,他終於看到了那抹嬌小的影子。

    她如紅兒一般嬌小玲瓏,足不沾地,靜靜的飄浮在瑩紫花海之中,如銀河般亮燦的銀色長發圍攏著她纖弱的身軀,直垂而下,在冰冷的地面上拖起長長一段。身上,則覆著一層瑩白色的亮光,光芒之下似乎並沒有衣著,一雙纖柔雪白的小腿則沒有白光遮掩,完整的裸露出來,冰蓮般的嬌嫩粉足盈盈垂下,每一根雪白的腳趾都晶瑩剔透,如玉雕琢。

    還有她那雙雲澈兩生以來所見過的最妖異的眼瞳。

    右瞳,上半部分為淺黃色,向下漸變為幽暗的綠色。

    左瞳,上半部分為淡藍色,向下漸變為深邃的紫色。

    一雙眼瞳,釋放著四種色彩的瞳光。

    雲澈看到她時,她正在看著雲澈,然後,她離開幽冥花海,亮銀色的長發掠地,無聲的飛了過來,來到了雲澈身前,離他很近很近,仰著妖異的四色眼瞳看著他。

    她的瞳光綺麗異常,只是從未有過任何的情感色彩,不過雲澈卻從中,隱隱感覺到了開心的情緒。

    近在咫尺看著她和紅兒一模一樣的臉頰,雲澈的心靈被重重觸動,他露出微笑,用很輕很柔的聲音道:「我們又見面了。上一次分別時,我說過會經常來看你,沒想過卻過去了這麼久。」

    妖異少女的唇瓣輕輕張開,又輕輕閉合……她似乎在嘗試著說什麼,卻無法發出聲音。唯有一雙異瞳始終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上一次,雲澈始終無法讀懂她的彩色瞳光里蘊藏著什麼,這一次同樣不能。但有一點他很相信,那就是這個女孩對他有著一種很奇異的親近。

    更奇異的是,在這個只有魂體,而且透著無數迷霧謎團的少女身邊,他總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而不會對她有任何的警惕防備。

    「不知不覺,已經六年了。」雲澈柔聲道:「過了六年才來看你,你有沒有生我的氣?」

    少女很輕的搖頭。

    雲澈微笑,看著她的眼睛:「六年前,你給我的黑暗種子,讓我有了打倒軒轅問天的力量,既救了我,也救了我所在的世界。所以,你是我雲澈的大恩人。」

    「對了,當年你送我的那株婆羅花,我已經交給了她。」說到這裡,雲澈的目光暗淡下來,嘴角的笑意也變得苦澀:「只是……我卻再也見不到她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