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鎖定自己的靈壓忽然消失無蹤,覆滿天地的冰寒亦全部消散,轉為一片駭人的灼熱。

    「……?」雲澈身體停住,驀然回首。

    轟……

    蒼白的天空映上了一層淡金色,而一束金色火焰從天穹射下,直中蒼白巨獸的身軀……然後毫無停滯,貫體而過。

    將龐大的巨獸軀體……有著神君之力的軀體,一瞬切斷!

    「金烏炎,難道是……」雲澈眉頭沉下,一聲輕念。

    沐妃雪:「……」

    耀空的炎光釋放著金烏的神息,而將蒼白巨獸一瞬斬斷的炎劍,分明是金烏焚世錄中的黃金斷滅!

    雲澈停了下來,遠處,逃遁中的冰凰弟子和幻煙玄者也全部停了下來,獃獃的看著遠方天空……在一道金色炎光下斷成兩截的神君之軀。

    這無疑是他們這一生所親眼目睹的……最震撼的畫面。

    砰!

    砰!

    兩截巨獸之軀一前一後重落在地,引得大地顫盪,隨之,下方的寒雪與冰層極速融化,讓整整幾十里雪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陷落著。

    神君境的霸主玄獸,縱身體斷裂,亦不會馬上死去……但,它的身軀被斬裂的同時,可怕的金烏炎力已爆竄至它的身軀內部,將它的內臟、命脈全部焚絕。

    雲澈目光上移,心中震動……他的見聞,已遠不是當年那個初入神界的雲澈,剛才的那一瞬間……分明是神主境界的靈壓!

    雖然他的玄力才是神王境,但他已接觸過太多的神主,還在星神界親自和一個神主交手過,不會識錯!

    而且那一瞬間的靈壓之強,絕對還要勝過他在星神界拿命拚死的一級神主星冥子。

    在雲澈認知中,當世金烏炎力最強者,是炎神界金烏宗主火如烈,他的修為是神君境後期。

    這個人……

    一個名字在腦海中出現,讓他目光猛地一凝……難道是!?

    被蒙上淡金炎光的上空,一個火紅的身影緩緩而降,出現在所有人視線之中,遠遠看著這個身影,雲澈的目光短暫定格……

    火……破……雲!

    紅色的身影一閃,已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目光從雲澈身上一掠而過,落在了沐妃雪的身上,急切的道:「妃雪仙子,你果真在這裡,剛才真是好危險。」

    察覺到沐妃雪異常的氣息,他眉頭一動:「你受傷了!?」

    眼前一身炎衣,忽然現身,有著神主靈壓的男子……赫然正是火破雲!

    雲澈怎麼都不可能想到,自己剛回吟雪界,竟會在這個吟雪界的偏遠之地遇到他。

    時間算來,他和其他天選之子,已在一年前完成了宙天神境三千年的修鍊。而剛才的那一瞬靈壓和那一記黃金斷滅,無疑說明,他在宙天珠中所得的成果,遠遠超出了炎神界當年的最高預期!

    他成就了神主!

    而且還很有可能不是初期神主那麼簡單!

    也意味著,他從當年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成為了當世最高層面的至尊強者!

    毫無疑問,如今的他,必已被舉世矚目。成為炎神界歷史上第一個神主的他,不但是炎神界最大的驕傲,很有可能,炎神界已因為他,而躋身上位星界之列。

    「我沒事,些許小傷。」沐妃雪道:「感謝火少宗主再次出手相助。」

    再次?

    這兩個字讓雲澈心中微動,他亦察覺到,對於火破雲的出現,她似乎並沒有太多驚訝之態。

    「舉手之勞。不過,你看上去傷的並不輕,真的不要緊嗎?」火破雲擔心道,他的目光在這時轉向雲澈,看到他攬在沐妃雪腰上的手臂時,眼眸深處明顯閃過一抹異光:「這位是?」

    雲澈心中感慨,沒有了危險,他的手臂也自然的從沐妃雪身上鬆開,微笑道:「在下凌雲。」

    火破雲明顯的變了。

    當年的火破雲,是一個極為純粹的玄道之痴,所有的心力、意志都執著於金烏炎力,成就驚人的同時,性情亦格外單純,閱歷淺薄,心境亦是薄弱……被君惜淚一劍就擊潰了信念,雲澈只需一眼,就可以看破他的心事。

    但,如今的火破雲……他的相貌沒有太大的變化,身材更加的挺拔,氣場則完全的變了,無比的厚重磅礴,如一方天地的無上帝尊。

    他的一雙眼瞳也再沒有了曾經的單純清澈,而是深邃的讓雲澈都無法看透。

    剛才人未現身,便直接出手擊殺一個神君玄獸的果決,也是曾經的火破雲絕不擁有的。

    三千年……那畢竟是三千年,能改變很多很多的東西。

    甚至可以將一個人,變成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人。

    但,亦有些東西,卻又非時間可以改變磨滅。

    「原來是凌兄弟,」火破雲點頭:「看來是你救了妃雪仙子,在下炎神界火破雲,因事來遲,好在有你仗義出手。不過,凌兄弟看上去應該並非吟雪界的人,為何會在此處?」

    雲澈笑道:「在下只是剛好路過。破雲兄是炎神界的人,不也在此處么。」

    火破雲也微笑了起來,雖已為傲世神主,但面對氣息為神王境的「凌雲」,卻也毫無高高在上的傲然之態:「我炎神界與吟雪界一向交好,近年玄獸動亂頻發,在下因而常來吟雪界相助一二。」

