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玄南海。

    天下暗下,雲澈和雲無心的釣魚比賽結束,而結果……雲無心大獲全勝。

    與其說是心境修鍊,這其實更是一種他們父女的娛樂。難得獲勝的雲無心卻沒有開懷雀躍,而是來到父親身前,拉起他的手:「爹爹,你今天是不是不開心?」

    「呃?沒有啊。」雲澈一臉笑眯眯:「我哪有不開心。」

    雲無心很認真的看了他好一會兒,然後很是確定的道:「爹爹果然有心事。我猜……是不是在想那個叫『神界』的地方?」

    「……」竟被自己的女兒一言戳到內心最深處,雲澈目光一滯,下意識的想要否認,但碰觸著她滿是關切的純凈目光,即將出口的話頓時轉過:「是有一點想。」

    心臟的剎那刺痛之後,他便一直心神不寧,總感覺……在某個地方,一定發生了什麼極其不好的事。

    「果然。」猜中父親的心事,雲無心展眉而笑:「師父說,爹爹是一個特別容易留情的人,在神界的幾年肯定留下了很多牽挂。比如說……」

    「比如說?」

    「比如說……」雲無心星眸轉動,點著手指:「茉莉啦……彩脂啦……神曦啦……師尊啦……」

    雲無心每說出一個名字,雲澈的眼睛就會瞪大一分,當她竟說出「神曦」和「師尊」時,雲澈終於無法淡定:「等……等等……這些名字你是從哪聽來的!」

    「嘻嘻,」雲無心螓首一歪,星眸彎起:「是娘親說的,娘親說爹爹說夢話時提過好多好多次這些名字……唔!師父也說過!」

    「……」雲澈手扶額頭,久久無言。

    「不過好奇怪,」雲無心的臉兒上露出很久之前就有的疑惑:「玄力達到神道之後,明明是不需要睡眠的。爹爹那麼厲害,但還是經常會睡覺的樣子,還總愛說夢話。」

    「咳……咳咳……」這個打死雲澈都無法解釋,頗有些慌神的道:「這個……睡覺總是沒有壞處的。那個……天色快暗下來了,我們回去吧。」

    「爹爹又要回去睡覺嗎?」

    「對啊……呃不是,爹爹和你一樣,晚上也會修鍊!」

    「哦……」雲無心將信將疑。

    兩人剛準備離開,雲澈的傳音玉忽然傳來波動,雲澈快速拿起,裡面頓時傳來鳳雪児稍顯急促的聲音:「雲哥哥快來,又發生了嚴重的玄獸動亂。」

    這段時間以來,玄獸動亂的範圍一直西移,速度說快不快,說慢不慢,發生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但云澈恢復力量之後,以光明玄力進行凈化,可以在頃刻間將動亂安撫。

    因而,玄獸動亂在世人認知中出現的頻率已經很低,偶爾出現,也會很快安寧。

    「這次是哪裡?」雲澈很淡定的問道,身邊的雲無心也一點都沒有覺得驚訝。

    「全境……是全境!」鳳雪児說出了讓雲澈微微皺眉的話:「那些未曾爆發過,也未曾被雲哥哥凈化過的地方,就在剛才,全部發生了玄獸動亂。」

    「不僅天玄大陸如此,幻妖界也是如此!一切都毫無預兆,現在四處都是獸難橫生……」

    「我明白了。不用擔心,馬上就會好。」

    玄獸動亂在全境範圍全面爆發,這對天玄大陸和幻妖界而言,無疑是一場無比可怕的彌天大難。但這對雲澈而言,的確只是小事,因為藍極星這個世界對他而言已經太小,他哪怕極力壓縮力量,以光明玄力將兩片大陸全部凈化也用不了多久。

    但,他的眉頭卻是緊緊皺起,許久都沒鬆開。

    半年前在滄雲大陸,面對滄雲大陸的慘狀,他曾想過滄雲大陸的今天會不會就是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明天?

    當時之念,竟已成真。

    雲澈的皺眉,並不是因為它來得如此之快,而是來得如此突然!

    之前還是偏東區域間或的出現玄獸動亂,卻在這個時間,毫無預兆的忽然全面爆發。

    「我們走吧。」

    拉起雲無心的小手,雲澈剛要準備去往鳳雪児那邊,卻在這時腳步一頓,猛然轉頭看向了東方。

    東方的天空,印著一枚猩紅色的星辰,日夜皆在。甚至在不知不覺中,讓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都習慣了它的存在,並因之衍生了各種奇怪的臆測和傳說。

    此時,一片暗雲蒙於東方,但那枚紅色星辰竟沒有被遮掩半分,赤紅的光明直直刺下,直刺至雲澈的瞳孔深處……反而要比以往任何一刻都更加耀眼。

    「……」雲澈的眉頭一點點收緊,再收緊。

    他每天都會觀察這顆紅色星辰,他無比的確信,就在一個時辰前,它的光芒還沒有如此強盛,分明是在某個時間,一下子發生了某種巨大的變化。

    紅光穿過瞳孔,刺入心魂,帶起長久不息的波瀾……

    …………

    「他放棄了以神力在『萬劫無生』下繼續存活六十萬年,而是將所有神力、生命,都用來凝化那滴邪神不滅之血。為的,就是把自己的力量之源留下……生命的最後,卻是在擔心著那一天的到來,並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為後世留下了唯一的希望。也許,唯有他,才配被稱作最偉大的神靈。」

