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明白了。」沐冰雲點頭。吟雪界位於東神域極北,的確是最為靠近北神域的星界之一。

    而提及北神域,沐冰雲的目光明顯泛起些許的異樣,離開之時,她幽然說道:「當年,父親便是被魔人所殺,母親遺命,北域魔人為吟雪萬世之敵……無論將來會發生什麼,縱傾性命,也絕不會讓魔人踏入吟雪半步!」

    沐玄音:「……」

    沐冰雲離開,沐玄音靜立許久,才睜開冰眸,一聲低喚:「妃雪。」

    沐妃雪一身冰凰雪衣,絕美的雪顏如沐玄音一般永恆冰寂,她來到沐玄音身後,屈膝拜下。

    「你的冰凰封神典短時間已難有進境,」沐玄音道:「從明日開始,為師會傳授你【斷月拂影】和【斷月毀殤】。」

    「是。」沐妃雪輕語而應。

    「斷月拂影和冰凰封神典一樣,是遠古冰凰所遺的冰凰神力,目前全宗除為師之外,無一人可修成,能否有所領悟,皆要看你的悟性與造化。而斷月毀殤,為先祖所創的禁技,你應早從你爺爺那裡聞過此名。其雖威力巨大,但為師發動,尚需以精血為引,你將來若是動用,很可能需以性命為引,這一點,你需先記牢。」

    「是。」沐妃雪應聲,毫無波瀾。

    雲澈的領悟能力極其之高,無論冰凰封神典還是斷月拂影,都是信手拈來……但沐玄音從未授過他斷月毀殤。

    世界頓時安靜了下來。沐玄音久久靜立原地,無聲無息,足足半個時辰后,她才發現沐妃雪依舊跪在身後,輕聲道:「你去吧。」

    「是,師尊。」沐妃雪起身,緩步離開。就連她,都明顯察覺到沐玄音有些心神不寧。

    沐玄音所料無錯,吟雪北境忽然爆發的獸潮,絕不僅僅是個例,因為就在這同一天,甚至同一個時辰,東神域近三成的星界同時爆發了性質完全相同的獸潮……沒有任何的預兆。

    而這些星界的一個共同點,就是它們東方的天空,可以看到一顆越來越刺眼的紅色星辰。

    並且,隨著這顆星辰一天比一天刺目,能看到它的星界也越來越多。

    而這一天,只是東神域接下來一系列災難的起點。

    一片無息無色無形的陰影,已悄然間在東神域蔓延……更準確的說,是在整個混沌空間蔓延。

    東神域,宙天神界。

    宙天神帝立於比宙天塔還要高的穹頂,他目視東方,發須飄然,一雙神帝之目透著從未有過的凝重。

    只是他的面色,浮動著一層極不正常的灰白。

    他的身後,兩個人影飄然而至。

    一人一身白袍,身材高大,白須白髮,仙風道骨卻又笑態可掬,如世外仙尊。

    另一人則是一身黑衣,面如劍刻,一雙眸子幽暗刻薄,似永無情感。

    宙天神帝座下兩大最聲名赫赫的勢力,無疑是守護者和裁決者,前者是宙天神界的核心力量,基石一般的存在,後者則為宙天神界維護東神域秩序的臂膀。

    而這兩人,白袍老者正是眾守護者之首的【太宇尊者】,其地位、修為,在宙天神界都僅次於宙天神帝之下。

    黑衣中年人,則是當年主持玄神大會的裁決者之首——祛穢尊者。

    他們同時被宙天神界召見,實屬罕見。

    「你們來了。」宙天神帝轉過身,面色依舊凝重。

    「主上喚我二人前來,必有大事。」太宇尊者道,祛穢尊者亦同時點頭。

    「的確是大事,不是我宙天神界,而是事關東神域命運的大事。」宙天神界微吐一口氣:「今日,東域大量星界忽然爆發獸潮,此事,你們定已聽聞。」

    太宇尊者目光一動:「莫非主上知曉此事的起因?」

    宙天神帝緩緩點頭,然後重新將目光轉向東方,臉上呈現著世人無法理解的沉重:「這一切的根源,便是混沌之壁上的緋紅裂痕。」

    太宇尊者與祛穢尊者的臉色同時微變。

    「這……怎麼會?」縱然以兩大尊者的層面,亦無法理解這句話。

    「當年在發現那道混沌之壁的奇異裂痕后,我與梵天曾有過諸多的猜測。封神之戰前夕,亦在封神台公布了各種猜想和可能的最後結果……但,三年前,在將一眾天選之子送入宙天神境后,我得到了一個比『最壞結果』還要可怕千萬倍的可能,而這個可能,又在這短短三年之中,越來越趨近於事實。」

    「什麼可能?」太宇尊者沉聲問道。

    「緋紅裂痕並非天災,而是一場源起上古時代,卻禍及今朝的恩怨。」宙天神帝聲音沉重,卻並沒有詳細說明:「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那些星界突然的玄獸動亂,是受一股魔氣所影響,那股魔氣有著【極其之重的恨怨】,而其來源……便是那道混沌之壁上的裂痕!」

