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宇宙空間。

    一金一灰兩個影子如流星般劃過,留下來不及消散的長長玄光……不,這兩道光芒比流星還要快,快到了哪怕神道玄者都無法理解的程度。

    兩道流光直線向北,卻在這時忽然停了下來。

    因為一抹紫色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他們前方,她手臂抬起,張開了一個簡單的隔絕屏障,平淡的聲音穿透宇宙空間,傳入他們的耳中:「兩位如此匆忙,是欲往何處?」

    兩人在虛空中停滯,霎時,整個宇宙空間都隱隱黯了下來,因為隨著金色身影的停滯,她的身上釋放出太過綺麗耀眼的光華。

    她身材婀娜修長,一頭耀金色的長發華貴耀目,覆身的金衣勾勒出任何一個部位都完美到讓人窒息的軀體。金色的假面之下,粉嫩的珠玉唇瓣瀲灧生光,卻微彎起一個極其危險的弧度:「夏傾月?哦不……是月神帝,別來無恙啊。」

    夏傾月目若幽譚,而她的身邊,瑾月的身軀不受控制的戰慄瑟縮。因為站在她們身前的人……金髮、金衣,金色的面罩,還有她哪怕在宇宙虛空都無比耀眼的風華……

    梵帝神女千葉影兒!

    東神域容顏最美,地位最高,亦是最可怕的女人!

    她的身後,無聲的立一個一身陳舊灰衣的乾枯老人,他瘦小佝僂,頭部低垂,身軀完全縮在顯得格外寬大的灰衣之中,不見其容。

    古燭!

    夏傾月、千葉影兒、古燭……他們同時現身在一方空間,一時間,周圍大片星域的所有星辰都停止了移動,宇宙空間一片可怕的安靜死寂。

    「看到你還活在世上,本王又豈會真的無恙。」夏傾月聲音冷淡,無法辨識出任何情緒的波動。

    千葉影兒雙眸半眯:「你這幾年一直縮在月神界,也不知神帝之位坐穩了沒有。今日竟有膽子出來,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很想知道,你是準備送我一個怎樣的驚喜。」

    面對她的嘲諷之言,夏傾月的眸光非但沒有退卻,反而更顯侵略:「你如此匆忙,是要急著去吟雪界么!除了雲澈之外,本王實難想到還有什麼能讓你梵帝神女放下一切親身前往一個中位星界。」

    「你果然也得到消息了。」千葉影兒毫無驚訝,極美的唇角斜起危險之極的淡笑:「也就是說,那個傳聞應該就是真的了!那小子倒真是命硬的很,連宙天都確認了他的死亡,他卻還能活著回來。」

    「你出現在這裡,該不會是想阻攔我吧?」

    夏傾月道:「馬上就是事關東神域生死的宙天大會,你確定要在此刻生事嗎?」

    「宙天大會?可笑!別說東神域,這整個神界的生死,又哪及我的事重要!」千葉影兒向夏傾月緩緩伸手:「你若想阻攔,大可以試試看。」

    身影落下,金色的身影已驟然化作流光,直衝夏傾月。

    讓她意外的是,夏傾月卻沒有出手阻擋,反而身影一轉,任由她從自己身側掠過。

    「?」千葉影兒身影微頓,而這時,她的身後傳來夏傾月無比淡漠的聲音:「鴻…蒙…生…死…印!」

    這五個字,讓千葉影兒忽得停住,沉寂如古井的古燭也微微抬頭,老目中閃過異光。

    千葉影兒緩緩轉過身來,美眸半眯,直盯夏傾月,每一線眸光都透著極致的危險:「你說什麼?」

    「鴻蒙生死印,玄天至寶排行第三,能讓人擁有無盡壽元的【永生】之器,無論是遠古時代還是現在,它若是問世,必定是所有人都極盡垂涎之物。因為沒有人可以抵擋永生的誘惑,尤其是那些立於當世頂點的人。」

    夏傾月徐徐的說著,平靜的瞳眸,卻微閃著比千葉影兒還要危險的瞳光:「千葉,若是本王把鴻蒙生死印就在你們梵帝神界的消息散開,你猜……這世上會在一夜之間多出多少個瘋子呢?」

