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抬起手,在黑暗中拂動:「這裡的氣息出現了很大的變化,你一定感覺得到。其實不止這裡,外面的世界也發生了某種變化,而且越來越強烈。」

    「……」異瞳少女靜靜的聽著,她沒有身體,就連魂體都是殘缺的,沒有語言能力,亦沒有情感表達能力。

    「上次來的時候,你就是這片幽冥花海中,這次來依然是,看來,你不但無法離開這個黑暗世界,應該也很少離開這片幽冥花海吧。」雲澈微笑道,不知是她喜歡這些幽夢婆羅花,還是她的形態無法遠離它們太久……大概是後者居多吧,畢竟,無法想象的漫長歲月,再喜歡的東西也總會厭倦。

    回答他的,當然只有漆黑的沉默與少女異彩琉璃卻毫無神採的眼眸。

    「或許,你很習慣,可能也很喜歡黑暗,」雲澈看著女孩,聲音格外柔和:「但寂寞對任何生靈而言,都是很可怕的東西,你卻只能一個人在這裡,讓人很是心疼……這些年,我之所以沒有能來看你,是因為我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回來后又失去了力量,直到幾天前才恢復……只是,卻是以我女兒永失天賦為代價……呼。」

    「聽到這裡,你一定也覺得我是個很差,很失敗的父親吧。」雲澈苦澀而笑,這些天,他在雲無心等人面前表現如常,還一天比一天開懷,但,身為父親,這種深深的歉疚,他短時間內絕對不可能釋懷……或許一生都不能。

    「……」少女輕輕的搖頭,妖異的瞳眸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自始至終,都不肯有一瞬間的偏離。

    「我向你保證,」雲澈臉上重新露出微笑:「以後,我會經常來看你。」

    少女的唇瓣輕輕張開,瑩白的手兒抬起,輕輕觸碰在雲澈的胸口……卻只能一穿而過。

    但她想表達的東西,雲澈足以真切的感受到……她在因他的話開心著。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明明對對方都一無所知,所見也不過一次,但總是有一種無法言明的親近感。

    「對了,你知道我叫雲澈,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雲澈說完,面對著少女迷茫的彩瞳,他想了想,很輕的問:「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少女搖頭。

    「呃……」雲澈點了點下巴:「那……我為你取一個名字好不好?」

    「……」少女怔了怔,然後很乖的點頭。

    「我想想……」雲澈目光在少女身上游移,然後微笑道:「你的存在方式是幽魂,身處幽暗,卧於幽冥,那我以後就叫你『幽兒』,好不好?」

    「……」少女流溢著純凈瑩光的手兒伸向雲澈,似乎努力的想要碰觸到他,雙眸中的色彩變得更加的亮燦。

    她點頭,銀色的長發輕靈的飛舞。雲澈感覺的到,她很開心,不知是喜歡這個名字,還是喜歡他為她取名字。

    「好,幽兒……幽兒。嗯,感覺再適合你不過了。」

    雲澈叫喊了兩聲,看著少女的臉頰和眸光……他的目光逐漸的朦朧,那個與她有著同樣容顏,卻是紅色眼瞳,紅色長發,永遠神采飛揚的少女身影浮現他的心海深處。

    …………

    「紅色的宮裳,紅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而她自己

    也說過自己最喜歡紅色……嗯……就叫紅兒吧!」

    「紅兒……紅兒……紅兒……紅兒……那我以後就叫紅兒……嘻嘻!我有名字啦!紅兒紅兒……以後不可以喊我小妹妹、小丫頭,連小美女都不可以喊,只可以喊紅兒!」

    …………

    微一晃頭,將她神采奕奕的樣子努力從腦海中散去,但馬上,星神界的最後,她現身在自己身邊,嚎啕大哭的樣子又清晰的浮現……內心的沉重亦久久無法釋下。

    「你還記得……那個和你長的很像,有著很漂亮的紅色眼睛和紅色頭髮的女孩嗎?」他不自覺的出口說道:「當年,一個和你一樣,只剩殘缺魂體的老人,將她和太古玄舟一起託付給了我,茉莉離開時,也囑咐我一定要好好照顧她……這些年,她寸步不離的陪在我身邊,不僅是給予我強大力量的夥伴,更是我最重要的紅兒……可是……」

    他搖了搖頭,目光更加迷離。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努力的不去想紅兒的事,但看著與她長的一模一樣的幽兒,這抹被他努力深藏的痛楚無法不被觸及:「我一直……都是個可惡的災星,明明那麼想要保護他們,卻又害了身邊一個又一個的人。」

    幽兒:「……」

    稍稍回神,雲澈勉強一笑:「我是來看望你的,沒想到卻向你說了很多不開心的事。我想想……嗯!下次來的時候,我會給你帶禮物的,只是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

    說話時,雲澈的心裡已經有了打算。下次來之前,他會囑咐黑月商會給他備好一些刻印好的玄影石,讓幽兒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也能稍稍驅散她的孤寂。

    「……」幽兒的唇瓣輕輕的張了張,然後再次伸出手兒,只是這一次,她並不是伸向雲澈的胸口,而是伸向他的左手。

    晶瑩如鑽的手兒碰觸到雲澈的手掌,毫無疑問的一穿而過,然後,她的手指在雲澈的手背上停留。

    「幽兒?」雲澈目光轉下,沒有將左手移開,但臉上露出疑問。

    他話音剛落,幽兒的手指上,忽然閃爍起一團幽暗的黑芒。

    本是紫光瑩瑩的世界,在這抹黑芒出現的剎那竟是瞬間變得幽暗無光……幽冥婆羅花釋放的可不是一般的光芒,而是有著極強穿透力的攝魂之芒,且這裡不是一株兩株,而是一片龐大的幽冥花海……

    卻只是一瞬間,所有的幽冥紫芒竟被全部吞噬!

