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來到冰凰聖殿,雲澈沒有馬上去找沐玄音,他立於飛雪之中,抬頭望天,心頭如壓萬鈞,許久都無法喘息。

    再沒有了面對火破雲時的平靜淡然。

    滄雲大陸的人生,極大的影響了他的性情。因為蘇苓兒的香消玉殞,他總會願意不顧一切的去愛惜和保護身邊對他好的女子,也因為那一生的舉世皆敵,他極少真正接納和信任一個人,也就極少有朋友。

    在下界,他真正當朋友的唯有夏元霸和凌傑。

    在神界,唯有火破雲。

    他對火破雲的好感,起初是因他的金烏傳承……因為金烏魂靈對他有著數次大恩,直到其消散,他都無以為報,另一方面,若品性不端,也斷然不會得到神界金烏魂靈的完整傳承。

    所以,火破雲是雲澈到神界之後,唯一一個初見便不怎麼設防的人。

    兩人一戰相識,從吟雪界到炎神界都是惺惺相惜,互賞對方。后同入宙天,再后……

    雲澈連晃數次頭,強迫自己不要再想這些事。

    他感覺的到火破雲的懊悔,親眼看著他面對洛孤邪的力量時第一時間擋在他面前,他亦相信火破雲雖變了許多,但本性始終未變……但,做了就是做了,無法回頭,無法更改。

    崩潰也好,失心失智也好,至少在他向洛長生傳音時……火破雲是想讓他死。

    這是一道,永遠不可能抹去的裂痕。

    這一切,雲澈的反應似乎很淡……但其對雲澈的打擊,遠比表面看上去的大。

    沐妃雪腳步無聲的走近,看著雲澈有些失魂的樣子,她唇瓣輕動,卻終是沒有問出,而是淡淡道:「雲師兄,師尊在等你。」

    「……呃,我知道了。」雲澈回神,微微點頭,他邁動兩步,又忽然停下,向沐妃雪道:「妃雪師妹,你……」

    沐妃雪:「?」

    「……」雲澈聲音止住,面色一陣變幻后,又搖頭一笑:「沒事,我這就去見師尊。」

    沐妃雪站在原地,默默看著他的背影在視線中遠去,目光迷離間,腦中又一次回想起沐冰雲向她說起的話……

    呼了一口濁氣,雲澈捺下心境,踏入冰凰聖殿,來到了沐玄音身前:「師尊。」

    沐玄音心若明鏡,但沒有過問火破雲一事,直接說道:「你方才問起為何夏傾月成為了月神帝,在告訴你一切的答案之前,你最好有所心理準備,可別讓我看到太難看的樣子。」

    「……」沐玄音這句話,讓雲澈無法不心弦一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曾經的月神帝月無涯,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了。」沐玄音平淡的說了一個神界皆知的事實。

    「死……了?」雖然心中隱有預感,但親耳聽到沐玄音說出,雲澈還是心中大震:「怎麼死的?這個世上真的存在能殺了一個神帝的力量?」

    當年,夏傾月在遁月仙宮中告知他,月無涯得到了他五年內必亡的天機預言,那場欺瞞天下的大婚,便是他準備的後事與遺願之一……雖然,月無涯極為相信這個預言,但云澈卻嗤之以鼻。

    但他竟真的死了!

    「不僅月無涯,」沐玄音繼續道:「在同一日之內,數個星神、月神、守護者、梵王都相繼隕落,星神帝、宙天神帝、梵天神帝也全部重傷,宙天神帝被魔氣折磨,便是此因。」

    雲澈瞠目結舌。

    「最慘烈的是星神界,幾乎全界盡毀,殘存的星神、長老目前都居於附屬星界中。換言之,如今的星神界,已可謂名存實亡。」

    「世上……真的有這樣的力量?」耳邊的每一個字,都讓雲澈無法不深深為之震驚。而這些若不是沐玄音親口所言,他斷然無法相信:「難道是和緋紅劫難有關?」

    「不,和緋紅劫難沒有任何關係。」沐玄音直視著他:「而是和你有關。」

    「……我?」雲澈手指自己,一臉懵逼。

    再給他一百個腦子,他也想不出這匪夷所思的事和自己有半毛錢關係。

    「你可知,毀了星神界,殺了月神帝,重傷其他三神帝,殺了一堆星神月神的人是誰?」

    「宙天神帝似乎提過,他身上的魔氣,是來自……『邪嬰』?」雲澈想了想說道。

    「那你可知『邪嬰』又是誰?」

    「……」雲澈搖頭:「如此可怕的力量,用的還是黑暗玄力,難道是北神域忽然出現了一個極端可怕的魔人?」

    「不,和北神域毫無關係。」沐玄音聲音沉下:「說起邪嬰,你會想到什麼?」

    邪嬰……雲澈皺了皺眉,一個可怕的名字忽然閃過腦際,他脫口而出:「邪嬰萬劫輪?!」

    哪怕他見聞再淺薄,也不會不知道滅世魔輪之名。

    「你說對了。」沐玄音目光微眯,似乎想從他眼中看出什麼:「殺了月神帝,毀掉星神界,在東神域罩下可怕陰影的,正是邪嬰萬劫輪的力量。而手持邪嬰萬劫輪的人,也自然成為『邪嬰』的化身。不過,看你的樣子,你似乎對此的確毫不知情。」