    「是么?」千葉影兒冷笑:「這麼多年過去,可有人敢搶宙天界的宙天珠嗎?」

    「宙天珠認主宙天神界,他人想搶也搶不走,」夏傾月冷然道:「而鴻蒙生死印……你們梵帝神界貌似還沒有本事讓它認主,甚至就連如何使用都並不完全知曉。」

    她的目光轉向古燭:「這個早該死去的人,就是你們試探鴻蒙生死印永生之力的一個試驗品吧。」

    古燭:「……」

    「相比於其他所有至寶,無主的鴻蒙生死印無疑最容易讓人變成瘋子,你難道不這麼覺得嗎?」

    「……」千葉影兒的眼眸一點點的眯下,冷凝的空間之中,她緩緩的笑了起來:「呵……呵呵……夏傾月,你似乎知道的太多了。」

    「不對,不可能是你。」千葉影兒的臉色稍稍一變,沉聲道:「是月無涯!」

    一抹恨光在瞳孔深處閃過,夏傾月冷冷的道:「當年,義父在知曉你是害我母親的罪魁禍首后,他雖裝作不知,從無表露,但他又豈會真的無動於衷!」

    「我手中關於你梵帝神界的把柄,說不定……要遠比你想象的還多!」

    「呵,」千葉影兒依舊冷笑:「就憑你,就憑月神界,也想威脅我?」

    「我月神界的確沒有資本和你梵帝神界撕破臉。但……」夏傾月字字冰寒:「你今日若敢去吟雪界,本王倒是不介意一試!」

    「……」千葉影兒精巧如玉琢的下巴抬起,身上陡然耀起駭人的金芒。

    「小姐,」古燭發出嘶啞晦澀的聲音:「我們回吧,你尊貴之軀,豈可親臨區區中位星界。相信月神帝亦會馬上遺忘今日之事。」

    「你大可放心,在能親手殺了千葉之前,本王還不至於拿月神界陪葬。」夏傾月冷然道。

    「……」金芒依然在閃動,可怕的安靜持續了許久,金芒才終於緩緩黯下,千葉影兒低低出聲:「好,很好。看來這些年,我倒是小看了月神界。」

    她的唇角忽然露出一個嘲諷的弧度:「可惜,若是月無涯知曉自己不知付出多大代價換來的底牌,居然被你為了自己的小情郎,就這麼隨手丟了出去,怕是要死不瞑目。呵……」

    夏傾月:「……」

    「哼,古伯,我們走吧。」

    冷冷的盯了夏傾月一眼,千葉影兒的身影再次從她身前掠過……然後,她的長發忽然舞起,一點金芒從虛空射出,直點夏傾月的眉心。

    夏傾月手掌輕輕一推,將瑾月遠遠推開,另一隻手伸出,一個巨大紫光月界在身前顯現,瞬間封死金芒。

    砰!

    紫光月界忽然破碎,吞噬一切的紫芒中,紫闕神劍斷裂虛空,直刺千葉影兒后心。

    千葉影兒沒有轉身,手臂向後伸出,手指輕描淡寫的一點。

    頓時,紫闕神劍停在了千葉影兒的指尖,一聲錚鳴,所有紫光潰散,紫闕神劍在虛空中划動一個奇異的弧線,回到了夏傾月手中,然後直接消失。

    剎那交手,不過十分之一個瞬間,虛空靜寂間,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唯一的變化,是古燭身上的灰衣不知何時多了數十道裂痕……他微抬的老目中,也帶上了一閃而過的驚然。

    千葉影兒緩緩轉身,盯向夏傾月的目光完全的變了:「真不愧是……九玄玲瓏體。夏傾月,這老天對你也實在太好了些。」

    第一次,她對另一個女人產生了「嫉妒」的情緒。

    月神傳承,月神之力從繼承到逐漸覺醒,三年的時間,尚不足以覺醒兩成的神力。

    但夏傾月方才的瞬間所釋放的力量,卻遠遠超出了千葉影兒的最高預期。

    她並不知道,夏傾月身上的紫闕神力並不是月無涯死後的神力繼承,而是他死前的神力「嫁接」,這種神跡,也唯有在擁有九玄玲瓏的夏傾月身上可以實現。

    「能讓你這樣的人活到今日,老天對你,可更要好的多了。」夏傾月冷嘲道。

    「只可惜,一個為了男人而活的女人,縱成神帝,縱有絕頂的天賦,也終究只會是個永遠扶不起的廢物。」

    冰冷的目光從夏傾月身上收回,千葉影兒身化流光,遠遠而去,所去已非吟雪界的方向。

    古燭緊隨其後。

    看著他們所去的方向,夏傾月輕輕吐了一口氣,目光亦暗淡了幾分。

    「主人,」瑾月向前,聲音焦急:「鴻蒙生死印的事,是你將來對付千葉最重要的底牌,你為何要……他們有了防備,定然很快就會想出應對之策,到時……到時該怎麼辦……」

    夏傾月輕嘆一聲:「事出緊急,我別無方法。有這個威懾在,千葉短期之內不敢再有什麼異動。希望他能就此早些脫身,回到龍神界那邊去。」

    「可是……」

    「事已至此,不必說了。」夏傾月轉身看向北方,目光微朦:「……永遠都是個不讓人省心的人。」

    「那……那主人接下去要去吟雪界嗎?」

    「不必。」夏傾月道:「我不適合出現在那裡。那裡也自會有人護住他的,我們回去吧。」

    她纖影轉過,手臂抬起,卻又忽然定在了那裡,長久的無聲后,她幽幽道:「瑾月,你先回去吧……我想到了一些事,晚些再回。」

    「……是。」瑾月沒有多問,乖巧應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