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皇之力,當世無人可及……更何況混亂失智下的猝然出手。

    雖然只是一道龍影狀的玄光,但轟出的那一剎那,整個輪迴禁地瞬間幽暗一片,空間、聲音、光線都被太過恐怖的力量生生吞噬。玄光所指,赫然是神曦的小腹……那個她和雲澈孕生的孩兒。

    龍皇這些年的痴念,神曦最為清楚。

    龍皇一生的腳步,還有他的性情,她亦是當世最熟悉之人。

    他有著龍神一族最高的天賦,有足夠的雄心和正氣,成為龍皇之後,他威凌天下,卻從未失本心,有著當世最強的力量,位居當世最高的層面,卻從不欺世凌人,神界有大事發生,他總會擔為己任。

    這一切,一個重要的原因,便是神曦一直以來的教誨與引導,也因為有這樣的龍皇,龍神一族才可數十萬年立於神域萬界之巔,不僅是實力上,聲威之上更是無可動搖。

    另有一個原因,便是這幾十萬年,神曦不斷賜予,也僅賜予龍神一族的生命神水和龍曦玉液,讓龍神一族每一小代,都會有其他星界,其他種族無法企及的天才。

    但是……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真正完全了解另外一個人。因為這世上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能真正了解自己。誰都不會知道,當自己一直深藏心底,連自己都不知曉其存在的陰暗面一旦被觸發……會變得多麼可怕。

    神曦想過龍皇會有失態的反應,雖然這種失態已強烈到近乎失智,卻也並沒有太過驚訝,失望之餘甚至有些愧疚……畢竟她當年應允「龍后」之名是事實,否則,他的受創,或許會輕上那麼一些。

    但,她做夢都不可能想到,龍皇竟會對她出手。

    她身懷有孕,氣息本就弱於平常,又毫無防備,而龍皇與她之距,不過堪堪十幾步距離……對龍皇這等層面,這個距離,等同於無。

    神曦仙顏驟變……她就連光明玄力都來不及釋放,便已被龍神玄氣直中腹部。

    轟!

    那一瞬間,輪迴禁地所有的神花異草、蝶蜂鳥蟲……那間只屬神曦和雲澈的竹屋全部被毀成最細小的微塵。

    目光所及的所有空間盡皆塌陷,大地被掀起數十丈,卻沒有落下,而是直接歸於虛無。

    噗——

    崩塌的空間之中,神曦身上的白芒盡散,她臉色煞白如紙,唇間噴出一道猩紅的血箭,如在狂風中失力的蒼白蝴蝶,遠遠的飛落出去。

    「呃……啊……」存在了無數年,龍神界的最大禁地,亦是整個神界,整個混沌空間最純凈之地被一瞬毀成廢墟。漪動的空間和飄散的粉塵之中,龍皇雙腿定在那裡,身體在劇烈的顫抖,瞳孔如被針扎,瘋狂的閃動瑟縮。

    他看著自己顫抖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的做的一切。

    「我……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他如被絞魂,混亂低念:「不……不……不是我……不是我……」

    神曦緩緩起身,純白的外衣被血跡染紅大片,美眸卻是蒙上了一層異常的白芒,她沒有去顧及身上的傷勢,回神的第一瞬間,她的手閃電般的按在了小腹上,眸中的白芒瞬間化作這一生最混亂、最恐懼的瞳光。

    「希兒?希兒……希兒……希兒!!」

    她的聲音失卻了所有的淡漠與溫柔,變得那麼顫抖:「希兒……你快回答母親……快回答我……你一定在睡覺對嗎……醒過來……快醒過來……求你快回答我……」

    滴……

    被鮮血遍染的白衣上,一滴水珠輕落,隨之,淚珠如決堤之泉,傾瀉而下:「希兒……求你不要嚇唬母親……希兒……希兒……」

    曾經的仙音變得那般絕望和凄厲,每一個瞬間都讓龍皇如被萬刃穿心,他五官扭曲,向前一步,竟是踉蹌跪地,然後直接連滾帶爬的向前:「神曦……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不要過來!!」

    凄冷的四個字,字字都帶著鮮血和……冰冷刺心的恨意。

    對,那是恨……他與神曦相識三十萬年,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淚,第一次感受到她身上出現「恨」這種情緒,而且是那麼的冰冷刺骨……卻是對他而生的恨。

    他定在了那裡,然後緩緩跪地,龍目失神:「好……我……我不過去……神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剛才只是著了魔……真的只是著了魔……讓……讓我幫你……你的孩子一定沒有事……我……我可以想辦法救她……龍神界一定可以救她……」

    這是龍皇這一生最戰慄,最惶恐的言語,但,神曦卻是毫無反應,她的手掌覆住孩兒的所在,卻再感受不到她的氣息,聽不到她的聲音……那是一種,她從未想象過的痛苦與絕望。

    眼淚混著鮮血,如斷線的血珠淋落……她從未曾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母親,腹中的孩子,是她和雲澈的意外。當她發現這個意外時,才發現,世上,竟會有如此美好的意外。

