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好了。」看著雲澈激動難抑的樣子,禾菱目中水霧氤氳,輕輕出聲。

    雲澈轉過身來,看著禾菱,他忽然道:「禾菱,我一定嚇到你了吧?」

    「……」禾菱微微低頭,終於還是說道:「有一點點……」

    「你放心,」雲澈目光柔和而真誠:「黑暗玄力對我而言,只是屬於我的一種力量,而無法扭曲我的性情。我知道在神界擁有黑暗玄力意味著什麼。所以在有他人在的地方,我絕對不會使用這個力量,也永遠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擁有這個力量。」

    「嗯。」禾菱頷首,純凈無塵的眸光沒有因雲澈的黑暗玄力而對他有絲毫的排斥:「我已經跟隨主人這麼久,當然知道主人不會是傳說中的那種魔人。」

    雲澈搖頭而笑:「擁有黑暗玄力便是魔人……按照神界的這個標準,我的確是個魔人。呃……不過這算是我最大的秘密,將來若是回到龍神界,可千萬不要告訴神曦。」

    神曦身負光明玄力,最斥的無疑就是黑暗玄力,如果被她知曉,後果難料。

    神曦會想要滅了他他都不奇怪。

    「嗯。」禾菱答應,螓首抬起,看著雲澈:「跟隨主人的那一天,我就說過,無論主人將來去往何方,是善是惡,是生是死,我都會永世追隨,絕不後悔。」

    雲澈微笑,同樣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道:「禾菱,同樣的保證,我再說一次,你的仇,禾霖的仇,你們木靈王族的仇,我一定會為你報……不,是我們一起來報。你所執著的仇,亦是我所執著的仇。」

    「……」禾菱用力點頭,眼眶微微濕潤。

    雲澈看了一眼紅兒……這一眼卻是忍不住看了好久,才終於抽離意識,離開了天毒珠。

    黑暗之中,少女悠悠醒轉。

    她睜開彩色的眼眸,周圍,鋪滿了紫光瑩瑩的幽冥婆羅花,她被環繞在紫色的冥光之中,連亮銀色的長發都被染上了一層紫瑩。

    她眨了眨眼睛,然後快速轉目,似是急切的想要尋找到什麼。這時,她的耳邊傳來她想聽到的聲音:

    「幽兒,你醒了。」雲澈就坐在她的身側,微笑著道。

    少女彩色的眼眸看著他,如先前一樣一眨不眨。

    「我猜這些幽冥花可能有助於你的恢復,就采了一些過來。」雲澈說道:「不知道你會不會介意。」

    少女彩眸輕動,她站起身來,小巧的手指輕輕一點,頓時,鋪在她周圍的幽冥花瓣輕輕飛起,然後飛回幽冥花海,在雲澈驚異的目光中,這些被採下的花瓣竟全部回到枝莖,重歸一株株完好的幽冥婆羅花。

    雲澈一時目瞪口呆。

    少女手指放下,歸於平靜,如一個精雕玉琢的瓷娃娃般安靜乖巧的站在雲澈身前。

    無論是第一次到來,還是這一次,女孩的目光從來都不肯離開他。雲澈無法讀懂她目光的含義,但能感覺到她的親近……尤其,她剛才醒來時,那明顯有些慌亂的舉動,是在找尋他的身影。

    她是因為在這裡太過孤寂,所以渴望他人的陪伴,還是……只是因為我?

    她竟然……喚回了紅兒?

    那個黑光,那個劍印,還有本已失去,卻又完好重現在他世界里的紅兒……

    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的身份,她上次給自己的黑暗種子,還有她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原因……

    幽兒的存在本就無比的神秘和詭異,她的身上,亦有著太多的迷霧謎團,但她不會言語,連最基本的表達都格外勉強,讓他根本無法得到答案。

    但有一點,雲澈已是無比確信。

    那就是……她和紅兒一模一樣的容顏,一定不是他當初以為的巧合!