    雲澈懵然搖頭……他無疑是和茉莉相處最久、最近之人……但,對於邪嬰萬劫輪在茉莉身上這件事,他的確是毫無所知。

    茉莉沒有告訴過他,也從未打算讓任何人知道。

    「既如此,那我便直接告訴你吧。」沐玄音不再贅述,道:「駕馭邪嬰萬劫輪的人,宙天神帝口中的『邪嬰』,正是天殺星神!」

    石破天驚的四個字,讓雲澈像是正面挨了一記重鎚,他眼瞳一下子放大,足足懵了兩息,問出了一個在他人聽來有些可笑的問題:「哪個……天殺星神?」

    「你不用自我否認和懷疑,就是你腦子裡浮現,那個你認定早已死了的人。」

    雲澈:「……」

    看著雲澈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神情的面孔,沐玄音不用想都知道他在想什麼,她繼續道:「三年前,她沒有死。而是在你死後喚醒了身上的邪嬰萬劫輪,化身邪嬰,反將欲奪她之命的星神界葬入毀滅地獄!」

    「……」雲澈愣愣的站在那裡,腦中如有萬千洪鐘和雷霆在交相震蕩,幾乎沒有了思考的能力……一直過了許久,足足十幾息后,他終於艱澀的出聲:「茉莉她……她……她……還……活……著?」

    這幾個字,他說的無比艱難,眼神更是一片飄忽……像是從夢中發出的聲音。

    什麼邪嬰,什麼星神界,都不重要……他腦子裡瘋狂翻騰的只有一個信息,那就是……茉莉沒有死……

    當年隨沐冰雲前往神界時,他身邊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前往神界是為了尋找茉莉。但回到下界三年,除了與楚月嬋重逢之時,他從未提及過有關茉莉的事……

    因為,那是一個他再不敢碰觸的名字。

    就像是扎在靈魂最深處,稍稍碰觸,便會痛不欲生的刺。

    但亦是他永遠不會想要拔掉的刺……哪怕再痛上十倍百倍。

    雖然,他死在茉莉之前,沒有看到「獻祭儀式」的進行,沒有看到茉莉和彩脂命殞的畫面,但在他的認知中,茉莉和彩脂的死已成定局……傾注了星神界所有頂級力量的結界與儀式,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將之變動。

    一丁點可能性都不會有。

    「她還活著……她還活著……她還活著……」他眼瞳顫動,嘴角哆嗦,上一刻失魂落魄,下一刻又氣息大亂,失聲嘶吼:「茉莉她真的還活著?!」

    面對他如此不堪的反應,沐玄音皺眉,剛要斥責,但話未出口,心裡又莫名的一疼,終是沒有斥他,反而聲音稍稍軟下:「對,她還活著。」

    清清楚楚聽到了沐玄音的確認之語,雲澈的身體搖晃,向後一個踉蹌,險些仰倒在地。他抬起手來,狠狠的抓住自己的頭顱,收緊的五指傳來痛意,告訴著他自己並不是在做夢。

    「茉莉還活著……茉莉……呵……呵呵……嗄……哈哈……哈哈哈哈……」他低念,搖頭,傻笑:「對……她一定還活著……上天不可能對她那麼殘忍……連我這種該下地獄的人都沒死……我早該知道她一定還活著……」

    單看雲澈此時的反應,便知天殺星神在他的人生中意味著什麼。她冷冷道:「知道她還活著后,你又準備如何?」

    雲澈緩緩抬頭,他平緩著混亂不堪的呼吸與心緒,努力讓自己平靜,但全身的血液依舊在無比狂亂的翻騰著:「師尊,她現在……在哪裡?」

    「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沐玄音道:「不過倒是有傳聞,她最可能在太初神境之中。」

    「太初神境……」雲澈輕念一聲,這是一個給他留下極深陰影的名字,就是在那裡,他被千葉影兒種下了梵魂求死印。

    「你就算知道她在哪裡又如何?難不成,你是準備去找她么?」沐玄音聲音冷下,一股無形的寒氣罩向雲澈,讓他躁亂的氣息為之一凝,精神也一下子清醒了許多:「在知道她還活著的同時,你也用腦子好好想想她如今的處境!」

    雲澈目光一滯,然後搖頭:「沒關係,對我來說,她還活著,這已是世上最好的消息,其他的怎麼都好……」

    「天真!」沐玄音冷哼道:「她現在在世人眼中已不是天殺星神,而是邪嬰!」

    「邪嬰萬劫輪是滅世魔輪,而邪嬰,則是世上最可怕的滅世魔靈,亦是它造就了諸神時代的終結!『邪嬰』現世的第一天,便殺了一個神帝,滅了一個王界,這帶給神界多麼可怕的陰影,你可能想象!?」

    雲澈:「……」

    「神界最斥黑暗玄力,而邪嬰之力,便是黑暗玄力的極致。加之她現世帶來的可怕陰影,她一天不滅,眾神域一天都不會真正心安。這三年,三方神域的王界全部出動,甚至號召上位、中位、下位星界搜索不同的星域,甚至不惜將搜尋範圍延伸到下界!為的就是找出邪嬰的蹤跡,一旦找到,便會全力圍剿。」

    「換言之,她現在舉世皆敵!你懂這四個字的意思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