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洛孤邪遁離,這一場始料未及的「厄難」,以一種更加始料未及的方式與結果落幕、

    到了神主這個境界,斷肢可以重塑,就連恢復期也不會太長,但這份屈辱,卻將一生銘刻在魂。尤其洛孤邪這等層面,世上能折她顏面者又有幾人?這對她而言,已不僅僅是屈辱那麼簡單,而極有可能成為無法擺脫,纏繞一生的夢魘。

    除非她有朝一日能親手殺了沐玄音……就如她那麼急切的想要親手殺了雲澈。

    而她會強行忽略……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冰凰界中一片安靜,沒有一個人歡呼,直到折星殿徹底遠去,惡戰的餘波也全部消散,依舊沒有一個人出聲,震驚、懵然、獃滯……各種誇張的表情定格在每一個冰凰弟子,乃至殿主、宮主、長老的臉上,估計此時就算有人給他們一個重重的耳光,都不一定能讓他們回過神來。

    他們的宗主,他們吟雪界的界王,挫敗了洛孤邪……那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敬畏的東域王界之下第一人!

    而且,還是大敗!

    實則,他們這般反應再正常不過。因為就連琉光界王水千珩……在沐玄音將洛孤邪的手臂絕情斷下的那一刻,他兩隻眼珠子差點跳出眼眶。

    火破雲目光怔然許久,才無比艱難的移回,向雲澈道:「你……你師尊她……她……」

    「咳,很厲害吧。」雲澈按了按鼻尖,強裝淡定的道。

    火破雲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打敗了洛孤邪,她才是真正的『第一人』呢。」水媚音輕聲道:「雲澈哥哥是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沐前輩是東域王界之下第一人……不愧是雲澈哥哥的師尊。」

    「……」聽著女兒的低語,水千珩大張了半天的嘴巴才終於一點點合上。

    他是為了女兒「屈尊」來此,沒想到,竟然目睹,或者說見證了如此驚世駭俗,必將震動整個神界的一幕。

    藍光一閃,沐玄音身影出現,目光在雲澈身上一掃,確認他安然無恙,又將目光折回,向宙天神帝道:「晚輩方才未及收手,多有冒犯,還請宙天神帝恕罪。」

    「……」水千珩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他看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宙天神帝出手阻攔時,她那哪是「未及收手」,分明是狠狠一掌轟在宙天神帝的腦門上……

    大怒之下,不但對洛孤邪直下死手,連宙天神帝都敢打……看著她的背影,水千珩不由自主的一個哆嗦。

    這個女人,絕對絕對不能招惹……水千珩在心中重重念道……他現在清楚的覺得,沐玄音簡直要比洛孤邪還可怕,各種意義上……

    目光從沐玄音身上轉到水媚音身上,心裡不知為何緊了一下……洛孤邪忽然攻擊雲澈,雲澈連根頭髮都沒傷到,竟讓沐玄音如此震怒,以自己女兒對雲澈這小子三千年都不肯斷的心思……

    這奇怪的不安感是咋回事?

    「呵呵,無妨,無妨。」宙天神帝畢竟是宙天神帝,絲毫不怒,面綻微笑:「吟雪界王護徒心切,何怪之有。」

    「不錯。」水千珩插話道:「吟雪界王玄力驚世,卻對後輩如此愛護關切,讓人萬分讚佩。」

    初至吟雪,水千珩面對沐玄音時臉上帶笑,身綻威儀,呈現著溫和的俯視之姿。而現在,他說話時則明顯「謙恭」了不少。

    沐玄音微微頷首:「諸位貴客為我吟雪弟子親身來此,玄音萬分感激。澈兒,還不趕緊謝過。」

    「是。」雲澈上前,躬身道:「宙天神帝,水前輩,兩位現身來此,晚輩感激難言,更惶恐萬分。」

    「應該的,應該的。」水千珩笑呵呵的道。

    「唉,」宙天神帝看著雲澈,一聲重嘆:「當年的玄神大會,為的,就是能尋到你這般的『奇迹』之人。你的出現,讓老朽欣喜若狂,卻未能護你,讓你遭受命隕之劫,險些成為一生之憾。如今見你無恙,老朽心中甚喜甚安。」

