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萬生最近有些心神不寧。

    東神域被北神域入侵,他原本並未怎麼放在心上,反而成爲了他奪取“永生之物”的極好契機……哪怕宙天界被魔人空降血屠,他依然沒有因之生出太大的危機感,反而順手藉此給梵帝神界加倍施壓。

    但,隨着月神界的忽然隕滅,東神域戰況的極速惡化以及當年真相的忽然公開,他的注意力也不得不從“永生”二字上大爲轉移。

    對北域之魔固化了百萬年的認知,讓東神域措手不及,亦讓他南溟神帝終於開始覺得自己似乎想的太過天真了。

    尤其隨着真相的公開……南神域那邊,開始頻頻傳來一些讓他不願聽到的訊息。

    這時,南獄溟王和西獄溟王走入,道:“王上,他們來了。”

    很快,六個身着淡金長衣的人攜着六股強大到宛若天威的氣息走入,拜倒在南萬生身前。

    這六個人,任何一個,都是在南神域爲蒼生所仰,傲視天下的恐怖人物,因爲他們皆爲溟神。

    南溟神界,南神域第一王界。南溟神帝麾下共有十六溟神,以及四大溟神之王——東獄溟王、西獄溟王、南獄溟王、北獄溟王。

    而今,不僅南溟神帝親至東神域,還到來了兩大溟王和六個溟神。

    南萬生起身,面對六溟神的“及時”到來,他卻並未露出欣然之色,少年般的面孔透着深深的沉重,隨之一聲低吟:“回南溟!”

    “……!?”六溟神齊齊擡頭,一臉驚愕。

    他們接到王命後日夜兼程的全速趕來,卻得到一個回返南溟的任務?

    南獄溟王和西獄溟王則並未露出太大的意外。他們這段時間一直在東神域,對東神域發生的一切都是第一時間知曉。

    WWW☢ttκǎ n☢¢ ○

    “是本王想的太天真了。”南萬生沉聲說道:“無論是雲澈,還是北神域,本王都完全錯估了。”

    在南萬生之前看來,北神域強攻東神域是一種自殺式的泄憤,後果無疑是被東神域所滅……畢竟,沒有人比他們這些神帝更瞭解北神域的實力。

    後來戰況完全出乎預料,他開始覺得,哪怕北神域真的能挫敗東神域,也必定元氣大傷,若敢動他南神域,隨隨便便也就滅了。

    但短短几天之中,每一天傳來的消息都完全在他的預料之外,甚至一次次讓他心中驚顫……他知道,自己必須完全推翻先前對北神域,對雲澈的認知與評估。

    以及,重新思慮自己爲什麼會出現於這裏。

    永生的確是一個讓他血液爲之沸騰,靈魂爲之癲狂的誘惑。但誘惑前方,卻可能是無盡的黑暗深淵。

    “走!”南萬生無比果決的下令。這一次,他非但不會再淡視北神域,還會在迴歸南神域後,在最短時間內凝聚南域四王界的核心力量,然後主動出手!

    給北神域一個措手不及……就如北神域對東神域一樣。

    而這時,一個格外異樣的氣息忽然快速臨近。

    南獄溟王目光一側,身形如蒼鷹般飛出,歸來之時,後方已多了一個身影。

    赫然是梵帝神界第十梵王千葉紫蕭。

    “哦?這不是第十梵王麼。”南溟神帝掃他一眼,目光微凜:“這個時間到訪,莫非是你們的神帝想開了,想邀本王去喝茶嗎……不過看起來,你的狀況有些不太好。”

    千葉紫蕭的狀況何止是不太好,都不需要神識探知,只要長有眼睛,都可一眼看到他蒼白的面孔和散發着詭異幽光的眼睛。

    而他原本渾厚如嶽的梵王氣息,此刻極盡的混亂虛浮。全身肌膚在不正常的扭曲蠕動,顯然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噗通!

    千葉紫蕭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然後跪爬着到了南溟神帝前方,這以梵王之姿做出的卑賤姿態,讓在場的溟王溟神都是皺眉震驚。

    “南溟神帝……救我……救我!”

    恐懼、渴望、卑憐……就像是一個將死之人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

    而無論他的姿態,還是乞求的言語……任何人看到聽到,都斷不會相信,這竟是來自一個梵王!