    「什麼!?」太宇與祛穢瞬露驚然,太宇尊者馬上擰眉搖頭:「這不可能!若當真有如此魔氣,我又豈會毫無感知。」

    太宇尊者絕對有資格說出這句話,因為他是宙天神界中除宙天神帝外,唯一一個十級神主,真真正正的極致層面,自然也有著當世最巔峰的靈覺。

    「唉,」宙天神帝重嘆一聲:「因為那股魔氣層面實在太高,縱是你我,都無從探知。」

    太宇尊者:「……」

    「如今,只是玄獸受到影響,或許用不了太久,人類亦會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且會越來越重。這些,並非是我的臆測,而是……老祖之言。」

    「老……祖!?」

    這兩個字,讓這兩個守護者與裁決者的統領大驚失色,他們在宙天神帝面前都未彎下的腰桿,都在同一個時刻,不由自主的矮下了數分。

    若真的是「老祖」之言,那麼就算再匪夷所思十倍,他們也斷然不會有半點質疑。

    「太快了……太快了……」他連念兩遍,憂心忡忡。雖然,緋紅裂痕的存在早在三年前便已公開,但,真的沒有幾人將其真正當一回事,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他,身上,心上,都擔負著他人無法想象的重壓。

    就在今天,東神域的玄獸動亂忽然毫無徵兆的爆發……真的太快了,快到了他,快到了他口中的「老祖」都措手不及。

    的確,若真是「那個」層面的力量,又豈是他們所能理解和預測。

    「我今日召你們前來,是有大事要你們去做。」

    已無需宙天神帝再多言,他口中的「大事」,將是關係著東神域的未來,太宇尊者和祛穢尊者都是肅然傾聽:「太宇,邪嬰之事暫且擱置,你馬上親自前往梵帝、月神兩界,同時派人速往各大上位星界,傾所有王界、上位星界之力,築起一個通往混沌極東的次元大陣!」

    「這……!!」太宇尊者猛的抬頭。以他的層面,什麼樣的空間玄陣沒有見過。但,混沌極東何其之遠……連通至混沌極東的次元大陣,幾乎等同於打穿小半個混沌空間!!

    這根本是不可想象的大工程。

    「不必多言。」宙天神帝知道他會說什麼,微一抬手:「此事必須完成,而且必須在一年之內完成。告訴所有上位星界,這並非協商,而是命令……哪怕要給予最強硬的威脅。」

    事關東神域生死存亡,誰都不可置身事外。

    「……」看著宙天神帝的臉色,太宇尊者臉上的驚容逐漸褪去,然後無比凝重的點頭:「我明白了。」

    「我們宙天,當以身作則,祭出這幾十萬年積累的所有神晶……不錯,就是所有,不要有任何保留!」

    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宙天神帝卻是說得斬釘截鐵,沒有一絲心疼和猶豫:「這邊完成之後,再向西、南兩方神域的王界求助,亦是你親自前往。」

    太宇尊者雙手抬起:「絕不辱命。」

    太宇尊者親自前往,既是給足了顏面,亦是告訴三方神域此事的嚴重性。

    「好。」宙天神帝微微頷首:「一年……希望可以來得及……」

    但就算來得及,也只能無比渺茫的一搏……

    他話音未落,身體忽然猛地一顫,臉色亦瞬間蒙上了一層駭人的黑氣。

    「主上!」

    太宇與祛穢大驚,慌忙向前。

    宙天神帝臉色無比痛苦,他的手指在心口連點數次,終於,他胸口一凹,一大口猩黑血液噴出,臉上的黑氣才總算淡去那麼幾分。

    「主上,你沒事吧。」太宇尊者憂心道。

    宙天神帝重重緩氣,道:「邪嬰之力,蝕骨殘心,遠比預想的要可怕太多。我本以為憑我之能,最多三五年便可化解,如今看來……怕是再有十年也難……」

    「祛穢,這也正是我召你前來的原因。」

    祛穢尊者:「請主上明示。」

    宙天神帝徐徐道:「邪嬰之力雖然可怕,若給我時間,總能全部祛除。但,如今事態特殊,我不得不首當其衝,擔負一切,已不堪如今之態,所以,西域龍后的人情,這次是不求也得求了。」

    西域龍后的人情……那是世上最貴重的人情。

    也唯有她獨有的光明玄力,能在短時間內輕易化解侵入他體內的可怕魔氣。

    「我明白了。」祛穢領命:「我這便動身,去求見西域龍皇。」

    「去吧。」宙天神帝道,眼下局面,當真是一息都不能再耽擱。

    太宇和祛穢領命而去,他們的心情比來時自是沉重了無數倍。

    宙天神帝沒有離開,他一陣劇咳,臉上不時閃過痛苦之色,但邪嬰之力的折磨,遠遠不及他心中沉重之萬一。

    他必須籌備一切,哪怕只是無比渺茫和無力的準備。但他卻又無法在那之前說出真相,因為那個太過可怕的真相一旦傳開,會在東神域,乃至三方神域引發無比巨大的恐慌,那種恐怖會讓無數的生靈變成瘋子……後果無疑不堪設想。

    「老祖之言不會有錯,當真會是……覆世之劫么……」宙天神帝抬頭望天,身為東域神帝,聲音卻是那般的無力悲愴……甚至透著極為濃重的灰暗絕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