    「而若那一天真正來臨,背負著邪神力量的你,將會是唯一的希望。」

    …………

    「我現在無法告訴你,因為現在的你太弱小,還無法承受那個可怕的真相。你現在最需要的,是成長,太早背負,只會嚴重影響你的成長。你現在只需要知道兩件事……一件,是儘快的成長,讓你的邪神力量足夠的強大,第二件,是要愛惜自己的生命,一定要好好的活著,若你死了,那麼最後的希望,就會徹底熄滅。」

    …………

    「你的人生太短,閱歷太淺,力量和靈魂都太弱太弱。而若有一天,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自己的意志和覺悟已經可以承擔的起足夠的波瀾和重任,你再來找我,我會告訴你所有的真相……」

    「並把我所有的力量都賦予你。」

    …………

    冥寒天池之底,冰凰少女的言語在他的心海中響起,每一言,每一語,他都沒有淡忘過。

    當時的他,只是初入神道,對神界一無所知。

    而隨著他力量的強大,心境的不斷改變,見聞的不斷廣博……尤其這些年發生在神界和藍極星的諸多異狀,此時再回想那些言語,他的感觸已截然不同。

    「希望」與「使命」,這類他當初只當做虛妄的言語,也在他的世界里越來越清晰。

    如今的神界,會不會也發生了什麼異變……會不會影響到吟雪界……

    這些異變絕非逐漸加劇和蔓延,而是會忽然毫無預兆的加劇……就此下去,將來,究竟會發生什麼……那顆紅色星辰背後的「可怕真相」又究竟是……

    「爹爹?爹爹……爹爹!」

    雲無心連續好幾聲的叫喚,雲澈才終於回神,他手臂一攬,將女兒抱在身側:「走吧,我們一起去把整片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都凈化一片,讓你看看爹爹的厲害。」

    空間切換,很快,雲澈出現在了神凰城上空,未見他有什麼動作,光明玄力已無聲灑下,罩向了下方所有失心的玄獸……

    與此同時,東神域,吟雪界,冰凰聖殿。

    一抹冰影閃動,浮現出沐冰雲的仙影。

    「發生了何事?」沐玄音問道。

    「半個時辰前,北方冰風帝國的東境忽然發生了大規模的獸潮,短短半個時辰,已波及近一成的國境,數十宗門遭受大難。我已經派遣第二宮和第三宮的宮主親自帶弟子前去鎮壓。」

    「獸潮?」沐玄音回身,冰眉微蹙:「因何原因?」

    沐冰雲搖頭:「不得而知。只聞冰風山脈的玄獸全部傾巢而出,氣息暴戾非常,但事前毫無預兆。」

    沐玄音:「……」

    「不過不必擔心,兩宮主親自前去,很快便能壓下。」

    沐冰雲說完,卻發現沐玄音的臉色竟格外沉重,尤其她的目光,冰寒的有些異常。

    這時,她身上的冰凰銘玉閃動寒光,她手指輕觸,然後目光猛地一動。

    「姐姐,事情有些不太對勁。」沐冰雲的聲音比之剛才慎重了許多:「就在剛才,幾乎是同一時間,炎神界的東北邊境亦發生了獸潮。」

    「……」沐玄音沒有說話,她想到了自己在藍極星時的所見。

    「通知下去,」沐玄音忽然寒聲道:「從今日開始,全宗上下,全部備戰!」

    「……什麼?」沐冰雲一驚。

    「另外,立刻通知所有長老,三日之內……不,就在今日,十倍加固霧絕谷的結界!」

    沐玄音一番命令讓沐冰雲大惑不解:「姐姐,到底怎麼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沐玄音冰眸愈寒:「我只知道,我們東神域……要徹底大亂了。」

    沐冰云:「……」

    「外界,可有什麼關於北神域的消息?」沐玄音忽然問了一個似乎毫不相干的問題。

    沐冰雲稍稍一想,回答道:「有一個很奇怪的傳聞,北神域的『版圖』,今年非但沒有縮減,反而擴張了少許……但無法確定這個傳聞的真假。」

    「……」沐玄音再次沉默,足足半刻鐘后,才閉眸輕語:「去傳令吧。所有閉關中長老、宮主、殿主、弟子,也全部授令,停止閉關。」

    「我明白了。」沐冰雲點頭,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忽然道:「姐姐,難道這忽然爆發的獸潮,是和北神域有關?」

    「不,他們沒那麼大本事。」沐玄音冷冷道:「是有一股詭異的黑暗氣息正在籠罩整個東神域,將來,說不定還會蔓延至南神域和西神域。這對我們三神域而言,會是一場無法預測發展與結果的劫難,但對北神域而言……他們恨極三神域,這很可能,會是他們脫離『牢籠』的契機,必有行動!」

    「我們吟雪界幾乎是東神域距離北神域最近之地,必須萬般小心!」

    北神域是神界的四神域之一,但亦被稱作「魔域」,同時,又是一個真正的牢籠。

    一個生存著無數魔人、魔獸、魔靈的「牢籠」,因為他們一旦離開北神域,被其他三神域的人發覺,必遭全力滅殺。

    而由於混沌陰氣的逐年稀薄,上古時代遺留的黑暗魔氣逐年退散,北神域的「版圖」也是逐漸收縮,他們萬般想要逃出,去尋更大的天地和生存空間,但卻又根本無法逃出……北神域在四神域中的實力本就最弱,面對的,還是其他三方神域的不可共容,根本毫無抵抗之力,唯有永恆的鬼縮。

    但今年,籠罩北神域的魔氣竟沒有衰減,版圖亦沒有收縮,反而隱隱擴大了一分!

    這絕對是北神域百萬年的首次,透著無法理解的詭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