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洛孤邪的言語讓人聽不出是諷刺還是嫉妒,沐玄音卻是毫無反應,冷冷的直呼其名:「洛孤邪,你擾我冰凰界,傷我弟子和長老,本王可視為你在挑釁么?」

    「挑釁?」洛孤邪嘲諷一笑:「你覺得一個小小的吟雪界,配嗎?」

    沐玄音:「……」

    「不過你放心,冤有頭債有主,我洛孤邪從不屑欺凌弱者,更不屑禍及他人,唯有雲澈,非死不可!」洛孤邪緩緩伸出手來,一股無形威壓罩下:「給我把雲澈拎出來,你們所有人都可安然無恙。」

    「我未直接入你宗門拿人,已是給足了你們吟雪界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那可真是好大的面子。」在洛孤邪逐漸釋放的威壓之下,沐玄音毫無所動。聲音透著駭人的幽冷:「他的確就在我吟雪界,你想要見到他,可以。」

    「哦?」洛孤邪目光微動:「算你還識抬舉。」

    「不過,先回答我一件事,」沐玄音的玉顏上依舊看不到一絲神情:「是誰告訴你他在此處?」

    「呵,」洛孤邪像是聽到了一句笑話,冷淡一笑:「就憑你,還沒有提要求的資格。我給你十息……十息之後,若是你不交出雲澈,可…就…不…要…怪…我…了!」

    最後一句話,她每一個字,都透著沉重的威懾。

    但,讓她意外的是,在她外放的威懾之下,視線中的吟雪界王竟是毫無動容,就連瞳光都沒有半點應該有的瑟縮顫盪……反而隱蘊著似乎能穿刺靈魂的寒光。

    「嘻嘻嘻……」

    就在這時,一個悅耳無比的少女笑聲毫無預兆的響起。不見其人,亦無氣息,這個聲音卻是近在耳際,然後又似有著無法理解的魔力,在耳邊、魂間久久繞動:「爹爹,這裡就是吟雪界,全都是雪,真的好漂亮。」

    「呵呵,」這是一個男子的聲音,遠比少女之音平和厚重,但卻沒有那種詭異的繞魂感:「亘古冰雪,自然美不勝收。說起來,為父也是第一次來此。」

    隨著男子聲音傳來,他的氣息也出現在洛孤邪和沐玄音的靈覺之中。

    沐玄音的冰眉微動,而洛孤邪卻是猛的轉身,雙目閃過異芒。

    很快,兩個人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男子身材高大,一身藍衣,明明分外溫和的面容,卻是隱著至高無上的威嚴,讓人再不敢看第二眼。

    他無論出現在何處,無論置於何方天地,任誰看到他,都絕不懷疑他定是俯世的帝王。

    只可惜,他的凌世之姿,卻被他身邊的女子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壓下。

    那是一個看上去似乎二十幾歲,又似乎只有十幾歲的少女,黑色的眼瞳,黑色的長發,黑色的衣裙……

    她長的極美,又美得極其妖異,髮絲漆黑如夜幕,在聖白的飛雪中分外的醒目,一雙眼瞳異常的幽黑,如無底的深淵,隨著眼波輕靈的漪動閃爍著淡淡的黑光,本就白皙的臉兒被她黑色的長發與黑色的裙裳映的更是玉白無暇。

    看著無盡的飛雪和飛雪中的人,她精巧的唇角微微勾起,笑意似純真,又似媚惑,明明相悖,但在她的身上,卻呈現著妖異的和諧。

    「呵呵,」高大男子淡淡而笑:「鄙人琉光界水千珩,不請自來,冒昧叨擾,還望勿怪。」

    這個藍衣男子,赫然是琉光界界王水千珩!

    沐玄音微微頷首,淡淡而語:「琉光界王和媚音神女如此貴客親臨,為我吟雪之幸,何來怪罪。」

    黑裙少女向前小步,行一個晚輩之禮:「晚輩琉光界水媚音,見過吟雪界王。」

    說完,她抬起頭來,很認真的看著沐玄音,眉兒彎翹:「媚音很小的時候就聽娘親說,吟雪界王是東神域北方最美的女子,今日見到……其實,要比娘說的還要好看很多很多。」

    「媚音,不得胡言亂語。」水千珩開口,卻並無怪責之意。

    「……」沐玄音微微頷首,並無回應,但她的目光,卻是在水媚音的身上停留了足足三息。

    作為最強三大上位星界之一,琉光界之名一直響徹諸神界,但也有著萬年老二之名,始終被聖宇界壓過一頭。

    而就在今年,琉光界的聲威第一次超過聖宇界,成為眾上位王界之首。

    非是聖宇界忽然勢弱,恰恰相反,經歷宙天三千年,洛長生成就了七級神主,震動了整個神界,成為了聖宇界的無上榮光。

    但,洛長生的驚世神話不是唯一的,甚至不是最驚世的。

    與之同時的,是琉光界出現了一個水媚音,同樣成就了神主境七級……而且,是覺醒無垢神魂的七級神主!

    同時,她的姐姐水映月也超越預期,成就了五級神主,讓琉光界在一夜之間,一下子多了兩顆無比耀世的星辰!

