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聲音響起之時,如有一蓬看不見的幽雲降世而下,無聲無息間,竟將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消抹於無形,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明明溫和如夢,卻又讓所有人無法呼吸的壓迫感。

    冷寂的空間裂開一道紫色的裂痕,一個女子身影從中緩步走出。她一身華貴宮裳,紫光粼粼,頭戴紫晶玉冠,顏若皎月,目若紫星……她身影現出的那一刻,洛孤邪與水千珩同時面色驟變,身上釋放的玄氣也忽如被虛空吞噬,消失的無影無蹤。

    「……」沐玄音目光轉過,冰眉微斜。

    世界出現了數息詭異的冷寂……因為,這是一個絕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物。

    月神帝!

    怔然之後,水千珩迅速回神,抬手拜道:「琉光界水千珩,拜見月神帝!這幾年水某數次拜訪月神界,皆未能如願,能在今日得見月神新帝,深感萬幸。」

    夏傾月微微頷首,目光從水千珩和水媚音身上掠過,向沐玄音道:「沐前輩,久違了。」

    這一聲稱呼讓水千珩眉梢跳動,心中大驚。既為神帝,便是當世之巔,對他不假辭色,卻對沐玄音……「前輩」相稱?

    這這……

    自夏傾月出現,水媚音的唇瓣就大大的張開,她湊到水千珩身側,很小聲的問道:「爹爹,她真的是當年那個姐姐嗎?」

    入宙天珠之前,她曾在月神界見過夏傾月,此時再見,除了樣貌,她全然無法把她和記憶中的夏傾月聯繫起來。

    水千珩苦笑:「什麼姐姐,她可是神界歷史上最年輕的神帝,比你要小三千歲。」

    水媚音:╭(╯^╰)╮

    沐玄音道:「區區數年,算不得久違。聽聞你已繼月神先帝之遺志,於月神界封帝,想來,這幾年應該歷過不少的風雨。」

    夏傾月目光幽深,輕然而語:「不歷風雨,又怎堪『神帝』二字。不過,因風雨所絆,傾月遲至今日方才拜訪,已是深以為愧。」

    沐玄音和夏傾月寥寥幾語,讓洛孤邪和水千珩的臉色卻是數度變化。一方為中位界王,一方為月神新帝,兩者地位天差地別,但言語之間……竟是夏傾月更顯敬重?

    夏傾月目光轉過,話音亦是陡轉:「洛孤邪,本王剛才問你,你當真要在吟雪界動手嗎?」

    夏傾月的到來,讓人不得不想到雲澈的另一個身份。

    月神帝的前夫!

    當年此事可是鬧得沸沸揚揚,舉世皆知。

    當年月神界的浩世婚典,夏傾月舍月神帝而帶雲澈遁離,驚翻了整個東神域,后雲澈留在龍神界,夏傾月重歸月神界,隨之,月神界便傳出月無涯將夏傾月收為義女的消息……

    本以為,這是月無涯強挽顏面之舉,但邪嬰之難后,月無涯隕落,卻是留下遺命,將神帝之位……既不是傳給他的長子,亦不是其他月神,而是夏傾月。

    這個匪夷所思的消息傳開,舉世盡皆目瞪口呆。

    月神界毫無疑問的陷入內亂之中,但更匪夷所思的是,這個內亂只持續了短短兩年時間便完全平息,夏傾月正式封帝,全月神界上下無不恭敬臣服,再無人有半字質疑。

    無人知曉這個非月神界出身,年齡只有半甲子,且還是女子的夏傾月是如何以短短兩年時間鎮下了龐大的月神界,但毫無疑問的是,但凡是有腦子的人,都絕不敢對這個月神新帝,亦是神界歷史最年輕的神帝有半分的輕視。

    洛孤邪徐徐道:「聽聞月神新帝封帝之後,從未踏出過月神界,亦從不接受拜賀,今日卻親臨吟雪界,莫非,是也為了雲澈?」

    洛孤邪畢竟是洛孤邪,縱是面對月神帝親臨,她的臉色依舊呈現著剛硬。

    夏傾月:「……」

    「呵,」洛孤邪淡笑一聲:「身為月神之帝,卻為了一個曾經的小小俗世姻緣而親自現身中位星界,此事若是傳出,不但是天大的笑話,亦會讓月神界為之蒙羞!你初登帝位,正值維穩樹威之時,可千萬不要行自損帝威之舉!」

