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和沐妃雪同時怔住,沐妃雪側眸看了雲澈一眼,應聲道:「是,師尊。」

    「雲師兄請。」沐妃雪起身,後退幾步。

    雲澈呆立在那裡數息,目光一片複雜,然後終於抬步,走入了聖殿之中。

    「……」沐妃雪轉身,無聲離開。

    聖殿極盡清冷的氣息,熟悉中又似乎有些遙遠。踏入聖殿,雲澈一眼便看到了沐玄音的身影……雖只是個背影,卻像是世上最華麗,最寒冷的冰所凝成,絕美而又威凌,哪怕雲澈是這世上距她最近的男子,依舊有些不敢直視。

    對於他的踏入和靠近,沐玄音毫無反應。

    雲澈停步,跪拜而下:「弟子云澈,拜見師尊。」

    一進入聖殿區域,雲澈就卸下了所有偽裝,並刻意外放氣息。他確信,自己踏入這裡的第一刻,沐玄音便已知曉他的歸來。

    「師尊?」

    沐玄音緩緩轉過身來,一張冰玉所雕,美若仙幻的容顏出現在雲澈的視線之中:「誰是你師尊!?」

    雲澈怔在那裡,心中冰寒。

    他的身上,有著沐玄音親手種下的魂晶。所以,沐玄音會是第一個知道他死亡的人。對於他的死,別人都只會是耳聞,而她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過程和死前的畫面。

    因而,在雲澈想來,她該是最確信他死亡,對著他忽然活著回來也會是最為驚訝的人。

    他想過很多種沐玄音見到他後會有的反應,但……眼前的她沒有驚訝,沒有激動,沒有難以置信。她的眸光和雪顏只覆著冰冷絕情的威凌,唇間之語,更是字字刺骨冰心。

    「師尊,我……」

    「閉嘴!」

    雲澈剛剛出聲,一聲冷斥便已便將他還未出口的話語全部封結。她冰冷無情的瞳眸之中,在這時覆上了足以讓萬靈戰慄的怒意:「我如今的親傳弟子是妃雪,至於你……我這一生最愚蠢的決定,便是曾有過你這般愚蠢的弟子!」

    「……」雲澈瞠目,無法言語。

    「三年前,星神界,一人屠滅一眾星衛,還生生殺死一個星神長老,真是好一個威風啊。」沐玄音聲音愈冷,字字刺心:「為了天殺星神,明知必死,明知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還要隻身遠赴星神界,用死亡換取力量來為你們陪葬,多麼的威風凜凜,多麼的感天動地。」

    「呵!你死的痛快慘烈,死的一往深情,對得起你的天殺星神!但……你可知,有多少人為了能讓你活命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冒了極大的風險,甚至險些搭上整個星界的未來,才讓你有了在龍神界苟存的機會,而你卻明知必死還要去赴死……你可對得起她們!?你可對得起自己!?你可對得起你在下界等你歸去的妻妾家人!」

    「除了天殺星神,你還對得起誰!」

    沐玄音越說越怒,說完最後一句,已是胸口劇烈起伏。

    她的冰冷怒意之下,就連聖殿之外的飛雪都停止了飄搖。

    「……」雲澈嘴唇顫動,好久才艱難的出聲:「師尊,我……」

    「不許叫我師尊!」沐玄音再次將他的話語冰封:「我收你為弟子,許你任用冥寒天池,予你全界最好的資源,為讓你儘快成就神劫境,放下宗門所有,親自帶你修行,日夜不離……這就是你對我,對吟雪界的回報!?」

    「我沐玄音沒有你這般愚蠢的弟子!」

    她轉過身去,巨碩的胸脯在劇烈起伏間拋動著凄艷的弧線。

    雲澈第一次見到沐玄音如此的憤怒……哪怕當年,他犯下大錯逃走後被她抓回,她都沒有憤怒到如此程度。

    「師……尊……」雲澈低下頭,輕輕道:「你對弟子恩重如山,是這世上,對弟子最好的人,弟子卻一次次讓你痛心失望。弟子自知無顏……」

    「夠了!」沐玄音背對他冷冷出聲:「你為什麼回來?誰讓你回來的!?」

    這句話,讓雲澈足足怔了數息。

    她問的不是你為什麼還活著,而是……你為什麼回來?

    就好像……她早就知道自己還活著?

    「師尊,你難道早就……」

    「我問你為什麼回來!給我正面回答!」沐玄音根本不給他詢問之機。

    重新見到師尊的驚喜,已因她的冰冷和怒意而變成了惶然。他短暫猶豫,一五一十的道:「為了緋紅之劫。」

    「緋紅之劫?說清楚!」雲澈的回答,讓沐玄音冰眉一動。

    對於沐玄音,雲澈沒有理由隱瞞什麼,他老老實實的說道:「冥寒天池之底,隱著一個冰凰神靈,這件事,師尊一定早就知曉。」

    沐玄音:「……」

    「弟子曾與她兩次相見,她知道弟子的過去和擁有的力量。她亦很早之前就察覺到混沌之壁那個緋紅淚痕的存在,並且似乎知曉它存在的原因和隱藏的劫難,並著重和弟子說過,我身上的力量,是平息這場劫難唯一的希望。」

