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守護的意志崩塌,防線也自然一潰再潰。本出現短暫膠着的東域戰況,隨着宙天投影的鋪開而一步千里,短短一天的時間,“據點”便已被攻破九成之多。

    一旦所有的“據點”都被魔人攻破佔據,北神域便可牢牢捏住東神域的核心命脈。

    宙天界。

    一艘漆黑的玄艦從上空蔽日飛至,緩緩落於依舊一地破敗狼藉的宙天土地上。

    “雲澈哥哥!”

    玄艦的玄光尚未散盡,一聲空靈的呼喊已是急切的響起,隨之一個少女身影如墜空的黑蝶,向雲澈直撲而至,在半空中傾灑着點點的晶瑩。

    “大膽!”

    一個焚月神使見狀立刻向前……但馬上被焚道啓一腳踹了回去,暗罵道:“瞎嗎!那可是魂天艦!從上面下來的能是一般人!?”

    雲澈轉身,瞳孔映出的,是水媚音那張明媚無暇,盈盈染淚的嬌顏。

    她重重的撲在雲澈身上,抱着他一陣“嗚嗚”的哭了起來,從第一滴晶瑩開始,她的眼淚便徹底決堤,轉眼之間,已在雲澈的胸口鋪開一大片的溼熱。

    “哼!”千葉影兒雙手抱胸,視線撇開。

    身前的女孩依舊是熟悉的黑瞳、黑髮和漆黑的長裙,就連她的笑與淚,也一如心間那個最清晰的水媚音。

    他已從救世神子化爲黑暗魔主,他的心滿是對三神域的仇恨,他的手剛剛沾染無數東域生靈的鮮血……但她依然將他抱的很緊很緊,沒有因爲他的變化和他這些天做下的惡魔之舉而生出任何的恐懼、隔閡與微瑕。

    雲澈伸手,輕輕撫在女孩如暗夜般的長髮上。

    魂天艦之上,又是數個人影緩緩而落。

    衆蝕月者、焚月神使整齊下拜:“恭迎魔後!”

    池嫵仸的身影緩緩而落,微笑看着抱在一起的雲澈和水媚音。她的身後,跟隨的卻不是劫心劫靈,而是一個身着水藍霞衣,眸若滄海明月的絕美女子,以及一個藍袍中年人。

    水映月,水千珩。

    五級神主的非黑暗氣息讓焚月玄者們都是眉頭微蹙,但他們是池嫵仸帶來,自然無人妄動。

    雲澈擡首看向兩人,目光中沒有陰煞,反而是一片極少見的溫和。

    水千珩的氣息,已只有神君境中期。水千珩被夏傾月所廢的傳聞,果然不是虛假。

    水映月看了雲澈一眼,神色複雜的行禮,道:“琉光水映月,拜見北域魔主。”

    水千珩也雙手擡起欲行禮……卻被雲澈一伸手壓下,道:“水前輩,連累你們了。”

    短短一句話,讓水映月和水千珩同時擡首,目光一陣劇動。

    當着整個東神域之面血屠宙天的雲澈是何其的殘忍和可怕,任何人看到那時的雲澈,都絲毫不會懷疑,他已在仇恨與怨恨之下化爲真正的惡魔。

    但這一句帶着真誠愧疚的言語,讓他們一下子清楚的知道,深淵般的黑暗,並沒有完全吞沒他原本的人性。

    水千珩搖頭,臉上露出欣然的微笑:“沒有什麼連累不連累。我琉光界,只是做了最不違心的選擇。”

    “而且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只是……”嘴角的笑意變得有些複雜:“沒想過會如此之快,如此之翻天覆地。我本以爲,至少要千年之後。”

    雲澈的懷中,水媚音終於擡起螓首,她仰起奶白的臉兒,在最近的距離,怔怔癡癡的看着雲澈……完全不去管這裏是哪裏,又有多少人的存在,就這麼一直脈脈的看着,彷彿想要把這些年的思念、擔心、牽掛全都補回來。

    水媚音依舊美的那麼妖異,讓人幾乎不敢去碰觸她的眼睛……衆焚月玄者看看池嫵仸,又偷瞄了一眼千葉影兒,很自覺的都把目光垂下。

    “雲澈哥哥,你沒事真的太好了……”她輕輕的念着:“這些年,我每一天都好擔心……我以爲,要好久好久才能見到你……太好了……”

    千葉影兒實在聽不下去,冷不丁的道:“那四枚幻心琉影玉是你的?”

    “除我琉光界,世上再無幻心琉影玉。”水映月聲音清冷的道。

    千葉影兒:“……”

    雲澈伸手,輕輕抹去水媚音臉兒上的淚珠,看着她的眼睛問道:“媚音,那四副投影,真的是你刻印的嗎?”

    雖然一切都指向水媚音,但他還是想聽到她親口說出答案。因爲這四枚幻心琉影玉……無論它的作用,還有背後所暗藏的心意甚至恩情,都太大太大。

    “嗯!”水媚音很用力的點頭,她眉毛彎翹,黑眸之中閃動着星鑽般的光芒:“雖然幻心琉影玉刻印的時候沒有任何氣息,但我當時還是很緊張,好在始終沒有被人發現。”

    她的這個回答,讓在場的黑暗玄者無不是心中劇震,看向水媚音的目光瞬間變得截然不同。

    “……”雲澈的眼神一陣複雜,微微有些失神的問:“爲什麼你會想到用幻心琉影玉留下這些影像?”