    從那之後,她人生的色彩,世界的色彩,完全的變了。

    卻在這一天,在她最信任的族人手中,全部化作無盡絕望的灰暗。

    「……是母親……害了你……」她一字一淚,字字斷腸:「如果母親……當年……沒有救他……沒有助他成為龍皇……就不會……有今天……是母親……害…了…你……」

    她身體再次劇顫,心血逆流,從她蒼白的唇間無聲溢下。

    她茫然的看向前方……她第一次做母親,第一次失去孩兒,第一次知道這世上會存在如此的痛苦和絕望。

    忽然間,她的眸光劇晃……

    「輪迴井……輪迴井……」她一陣失魂的低念,猛地抬頭,彷彿在灰暗之中看了一抹微閃的明光,她急急的轉身,手掌覆在大地上,隨著一陣異樣白光的閃爍,她的身前,竟出現了一個白色的旋渦。

    旋渦釋放著純凈的白芒,但旋渦的中心,卻是無底的黑暗。

    「……」意志潰亂中的龍皇獃獃看著那個白色旋渦,殘剩的思考能力無法識出那是什麼。

    看在近在咫尺的白色旋渦,神曦的眼眸變得無比冷毅決絕,她看向龍皇,一字一字,字字盈恨:「龍白……你…聽…著……希兒若是出了什麼事……」

    「我會捨棄光明……化身惡魔……讓你嘗盡這世上所有的酷刑!」

    「我會將你的血,你的骨灰……灑遍這神界的每一個角落……讓你永生永世被萬靈踐踏!!」

    身負光明玄力,她有著世間唯一的聖體和聖心,是最不可能衍生怨恨與罪惡的人。

    卻在這時,對龍皇,釋放著最極致的憎恨,說出著最惡毒的詛咒。

    她的身影在這時躍入那個奇異的旋渦之中,頃刻間,便和漩渦一起消失無蹤。

    「神曦……神曦!?」龍皇一聲驚喊,然後慌亂撲向前方,卻只抓到一片空無。

    她的身影,還有那個白色的旋渦全都消失不見,就連她的氣息,也完全消失在了世界之中,唯有冰冷破敗的土地上,殘留著點點的鮮血與眼淚。

    「神……曦……」

    噗通……龍皇重重跪倒在地,他緩緩伸出右手,手掌顫抖的無比劇烈,剛才就是這隻手忽然轟出……

    「我……到底……做了……什……么……」

    他手掌抓起,然後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心口。

    轟!!

    一聲巨響,天崩地裂,他的心口猛然下陷,口中更是龍血狂噴,但他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整個人緩緩癱下,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讓他伏下的頭顱重重的撞在地上,隨之,他的五官開始扭曲戰慄,然後竟發出一陣崩潰的嚎啕大哭……

    …………

    …………

    「呃!!」

    雲澈一聲驚吟,身體猛地蜷下,手掌死死的抓住心口。

    「啊!」身邊的雲無心被嚇了一大跳,她慌忙丟掉手裡的釣竿,衝到雲澈身前:「爹爹,你……你怎麼了?」

    這裡是天玄南海,他們父女正在一葉小舟之上,進行著他們最喜歡的釣魚比賽。

    雲澈的身體停止瑟縮,然後忽得抬首,向雲無心做了一個鬼臉,笑眯眯的道:「嘿嘿,又被騙了吧!我說過多少次了,釣魚的時候內心一定要比水面還要平靜,不可輕易被外物打擾,才能……啊唔!」

    「哼!」雲無心在雲澈的手臂上重重的捏了一下,然後扁著唇瓣回到自己位置,重新拿起魚竿,別過臉兒不理他:「爹爹又騙人,明明都是大人了,還和小孩子一樣。」

    「爹爹給我找了那麼多姨姨,不會都是用的這麼幼稚的方法吧。」雲無心唇瓣扁得更高……因為她剛才真的被嚇到。

    「呃……」雲澈老臉微紅:「等你長大了,爹爹再和你談論這個問題。」

    「咧!」雲無心沖他一吐舌頭:「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哼。」

    「……」雲澈沒有說話,似乎無言以對。

    雲無心並沒有看到,雲澈雖一臉嬉笑,但胸口卻是劇烈的起伏著。

    「主人……」他的心海之中,傳來禾菱擔心的聲音:「你怎麼了?你的心跳好亂……」

    「沒事。」雲澈回應道。

    但他的眉頭在顫動,握著魚竿的雙手也在不自禁的收緊。

    怎麼回事……

    剛才心臟為什麼會那麼痛……就像是忽然被刀子刺穿了一樣……

    他悄悄側目,看著雲無心恬靜的側顏,好一會兒后,內心才終於稍稍平靜。

    他在心中默念著:將來,不管還會發生什麼,災難也好,考驗也罷……所有的一切,我都會去應對和承受。但無論如何,我都絕不會再讓任何事物傷害到我的女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