    雲澈感激道:「晚輩何德何能……這份恩情,晚輩實在無以為報。」

    宙天神帝笑著搖頭,又嘆息:「難怪你能在玄神大會力壓四神子,登頂封神之戰,原來,你竟有如此一位師尊。也難怪,吟雪界王未親自現身玄神大會。」

    「百息之內重創洛孤邪,此等修為,怕是……」宙天神帝沒有說下去,因為後面的話,太過驚世駭俗,而是轉而道:「老朽竟一直不知,我東神域之北,竟存在著如此一位曠世之女。」

    沐玄音道:「吟雪界畢竟只是一方小界,晚輩非是有意隱瞞,而是不敢太過引人注目。」

    宙天神帝頷首……他當然理解,但更多的是怎麼都無法壓下的震驚。

    夏傾月道:「沐前輩,洛孤邪本已被勸離,你為何忽然改變主意?」

    她說的「改變主意」,是她為何要主動暴露一直隱藏的實力……暴露「底牌」,向來是不智之舉。

    沐玄音道:「緋紅劫難隨時可能爆發,事關東神域生死存亡,本王自不該餘力。」

    宙天神帝點頭讚許:「你如此之想,為我東域之幸。」

    「另外,本王不想他人以為我吟雪是好欺之地!洛孤邪性情邪肆,若不如此,你們離開之後,她定會尋隙再至!」

    「原來如此。」夏傾月微微頷首,但,這個理由,並不能讓她信服。

    但馬上,她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稍稍一動,多了些許複雜,然後問及了第二個問題:「沐前輩,雲澈此次回來,應該並不願為他人知。如今,卻是忽然在東神域傳開,而消息的來源,正是聖宇界。宙天神帝和琉光界王如此之快的到來,想必是第一時間聽到傳聞。傳聞的來源,應該也是聖宇界吧?」

    「不錯。」宙天神帝點頭:「聖宇界的折星殿忽然出動,且速度極快,直向北方,此事讓人想不注意都難。探尋之下方知,折星殿中非是洛長生,而是洛孤邪。」

    「洛孤邪離開之前,曾放出『必親手殺了雲澈』的怒言,此怒言傳出很廣,因而一探便知。而初聞此傳言,老朽無法置信,因邪嬰之難,以雲澈之力實不可能逃出生天,但后又得月神界傳音,方知極有可能為真,老朽思慮之下,便親自來一探究竟。」

    「……?」第三次,雲澈聽到了「邪嬰」二字。

    「水某亦是如此。」水千珩道。

    「果然。」夏傾月道:「既如此,沐前輩方才為何沒有繼續逼問洛孤邪從何處知曉雲澈依然活著,且就在吟雪界?」

    沐玄音看了雲澈一眼,道:「這件事,雲澈心中應該已有答案,還是留他自行處置。」

    雲澈:「……」

    「哦?」幾人都是面露疑惑。

    「雲澈,」宙天神帝問道:「當年的邪嬰之難,大量星神、月神、梵王,以及我宙天的守護者隕落,星神界在劫難之下寸草無聲,你究竟是如何逃出?」

    「……!!?」宙天神界的話讓雲澈心中大震,急聲道:「你說什麼?」

    星神界……寸草無生?大量星神月神隕落?乍聽這些字眼,任誰都會駭然失色。雲澈馬上意識到自己言語失態,快速轉為平靜,皺眉問道:「晚輩這幾年並未在神界,當年也並不是葬身……」

    「雲澈當年在邪嬰之難爆發前便以空幻石遁離星神界,」沐玄音忽然道:「這幾年亦在下界,剛剛回歸,所以並不知邪嬰之事,本王亦沒來得及告訴他,本王會在稍後再向他說及此事。」

    雲澈:「……」

    「哦……原來如此。」宙天神帝頷首,也不追問:「無論如何,雲澈能活著,是我東域之幸。東域有你吟雪界王的存在,亦是大幸。如今,我東神域正被緋紅陰影所籠罩,背後的災難,或許要比任何人想得還要可怕,能得吟雪界王這一助力,我東神域便又多了一分希望。」

