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滄雲大陸一行,他本是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看望幽兒,一個是試著找尋玄獸動亂的根源。

    前者,他不但見到了幽兒,還收穫了一個天大的驚喜。

    而後者,則是讓他更加確定,玄獸動亂的根源並非絕雲深淵所外泄的魔氣。

    所有的可能性,都指向了一處……

    回到天玄大陸,因紅兒的歸來,雲澈的心情要比去之前好上太多,他站在天玄大陸的上空,釋放的神識很快鎖定了每個人的氣息,然後他眉毛一斜,嘴角一咧,向一個方向直竄而去。

    流雲城,蕭門。

    雲澈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時間都會在蕭門,最重要的原因,是蕭烈留戀此地,蕭泠汐也自然陪伴在側。

    雲澈本是欲將一滴生命神水給予蕭烈,讓他擁有無敵的力量和更長的壽元,面對這個哪怕神界的頂級強者都斷然無法抗拒的誘惑,他卻是拒絕了,而且拒絕的無比堅決,最後,他向雲澈道:「若一定要給我……就為我,留給永安。」

    雲澈不再勸,並鄭重向他保證,待蕭永安長成,會親自為他服下這滴生命神水。

    對雲澈而言,這不僅僅是為了蕭烈,亦是對他們一家的少許報答。

    回到蕭門,雲澈一眼看到了蕭泠汐。她依舊是那身簡單的翠衣,因生命神水而一朝成就神道后,除了氣息,她似乎並無太大的變化,對於玄道,她亦始終沒有太過強烈的追求。少女時代的苦修,也都是為了保護孱弱的雲澈。

    看著蕭泠汐纖柔的身影,腦中浮現著她比玉石還要瑩潤的身體,雲澈的喉嚨重重的「咕嘟」了一下,然後猛地從空中衝下,在蕭泠汐「啊」的一聲尖叫中,將她用力抱了起來。

    「小……小澈……」她眼眸慌亂,不知所措。

    「嘿嘿嘿……」雲澈淫笑一聲,抱著她直衝房中:「之前我玄力盡失,身體才出現了奇怪的故障。今天……你不要再想跑掉。」

    砰!!

    房門被重重關上,裡面隨之響起外裳被粗暴撕破的聲音,以及蕭泠汐緊張羞怯的輕吟……

    十息之後,雲澈腳步酥軟的走了出來,一張臉黑如鍋底,他仰望蒼天,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

    …………

    時光流轉,距離雲澈回到藍極星,已過去了整兩年。在神界,他的名字依然沒有被淡忘,反而因為一個東神域極為關注的大事件,而再次被頻繁的提起。

    緊閉了三年的宙天神境……終於打開。

    三年前,承載著東神域的希望,進入宙天神境的眾天選之子,已重新回到了東神域的土地上,亦回到了無數人的注目之中。

    三年前,在年輕一輩闖入千名之內的他們,無一不是傲視的天才。

    而經歷了宙天三千年,毫無疑問,他們每一個人都已脫胎換骨。尤其那些曾經震世的「神子」們,每個人都在翹首以盼重新臨世的他們,究竟會綻放出怎樣的神光。

    而他們得到的結果,讓整個東神域徹底震動嘩然。

    絕非失望的嘩然,而是無數不敢置信的吼叫……那一天,浩大東神域的上空,因太過可怕的音潮而捲起經久不息的風暴。

    龍神界,輪迴禁地。

    雲澈離開這裡,亦是已過兩年。

    「母親母親,我已經學會了什麼是種族,我們的種族,真的是最厲害的嗎?」

    稚嫩的聲音更加的清亮悅耳,再沒有了曾經的艱澀感,引得不少鳥兒發出應和的輕鳴。神曦回答道:「在如今的時代,龍為萬靈之尊,而我們龍神,是龍族的王族,所以,的確是目前世上最強的種族。」

    「那……父親一定很厲害,對嗎?」

    神曦微笑搖頭:「你的父親並不屬於龍神一族,而是人類。但他要比我們之外的任何龍族,都更有資格稱為龍神。」

    「咦?母親,你的話,我好像一點都聽不懂。」

    「你現在不需要懂,等你長大之後,才能明白。」

    「唔,又是長大之後。」稚嫩的聲音流露出渴盼:「還有七年,好漫長,一點都不像母親說的那麼快。而且,都這麼久了,父親都始終沒有出現過。母親,父親是不是不『愛』你啦?」

    神曦仙顏微露訝色,似乎很驚訝她會這麼快的理解這個字,還說出這樣一句話,短暫猶豫,她輕輕說道:「你知道『愛』這個字的含義嗎?」

    「嘻嘻,」神曦的耳邊響起可愛的笑聲:「我是剛剛學會的哦。我知道了兩個人要互相愛著對方,才會成為夫妻,才會有小寶寶,才會成為父親母親。母親和父親也一定是這樣的,對嗎?」

    神曦再綻微笑,搖了搖頭:「凡塵之中,大都如此。但我和你父親不同,我們並非夫妻,亦沒有你所理解的相愛,就連你,也是一個很美好的意外。我們之間,應該算是各取所需。」

    「咦?」輕咦聲再次響起,她又一次聽不懂母親的話。

    「你的父親,是這個世界上,最特殊的人。」神曦輕語道:「原本,母親會被困在這裡很久很久,因為你的父親,再有短短七年,我就可以離開這裡,並讓你出生。而我帶給你父親的,是更強大的力量。」