    「今日聽聞妃雪仙子親自趕赴北域,便匆匆而至,沒想到,竟是險些晚來一步。」

    火破雲輕吐一口氣,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有些后怕。

    一隻神君境的霸主玄獸踏出領地……這絕對是足以震動整個吟雪界的大事。

    「原來如此。」雲澈用眼睛的餘光瞥了沐妃雪一樣,心中一聲頗為複雜的嘆息。

    很顯然,火破雲骨子裡的執著,並不單單隻表現在玄道之上。

    當年,他對沐妃雪一眼失魂……那時,雲澈就在他的身邊,親眼所見。

    那時他雖然看的清清楚楚,但並沒有太往心裡去。畢竟,生於吟雪界,擁有冰凰血脈的沐妃雪冰雪為容,寒玉為膚,對任何情竇初開閱歷淺薄的男子都會造成極大的殺傷力……

    而三千年,整整宙天三千年,他竟是沒有斷念!?

    雲澈就算是個傻子,也能一眼看出火破雲出現在這個他絕不該出現的地方,只是為了沐妃雪!

    成就神主,俯視天地的人物,卻跨越星界,專程去幫助其他宗門的弟子……能讓一方神主如此的,怕是唯有紅顏禍水。

    這份執念,在雲澈看來……似乎已執著的有些嚇人。

    想著沐妃雪的性子,再想到師尊的性情,雲澈略微有些頭疼……當年在玄神大會之前,他就告誡過火破雲,沐妃雪是個幾乎不可能生情的人。

    宙天三千年是不假,但那畢竟是封閉的世界,火破雲玄力修為脫胎換骨,但對付女人嘛……雲澈十足十的相信,他在自己面前依然是個弟弟。

    但這個東西是教不來的,而沐妃雪又偏偏是那種情感被封印最徹底的女子。火破雲觸動她的心弦,難啊難啊。

    也不知這兩人將來會有怎樣的發展。

    在他們交談間,冰凰弟子和幻煙玄者也已迅速飛至,沐寒煙在前,向火破雲道:「果然是火少宗主,感謝火少宗主又一次出手相救。」

    他雖在感謝,但表情明顯透著些許異樣。

    他說出的話,分明提到「又一次」……

    emmm……

    「舉手之勞,不必介懷。」火破雲自然回禮,毫無傲態。

    出手相救,還向一個只有神劫境的年輕弟子回禮……說他是整個神界最親和的神主,毫不為過。

    幻煙城主帶領一眾守護玄者在後,一時之間不敢相信,他嘴唇哆嗦了好一會兒,才又是激動,又是戰戰兢兢的道:「這位……這位尊者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金烏少宗主?」

    火破雲微笑點頭:「正是在下。」

    聽著火破雲的親口回答,腦中是那隻神君巨獸被一瞬斷滅的驚世畫面,他全身都開始哆嗦了起來,然後猛地跪拜而下:「在……在下是這幻煙城城主……能……能親身見到傳聞中的金烏少宗主……炎神界的至尊神主……實乃……三生萬幸……金烏少宗主出手相救之恩,幻煙城萬世難保,請受我等一拜。」

    雲澈斜了他一眼,腹誹道:好歹是個神劫玄者和一城之主,你這膝蓋也忒不值錢了!

    眾幻煙玄者心中的激動簡直無以復加……大界王親傳弟子親身駕臨,然後又來了一個神王出手相救,隨後引來一個千世不出的神君巨獸……最後,竟是得一神主天臨。

    他們都不知道,今日的幻煙城這是被哪路神仙眷顧了。

    火破雲擺手:「起來吧,不必如此。」

    然後他目視沐妃雪,聲音變得格外柔和:「妃雪仙子,近期玄獸動向越來越異常,任何意外都有可能發生,你以己為首,未隨長輩,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看了一眼四周,他繼續道:「周圍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了。你受傷頗重,而且似乎損了元氣和精血,我來助你吧。」

    火破雲話剛出口,還未向前,沐妃雪已是第一時間回絕,下意識抬起的手上還結起了一層很薄的冰晶:「不必,我自己便可。炎神界那邊定也極不安寧,火少宗主又何必總是分心來此。」

    雲澈:「……?」

    火破雲微笑:「對我而言,守護炎神界,和守護有妃雪仙子在的吟雪界,同等重要。」

    雲澈:(⊙o⊙)…(我去?)

    「咳……咳咳……」沐寒煙輕咳兩聲,道:「妃雪師姐,你傷勢太重,不可耽擱,我們先入城療傷吧。待傷勢穩定,再回宗門。」

    「對,對對對。」幻煙城主連忙點頭,不忘記轉身道:「金烏少宗主,凌前輩,兩位恩公也請入城為客,讓我等略表感激。」

    「好,那就叨擾了。」火破雲沒有拒絕。

    他的回應讓幻煙城主受寵若驚,惶恐道:「不叨擾,不叨擾。」

    雲澈想了想,也點了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