    「……」看著洛孤邪,水千珩輕吐一口氣。

    他和洛孤邪雖接觸極少,但很早便知道她性情孤僻怪異,聖宇界是何等雄偉的蒼天大樹,她當年卻是決絕脫離,寧願孤身……而其因,至今無外人知。

    但她的玄道天賦卻又高的可怕,超越了她的兄長洛上塵,超越了聖宇界所有人,哪怕身入王界,亦是立於頂層。

    今日,水千珩更是親見了她性情的邪異,為了向一個小輩尋仇,可以毫無猶豫的與他翻臉……話說回來,她脫出聖宇,孤身一人,也的確是毫無顧忌。

    但……她面對月神帝,竟也敢如此無禮!?

    夏傾月眉頭沉下,瞳中紫光微浮:「洛孤邪,本王意欲何為,無人有資格管束。就算是天大之錯,也遠遠輪不到你來置喙教訓!」

    洛孤邪身體晃動,雙目微勾,卻是難以出聲。

    「本王此來,與雲澈並無關係。」夏傾月冷然道:「但……」

    她伸出手來,身上忽綻寒氣,一枚寒晶在她掌心凝結……雖只是一枚小巧的寒晶,卻引得千里冷徹。

    「這是……冰凰封神典!?」水千珩失口喊道,心頭大震,洛孤邪亦是臉色微變。

    夏傾月手掌一收,寒晶與寒氣又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她俯視洛孤邪,冷然道:「洛孤邪,以你的見識,不會不認得本王剛才所施的冰凰封神典吧?」

    「本王封帝之前,曾受吟雪界大恩,冰凰神宗亦算得上本王的半個師門。如今,有人要在吟雪界撒野,你說本王該不該管?」

    沐玄音:「……」

    水千珩迅速道:「世人這些年皆在猜想月神帝出身,卻從無一人知。今日方知月神帝竟與吟雪界有如此淵源。」

    「月神帝已為月神之帝,立當世之巔,卻不遺本心,親臨相護,水某萬分欽佩拜服。若是傳出,必為當世佳話,引人讚歎。」

    水媚音側眸看了一眼父親,暗暗吐了吐舌頭。

    「當然,你若是認為本王是為雲澈而來,那亦是你的自由。」夏傾月聲音寒下,字字天威:「你只需記牢一件事,我月神界與你往日無怨,但,若你敢犯及吟雪界,便等同於是與我月神界為敵!」

    「此言字字皆出自本王之口,你若不信,大可一試!」

    洛孤邪嘴角抽搐,五官扭曲,緊攥的雙手劇烈顫動。

    神帝之名,無人能真正不懼。洛孤邪就算再怎麼託大,只要尚存半點理智,也清楚自己絕對招惹不起夏傾月。

    更讓她驚懼的,是那道壓覆在自己身上的月神氣息……沉重到了她根本無法相信的程度。

    世人皆知夏傾月是三年前方得月無涯的紫闕神力傳承……但,月神之力的覺醒需要時間,而夏傾月自身的力量當年只有神靈境,別說三年,就是三十年,三百年,也斷無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她是為了雪恥而來,若就此狼狽而去,非但沒能雪恥,反而無疑會恥上加恥……水千珩她可以不懼,但有月神帝在,她今日已註定不可能如願。

    「呵呵呵……」

    遙遠的風雪之中,一個蒼老平和的笑聲傳來:「既有月神帝親臨,看來,老朽此行,已是多餘。」

    這個聲音透著彷彿來自遠古的蒼莽,又字字威如天傾。沐玄音與夏傾月並無反應,只是移了下目光,水千珩與洛孤邪卻是面色大變。

    和緩的風雪之中,一個老人緩緩現身。一身再普通不過的灰白素衣,臉上帶著彷彿永不會褪去的慈和。

    「宙天……神帝!」水千珩一語出口,心中驚詫無以言表。

    他本覺得,自己在女兒央求和逼迫之下親身來此已是相當誇張,沒想到,他卻看到了月神界親臨……現在,又是宙天神帝親臨!

