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一盆冷水當頭澆淋,雲澈全身一激靈,一下子清醒了大半。

    覆在臉上許久的綿軟緩緩移開,近在咫尺的撩心幽香也化作了徹心刺骨的寒氣……沐玄音緩緩抬首看向遠方,半眯的冰眸折射著無比駭人的寒光,讓腦袋還在嗡嗡響的雲澈全身一緊,徹底清醒過來,然後半天大氣不敢喘。

    這是第一次,雲澈在沐玄音身上感受到如此可怕的冰寒與殺意……

    剛剛響起的聲音應該極其遙遠,但卻帶著可怕絕倫的威壓。而更可怕的,是這個聲音分明喊出了「雲澈」二字!

    雲澈心中無法不驚……怎麼回事?自己才剛剛回到神界,還做了完全的偽裝隱匿,知道自己還活著的,明明只有沐妃雪和沐玄音……沐玄音最多只會告訴沐冰雲,而她們絕無可能將這件事泄露出去。

    到底怎麼回事?

    而且這個聲音……

    「雲澈小兒,我知道你還活著,立刻滾出來受死!不要逼我踏平這吟雪界!」

    又是一陣天外驚雷般的聲音傳來,明明無比遙遠,卻震得雲澈血液翻騰,數息才緩了下來……以他的實力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這個聲音的主人何其可怕。

    冰凰神宗更有不知多少年輕弟子被這個攜著恐怖玄力的聲音震傷。

    隨著氣血的平息,雲澈的眉頭猛的一跳……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

    四年前的玄神大會,他和洛長生的問鼎之戰……他多次聽過這個聲音。

    洛長生的姑姑兼師父,公認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的洛孤邪!

    封神之戰終歸是小輩之戰,長輩斷不該出手干涉,何況一個至尊神主。

    洛孤邪出身聖宇界,卻又不屬聖宇界,但她的實力之可怕,要凌駕於東神域所有上位界王之上,無人敢惹。而她性情孤僻,也從不會去招惹別人。

    在神界,「孤邪仙子」洛孤邪與「劍君」君無名,是東神域當世的兩大神話,皆是孤身獨行,不屬任何星界,也不受任何束縛。

    但,就是這樣一個萬靈仰望的世之尊者,竟在封神之戰,為護洛長生,在東神域最神聖莊重,最不能亂來的宙天界,向一個只有神靈境的小輩下手……還是死手。

    哪怕此刻想來,任何人也都會深覺不可思議。諸多神帝在場,也無一人來得及阻攔……因為他們同樣做夢都不可能想到,洛孤邪這等人物竟會做出此等之舉。

    或許唯一的解釋,就是洛長生是她畢生最大的驕傲,她對其的愛護,到了極端扭曲的程度。

    更匪夷所思的是,她的親自出手卻沒能傷了雲澈,反被雲澈以殘餘在身的天道之雷,當著所有人之面,將其一瞬重創。

    這對洛孤邪而言,無疑是大到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的恥辱。

    這個世上,覬覦雲澈身上秘密的人很多,包括千葉影兒也是如此。但,恨極雲澈,最想殺了他的人,毫無疑問是洛孤邪!

    恨到哪怕她身居世之最高尊位,也必親手將他碎滅!

    若她知道雲澈還活著,且身在吟雪界,她會立刻親身趕至,這一點,任誰都不會意外。

    至尊神主,東域玄道第一人被一個神靈後輩當著世人之面重創,這樣的奇觀,亘古未有。這樣的恥辱,同樣亘古未有。

    但問題是……

    雲澈牙齒緩緩咬緊……若真的是洛孤邪,她為什麼知道自己還活著?又為什麼知道自己就在這裡!?

    而且……聖宇界與吟雪界相隔遙遠,哪怕以神主的極限速度,要趕來也需要相當之長的時間,而自己回到吟雪界才一天多的時間……她不僅知道自己身在吟雪界,且很早就知道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師尊……」他看向沐玄音,卻發現她的臉色冷得可怕。

    一陣寒風襲來,沐冰雲匆匆而至,急聲道:「姐姐,有人闖入,就在冰凰界外,而且……」

    「是洛孤邪!」沐玄音冷冷的道。

    「什麼?」沐冰雲明顯大吃一驚。洛孤邪……這雖是個女子之名,卻象徵著東域第一人之名,帶著無與倫比的威懾力。

    「真的是她?」沐冰雲眸中的凝重比方才沉重了十倍不止:「可姐姐應該並未見過她才對。」

    「我記得她的聲音。」沐玄音幽聲道。

    雲澈:「……」

    「……」沐冰雲眸光微滯:「可是,她為什麼會知道雲澈還活著?雲澈,除了妃雪,還有誰知道你還活著?」

    雲澈搖頭:「我是從藍極星以冰雲宮主當年所賜的次元石直接返回了吟雪界,中途未踏足過任何地方。而且樣貌、聲音、氣息都做了偽裝,回到聖殿後才卸去,除了妃雪,絕無人知道是我。」

    說話之時,他在腦中快速回想了一番踏入吟雪界后的畫面……忽而,他的眼瞳劇烈顫盪了一下。

    難道是……

    不……不可能……絕無可能……

    雲澈的氣息忽然出現了輕微的紊亂,沐玄音看他一眼,卻沒有追問。沐冰雲並無察覺,冰眉緊蹙:「大長老已前去交涉。姐姐,你速將雲澈封入結界,絕不可被洛孤邪察覺。雲澈已死是當年宙天親口認定的事實,洛孤邪縱然不知從何處得到什麼風聲,也定無法確信,要將之掩過,應該並不難。」

    「不,」沐玄音道:「洛孤邪縱然恨極澈兒,但以她的身份,若不是得到了足夠確定的消息,又豈會親身來此。」

    沐冰雲目光一凝。

    「很好。」沐玄音聲音沉下:「當年的賬還沒清算,她卻自己送上門來……好得很。」

    雲澈:「……?」(當年的賬?啥?冰雲宮主不是說她沒見過洛孤邪么?)