    “其實,我第一次刻印,只是爲了悄悄記錄下混沌邊緣的畫面,因爲大家都說,那道緋紅裂痕很可能關係着神界的命運。卻無意間,刻印下了魔帝前輩歸世的情景。”

    “而之後,雲澈哥哥成功的改變了魔帝前輩,成爲所有神帝界王都稱讚感激的救世神子。但每次見到雲澈哥哥,我的靈魂總是會有莫名的不安感。於是,我就繼續用幻心琉影玉,悄悄的把一切都刻印下來……”

    “看來,我果然做對了呢。”

    水媚音所述的緣由,並不是多麼深沉的心機籌劃,而更像是在隱約的不安感下,出於對雲澈格外強烈的保護之念而做下。

    雲澈心中暖流涌動。雖然,他已身在無底的黑暗,但至少這個世上,還始終有一抹溫暖的明光牢牢的系在他的身上。

    “謝……”

    感謝之言,他已太久沒有說過,但剛出口一個字,一隻溫玉般的小手已經覆在他的脣上,她眸光盈盈的搖頭:“雲澈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保護我未來的丈夫是天經地義的事,纔不要你謝。”

    雲澈微笑,伸手觸了觸她的臉頰:“好,不謝。”

    “這些年,你都是被關在月神界嗎?”雲澈問道。

    “嗯。”水媚音點頭:“夏……傾月把我關在了月獄的最底層。但其實,她根本關不住我的,我之所以一直在裏面,都是爲了保護爹爹他們還有琉光界。”

    “嗯?”雲澈眉頭一動。

    水媚音繼續道:“在知道北神域做出的一些奇怪舉動後,我猜測可能是雲澈哥哥要回來了,於是便偷偷離開了月神界。終於,還算及時的把這些影像交到了雲澈哥哥手中。”

    “夏傾月根本關不住你?爲什麼?”雲澈問道。

    “祕密,以後再告訴你哦……和一個很大很大的驚喜一起,嘻!”她眯眸笑着,風華漾心。

    雲澈沒有追問,微笑道:“好。另外你放心,傷害你父親,關押你的夏傾月已經死了,月神界也已灰飛煙滅,你們再無需擔心月神界的欺凌。”

    “……”媚眸中的星芒忽然停止了璀璨,微張的脣間發出了很輕的聲音:“死……了?”

    “嗯。”雲澈道:“死在了無之深淵。可惜的是沒能手刃她,她強行留了最後一分力量,直接躍入了無之深淵……嗯?你怎麼了?”

    水媚音的臉上,忽然間淚痕滑落。

    水媚音連忙擡手,用力抹去臉上的水痕,重新展眸時,已再次綻開笑顏:“太好了,她終於死掉了……她那麼對雲澈哥哥,那麼對爹爹……她是這個世上最壞……最壞的人……”

    “她終於……終於……”

    忽然,水媚音猛的向前,將螓首再次深深的埋於雲澈的胸前,肩膀劇烈的顫動着,並持續的發出想要極力忍住的抽泣聲。

    雲澈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感受着胸前又一次快速鋪開的溼熱感,有些好笑的道:“怎麼又哭了起來。”

    他甚至很想調侃一句:都三千多歲……還和小孩子一樣。

    水媚音在他懷中用力搖頭,發出斷斷續續的泣音:“我……我只是……太高興了……雲澈哥哥終於回來……夏傾月……也終於死掉了……我……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嗚……”

    另一邊,池嫵仸一直默默看着水媚音的背影,眉宇間凝起一抹輕微的疑惑。

    過了好一會兒,水媚音才終於平靜下情緒,她從雲澈懷中起身,然後忽然用警告的眼神盯了一圈,然後擺出一副兇相:“雲澈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再怎麼激動,再怎麼哭都不過分,你們……都不許笑我!”

    “不,不敢。”焚道啓連忙垂首道。

    “哈哈哈哈!”水千珩卻已是開懷大笑起來。

    千葉影兒:(ˉ▽ ̄~)切~~

    “媚音,劫天魔帝爲什麼會單獨見你?”雲澈問道。

    他和千葉影兒一樣,都深深疑惑着第四幅投影的存在。至少,劫天魔帝從未和他提及自己單獨見過水媚音。

    “魔帝前輩一直都知道我在悄悄刻印影像的事。”水媚音回答道,而她這句話,在任何人聽來都毫不意外。

    幻心琉影玉作爲極高等的玄影石,可以瞞過神主神帝的靈覺,但再怎麼也不可能瞞過劫天魔帝這般存在。

    “她在決意離開後,最大的擔心,就是雲澈哥哥會有可能被背叛。於是,她找到了我,託付給我一件很重要,而且只有無垢神魂纔可駕馭的東西,並要我在將來發生壞結果的時候,可以幫助到雲澈哥哥。”

    “是什麼東西?”雲澈問……只有無垢神魂纔可以駕馭的東西?

    水媚音卻是搖頭,臉上是很神祕的微笑:“現在,還不可以說哦。”

    “雲澈哥哥,”沒等雲澈追問,她擡眸看着雲澈的眼睛,眸光變得無比晶瑩深邃:“我再也不想看到相似的事情發生。所以,成爲這個混沌的主宰,世間規則的制定者,好嗎?”

    “擁有邪神和魔帝前輩傳承的你,一定可以做到,也只有你,才真正擁有這樣的資格。”

    “那一天,我一定會把所有的祕密,都告訴雲澈哥哥……好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