    沐玄音道:「宙天神界言重了,晚輩愧不敢當。」

    「以你之力,足以當的起這世間任何言語。」宙天神帝笑呵呵的道:「老朽已是不虛此行,便不再叨擾。」

    他此番親臨,亦是想著將雲澈帶回宙天神界,但現在看來,已無必要。

    沐玄音挽留道:「宙天神帝親臨吟雪,既是大恩,亦是大幸。至少讓晚輩稍盡地主之誼。」

    「呵呵,不必了。」宙天神帝微笑道:「宙天大會在即,老朽與吟雪、琉光兩位界王很快便會再見。媚音,破雲,此番,也要藉助你們二人之力。」

    火破雲向前,鄭重道:「破雲受宙天界再造大恩,但有吩咐,萬死不辭。」

    「媚音會和爹爹一起去的。」水媚音也很認真的道,同時偷偷看了雲澈一眼,欲言又止。

    「好。」宙天神帝欣然點頭,如今局面下,東神域忽然多了沐玄音這樣一個人物,無疑是再好不過的消息。

    至於身在中位星界的她為什麼能打破唯有王界才能打破的「界限」,成就十級神主,現在根本不是探究的時候。

    「既如此,老朽便……」

    話到一半,他的聲音與神情忽然同時僵住,臉色快速湧上一層濃郁的黑氣。

    宙天神帝的忽然變化讓所有人一驚,水千珩沉眉道:「宙天神帝,你……」

    噗!!

    宙天神帝身體劇顫,一口猩血狂噴而出……血液呈駭人的深黑色。

    「……!?」雲澈著實的大吃一驚。宙天神帝之狀,分明是內創爆發。但,宙天神帝是何等人物,誰能傷他?誰敢傷他?

    而且,他吐出的黑血……分明溢動著極其濃重,層面亦是高得出奇的黑暗氣息!

    他亦忽然注意到,除他之外,其他人雖然也都面露驚色,但都並非該有的震驚。水媚音道:「宙天爺爺,你沒事吧?」

    宙天神帝一隻手按在胸口,笑呵呵的道:「無妨,沒想到它會忽然爆發,讓你們見笑了。」

    他雖然微笑,但臉色明顯很難看,身上的肌肉亦在輕微的痙攣,顯然正痛苦不堪。

    雲澈:「……?」

    「邪嬰之難已過去三年,連前輩都……束手無措?」火破雲難以置通道。

    「邪嬰雖只恢復殘末之力,但其可怕,絕非常理可以度之。能將之快速化解者,唯有西域龍后獨有的光明玄力。以老朽之力,欲要將其完全化解,怕是還要數年的時間,唉。」想到如今的東域處境,他一聲嘆息。

    水千珩皺了皺眉,道:「水某聽聞宙天曾遣人向西域龍后求助,莫非,西域龍后不肯出手相助?」

    雲澈:「……」

    「非是如此。」宙天神帝嘆聲道:「而是西域龍后適逢閉關,為防有人打擾,龍皇還親自於輪迴禁地設下結界,萬靈不可近。這亦是命數。」

    「……原來如此。」水千珩微微吐氣。以西域龍后的層面,一旦進入閉關狀態,要不知何年何月才會結束。不說十年八年,百年千年亦屬正常。

    雲澈:「……」(神曦……在閉關?)

    「呵呵,不必憂心,老朽稍做調息,便可好轉……告辭。」

    宙天神帝擺了擺手,面露寬慰之笑。

    毫無疑問,宙天神帝在東神域,乃至四方神域,是最不像神帝之人,沒有傲氣,沒有威凌,明明站於混沌之巔,卻從沒有俯視之姿,唯有面對任何生靈都亘古不化的溫和。

    「等等!」雲澈忽然出口,剎那猶疑后,還是繼續道:「前輩,你身上所侵蝕的魔氣,晚輩或許可以嘗試化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