    「幽兒,謝謝你為我帶回紅兒。」雲澈矮下身,面對眼前的女孩,他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激,他想了想,還是問道:「你一定認識紅兒……對嗎?」

    上一次,他便問過這個問題,而無論是她,還是紅兒,都給了他否定的回答。

    而這一次……

    幽兒依舊搖頭。

    「……」雲澈久久愕然。

    上一次,紅兒未經他召喚而出現,面對幽兒忽然嚎啕大哭,但又說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哭,且不知幽兒是誰。這一次,黑色的劍印,紅兒的歸來,毫無疑問是因為幽兒……但幽兒卻依舊不知紅兒是誰?

    難道這一切,只是出於某種她們自己也不理解的本能?

    「好吧,沒關係。」雲澈微笑道:「你剛才睡了很久,現在也一定很虛弱,就在你最喜歡的幽冥花海中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你的魂體,是千萬不可受損的。」

    當年,茉莉不止一次的和他說過,魂體受損,要修複比登天還難。

    「我該回去了。」

    說完這句話,他看到少女的手兒急急的伸出,碰觸在他的衣角。

    雲澈聲音更加軟下,安慰道:「你放心,我會經常來看你的。下次來的時候,保證不會再隔這麼久。嗯……那這樣好了,以後,我每隔一個月就來看望你一次,好嗎?」

    「……」幽兒彩眸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然後終於輕輕的點頭。

    「可惜,你不能離開這裡,否則,我倒真想把你帶在身邊,一直照看你。」雲澈伸手,輕輕觸碰著她的魂影。這句話,他是發自內心,不僅僅是因為幽兒救了他,救了紅兒,更因為那種很微妙,很難形容的親近感,以及……想要呵護她的感覺。

    告別幽兒,雲澈在黑暗世界中一路向上,脫離黑暗世界,脫離絕雲深淵,在一抹久違的光明中回到了絕雲崖邊。

    玄獸的嘶吼,暴亂的氣息,空氣中甚至隱約傳來淡薄的血腥氣息。

    如今的滄雲大陸,或許比絕雲深淵的黑暗世界還要可怕。

    雲澈沒有馬上離開,他的神識釋放,罩向四周,在長久的沉默之後,他終於飛身而起,身上閃耀起逐漸濃郁的純白玄光。

    「主人,你要『凈化』這裡嗎?」禾菱問道,聲音裡帶著些許的不安。因為她知道,釋放光明玄力這種極為特殊的力量,會有暴露的風險……雖然,有神界的人在附近的概率極低,但以雲澈目前的狀態,暴露的後果太過嚴重,任何可能的風險都不該去稍有觸碰。

    「這裡,畢竟曾承載過我的一生,」雲澈平靜的道:「雖然我對這裡沒有了牽挂,但無法坐視不理。」

    「你放心,我會縮小力量範圍,一片一片的凈化。雖然根源不除,安寧不會持續太久,但……這算是我為滄雲大陸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聲音落下,光明玄光已當空灑下,籠罩向這片已化作災難之地的大陸。

    如他所言,他儘可能的縮小了凈化範圍,從而不會釋放出過於強烈的神道氣息和光明玄力,他在滄雲大陸的上空不斷瞬身,足足數十次長距離的空間轉移,數十次的光明釋放,終於將光明玄光灑在了整片滄雲大陸上。

