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滄雲大陸,絕雲深淵。

    紫光瑩瑩的幽冥花海前,雲澈坐在黑暗的土地上,身前是一直注視著他的臉,傾聽著他聲音的幽兒。

    今天,他給幽兒帶來的禮物,是取自仙宮的奇形冰晶,它是玄冰凝成,亘古不融,在這個陰冷的黑暗深淵,更是永遠不會融化。

    每一枚冰晶的形狀各不相同,但都比水晶還要晶瑩剔透。尤其在幽冥紫光之中。泛動著無比綺麗的光華。

    看得出,幽兒很喜歡。

    「幽兒,」雲澈看著她,輕輕說道:「我已經決定,明天就返回那個叫神界的地方,所以,下次再來看你,不知要到什麼時候。」

    他的話,讓幽兒彩眸一動,急急的伸出手兒。

    雲澈面露微笑:「不過你放心,我會儘早的回來,也說不定短短几天就會回來了。回來之後,我一定會馬上來看你,好嗎?」

    幽兒:「……」

    她不捨得他,也在擔心他。

    「你在擔心我,對嗎?」雲澈目光柔和:「不用擔心,正因為我在神界死過一次,現在的我無比珍惜現在的性命。而且,這一次回神界,對我而言……說不定會是一個極好的契機。」

    說話時,他的眼中閃動著奇異的光。

    他每次來看幽兒,都會說很多的話,講很多自己的事給她聽。包括很多在小妖后她們面前都無法說出的話。

    「因為這一次,說不定……我會成為救世主呢。」雲澈笑呵呵的道:「若真能這樣的話,我以後的人生,應該也就不用太過擔心有什麼危機了,因為誰敢觸犯我,必成舉世之敵。」

    他這番話,並非是在說著玩。

    「當然,這只是我最美好的期望。那道混沌之壁的裂痕究竟是什麼,背後隱藏著什麼,為什麼只有我的力量能化解,這些,我現在其實一點都不知道。也說不定,我如今的力量還遠遠沒達到將之化解的程度……呼,一切都是未知。但,我們所在的藍極星狀況日益惡化,我也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了。」

    他抬起手來:「自當年得到了邪神的傳承后,我的人生便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一個人人輕視的廢人,短短十幾年的時間有了如今的全部。既然得到了這麼多,職責也好,使命也好,也的確該去履行了。不過……」

    雲澈的臉色一變,無比鄭重的道:「如果到時候發現一切要賠上自己的命才能完成的話,我會立馬拍屁股走人!」

    「我現在有爹有娘有老婆有孩子……呃,還有幽兒,什麼都沒我的命重要!」

    雲澈說的斬釘截鐵。

    幽兒看著他,彩眸中的擔心似乎少了那麼一分。

    「說起邪神,我是他力量的傳承者,而幽兒你當年給我的黑暗種子,也是邪神力量的核心之一,還應該是他最大的秘密,雖然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在你這裡,但,我們都算是和他有著很厚緣分的人,從而也連接起了我和幽兒的緣分。」

    他伸出手指,輕輕碰觸幽兒臉頰的位置:「所以,如果我能完成那個什麼『使命』的話,幽兒也是大功臣之一,到時候,我會過來把一切都說給幽兒聽,好不好?」

    「……」幽兒點頭,眸中的彩漪表明她很開心。

    「嗯,」雲澈站起身來:「我該回去了。我都還沒想好怎麼和綵衣、無心他們說這件事,肯定又會讓他們擔心一場。幽兒,你在這裡要乖乖的,安心等我下一次來看你。我保證會給你帶一個最好的禮物。」

