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之氣息天生有着凌駕萬靈的壓迫力,何況是龍神之氣。

    灰燼龍神是孤身前來,就如當年,龍皇前往宙天界觀看玄神大會時,亦是孤身一人。他們從不屑什麼隨侍。

    對於南溟神帝之言,灰燼龍神毫無迴應,他步入殿中,每一步皆沉重如萬嶽撼地,冷峻的目光亦落於雲澈身上。

    如今的神界,無人不知雲澈和魔主之名。龍神界亦從最初的無視、輕視,在短短十幾天後,便轉爲越來越深重的震動。

    立於雲澈之前,他淡淡開口:“雲澈,北域魔主,來的很好。”

    灰燼龍神的人之形態遠比常人高大的多,他站於雲澈席前,無論身姿、眼神,都是冷傲的俯視之態。

    三閻祖的頭顱同時微微擡了一下。這般姿態,在他們眼中,已是對主人的大不敬。

    但這個世上,最有資格傲慢的,便是龍神一族。最不可犯的,也是龍神一族。龍神界的強大,便如擎天之嶽,讓人只可仰望敬畏。從古至今,任何種族,任何星界,哪怕歷史上野心最烈的梟雄,也斷不會有觸犯龍神界的念想。

    灰燼龍神對南溟神帝的嘲諷,對雲澈的傲姿,在場任何人都沒有露出明顯的訝色,因爲那是龍神,還是最狂傲的龍神。

    雲澈沒有擡眸,他微微垂目,淡淡道:“區區一個龍神,在本魔主面前這般沒有禮數,不怕死嗎?”

    這句話一出,龐大王殿彷彿被一瞬冰封,安靜到落針可聞。

    不說他人,縱是釋天神帝、軒轅帝、紫微帝臉上皆是乍現剎那的驚容。

    北神域對東神域的進攻迅疾而殘暴,但自始至終,北域玄者未曾踏入西神域半步,戰場也都很刻意的遠離西神域方向,絕不靠近半分,無比顯然的表明着他們不想招惹西神域。

    而這,在當世任何人看來,都是理所當然之事。

    北神域入侵東神域,在東神域“主動招惹”的前提下,西神域很可能隔岸觀火。但若是招惹西神域,那無論北神域多強大,都無異於自掘墳墓。

    即使北神域所展露的實力遠超預料的強大,將東神域全面擊潰,也不會有人認爲他們堪與西神域相提並論。

    而今,在東神域剛敗,北神域與南神域開始微妙的“試探”與“談判”之時,西神域的態度足以左右一切。明顯不想,也不該觸犯西神域的雲澈,竟在面對一個代表西神域到來的龍神時,如此的不留情面。

    灰燼龍神的一雙龍目微微的眯了一下,但並無惱怒,嘴角反而淡淡傾斜,隱約勾起一抹嘲諷。

    “他們,便是北域閻魔界的閻魔老祖?”灰燼龍神似在問詢,但言語卻透着不容辯駁的確信。

    對於“閻祖”,千葉影兒先前也只是知道一個模糊的大概。而龍神界,顯然要比梵帝神界清楚的多。

    三閻祖的氣息之可怕,無疑足以讓灰燼龍神深深心驚。但他只會驚,而斷然不會懼……因爲他是背依龍神界的龍神!當這世上沒有了魔帝與邪嬰,便再不存在有資格讓他們恐懼的東西。

    “和記載的一樣,共有三個。”灰燼龍神淡淡道:“雖然不知你是用什麼手段將他們從永暗骨海中帶出來。但就憑他們三個,便讓你有了與我龍神界叫板的底氣……”

    他頭顱緩擡,以下斜的目光看着雲澈,每一縷視線都帶着毫不掩飾的輕蔑與嘲諷:“我本來還稍有期待。如今看來,終究還是和當年一樣,是個天真幼稚的蠢貨。”

    王殿變得更加安靜,無一人敢喘息。

    誰都沒有想到,灰燼龍神剛一到來,分別代表西神域與北神域姿態的兩人之間便惡化至此。

    看着兩人,南溟神帝神情僵住,似是有些不知所措,實則心中簡直樂開了花。

    龍神界自古以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東神域已落得如此局面,龍神界都毫無出手的跡象……雖然這和龍皇不知所蹤亦有很大關係。

    但龍皇若在,只要不犯西神域,龍神界也很可能不會出手。畢竟就算再強大,如此規模的惡戰,也定會有不小的折損。

    因而,在南溟神帝,在任何人看來,雲澈就算再狂肆,面對西域龍神,也絕對會最大程度的收斂和示誠——哪怕心中對龍皇當年的翻臉有着極深的怨恨。

    這也本該是他親自到來的目的之一。

    但情況,卻與他們所料的大不相同。

    而若是龍神界被徹底觸怒……他南神域哪還需要擔憂什麼!