    “嗯?”南萬生微微眯眸,目寒如針。

    身爲南神域第一神帝,他的眼睛何其毒辣。千葉紫蕭身上、眼中所呈現的那種恐懼與渴望,全然不是裝出來的,而像是剛剛承受了長久的恐懼與絕望。

    他忽然伸手,一縷氣息直覆千葉紫蕭。

    千葉紫蕭絲毫沒有抗拒……而就在南萬生的神識隨着氣息侵入千葉紫蕭軀體的第一個剎那,他面色驟變,氣息瞬間撤回,腳下近乎倉惶的連退數步。

    “王上!?”南萬生的反應,讓兩溟王和六溟神盡皆大驚。

    南萬生雙目盯死千葉紫蕭,聲音無比低沉:“這是什麼毒!?”

    他神識侵入的那一刻,竟彷彿感知到了一個正欲向他撲至,將他永遠吞噬的恐怖惡魔,讓他全身泛寒,神識根本還沒碰觸到毒息,便慌忙撤回。

    而在南萬生驚聲吼出的瞬間,他已想到了答案……那個唯一的答案。

    神界皆知,南溟神界有着最可怕的魔毒——弒神絕殤。

    而千葉紫蕭身上的毒,卻遠比他熟知的弒神絕殤都要可怕的太多,絕對足以輕易將一個強大梵王逼至絕望死境。

    這樣的毒,也唯有可能,出自當年將千葉梵天逼至絕境的天毒珠!

    “是雲澈!是他的天毒珠!”千葉紫蕭顫聲吼叫着。他是一個極聰明的人,他擺出如此卑賤的姿態,不是他在絕望下顧不得尊嚴,而是一種“誠意”的表現:“現在,梵天神帝,衆溟王、長老、神使……梵帝王城所有人,都中了這種毒……”

    這一消息,讓南萬生等人無疑心中劇震。

    梵帝王城,梵帝神界的核心存在……包括梵帝梵王,所有人都身染天毒!?

    若這是真的,若天毒珠註定無解,那豈不是預示着……梵帝神界可能會被滅界!?

    衆溟王、溟神互相對視,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那深深的驚悸。

    王界之間少有惡戰,因爲到了這個層面,對對方造成任何一分傷害自身都會承受巨大的反噬。

    縱然有着極深的仇恨,只要還殘存一分理智或餘地,亦不會有王界拼着數十萬年的基業,傾全力去與另一王界死戰。

    因而,神界百萬年歷史,在雲澈出現前的時代,王界一個接一個崛起,但從無王界的隕落……如北神域的淨天神界那般因易主而更名,已是極限。

    但這短短十日之內,宙天界輕易就被屠了,月神界直接破滅消失,現在,梵帝神界的所有核心都陷落天毒地獄……

    這已遠遠不是“可怕”二字可以形容。

    南溟神帝目光陰寒,忽然冷冷一笑:“天毒珠的毒,大概也只有天毒珠能解。你若想活命,大可去找雲澈求饒,爲何來找本王?”

    “不!”千葉紫蕭嘶啞着喊道:“現在的雲澈,就是個嗜殺的魔鬼!而且根本毫無信義可言!連宙天老祖誠意和解,他都當着世人之面言而無信。”

    “他在下毒之時,給了我們七日之期,但是……有宙天前車之鑑,我們縱然向他屈膝,這個魔鬼也絕不可能爲我們解毒,反而會將我們趁機極盡折辱!”

    “呵。”南萬生低笑:“你倒是看得足夠透徹。”

    “南溟神帝……”千葉紫蕭跪地向前:“現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南溟神珠是當世第一辟邪之物,連弒神絕殤都可以解,說不定可以解天毒珠的毒!”

    “就算……就算不能完全解除,也一定可以淨化到足以控制的程度。”

    “笑話!”南萬生目光陰寒而不屑:“南溟神珠的靈力何其珍貴,就算可以淨化天毒,又豈會用在你的身上!”