    說完,他準備起身離開,但幽兒的身影卻是一晃,飄在了他的身前,四彩的妖異眼瞳,折射著泫然欲泣的留戀。

    雲澈的心頓時一軟,收止了身形:「好,我先不走。那我……再給幽兒講一個童話故事好不好?」

    「嗯……這次就講黑炭矮人和七個小公主的故事吧!」

    …………

    離開絕雲深淵,時間已近黎明,雲澈並沒有馬上返回幻妖界,站在天玄大陸的上空,他身體舒展,全身玄氣快速釋放,在這個脆弱的世界捲起一股浩大的渦流。

    這是第一次,他在藍極星將自己的神王之力釋放到極致。

    他的身上,浮動起一層分外濃郁的蒼白光芒,遠遠看去,就如一輪蒼白之月橫於天空,隨著他手臂的張開,這股雲澈所能釋放的最強光明玄力當空灑下,籠罩向整個滄雲大陸。

    然後,他來到天玄大陸和幻妖界,同樣全力灑下光明玄力。

    他此次前往神界,無法預料何時才能歸來。所以,離開之前,他必須先極力將藍極星安定。

    先前,他每次凈化,最多只會施展不到兩成的力量,

    而這一次,則是再不顧及可能風險的全力釋放。而全力之下,他相信所遺的光明玄力足以讓藍極星哪怕在如今狀態下,至少一個月內也不會再發生大規模的獸亂或人亂。

    然後,終於到了離開之時。

    他將這個決定說出時,得到的是所有人長久的沉默。

    雖然,雲澈的這個決定很突然,但在小妖后、鳳雪児她們那裡,其實早有預感和預兆。

    「澈兒,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雲輕鴻問道,雖然,他從不懷疑雲澈的話。

    雲澈無比鄭重的點頭:「我知道,這些話聽上去匪夷所思,但我保證,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目前正在發生的種種異樣,絕不只是在藍極星,它所波及的範圍,遠非你們所能想象。坦白說,藍極星若是沒有我的存在,早已成了煉獄,但就算是我,也逐漸開始覺得無力。」

    雲澈笑了笑,露出一個輕鬆的表情:「有個神靈告訴我,我身上的力量可以解決目前的一切的源頭,現狀已是如此,無論我願還是不願,都必須一去。不過也不用太悲觀,神界那個地方有著百萬年的底蘊和無數的強者,他們說不定已經找好了應對之策,根本無需我的力量。」

    他雖然如此說,但心中很清楚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說根本不存在。否則,冰凰少女當年也不會那麼肯定的說他是「唯一的希望」。

    同時,她說的是「希望」……這兩個字說代指的,無疑只是可能性而絕非確定性,同時還會伴隨著無法預知的風險。

    「爹爹!!」雲無心一下子撲過來,緊緊的抱著他:「不……我不要……我不要你去,你說過,那裡是很危險的地方,你還親口說過再也不會去哪裡……你不可以說話不算話。」

    雲澈的確說過,但那時的雲澈以為自己是永遠的廢人。

    「……」雲澈蹲下身來,伸手輕輕拭去她眼角的一滴淚珠:「心兒,你希望自己的爹爹成為一個救世的英雄嗎?」

    在雲澈的注視下,雲無心搖頭,而且是無比堅決的搖頭:「我不要什麼救世的英雄,我只要爹爹。」

    心中被重重觸動,雲澈捧著她的臉兒,笑了起來:「心兒,你對爹爹也太沒信心了吧,你娘,你師父,還有你的姨姨們難道沒有告訴你爹爹最厲害的本事是什麼嗎?」

    「是……哄騙女孩子嗎?」雲無心掛著淚珠,弱弱的道。

    「~!@#¥%……是逃跑,逃跑!」雲澈額頭拉下三道黑線:「你爹爹我跑得快,會易容,會隱身,還有遁月仙宮,就算在神界那個地方,只要我想跑,誰都追不上!上次在神界出事,不過是我出於某個重要的原因自投羅網……我保證,類似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

    「這次,我不但會很快的回來,還會保證一根頭髮都不會少。」他伸手在雲無心臉上輕輕一捏,無比認真的道:「因為我可不想我的心兒這麼小就沒了爹爹,要是你娘一生氣改嫁了,我不是虧死了。」