    雲澈也忽然笑了起來,笑的很是平淡玩味。他終於擡目,瞥了灰燼龍神一眼,只一眼,便收回目光,微笑淡淡的道:“很好。”

    沒有云澈的號令,三閻祖未動,氣息也毫無變化。

    見雲澈認慫,灰燼龍神冷笑一聲,傲然轉身。

    以灰燼龍神的性情,若面對的是他人,早已當場發作。但三閻祖在側,他雖不懼,但也自知發作不得。畢竟單論實力,三閻祖的任何一人,他都不是對手。

    “呵呵,不愧是北域魔主和灰燼龍神,不過短短几語,氣勢已是如此震魂驚魄。”南溟神帝一邊安排灰燼龍神入座,一邊笑呵呵的道:“千秋,北域魔主,灰燼龍神,諸位神帝今日可都是爲你而至,爲父當年被立爲太子之時,可斷不敢奢望如此榮光,還不趕緊拜謝。”

    側席之上,一個相貌英挺,釋放着溟神氣息的男子走出,在大殿正中躬身而拜:“南溟南千秋,拜謝北域魔主、龍神大人、釋天神帝、軒轅帝、紫微帝之臨。千秋千分惶恐,萬分感激。身承太子之志後,定不敢負父王與各位前輩的期許和盛恩。”

    儀式雖尚未進行,但既已確定爲太子,便極可能是將來的南溟神帝,地位遠非以往,縱面對一衆神帝龍神,亦再無需跪禮。

    雲澈轉目,深深的看了南千秋一眼。

    既爲南溟之子,相貌、氣度自然非凡,長相上和南溟有着六分相似,言語不卑不亢,雙目之中飽含精芒。縱面對神帝龍神,亦毫無怯色。

    神主境八級的溟神氣息……十幾年的時間將溟神神力融合至此,已算是不俗。

    在南千秋站出時,雲澈清楚感知到了來自禾菱那無比劇烈的靈魂激盪。

    立南千秋爲太子,是南溟神帝促成今日之會所用的引子,但他做夢都不會想到,“南千秋”這三個字,反是雲澈此番到來的主因。

    “不愧是南溟之子,果然不會讓人失望。”灰燼龍神盯了南千秋幾眼,倒是不吝嗇給予讚許。

    話音落下,他忽然伸手,手指一推,一團灰白色的玄光飛向了南千秋:“雖然你南溟不爭氣,但新立太子總歸是大事。區區薄禮,可別嫌棄。”

    顯然,他依然在諷刺鄙夷南神域在雲澈面前的主動退步。

    南溟神帝大笑道:“哪裏的話,灰燼龍神的饋贈,縱是毫羽,亦爲天珍。千秋,還不快快收下。”

    南千秋快步向前,雙手接過,玄光散開,落於他手中的是一枚玉盒。玉盒打開,一股渾厚的龍氣頓時溢出,赫然是一枚層面極高,且完好無損的龍丹。

    南千秋大喜過望,深深而拜:“千秋拜謝龍神大人之賜。”

    “免了。”灰燼龍神一甩手,忽然看向雲澈:“北域魔主,你又帶了什麼大禮呢?我很感興趣。”

    雲澈似笑非笑,道:“這等盛事,本魔主豈會空手而來。本魔主所攜的,可是一份足以破天的大禮,只是要稍晚些奉上。不過……”

    他看了灰燼龍神一眼,微笑道:“就怕到時候,你灰燼龍神已不在這南溟,無法親眼一見了。”

    “不,我等得起,也感興趣的很。”灰燼龍神蔑然道。

    “灰燼龍神,”蒼釋天忽然開口:“不知龍皇殿下,近期身在何處?”

