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本要離開的雲澈忽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身上的氣息也明顯大變,眾人皆是心裡一緊,幻煙城主問道:「恩公前輩,可還有什麼吩咐?」

    「……」雲澈緩緩轉身,沉重的臉色和幽冷的目光讓所有人心中陡生不安,他問道:「在吟雪界,有沒有神君境的玄獸存在?」

    「這……」幻煙城主愣住,其他守城玄者也俱是一臉懵。

    吟雪界中,成就神君境的共有兩人,分別是冰凰三十六宮總宮主沐冰雲和大長老沐渙之。對這個幻煙城而言,神王都是神話般的存在,神君境……那是他們根本無從接觸的層面,自然也根本無法回答。

    「有!」沐寒煙回答道:「晚輩數年前曾聽師尊偶然提起,吟雪界不但存在神君境的玄獸,而且共有三隻之多。分別隱於北域、東域和南域,是吟雪界所有玄獸的總霸主。」

    「但它們從不會踏出自己的領地,也從未有人見過它們。發現並知曉它們存在的,只有宗主……也就是我們吟雪界的大界王。」

    沐寒煙回答的很是詳細,然後試探著問道:「凌前輩此來吟雪界……莫非是有所耳聞,想去拜訪這類玄獸霸主?」

    「……」雲澈默默盯了沐寒煙一眼……我像是這麼腦子有坑的樣子嗎!

    那些高等玄獸幾乎從不踏入人之領地,但同時,它們的領地意識也極其之強。去拜訪?身為人類敢踏進其地盤,直接就等同於是挑釁!

    「你們快走。」雲澈目光轉回,冷冷的道。

    「呃?前輩的意思是?」

    「帶上沐妃雪,趕緊走!」雲澈臉色沉得嚇人。

    沐妃雪:「……」

    「這……」眾人更加懵逼。

    雲澈雙手緊攥,直盯前方,卻發現後方眾人依舊沒有動靜,頓時暴跳:「我的話你們聽不懂嗎!趕緊走!再不走就……」

    他聲音戛然而止:「呼……已經來不及了。」

    轟!

    剛平靜的雪域忽然猛烈震蕩……隨之,一聲幾乎將蒼穹震裂的咆哮猛然傳來。

    「吼————」

    大地翻騰,咆哮驚天,一瞬間,所有冰凰弟子、守城玄者都被震翻在地,一大半人七竅溢血,而先前已受傷的玄者更是傷口崩裂,吐血不止。

    雲澈第一時間伸手,一股玄氣護在了沐妃雪身上……否則,她剛剛才壓下去的傷勢必定全面崩裂。

    「怎……怎麼回事……」幻煙城主的聲音哆哆嗦嗦……根本無法控制的顫抖。

    可怕的咆哮聲中,一股恐怖絕倫的靈壓遠遠罩下……那是一種完全超越他們認知和想象的力量,比方才的兩隻冰河巨獸要可怕何止千倍萬倍。

    沐寒煙半跪在地,全身發顫,竟是許久無法站起。戰慄之中,他忽然想到了雲澈剛才所問的問題,瞬間瞳孔失色,驚聲道:「凌前輩,難道……難道……」

    「這個小城運氣不錯,」雲澈盯著前方道:「居然引來一隻神君獸,能讓這玄獸總霸主離開領地,看來被觸怒的不輕啊。」

    「什……什……什……」

    雲澈的話字字如轟雷,驚得所有幻煙城玄者亡魂皆冒。

    除了幻煙城主,他們這一生,連神君境的玄者都無緣得見,更從不知會有一隻神君境的玄獸霸主隱於同一方雪域……他們根本不敢相信,小小幻煙城,何德何能引來一隻暴怒的神君獸!

    「前……前前……前輩……」沐寒煙的聲音依舊在哆嗦:「若真是神君獸,我們該……怎麼辦……前輩……可有辦法……」

    「……我能有個屁辦法!」雲澈有些煩躁的道。

    他現在越發懷疑,自己不會真的是個災星吧?這幻煙城如此之偏,如此之小,在吟雪界明顯就是個鳥不拉屎的小城……居然會引來一個踏出領地的神君獸!

    神君境的力量……他斷然不可能強行抗爭!總不能再拿命開一次彼岸修羅。

    要逃走倒是輕而易舉,但……沐妃雪,還有這裡的所有人都必死無疑!

