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梵帝神界之中,除了千葉梵天,最可怕的不是梵王,而是……置身死地的梵王。”

    這是在籌備進攻東神域時,千葉影兒着重和雲澈和池嫵仸說的一番話。

    “因爲梵帝傳承不止強大於梵神神力,亦強大於魂力!可借之修成獨立的梵魂。若遭遇必死的絕境,還能以梵魂魂力爲媒介,釋出玉石俱焚的‘梵魂燼’!”

    “所以,強攻梵帝神界絕非明智之舉。最好,在將他們逼入絕境後,再找個合適的‘工具’趁火打劫。至於工具和合適的誘餌……都有現成的。”

    當年千葉影兒在提及之時,“工具”和“誘餌”都已成竹在胸。

    “最難的兩點,就是如何將梵帝神界逼至絕境,以及……將‘工具’的戒心最小化,慾望最大化。”

    “放心,梵魂燼是梵王的最終底牌,從無人能將梵帝神界逼至絕境,所以從未暴露過……哪怕龍神、南溟,應該也並不知曉。”

    …………

    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撲向西獄溟王之時,其他梵王也全部回身,以玄氣死死壓向西獄溟王,任由身周梵神的力量轟於己身。

    被衆梵王氣場齊壓,強如西獄溟王,身形亦出現了短暫的停滯,被第八梵王那矮胖的身軀牢牢抱住,又是下一個剎那,被撲上來的

    第十三梵王死死抱住右腿。

    轟!!

    他一聲冷笑,強橫的溟王之力零距離爆發。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口中噴血,胸骨臂骨碎斷,但卻依舊緊鎖西獄溟王之身。

    而他們的身上,陡然蔓延開道道的金痕……目中所釋出的強烈金芒,也完全淹沒了瞳孔。

    那一剎那的危機感,讓西獄溟王忽然間毛骨悚然,口中失聲:“你……你們要做什麼!”

    南獄溟王也感知到了氣息的不對勁,猛然撲向,一掌轟向第八梵王。

    轟隆!!

    第八梵王后背深陷,但身上的金痕依舊在蔓延閃耀……與此同時,南獄溟王瞳眸驟縮,強烈無比的靈魂預警讓他全力後撤。

    “梵……魂……燼!”

    隨着他們生命最後的暴吼,兩大梵王的身軀完全沒於濃郁的金芒之中……隨之猛然爆開。

    轟————

    金芒耀天,宛若熾日當空。

    隨着金芒一起迸發的,是遠超兩大梵王極限的恐怖力量,以及……來自西獄溟王的悽慘叫聲。

    “……!?”南萬生在半空回首,目露震驚,但身形卻並未停止,極速向塔樓而去。

    金芒之中,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的身軀化作金色的煙塵,而西獄溟王的軀體如一個破碎的血袋般被遠遠甩出。

    他上身半裂,右腿完全消失不見,全身上下皆是血肉模糊。

    他畢竟是四大溟王之一,他在最後時刻全力釋放的護身神力,讓他在兩大梵王的梵魂燼下生生留住了性命。

    恐怖絕倫的金芒將措手不及的南獄溟王與六溟神遠遠衝開,但第一梵王和第二梵王卻在第一時間衝向西獄溟王,全力爆發的梵神神力毫不保留的轟在他的殘軀之上。

    金芒未散,又是兩聲轟鳴震天。這一次,西獄溟王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殘軀當空破碎,血骨漫天。

    “!!”南溟神帝再次回首,目光泛起深深的駭然之色。

    雙方交戰不過剛剛開始,便已慘烈到極致。

    面對身臨絕境,簡直可以肆意踩踏的梵帝神界,南溟一方做夢都沒有想到,西獄溟王竟在瞬息之間慘死!

    那是他們的四溟王之一,是四個達到玄道至巔的十級神主之一,南溟神界僅次於神帝的存在!

    更是南溟神界能成爲南域第一界的絕對核心。

    竟然就這麼死了……就這麼死了!?

    南獄溟王的瞳孔在瑟縮,六溟神無一不是五官抽搐。

    自爆玄脈,任何玄者都可做到。它經常會發生在陷入真正絕望的玄者身上。

    而自爆玄脈毫無疑問要引動玄脈中的全部力量,這個過程自然格外緩慢,因而,它更多的是一種悲壯自絕,想要借之與人同歸於盡,基本不可能實現。

    但,兩大梵王的自爆,卻是無比之快,威力更是大到讓人驚慄……一瞬,讓一個溟王直接瀕死。

    “嘿……嘿嘿嘿!”

    親手處決西獄溟王的第一梵王和第二梵王口中溢血,面色痛苦,以他們現在的狀況,每一次全力出手,都無異於自殺。

    但他們卻在笑,笑中又帶着悲傷和決絕。

    “這是梵魂燼。”千葉紫蕭在南獄溟王身後道:“能以梵魂瞬間引動所有的梵神神力。溟王千萬小心!”

    南獄溟王雙手攥緊,全身哆嗦。

    西獄溟王死……這件事,必驚動整個南神域。對他南溟神界而言,是根本無法估量的重損。

    梵魂燼……梵帝神界所承載的神力,居然還有一種如此可怕的絕望之力!

    兩個九級神主之力的梵王,活生生拼死了一個十級神主的溟王!