    沐玄音的話讓沐冰雲眸光劇盪,迅速伸手抓住她的雪衣:「姐姐,你要做什麼?她是洛孤邪!」

    「不必擔心。」沐玄音漠然道:「既然來了,那我就親自去會會她。」

    「澈兒,你隨我一起。」

    這句話一出,把沐冰雲和雲澈同時嚇了一大跳。沐冰雲抓著沐玄音的玉手猛的收緊:「姐姐,你說什麼?」

    「哼,既已暴露,再藏著掖著已毫無意義。」沐玄音道:「而且,待他知曉了邪嬰一事後,你覺得……將他潛藏還有意義嗎?」

    「……」沐冰雲沒有說話,抓著沐玄音的手掌緩緩鬆開。

    雲澈一臉愕然:邪嬰?什麼邪嬰?

    另一方面,沐渙之已親自帶著一眾長老宮主火速前往聲音來源,一出冰凰界,看到那個傲立空中的女子身影,無不是面色疾變。

    洛……孤……邪!

    一個別說他吟雪界,就連眾上位星界都絕對惹不起的人物!

    沐渙之強定心神,向前不卑不亢的道:「原來竟是孤邪仙子蒞臨。如此貴客,我等未能遠迎,實在是失禮。不知……」

    「少給我假惺惺的廢話!」洛孤邪目光冰冷,一開口,便帶著駭人的煞氣。而能激起她如此煞氣者,估計也唯獨雲澈。畢竟,那是她平生最大的恥辱……雖然是她自找的。

    「馬上把雲澈交出來。」她冷冷的道:「不要考驗我的耐心。」

    沐渙之苦笑:「孤邪仙子,雲澈的確是我宗弟子,但,他已於三年前亡身於星神界的邪嬰之難,這件事天下皆知。莫非……孤邪仙子近年都在閉關,所以未有耳聞?」

    沐渙之是真的不知道,也真的懵。

    洛孤邪緩緩抬手,剎那間風雪凝固,一股危險的氣息在天地間逸散開來:「你的確沒資格知道,更沒有與我對話的資格。叫你們的宗主出來……馬上!」

    沐渙之面容變動,謹慎的勸道:「雲澈已死之事千真萬確,東神域任何一人皆可為證,孤邪仙子一定是哪裡搞錯了,要不……」

    「真是聒噪!」未等沐渙之說完,洛孤邪雙目眯起,手掌猛的甩出。

    洛孤邪的動作讓冰凰眾人大驚,全部失口喊道:「大長老小心!」

    面對洛孤邪這等可怕人物,沐渙之自然是時刻精神緊繃,洛孤邪手掌抬起之時,他瞳孔一縮,身體如綳到最緊后忽然釋開的彈簧,瞬間後撤。

    呼!!

    一陣狂風從他身前呼嘯而過,激起他半身冷汗。

    「還敢躲!」洛孤邪的臉色微微一沉……論輩分,她還要在沐渙之之下,但沐渙之將她的一掌倉促躲開,在她眼中卻視為不敬,陡生慍怒,一掌抓出。

    剎!

    一道掌印瞬間橫穿空間,印在了沐渙之的胸口,速度之恐怖,哪怕沐渙之再快上十倍也斷無可能避開,他全身劇震,後背凸出,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一片,然後如殘葉般橫飛出去……身後拖著一場長長的血線。

    沐渙之是吟雪界僅有的兩個神君之一。神君之力強大無匹,萬靈敬畏,但他面對的,卻是一個真正的至尊神主。在這當世最高層面的力量面前,強大的神君,卻簡直堪稱不堪一擊。

    「大長老!!」

    眾冰凰長老、宮主都是駭然失色,而就在這時,一道藍影閃現,出現在了空中,她手掌伸出,輕輕一拂……頓時,沐渙之倒飛中的軀體緩緩停滯,身上的狂暴巨力也被層層卸去。

    沐渙之臉色蒼白,全身戰慄……剛才,他感覺自己在死亡邊緣走了一圈,他很確信,若不是身上的力量被卸去,他的傷勢要比現在重上十倍不止。

    「宗……主……」他在半中拜下,身體在創傷之下不斷搖晃。

    「去療傷吧。」沐玄音背對著他,冰冷的目光直盯洛孤邪:「這裡沒你們的事,全部退下,不得靠近。」

    「是。」沐渙之手捂胸口,身軀沉下,但老目中卻滿是后怕和擔憂。

    眾長老宮主不敢抗命,但他們退離之時,也無不是心中擔憂驚懼……因為那可是洛孤邪!

    「你就是吟雪界王沐玄音?」洛孤邪冷淡的目光掃了沐玄音一眼,嘴角似笑非笑:「倒是生了副好皮囊,也難怪那麼多界王對你念念不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