    「哼,胡言亂語。」楚月嬋別過臉去。

    「既然已經決定要去,就別磨磨蹭蹭。」小妖后冷著臉道。

    雲澈第一次前往神界前,小妖后激烈反對。這一次,有了前車之鑒,雲澈本以為她會堅決制止,沒想到,她一句反對的話都沒有說。

    因為上一次,是他一己之念。而這一次,是使命,以及浩大世界的安危。

    「不過,記牢你剛才對心兒說的話,有危險就要全力逃跑,不許逞能!不許以命試險!不許多管閑事!不許惹是生非!不許沾花惹草!達成目的后馬上回來,不許少一根頭髮!」

    「是……是……是。」雲澈馬上點頭:「我保證我保證。」

    「雲哥哥,你真的馬上就要走嗎?可是,你準備回去哪裡?又怎麼回去呢?」鳳雪児擔憂的問道。

    雲澈伸手,拿出了一枚冰晶雪珠。

    「這是當年,冰雲宮主送給我的次元石,是她以前偷偷來這裡看望時冰雲仙宮所用,剩下最後一顆送給了我。」雲澈道:「使用它的話,可以直接穿梭空間,返回吟雪界。」

    以他如今修為,穿梭宇宙空間飛回神界也是很輕易的事,但時間卻太過長久。遁月仙宮速度雖快,但氣息巨大且太過特別,極易暴露。而手中的次元石,依照上次的「經驗」,只需一刻多鐘便可到達。

    「那你去吧。」小妖後轉過身去,直接不再看他。

    「夫君,務必要小心。」蒼月柔柔說道。

    「小澈,一定要早點回來。」蕭泠汐輕喊道……和其他人不同,她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擔憂。

    她身邊的蘇苓兒有些訝異的看她一眼。

    「無論是否成功,我都會第一時間回來……我保證!」

    放開雲無心,他的聲音軟下:「心兒,等爹爹回來,再和你一起去釣魚……而且回來的時候,一定給你帶一件世上最好的禮物!好好期待吧!」

    分別的時間越長,只會更添不舍和愁緒,說完,他手掌玄力一吐,已是直接催動了手上的次元石。

    一道空間玄光閃耀而起,帶著雲澈消失在了原地。

    「爹爹!」雲無心一聲驚喊,她撲到雲澈剛才所站的位置,久久發獃。

    楚月嬋向前,拍拍她的後背:「心兒,不用擔心,你的父親雖然從不讓人放心,但他答應你的事從來都會做到,這次也一定會。」

    另一邊,蘇苓兒愣愣的回神,心中有著無限的不舍和擔憂,她看了蕭泠汐一眼,卻發現她目光清澈,竟沒有太多的愁緒。

    而上一次,她是最不舍,最擔心人……在雲澈隨沐冰雲離開之後,她還當場昏迷,之後噩夢連連。

    「泠汐姐姐,」她試著問道:「你好像並不太擔心?」

    「嗯。」蕭泠汐點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上一次會那麼的擔心害怕。而這一次……我總感覺,小澈很快就會回來,安然無恙的回來。」

    蘇苓兒:「……」

    ————

    空間隧道,時而昏暗無光,時而色彩斑斕。

    雲澈身體靜立,在這個奇異的世界中極速的穿梭著。

    腦中,自然而然的浮現第一次前往神界的場景。

    自己此次前往神界的方式,竟和第一次一模一樣。用的同樣的次元石,前往的,同樣是吟雪界。

    不同的是,這次身邊沒有沐冰雲的保護,沒有沐小藍,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世上最難得,最貴重的,無疑就是空間道具。不過,這種能定向穿梭超遠空間的次元石也不是能隨便用的。它和有著定向通道的次元玄陣不同,以次元石進行空間穿梭,有著很大的危險性,因為穿梭過程中,可能會在空間罅隙中遭遇空間風暴。

    更倒霉的話還會遭遇食坤獸。

    距離越遠,穿梭時間越長,風險便越大。

    而要真正無視這種風險,則需要神君層面的力量。

    這也是當年在這個空間隧道中,沐冰雲教給他的常識。

    沐冰雲悄悄將這枚次元石送給他時,著重提醒過他非到必要時刻,不可動用。而如今,他自信自己的力量,就算真的遇到空間風暴,也可絲毫不懼。

    他閉上眼睛,平靜心潮,默默的想著回到吟雪界后該做的事……一刻鐘很快過去,他睜開了眼睛。

    幾乎在同一時間,眼前的世界忽然切換,變得白茫茫一片,一股冰冷的寒風迎面而至。

    吟雪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