    當然,她很明白,雲澈極為迷戀她的身體,相比於力量,這更偏向於他的所需……只是這類話,她當然無法說出。

    她的確利用了雲澈,所以也給了他任何自己可以給的補償。

    「那……母親還會帶我去找父親嗎?」稚嫩的聲音小了下來,帶上了些許的擔心。

    「當然,這是母親答應你的。」神曦目光垂下,愛憐的道:「雖然,母親現在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但他一定還活著,等著我們去找到他。」

    「父親不愛母親,那父親……會愛我嗎?」聲音更加小了幾分,帶著不該屬於她這個年齡的擔憂。

    「當然會。」想著那日寧死也要遠赴星神界的雲澈,神曦輕輕的道:「他會願意為了你不顧一切,哪怕要和整個世界為敵。因為你不僅是母親的女兒,也是他的女兒。」

    輕渺的聲音在輪迴禁地的花谷中回蕩,然後很快歸於無聲,因為這裡的每株花草都格外熟悉的那個客人再次到來。

    一陣柔風吹過,神曦的身上已浮現夢幻般的白芒,很快,龍皇從天而降,站在了神曦身前,露出了唯有在這裡才會顯現的微笑。

    目光從他的面容上一掃而過,神曦徐徐而語:「一身風塵,應是剛從東神域遠歸,看來,又有大事發生了。」

    「的確是大事。」龍皇點頭道:「三年前,東神域通過玄神大會擇出的一千個年輕人,已完成宙天神境的修鍊,全部出世。」

    「時間上,也的確到了。」神曦道:「結果如何?」

    宙天神境三千年……這可絕不僅僅是東神域的大事,整個神界都在關注。

    「結果極是出人意料。」龍皇這句話,亦在說明是個連他都很是意料的結果:「竟足足修成了十九個神主!其他人,則有七百多神君,停留神王境界無法突破的,僅有寥寥二百餘人。」

    龍皇所說出的,絕對是個駭世絕倫的數字。身為混沌至尊的他,在初次聽聞時,都為之劇烈動容。

    但,神曦的反應卻很是平淡,似乎並不意外:「那是宙天珠的世界。宙天神境三千年,絕非只是單純時間錯位的三千年。」

    「宙天神境的氣息層面極高,神界與之相比,就如下界與神界之別,因而,在宙天神境中,玄力的提升和瓶頸的突破都要遠遠易於外界。」神曦聲音微頓,想到了什麼,一聲輕嘆:「如此看來,宙天珠的確是傾盡神力。」

    「這般獨有的神力,任何星界,都只會用於自身,絕不願給外人絲毫。用於他人還不遺餘力,三方神域,也唯有宙天神界有此胸懷。」

    「的確,」這一點,龍皇也深以為然:「只是,新生的戰力雖遠超預料,但還遠不及邪嬰之難所折損的力量。若東神域所擔憂的【緋紅劫難】真的爆發,怕是……也不過是杯水車薪。」

    神曦目光轉過,輕輕道:「或許,宙天神界此舉,是在期待能催生出一個足以衍生奇迹的人物,比如……雲澈。」

    這句話,讓龍皇眼神劇盪,然後緩緩點頭:「你說的不錯。」

    的確,雲澈配得上「奇迹」二字,但可惜,卻偏偏唯有他,沒能進入宙天神境,還葬身邪嬰之難。

    「那些人中,修為最高者是何境界?」神曦問道。

    「七級神主。」龍皇回答。

    「……!」神曦剎那側目,白芒之下的美眸中,分明閃過一抹深深的訝色。

    「你沒有聽錯。」對於神曦的反應,龍皇毫不意外:「的確是七級神主……王界的特殊傳承之外,三千歲的七級神主,當真是曠古絕今。而且……是兩個。」

    神曦:「……」

    「現在,東神域正在為此事而沸騰不休。」龍皇繼續道:「當年,我去東神域觀戰玄神大會時,宙天曾言,東神域這一代出現了很多打破歷史的怪才,很可能,是『應劫而生』。」

    「他的很多其他言語,也都給我一種感覺,『緋紅劫難』在他的認知里,並非『可能』,而是『必然』。再加上已經爆發的邪嬰之難……或許宙天所言的『應劫而生』四字,並非虛妄。」

    「若那一天真的到來,」神曦輕語:「記得全力幫助東神域,絕不可隔岸觀火。」

    「我明白。」龍皇頷首,然後目視神曦,無比鄭重的道:「你放心,無論將來發生什麼,哪怕劫難真的波及西神域,我也絕不會讓任何事物影響到這裡的安寧。」

    神曦並無回應,柔然而語:「東神域頻發大事,你亦無法安心,身為龍皇,當以大事為重,在一切安定之前,不必經常來此。」

    「你去吧。」

    「嗯。」龍皇點頭,身為龍神之皇,混沌至尊,在神曦面前卻如領教誨的後輩。

    他轉過身準備離開……但就在他玄氣微轉,即將飛身而起的剎那,忽然龍目一凝,陡然回身:「何人在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