    雲澈面色一變,剛要出聲,忽然間發現,在幽兒指尖的黑芒之下,自己的左手手背之上,竟緩緩浮現一個劍印。

    「……!!」這一幕,讓他瞬間失聲,身體都猛的顫抖了一下。

    因為這個劍印,其形其狀……分明和紅兒所化的劫天誅魔劍的劍印一模一樣!

    那個他恢復力量后也不再顯現,他以為已經永遠葬滅的劍印!

    但不同的是,原本的劍印,是和紅兒的眼睛、長發一樣的硃紅色,但此刻顯現的,卻是一枚漆黑色的劍印,在幽兒的纖指之下,劍印從模糊逐漸變得凝實,光芒也逐漸深邃,直至如幽兒指間的黑芒一般幽暗。

    「這……是?」雲澈一動不敢動,雙目卻是瞪到了最大。

    少女無聲,指尖的黑芒在繼續了數息之後

    ,終於緩緩淡下,她的手指離開雲澈的手背……而雲澈的手背上,清晰無比的印記著一個漆黑的劍印。

    幽兒嬌小的身軀輕輕顫盪,隨之,身影竟出現了剎那的朦朧……一張臉兒,亦比先前更加瑩白了幾分。

    目光在手背浮現的漆黑劍痕上停留了好一會兒,他目光轉過,剛要詢問,一眼看到幽兒的狀態,心中猛的一驚,再顧不得詢問什麼,急切道:「幽兒,你……沒事吧?」

    「……」少女輕輕的搖頭,然後,她的彩瞳緩緩合下,再合下……她嘗試著掙扎,但終於還是完全閉合,身體亦隨著銀色長發的流瀉而緩緩軟倒。

    「幽兒!」雲澈向前,想要將她抱住……卻只能無力碰觸到一片虛幻。

    她靜靜的卧在冰冷的土地上,陷入的無力的沉睡之中。雖然她只是一抹不知存在了多久的殘魂,但云澈依舊能清晰感覺到她的虛弱。

    雲澈一時手足無措,他轉目看了一眼手背上的劍印……很顯然,為了這個劍印,她的魂力消耗極其之大,只是,他不知道幽兒對他做了什麼,這個和紅兒的劍印外形一樣的漆黑劍印又意味著什麼。

    就在他驚疑無措間,手背之上,劍印的黑芒忽然開始了無聲的消散,在消散中一點點的淡去……而取而代之的,竟是一抹……越來越深邃的朱紅光芒!

    雲澈目光怔住,再無法移開。

    黑芒在消散,紅光在顯現……到了最後,就如被剝去了黑色的外殼,完整顯現出了那個雲澈再熟悉不過,屬於紅兒,屬於劫天誅魔劍的朱紅劍印!

    這時,他的心魂之中傳來禾菱激動無比的呼喊聲:「主人……紅兒,是紅兒!」

    心臟如被無形之物劇烈撞擊,劇震不休,雲澈快速凝神,閉上眼睛,意識沉入天毒珠之中。

    天毒珠的世界,碧綠純凈。禾菱俏生生的站在那裡,而她的身前,一個穿著紅色宮裳的少女正縮著身體,枕著自己長長的紅髮安睡著,她睡的很沉,很香甜,禾菱那麼激動的喊聲,都沒有把她驚醒。

    「紅……兒……」雲澈呆立在那裡,一聲輕念,如在夢中。

    是紅兒,活生生的紅兒。屬於她的劍印重新出現在了他的身上,她的身影,亦重新出現在了天毒珠,重新回到了他的世界之中。

    靈魂、心臟的一個巨大空缺被修補,雲澈內心的悸動無以言表,他重重的呼了好久的氣,確認著一切都不是幻鏡,然後走向紅兒,將她嬌柔玲瓏的身體輕輕抱起,放在她平時睡覺時最喜歡窩的小床上。

    她的確睡的很沉,被雲澈抱起放下,她唇間發出一聲很輕的嘟囔,卻沒有醒來,只有均勻可愛的鼾聲。

    世上最美好的兩件事,一個是虛驚一場,一個是失而復得。

    紅兒是他的劍,但亦是他的紅兒。她每時每刻都在他的世界中,他本以為與自己命魂相連的紅兒永遠都不會離開他,他也早就習慣了她的存在,亦在無形中依賴著她的存在。

    而直到失去,他才無比清楚的知道,紅兒早已是他生命中不可缺離的一部分。

    此刻失而復得……他的手指輕輕觸碰在紅兒嫩白的小臉上,那柔若軟玉般的觸感,無疑是一種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如夢幻般的美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