    「你們儘可能的逃吧,」雲澈微喘一口氣:「逃得越遠越好,是生是死,就要看你們自己的命數。」

    說話之間,雲澈的身上玄氣爆發,捲動起一股龐大渦流。

    「前輩,你……」

    「我試著將它勸退,若是談崩了,頂多也只能拖延十息……」

    話說一半,他身影一晃,出現在了沐妃雪身邊,絲毫不顧她可能有的反應,手臂強硬的攬在她的腰上:「我能保住的,只有她一個人的命,你們自求多福吧。」

    說完,他在所有人呆然中化作流光,沒有給他們任何反應的時間。

    若使用遁月仙宮,他倒是可以馬上救很多人……但,他出手相助已是仁至義盡,豈能為了不相干之人暴露遁月仙宮。

    而沐妃雪,她既已經成為沐玄音的親傳弟子,若她死了,沐玄音定會失落……同時,這也算是當年將她褻瀆,損她名聲的些許彌補吧。

    幾乎在同一時間,遠方的天空,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白影……白影出現的剎那,眾人感覺彷彿整個天空都壓了下來,心中的驚恐再次放大了數十倍。

    「師兄,怎麼辦?」

    「走!」

    「可妃雪師姐她……」

    「凌前輩說他能保住妃雪師姐的命……我們只有相信!全部散開,走!!」

    「城主大人……」

    「快走!!」

    面對龐大獸潮和兩隻神靈獸,他們會拚死反抗。但神君獸……在其面前,他們皆如螻蟻。根本不可能生出半點抵抗之心。

    他們再不敢有半點猶豫,亦無從去顧及幻煙城的安危,全速遁離……唯有雲澈,帶著沐妃雪直衝那隻蒼白巨獸。

    視線之中,是足有三百多丈的龐大身軀,比方才滅殺的冰河巨獸還要大上數倍。它一身雪白,若是收斂氣息,卧於雪域之中,將和整片蒼白的天地完美相融。

    感受到雲澈臨近,它沒有再向前,止於空中,一雙深藍巨眸和神君境的龐大氣息將雲澈……這個氣息最強的人類牢牢鎖定。

    雲澈帶著完全處於被動之態的沐妃雪停身於蒼白巨獸前方,相較之下,兩人的身影可謂無比之微小。

    「你……」沐妃雪想要開口。

    「別說話。」雲澈低聲道,他看著蒼白巨獸道:「這位前輩,你身為吟雪獸族之尊,今日為何屈尊現身,犯一個小小的人類之城?」

    轟隆!!

    蒼白巨獸巨臂揮下,蒼穹震蕩,它的聲音也帶著怒氣傳遍周圍整片雪域:「本王從未觸犯過你們人族,但這一年時間,你們屠了本王多少的子民!卑劣的人類!居然還有顏面反質問本王!」

    「……」雲澈一時無言,很想很懟一句:你特么瞎啊!分明是玄獸先發狂踏入人的領地!

    「前輩暫且息怒。」雲澈抬手道:「相信前輩不會察覺到不到,你的子民這一年來大量出現情緒異常,脫出領地,攻擊人類,我們人類也是出於自保……」

    「住口!」蒼白巨獸咆哮:「無論何種原因,本王在這一方天地的子民短短一年時間折損近千萬之數,而這些皆是拜人類所賜!本王豈可再坐視不理!」

    「那你可要想好後果!」這隻吟雪獸中帝王既踏出領地,顯然已是盛怒難抑,想憑藉言語平息它的怒意是根本不可能的。雲澈的臉色陡然冷下,語氣也變得陰沉:「以你的層面,應該知道吟雪界的大界王是何等人物!你若出手,她必不會無動於衷,到時……不光是你的子民,連你,也要永遠葬身於此!」

    「本王既已踏出領地,便已不懼任何後果!」雲澈的勸告毫無效果,反而讓蒼白巨獸更加憤怒:「我們玄獸一族傷亡無數,四方凋零……該是你們人族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這隻蒼白巨獸顯然不是受緋紅影響,而是在無數玄獸暴亂、滅亡。逐漸凋零后,再無法保持平靜。

    拖了這麼長的時間,已是在雲澈意料之外。蒼白巨獸怒氣爆發之時,雲澈的手臂已向後一環,將沐妃雪更加抱緊,低聲道:「不用擔心,死不了的。」

    沐妃雪:「……」

    「好吧,既然如此……」雲澈雙目眯下:「剛才那群欲攻這座人類冰城的玄獸,我殺的最多,嗯,也就十幾萬隻吧。嘿……都快被我殺光了你才出來,怕不過也是只縮頭烏龜!」

    雲澈的話語,對盛怒中的蒼白巨獸而言無疑是火上澆油,讓它一雙深藍色的獸瞳都染上了數分猩紅。

    「既然想向我們人類報復,那麼……有種就先來殺了我啊!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大吼聲中,他身上玄氣爆發,如雷霆般爆射而出……飛向的,正是和幻煙城相反的方向。

    全力遁逃中的冰凰弟子和護城玄者都在此刻回頭,看到一點流星疾飛向遠方……他們清楚這是雲澈用生命為他們爭取逃走的時間,心中深深觸動。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雲澈用自己為餌將其引開是真的,但壓根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蒼白巨獸暴怒,巨爪揮舞,蒼穹陡然暗下,無數冰川憑空顯現,飛向帶著沐妃雪瞬間遠遁的雲澈。

    但,又在下一瞬間,這些冰川忽然定格,然後詭異的消失,正要撲出的蒼白巨獸也如被萬岳壓身,死死的定在了空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