    聖宇界這一代有洛長生,同齡之下,比以往任何一代都要耀眼,但偏偏,隔壁琉光界卻出了一顆更加的耀眼的……

    而這個如今被舉世矚目的天之驕女,卻是這個時候,來到了吟雪界……還是與她的父親琉光界王一起……

    「水千珩,你來做什麼?」對於水千珩來到吟雪界,任何人免不了會驚訝。洛孤邪同樣如此,但隨之,她隱隱猜到了什麼,臉色稍沉了下來。

    水千珩淡笑依舊:「水某聽得一個奇怪的傳聞,雲澈當年並未亡身邪嬰之下,而是依舊在世,並棲身吟雪界。雲澈與小女媚音早有婚約,此事四年前便天下皆知,既聞此訊,自然該前來一探究竟。」

    沐玄音:「……」

    「倒是孤邪仙子為何會在此處?」水千珩笑呵呵的反問道,同時眼角瞥了水媚音一眼,心中一聲嘆息。

    「呵,」面對一派和氣,顯然不想搞事情的水千珩,洛孤邪卻是一聲毫不客氣的冷笑:「我為何會在這裡,你當真猜不到么?」

    水千珩眉梢一動,依舊面帶微笑:「看來,孤邪仙子對當年之怨依舊心懷芥蒂。不過,雲澈終究只是個後輩,你孤邪仙子在當世何等地位,又何必與一個後輩一般見識呢?」

    雖然水千珩是琉光界王,但他顯然不想和洛孤邪鬧崩……這個世上,不到萬不得已,也沒有人會願意得罪洛孤邪這等人物。「王界之下第一人」,這個稱號的每一個字,都帶著極強的威懾力與壓迫感。

    他為了不更加觸怒洛孤邪,沒有直說當年是她卑劣出手欲殺雲澈在前,所有的恥辱都是她咎由自取,字字都極盡委婉……但,他得到的,依舊是洛孤邪的冷眼:「那我若是不肯呢?你待如何?」

    水千珩微笑道:「雲澈和小女畢竟有婚約,將來便是我琉光界的女婿,此事,相信孤邪仙子也早就知曉,今日既如此湊巧在此相遇,便請賣我水某一個面子,如何?改日,水某定會另行拜謝。」

    「賣你面子?呵……那誰來賣我面子?誰來洗我當年之恥!?」洛孤邪非但沒有就此退步,神情卻愈加陰沉,甚至微現猙獰……有人護著雲澈,只會讓她更加怒恨。

    面對洛孤邪,水千珩已是三番軟語,他的臉色沉下,聲音也變得剛硬:「既如此,那便沒什麼好說了。我今日親自來此,除了確認他的生死,另有一事便是將他帶回琉光界!所以,你若是想解決此怨,以後怕是要去我琉光界了!」

    「是么!?」洛孤邪雙手抓起:「那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本事帶著活的雲澈離開!」

    轟嗡……

    天地之間一聲悶哼,飛雪暴亂,洛孤邪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如無盡深淵般的可怕風旋,她的衣袍亦全部鼓起,一瞬間,周圍千里雪域狂風暴起,撕空裂地。

    「你……」水千珩臉色稍變,眉頭大皺。

    水媚音強行拉著他來時,他還各種不以為然,斷然沒有想到,洛孤邪竟會對當年之辱記恨到如此程度,不但當真親臨吟雪界,還連他堂堂琉光界王的顏面都絲毫不給,甚至說動手便動手。

    簡直跟失心瘋一樣!

    他自認不是洛孤邪的對手,且他們若真的交手,吟雪界必承巨大災難。他剛想再說些什麼,身邊,一直安靜的水媚音忽然是怒而出聲:「洛孤邪!當年明明是你不要臉面,出手要殺我的雲澈哥哥,才反受其辱!現在居然要把一切都歸咎到雲澈哥哥身上,什麼孤邪仙子,根本就是個不講道理,更不要臉皮的老妖婆!」

    洛孤邪還未有什麼反應,水千珩已是嚇了一大跳,急聲道:「媚音,不許胡言。」

    「哼!」水媚音鼻尖一翹:「爹爹,我們不用怕她,有我在,你一定可以打敗她的。」

    「呵……水千珩,你真是養了個好女兒啊。」洛孤邪笑了起來,但笑意之中卻帶著足以摧心的危險氣息,她的目光盯向水媚音……然後忽然怔住。

    她看到了一雙無比幽暗的瞳眸……然後,這雙幽暗瞳眸竟在她的眼前快速放大、靠近,逐漸的填滿她整個視野,將她所有的一切都吞沒、埋葬其中。

    眼前一片無盡的黑暗,黑暗之中,又有著無數的黑蝶在無聲起舞……

    洛孤邪目光瞠直,身體搖晃,身後的風旋忽然混亂的扭曲起來……忽得,她全身劇顫,雙瞳從黑暗中恢復清明,浮起一抹深深的駭色,她的雙目亦是閃電般從水媚音身上移開,以她王界之下無敵的實力,竟再不敢直視她一眼:「好一個無垢神魂,好一個媚音神女!今日,我便來會會你們父女!」

    氣氛陡然緊繃,一觸即發……而就在這時,一個悠遠而冷漠,如來自世外天闕的女子聲音徐徐傳來:「洛孤邪,你當真要在此動手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