    千葉紫蕭立刻道:“我可以幫南溟神帝得到……”

    他聲音一頓,目光微側,掃了旁邊的溟王溟神一眼,壓低聲音:“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哦?”南溟神帝眯眸俯視,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千葉紫蕭繼續道:“現在梵帝王城所有人都中了天毒,只要……只要我打開結界,南溟神帝便可輕鬆取走想要的東西!我保證,他們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有抵擋之力。”

    “呵呵……”南溟神帝冷冷低笑了起來:“第十梵王,你的表演也實在太拙劣了。能爲東神域第一王界,其梵王便是如此賣主求生的貨色?你當本王是傻子麼!?”

    千葉紫蕭沒有驚慌,他與南溟神帝對視,目中反而閃耀起灼灼的冷芒:“忠誠自然重要。但不該超越生命!我現在,只是在做一個想活命的聰明人,真正該做的事!”

    “南溟神帝若是不信……”千葉紫蕭微一咬牙,還是道:“儘可搜尋我近段時日的記憶。我千葉紫蕭……絕不反抗。”

    此言一出,溟王溟神,連同南溟神帝都是目光劇動。

    讓他人的魂力入魂,對方稍有歹意,後果便不堪設想。

    若非當真被逼至絕境,豈會如此。

    “好!”南萬生豈會拒絕,直接伸手,抓在了千葉紫蕭的腦袋上。

    千葉紫蕭重重咬牙,身體發抖,但果真沒有抗拒,任由南萬生的魂力直傳心魂。

    須臾,南萬生的手掌從千葉紫蕭的頭顱離開,臉色一陣變幻。

    “王上?”西獄溟王向前一步。

    “他沒有說謊。”南萬生低語道:“現在的梵帝王城……呵呵,簡直悲慘的像個只剩絕望的地獄。”

    他說話之時,三分震驚,三分意動,還有四分的驚懼。

    如果這些天毒是爆發在南溟神界,同樣可以在一夜之間,將他南域第一王界化作劇毒煉獄。

    “七天……不,還剩下不到六天。”千葉紫蕭支撐着被侵魂後昏沉的頭顱,竭力提醒道:“到時,雲澈到來,‘那個東西’就會落在他的手上。”

    “不,很可能……梵天神帝會提早將它獻給雲澈來博取生機。南溟神帝若想要得到,一定要儘早出手。”

    南溟神帝斜眉看他,笑意變得溫和起來:“第十梵王,你的確是梵帝衆梵王中最聰明的人。真正聰明的人就該如你這般,及早認清形勢,在最短的時間內做最正確的選擇。”

    他緩緩擡手,掌心之中忽然多了一抹金芒閃耀的寶珠,一抹濃郁無比的淨化氣息也瞬間充斥了他們所在的空間。

    南溟神珠!神界傳說中,擁有最強淨化之力的上古寶珠。據說連弒神絕殤毒都可淨化……當然,只是據說。

    嗅到南溟神珠淨化氣息的剎那,千葉紫蕭猛的擡頭,雙目陡然釋放出無比強烈的渴望光芒,如溺水將亡之際,忽然在視線中浮至的救命稻草。

    “你現在立刻回梵帝王城,並馬上開界!”

    即使剛剛都已搜過他的記憶,南萬生依舊謹慎無比……他必須親眼看到梵帝王界的結界打開,纔會真正盡信千葉紫蕭。

    “做好了,無論最後成與不成,本王都會以這南溟神珠,爲你淨化甜天毒!”

    “本王一定說到做到,而且……”他露出低沉的微笑:“你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千葉紫蕭擡頭,咬牙堅決道:“我既然邁出這一步,便不會回頭,更不會後悔!”

    說完,他猛的轉身,帶着滿身毒息飛回向梵帝神界。

    “跟上!”

    忽然變得唾手可得的“永生之器”,讓南溟神帝完全掐滅了速返南域的念想,遙遙跟隨於千葉紫蕭身後。

    …………

    梵帝王城的上空,雲澈匿影中的身姿遙遙而立,無人發覺他的存在。

    等待許久之後,終於,籠罩梵帝王城,唯有梵帝神力纔可操控的強大結界忽然關閉。

    與此同時,遠方的空間,傳來南溟的氣息。

    雲澈雙眸眯起,幽然而笑:

    “一窩中毒的狗,和一羣貪婪的狗,最終誰能咬得過誰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