    包括臨近的海域。

    做完這一些,雲澈的心中輕鬆了許多。這也算是多少償還了自己當年在這裡犯下的累累血債。

    雖然……滄雲大陸的時間輪因輪迴境而發生了變動,那些「血債」也被抹去,變得「未曾發生」。但只是在滄雲大陸被抹去,卻永遠不可能從雲澈的心裡抹去。

    玄獸咆哮的聲音明顯弱了許多,空氣中浮動的凶戾也在明顯的褪去,今天之後的滄雲大陸會如何,雲澈無法預料。不過,下次回到這裡看望幽兒時,他說不定還會凈化一次。

    做完這一切,雲澈面向西方,準備離開。

    而這時,他眼前忽然紅光一閃,現出了紅兒玲瓏小巧的身影。

    她一出來,就打了個長長的呵欠,小小的腰兒也用力的伸展:「唔啊……餓!好餓!主人,人家快要餓死了,還不趕緊給人家拿吃的來!」

    「咕咕……」

    她剛說完,肚皮就無比配合的響了起來。

    「紅兒……」看著她活蹦亂跳的樣子,聽著她空靈悅耳,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雲澈心中泛動波瀾,向前一步,將她輕輕抱在胸前:「你回來就好,我還以為……」

    他動情的話語還未說完,紅兒已「嗖」的從他懷中掙脫,兩隻小手摸著肚子,一陣不滿的嬌喊:「嗚……人家都快要餓死了,你還只想著抱人家……快點拿吃的來!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啊!」

    「呃……好好好。」雲澈連忙點頭,手一抓,拿出幾小塊紫脈神晶,但還沒等他遞給紅兒,眼前便紅光一閃,紫脈神晶已出現在紅兒手中,被她如糖豆般塞到口中,咬得「嘎嘣」直響。

    雲澈手再一抓,拿出一把釋放著寒冰氣息的長劍……這次,雲澈連劍影都沒來得及看清楚,便被紅兒以快到嚇人的速度奪過,尖尖的小虎牙咬在了劍刃上,一陣噼里啪啦的響動,本是冰寒無暇的劍身已多了一大排牙齒狀的缺口。

    雲澈早已見怪不怪,換做任何其他人,估計都會當場被嚇掉下巴。

    紅兒抱著冰劍在那一頓狂吃,滿臉的幸福和滿足,絲毫沒提她這段時間「沉寂」的事,雲澈站在旁邊,默默的看著她,一直等她將整把劍吃完,滿足的拍了拍毫無起伏的小肚子,才微笑道:「紅兒,你這段時間都在睡覺嗎?」

    「當然啊。」紅兒打了個飽嗝,精神奕奕的道:「紅兒最喜歡的就是睡覺了。」

    「呃……」雲澈瞪了瞪眼:「你該不會忘記……之前發生過什麼事了吧?」

    「咦?」紅兒眨了眨朱紅的眼眸:「主人在說什麼?好難懂。」

    「就是……星神界,我被人殺死,你也跟著……呃,你都忘記了?」雲澈試探著道。禾菱「蘇醒」后,在激動與后怕中抱著他大哭一場,而紅兒……他喵的跟沒事兒人一樣!

    「哦,當然沒有忘記啊,人家又不是主人這樣的傻瓜。」紅兒小腦袋一歪,笑吟吟的道:「但是主人現在好好的,紅兒也好好的,還吃得好飽,所以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主人為什麼要提這件事呢?」

    「~!@#¥%……」雲澈這才回想起來,紅兒的腦迴路和思維方式從來就不屬於正常的人類,他歪了歪嘴,無力的道:「那你那天哭著喊著說,只要主人我能平安無事,以後你就會乖乖的,什麼都聽我的話,再也不任性和亂髮脾氣……嗯,這個你肯定也沒有忘記吧?」

    「唉?」紅兒咬了咬手指,然後眉兒一彎:「因為剛才太餓,所以完全忘記啦,嘻嘻。」

    「我…就…知…道。」雲澈一陣無力的咬牙。

    「對了,有個秘密要告訴主人,」紅兒保持著眉兒彎翹,粉嫩的臉頰如初綻的嬌荷:「睡了好長好長的一覺之後,紅兒好像更喜歡主人啦。」

    她身體忽然前飄,用她剛吃過劍,卻嬌軟異常的嘴唇在雲澈的臉頰用力的點了一下,然後在嬉笑中化作一道紅光,消失在雲澈手背的劍印中。

    「……」雲澈不自禁的碰觸了一下自己的側臉,然後搖頭而笑:「這小丫頭,跟誰學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