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梵帝神界,飛出很遠後,雲澈停滯於浩瀚星域之中,然後拿出了鴻蒙生死印。

    離開了“梵皇揚天陣”,它就連玉白的光華都完全消逝。拿在手中,就如握着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玉盤,沒有任何異樣的氣息。

    若非活生生的千葉霧古與千葉秉燭,以及來自天毒珠與宙天珠的微弱感應,他定然無法相信,它居然就是那傳說中最像是虛幻神話的永生之器。

    雲澈擡手覆在玉印之上,沉眉凝心,魂力釋放……但,他的感知卻是直穿而過,沒有探知到任何的獨立世界或特殊魂息,就如單純掃過了一枚普通的玉石。

    手掌收回,雲澈沉吟少許,道:“禾菱,你有沒有辦法進入鴻蒙生死印的世界?”

    過了一小會兒,禾菱才輕輕的說道:“同時駕馭天毒珠和宙天珠,已是我靈力的極限,再強行分靈的話,或許會有崩……會……會很艱難,不過,在我恢復之後,我會努力試試看的。”

    她說的“恢復”,是先前在梵帝神界,心緒失控下透支天毒毒力所造成的靈魂虛弱狀態。

    “另外,我剛剛試着探知了幾次,鴻蒙生死印的意志空間和獨立世界似乎很特殊,我的感知一時無法侵入,我會在恢復之後多嘗試幾次的。”

    造成神族與魔族全部葬滅的直接力量,來自邪嬰萬劫輪,其恐怖可想而知……而鴻蒙生死印在玄天至寶的排位中緊隨邪嬰萬劫輪之後。

    它的位面,無疑要高過宙天珠和天毒珠。

    但,這個世上若真的存在能讓它“復生”的力量……那也唯有可能是禾菱。

    “好好休整自己,這個東西,倒也無需太過在意。”雲澈無論神情,還是內心,都沒有絲毫的興奮和迫切,直接將鴻蒙生死印收起。

    “主人在意的,是剛纔那個聲音嗎?”禾菱說道。

    雲澈的目光猛的一凝:“你也聽到了?”

    “嗯,那個聲音,喊得是……逆玄。”

    “……”雲澈看着前方,一聲輕念:“看來,不是錯覺。”

    那個聲音是在喊邪神之名……還是隻是巧合?

    若是前者,鴻蒙生死印中,難道竟寄居着一個微弱的遠古靈魂?

    因爲現世關於邪神的記載中,存在着邪神曾經的元素創世神之名,而其本名卻早已被遺忘。

    重新拿出鴻蒙生死印,雲澈又開始了數次的魂力探知,卻依舊一無所獲。他只好放棄,不緊不慢的回返宙天界。

    …………

    隨着一艘艘龐大玄艦的落下,劫魂衆魔女,閻帝閻天梟和半數閻魔都已到來宙天界……這個他們從一開始便選定的東域核心據點。

    東神域大勢已定,連通東神域命脈的一百多個據點已全部佔據,他們也無需再繼續坐鎮,此至宙天界,該是開始籌備下一步了。

    而宙天界之外,早已到來了大量力量氣息各不相同的玄舟,這些玄舟都是來自東神域各大上位星界,但全部被隔絕在外,而一個個上位界王則各懷忐忑的走進已完全陌生的宙天界,然後在隨之覆至的龐大黑暗威壓下心魂驟縮,連腳步都逐漸變得飄忽。

    “在下衝虛界界王殘艮子,特來求見魔主。”

    一個到來的上位界王強定心神,行禮道。

    他的前方,一個駐身守衛的焚月神使目光沒有向他偏去分毫,口中冷冷吐出一個字:“等。”

    無人接待,更無人告訴他去哪裏等,又等到何時。

    前方,一道道氣息隱約向他掃過,每一道,都強大到讓他全身泛寒。

    作爲上位界王,有着神主修爲的他們在神界無疑是屬於最高位面的存在。

    但,此刻聚集於宙天界的都是何許人物……魔後、閻帝、魔女、閻魔、蝕月者……

    平日裏凌天傲地的上位界王,進入宙天時,便如踏足虎獅之地的豺狗,身爲上位界王的那分傲氣與威凌轉瞬被壓滅的無影無蹤。

    一個又一個的上位界王到來,無人接待,連守衛都不屑看他們一眼,他們這一生,或許都未曾受過如此冷落。

    但,無人敢表露怒意或怨言,更無人轉身離去,他們都儘可能的收斂氣息,在安靜與壓抑中等待着。

    失敗者,何來尊嚴?

    終於,在某一個時刻,天空忽然隱約一暗,一個人影從遠方由遠而近,轉瞬到來宙天上空。

    彷彿所有的黑暗心魂在同一個瞬間被引動,焚月守衛們齊刷刷的跪地而下,俯首高喊:“恭迎魔主!”