    “梵帝無弱者。”第一梵王直起上身,沉聲低念着東神域無人不知的五個字:“這是榮耀,亦是信念!”

    “爲了梵帝的利益和將來,我們可以退步,可以屈膝,可以一忍再忍。但……絕不會容許有人踩過我們最後的尊嚴!”

    “至於他!”第一梵王擡手,指向了千葉紫蕭:“他不是梵王!他只是一條狗!”

    “……”誰都沒有注意到千葉紫蕭的瞳孔最深處,一抹詭異的暗芒在混亂的閃動。

    “呵,”南獄溟王緩緩擡首,先前的輕視化作強烈的暴躁與殺意:“好一個梵帝神界,我南溟着實小看了你們。”

    “不過,你們也成功的讓自己……死的更快!”

    他手掌抓出,空間瞬間塌陷,第一和第二梵王胸前同時炸開一道血溝,灑血飛出。

    而南獄溟王已驟撲而上,後方的六溟神也隨之出手,比先前暴烈的數倍的南溟神力如噩夢般涌向本就身處噩夢的衆梵王。

    感知着西獄溟王的死亡,南溟神帝心中的驚駭無以復加。但他的身形只是稍滯了無比之短的一個剎那,便猛一咬牙,全速衝向塔樓。

    塔樓的上空,匿影中的雲澈無聲無息的停留在那裏。南溟衝來之時,雲澈的目光,卻鎖定在後方的千葉梵天身上。

    原本的塔樓守衛早已在天傷斷念下被毒殺殆盡,周圍空無一人,亦不見古燭的氣息。

    南溟神帝手中現出祓靈魔鎬,然後瘋狂的砸向塔樓的封鎖玄陣。

    玄陣破碎的殘光和轟鳴聲混亂響起,足足過了數息,千葉梵天才終於追來,他剛一落下,便重跪在地,口中的毒血狂涌而出。

    但馬上,他又擡起頭來,目光死盯着南溟神帝,同時右手顫抖着伸向心口。

    雲澈目光微眯,腳下微錯,蓄勢待發。

    “梵帝王城西北的暗塔之下,隱藏着兩個老怪物。”這是千葉影兒當初告訴他的話:“這兩個老怪物,一個叫千葉霧古,一個叫千葉秉燭。”

    “身份上……哼,一個是我的祖父,一個是我的曾祖父。神界一定都還記得他們的名字,但沒有人知道他們還活着。就連當年梵帝神界之中,包括我在內,知曉的人都不超過五個。”

    “他們通過【鴻蒙生死印】,以特殊的代價,得到了更長的壽元,然後終年閉關於鴻蒙生死印之側,既爲不死,更爲了藉助其特殊氣息,試圖窺探界限之後的境界。”

    “他們閉關之時,都是六感皆封。若當真到了最後時刻,千葉梵天一定會將他們喚出。而要喚出他們,定會動用梵魂鈴……”

    “老祖”的存在,是梵帝神界最大的隱祕。

    當年,千葉影兒準備以犧牲自身爲代價救千葉梵天前,特意讓古燭封印了她這部分記憶,以防被雲澈和夏傾月問知。

    千葉梵天也向古燭確認過此事……不過,古燭的回答並非是“封印”,而是“抹除”。

    而,這抹存在於千葉影兒魂海中的封印,在池嫵仸的魔帝之魂下,輕鬆解除。

    關於“老祖”和“鴻蒙生死印”的記憶,也很早便清晰的重新現於她的腦海之中。

    沒錯,梵帝神界也存在着特殊的“老祖”,但顯然,他們遠沒有閻魔三祖那般“老”,但能存活至今的方式,卻絕對足以狠狠撼動每一個生靈的心魂。

    鴻蒙生死印,上古時代僅次誅天始祖劍和邪嬰萬劫輪的第三至寶!

    而它的至寶之力,便是永生!

    梵帝神界在得到鴻蒙生死印後,終於在千葉霧古那一代,用某種方法,觸碰到了它的“永生”之力。

    雲澈目光緊盯着千葉梵天的手掌,待他拿出梵魂鈴的第一個剎那,他的玄力便會瞬間爆發,將其奪過。

    但,千葉梵天卻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手掌在心口短暫停滯,另一隻手忽然伸出,虛空一劃,快速鋪開一個隔絕結界。

    梵魂鈴亦在這時現出,釋出漫天金芒。

    “……”雲澈只好默不作聲的退了回去。

    砰!!

    又是一聲巨響,塔樓的封鎖玄陣已被南萬生毀去小半,亦是在這時,梵魂鈴在晃動中發出輕靈,又帶着恐怖穿透力的梵音。

    轟隆!

    所有封鎖玄陣的玄光在這時全部熄滅,而塔樓亦忽然從中崩裂,一個乾枯蒼老的人影飛出,直迎南萬生。

    赫然是古燭。

    “呵!”南萬生面色陰煞,手掌抓出:“又是你這死老頭!”

    他話音剛落,臉色忽然驟變。

    他眼前白影一晃,一股……不!是兩股浩蕩如海,磅礴如天的巨力一左一右向他當空覆下。

    轟————

    一道次元斷裂瞬間裂開千里,無以形容的巨響之中,南萬生的身影貼地飛出,將地面生生犁開數十里,雙臂之上皮肉微裂,滲出片片血珠。

    而他極速收凝的視線之中,多了兩個並肩而立的蒼白身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