    「包括,弟子在繼承邪神神力的同時,亦擔負起平息這場劫難的使命。」

    沐玄音:「……」

    「弟子所言,字字屬實。」雲澈知道,自己說出的話太過匪夷所思,所謂「希望」和「使命」更是虛無縹緲的東西,任誰聽了,都基本不可能相信,甚至會覺得滑稽可笑。

    「弟子這幾年一直身在下界。由於弟子所出身的藍極星臨近混沌之東,靠近緋紅裂痕,因而近些年頻發災難,且越來越嚴重,逐漸到了無法控制的程度。」

    「東神域也一定已發生了各種類似的災禍,就此下去,更會一日比一日嚴重。所以,弟子便重返神界,準備再入冥寒天池去見冰凰神靈,她或許可以告知弟子應對這場劫難的方法。」

    短暫的沉默,沐玄音終於轉過身來,目光冰冷的看著他:「這就是你回來的原因?」

    「……也因,弟子一直想念師尊。」雲澈低下頭,不敢碰觸她太過冰冷的目光。

    「……」沐玄音冰眸微眯,語氣稍稍緩了幾分:「這麼說來,你的確還當我是你的師尊?」

    「是!」雲澈馬上用力點頭:「永遠都是。」

    「好,很好。」她微微頷首,聲音陡然再次冷下:「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的師尊,那就現在……馬上……滾回你的下界,永遠不許再踏入神界半步!」

    雲澈抬頭:「師尊,我……」

    「平息緋紅之劫?你的使命?」沐玄音冷冷的道:「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

    「混沌之壁上的裂痕,的確隱藏著未知的厄難。一旦爆發,東神域很可能會面臨滅頂之災。將之平息,是東神域所有人,乃至整個神界,整個混沌所有生靈的使命,什麼時候成了你一個人的使命!?」

    「而以你的閱歷、地位和能力,這樣的使命,你配嗎?」

    雲澈嘴唇半張,無言以對。

    「我不妨告訴你一件事。」沐玄音看著他:「為了應對緋紅劫難,宙天界已結合東神域所有王界和上位星界之力,鑄造了一個打通近半個混沌的次元大陣,可從宙天神界直達混沌東極,就在十日前剛剛完成。」

    雲澈驚愕……打通近半個混沌的次元大陣?

    這種東西,真的可能存在!?

    「另外,再有不到一個月,便是【宙天大會】召開之期。此宙天大會,便是為了應對緋紅之劫,而有資格參與此事者……」沐玄音聲音微頓:「唯有神主!」

    雲澈:「……」

    「這等劫難,哪怕是神君,都沒有應對的資格,你又能做什麼?你方才的言語,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緋紅之劫自會有人去應對,不僅東神域的神主,其他神域的強者也會參與其中,但絕對輪不到你來操心!所以,趁還沒有他人知道你還活著,趕緊給我滾回下界!」沐玄音聲音冰冷堅決,毫無餘地。

    「可是,這是冰凰神靈親口告訴我的,而且……」

    沐玄音冰眉沉下:「那你是準備聽她的話,還是聽我的話!?」

    「……」雲澈定在那裡,無法回答。

    沐玄音忽然伸手,一個冰藍結界瞬間築成,將雲澈封鎖其中……這個結界,能夠封鎖所有的光線、聲音和氣息。而她親手所築的結界,一萬個雲澈也別想脫離。

    「你既然敢回來,說明你已有決意,我不會逼你馬上做決定。」

    結界之中,響起沐玄音的聲音:「我給你十二個時辰,好好想想我剛才說的話,想想你在神界被人發現的後果,再想想你下界的妻妾、家人、女兒!」

    「十二個時辰后,要麼,你自己乖乖滾回下界,永遠不許再回來。要麼,我打斷你的腿,親自把你扔回去!」

    聲音消逝,然後再沒有了其他的聲音,唯余雲澈在冰藍的世界中發怔。

    師尊怎麼會知道我有女兒……

    難道……

    結界之外,沐玄音臉上冷色頓去,但胸口卻起伏的更加劇烈,許久都無法平息。

    她的身後,沐冰雲緩步走出,看著沐玄音的樣子,她幽幽嘆息:「姐姐,你這樣會嚇到他的。」

    「哼,我還嫌我罵的不夠!」沐玄音一聲冷哼,余怒未消。

    「我知道,姐姐一直在氣他當年明知十死無生,卻還去星神界救天殺星神,怒他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但是……」沐冰雲輕輕的道:「當年,他對姐姐,不是也做過相同的事么?」

    沐玄音:「……」

    「炎神界,葬神火獄,姐姐面對遠古虯龍,傷勢極重,油盡燈枯,又中虯龍之毒,已是必死之境。炎神界三宗主,還有各宗長老皆在,卻無一人敢救。唯有他……只有神元境的力量,卑微無比的存在,卻為了你,去撲向整個炎神界都不敢靠近的遠古虯龍……那對他而言,同樣是幾近於十死無生。」

    「我原本以為,你當年只是被迫**於他,還曾因此對他生怒。後來我才知,你非但**,而且失心。」沐冰雲看著姐姐,輕柔的言語撩觸著她的心魂:「讓你失心,讓天殺星神甘為他化身邪嬰的,不正是他最為『愚蠢』的那一點么。」

    「不要說了。」沐玄音閉上眼睛:「你不會懂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