    短短四字,帶着虔誠而浩瀚的魔威,驚得那些到來的上位界王們幾乎忍不住要跟着跪地而拜。

    再擡首時,那個黑影已消失於視線之中,但那股餘威卻久久震魂。

    身爲界王,他們早已習慣了受萬靈朝拜。但,跪拜他們的人,或有八分爲畏,兩分爲敬……但從未有這種似乎已完全超越了生命的信仰與虔誠。

    剛纔他們跪迎魔主之時,姿態、神情、目光……都彷彿在迎接真正的神明。

    他們統領所在星界,最長的都已有兩三萬年之久。而云澈,他在北神域,滿打滿算也才四年,爲何竟會讓北域魔人敬仰至此!?

    雲澈歸來,閻天梟已是慌不跌的遠遠出迎,大禮之後又大笑起來:“痛快!所謂東神域,原來也不過如此!短短十幾日,已是腳下之物!”

    焚道啓笑呵呵的道:“閻帝所親自引領的閻魔界之力,在東神域各處自是碾壓。而東神域最核心的四王界,皆爲魔主大人一人解決。魔主之威,不僅北神域,整個神界都是曠古絕今,有魔主在前,區區東神域,豈會不輕鬆拿下。”

    宙天神界被引走一半核心力量,由雲澈帶領三閻祖和焚月界的力量天降血屠;月神界和最強的梵帝神界一個被炸燬,一個被漫毒,兩者皆是兵不血刃,至於星神界,隨便丟出個星絕空便給解決了。

    那可是至少也屹立了數十萬年的王界!在雲澈的手中,竟是葬滅的那般輕鬆……身爲神帝的閻天梟,無疑思之悚然。

    閻天梟重重頷首,向雲澈再拜而下:“魔主,離開北神域之日,天梟尚千般忐忑,如今……”“無用的廢話不必多說。”雲澈一擺手,向池嫵仸道:“來了多少?”

    “半數。”池嫵仸微笑回答:“剩下的,估計也快了;當然,誓死不屈的,也會有。”

    “這些人,你準備如何‘接納’呢?”

    她媚眸看着雲澈,似乎很期待他的回答。

    對於東神域的界王,雲澈不會有任何憐憫或善念可言。他倒是很想給他們挨個種上奴印,但終歸不太現實。

    他低冷一笑,道:“我需要你的魔魂。”

    “劫魂的話,不太行哦。”池嫵仸幽幽緩緩的道:“我的涅輪魔魂,最多隻可同時劫魂十個人,千葉紫蕭身上的已收回,還有一縷在宙虛子那裏,也就是說,我最多隻可再劫魂九人。”

    “而且區區一衆上位界王,怕是我的魔魂都會覺得委屈呢。”

    池嫵仸面對雲澈時那酥心軟魂的聲音,讓閻天梟和焚道啓都心絃顫蕩,血流加速,暗中極力凝心守魂。

    “不需要劫魂。”雲澈道:“我只需要一個榜樣,和一個死人。”

    池嫵仸微微一怔,隨之婉然而笑:“好。”

    狼藉遍佈的宙天封神臺,雲澈飄身而落,投影大陣亦在這時開啓。顯然,這場來自東神域上位界王的效忠“儀式”,亦是當着整個東神域之面。

    隨着雲澈的到來,他的後方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三個佝僂黑影。三閻祖的魔威之下,這些上位界王本就緊繃的心魂如被魔爪扼住,全身泛動着無法控制的冰冷恐懼。

    雲澈目光掃了那些到來的上位界王一眼,淡淡一笑,直接道:“很好。既然來到這裏,就說明你們選擇了接受本魔主的恩賜。”

    “哼,當着這東神域衆生之面,給你們一個爭頭籌的機會,你們……誰先來呢?”

    衆上位界王都是心中劇動。雲澈之意,分明是要他們一個個人。

    而這種喪盡尊嚴的屈辱投誠,還是在萬靈注目之下,又有誰願意成爲第一個。

    雲澈聲音落下之時,池嫵仸的眸光詭異的閃動了一下。

    “我來!”

    一個身材高大,體格分外粗壯的男子從衆界王中一步踏出,然後直接來到雲澈之前,雙手拱起,不卑不亢道:“在下奎天界界王奎鴻羽,從今日起,願引領奎天界效忠於魔主,聽從魔主號令,亦絕不再與魔人起爭。”

    雲澈盯着他,迴應只有淡淡兩個字:“跪下。”

    奎鴻羽臉色明顯一僵,衆界王也都眼神微變。

    他們習慣於受人跪拜,但身爲至尊神主,身爲上位界王,豈可跪俯他人。

    界王生涯中,哪怕見到王界之帝,也都是躬身之禮……最重,也只是單膝跪地。而雙膝齊跪,頭顱垂地,唯有當年面對劫天魔帝時。

    面對忽然定在那裏的奎鴻羽,閻三擡頭,老眸寒光閃動:“主人讓你跪下,你聾了嗎!”

    閻祖威壓,何其恐怖。奎鴻羽雙拳攥緊,身體緩緩矮下,終是在雲澈面前雙膝跪地,只是身體止不住的微微發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