    關於龍皇的行蹤,來自西神域的傳聞衆多。而今日,終於可以當面向龍神問詢。

    早知必被問到這個問題,灰燼龍神漠然道:“龍皇欲往何處,欲行何事,他若不想爲人所知,便無人可以知道,你們也無需再探聽,龍皇想要現身時,自會現身。”

    龍皇去了何處,又爲何許久未歸,他的確不清楚。只隱約知道他似乎是去了太初神境,還切斷了與所有龍神的靈魂聯繫,讓龍神也再無法向他靈魂傳音。

    這種情形極少出現,顯然龍皇所爲之事絕非尋常。

    唯一知曉的是蒼之龍神。但他始終未透露半分,顯然龍皇離開前下了嚴令。身爲龍神,又豈敢違背龍皇之令。

    “……原來如此。”蒼釋天頗爲隨意的道。

    “雲澈,不得不說,你的氣運相當不錯。”灰燼龍神頭顱高昂,聲音緩慢而傲然:“我龍神界從不屑於主動欺人,但龍皇這些年,對於魔人卻是厭惡的很。”

    雲澈冷淡一笑。

    “你帶着一衆魔人竄出北神域在東神域生禍的這段時間,龍皇剛好不在。涉及神域之戰,沒有龍皇之令,我們並未擅動。但若是龍皇現身……”他冷冷笑了起來:“以他這些年對魔人的厭惡,怕是你再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所以呢?”雲澈看着他道。

    “看在你當年好歹立過功勞的份上,給你指明兩條路。”灰燼龍神依舊是俯視之姿,緩緩說道:“一條路,以你北域魔主的身份,及早的投身,並效忠於龍皇麾下。以你身上的龍魂,和當年龍皇對你的賞識,他未必不能容你,在可控之下,也或許容得下那些北域魔人。”

    “第二條路呢?”雲澈問道,一臉的饒有興趣。

    “在龍皇歸來之前,帶着你的人,早早的滾回北神域。”灰燼龍神倨傲道:“既是魔人,就該老老實實的遵從魔人的命運。當個只能縮於黑暗的牲畜,總比早死的可憐蟲要好,不好麼?”

    他身軀前傾,目盯雲澈,嘴角微咧,聲音變得無比低沉:“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龍皇可是真的很討厭魔人。”

    這句話,他倒不是在單純的威嚇雲澈。

    和東、南神域一樣,西神域同樣亙古不容黑暗玄者。不過龍神界從未有誅殺魔人的法令,因爲那更像是一種刻在骨子裏代代傳承的認知。

    但,就在幾年前,龍神界忽然在整個西神域範圍頒佈了絕殺魔人的法則,而且是由龍皇親自擬定,且無比的極端殘酷,幾乎連魔人的屍骨都不容。

    時間上,剛好便是雲澈墮魔,遁入北神域之後。

    灰燼龍神的話與其說是勸告或威脅,倒不如說……更像是一種憐憫。

    南溟神帝眉梢斜起,雙眸眯成兩道狹長的縫隙。他忽然發現,自己之前似乎有點太悲觀了,一直未有動靜的龍神界,第一次面對雲澈時所表現的態度,可遠比他預想的要“美好”的太多了。

    雲澈還未有應答,就在這時,王殿之外忽然響起一聲震天的轟鳴。

    “何人!竟然擅闖……啊!!”

    氣勢驚人的大吼之後,隨之赫然是一聲慘叫。

    王殿衆人齊齊轉目,衆溟神溟衛更是全部起身……但下一個瞬間,他們的身形便又都齊齊釘死在地,所有人的臉色同時劇變。

    因爲,那極速靠近的氣息,赫然是四個……

    十級神主!

    其中兩個,竟幾乎不下於南溟神帝的無上帝威!

    “呵!區區一條龍皇腳邊的走狗,竟也敢在我魔主身前狂吠!”

    一個滿是譏諷的女子聲音遙遙傳至,隨之黑芒一閃,一個絕美似幻的女子身影現於殿門之前,緩步走入殿中,一頭耀金長髮輕拂臀腰,隨風曼舞。

    赫然是千葉影兒。

    稱呼龍神爲“走狗”,這何其是石破天驚。灰燼龍神神情未變,但龍目之中已瞬間盈滿暴怒,他緩緩轉眸,剛要出言,忽然看到了千葉影兒身後跟隨之人,一雙龍目驟然收縮。

    “千葉秉燭,千葉……霧古!?”

    雙目死死盯着千葉影兒身後之人,灰燼龍神驚喊之時,字字駭然,如見鬼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