    小小吟雪界,東域四神帝竟是親臨其二!

    這是他琉光界王都無法不驚的大陣仗。

    「宙天爺爺,你也來啦。」水媚音滿臉開心,沒大沒小的喊道。

    宙天神帝非但不生氣,反而撫須而笑,看著水媚音的目光帶著幾分難掩的寵溺:「如此看來,雲澈是當真依然在世,真是一件大幸事啊。」

    「宙天神帝親臨,吟雪不勝榮光。」沐玄音徐徐而語,然後側目道:「澈兒,琉光界王、月神帝、宙天神帝皆為你而來,你當真是好大的顏面。」

    她聲音落下之時,封閉的冰凰界打開了一個缺口,雲澈的身影疾飛出去,現身在所有人眼前。

    「雲……澈……」雲澈出現的剎那,洛孤邪的臉色便猛的沉下,目中陡閃起濃郁到驚人的恨光……若不是月神帝和宙天神帝在此,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暴然出手。

    「雲澈哥哥!」水媚音驚喜出聲,全然不顧周圍情境,便要飛身撲過去,但……沐玄音的冰眸卻在這時轉過,似無意的盯了她一下。

    頓時,她全身泛寒,身體亦頓在那裡。

    「咦?」她停在那裡,看了沐玄音一小會兒,又看了雲澈一小會兒,目光變得很是怪異。

    雲澈站到沐玄音身側,躬身道:「晚輩雲澈,見過宙天神帝、水前輩,還有……呃……」

    冰凰界雖被隔絕,但並未隔絕聲音,他們的言語,雲澈全部聽在耳中,所以此刻現身親見,他心中一片混亂和糾結。

    嘶……這個小妖精一樣的美女誰啊?真的是當年那個腦迴路不正常還各種犯花痴的小丫頭?

    傾月……月神帝?這這這這……她怎麼會忽然成了月神帝!?

    月神帝……神帝啊!月無涯呢!?這短短几年神界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啊!?

    夏傾月未言,目光只在他身上短暫停留。

    宙天神帝笑了起來,他認真的打量了雲澈一番,笑意溫和中透著欣然:「雲澈,雖不知你當年是如何從邪嬰之難下逃生,但你無論軀體還是玄力盡皆無恙,這算得上是老朽近些年來,最為欣慰之事。」

    邪嬰之難?

    又聽到了「邪嬰」二字,但此境之下,他自然無法多問,認真而感激的一禮,他聽得出來,宙天神帝之言,字字源自肺腑。

    以他在神界的地位,今日親身來此,此恩已是太過沉重。

    「洛孤邪,」宙天神帝轉而道:「你與雲澈當年之怨,老朽在場,看的一清二楚,孰是孰非,誰對誰錯,無論是你,還是世人,但凡親見者,皆是心知肚明。」

    洛孤邪:「……」

    「雲澈為我東神域亘古未有的神跡,當年未能護他周全,險成老朽一生之憾,如今既知他無恙,便不會再容任何人殘害如此奇才……洛孤邪,你莫要執迷不悟。」

    宙天神帝之言何等分量,在東神域,他說出口的言語,每一字都不啻天道箴言,而最後「執迷不悟」四個字,已不僅僅是警告,還明顯帶上了怒意。

    當年的事,就發生在宙天界!一切,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洛孤邪身體發抖,但面對兩大神帝親臨,她的骨頭就算再硬上百倍,也斷不敢再出半句硬話,她狠吸一口氣,咬著牙道:「既是宙天神帝之命,我豈敢不遵。」

    她轉過身去,胸口起伏欲裂,再不看雲澈一眼,更不想再停留半息:「今日此事終了,就此別過!」

    聲音落下,她眼中恨光閃動,騰空而起,遠遠而去。

    但下一瞬間,她的身前忽然閃現藍光,一個寒冰屏障當空出現,連帶空間一切封結,封死了她的進路。

    洛孤邪身形猛的停止,她的身後,傳來沐玄音冰寒刺心的聲音:「洛孤邪,本王允許你走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