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舉世皆敵,這便是茉莉如今的處境。

    而且,因為她化身「邪嬰」的關係,這個處境永遠不會有改變的一天……直到她死!

    驟聞茉莉還活著,雲澈無疑激動狂喜到如在做夢。但沐玄音寥寥幾句話,讓雲澈心中的天大驚喜頓時蒙上了一層極其灰暗的陰影。

    驚喜一點點的冷卻,雲澈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似自語,似詢問:「茉莉她……怎麼會是邪嬰……怎麼會……」

    「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她的身上寄居著邪嬰萬劫輪?」沐玄音聞到。

    雲澈搖頭……完全不知,一丁點都不知:「師尊,你之前說……是因為我?」

    「對。」沐玄音微微收緊雙眉,除了星神界的人,她是世上唯一一個知道「邪嬰」因何而誕生的人。

    邪嬰萬劫輪作為世間擁有最極致、最可怕負面力量的器,任誰都想的到,能讓它覺醒的,必然是放大到某個界限的負面力量。

    當初,哪怕是自己和彩脂雙雙成為祭品,邪嬰萬劫輪也絲毫沒有覺醒的跡象……而一切的劇變,都是在雲澈死後。

    雖未親眼目睹,但沐玄音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便明白了邪嬰現世的原因。

    「很顯然,邪嬰萬劫輪應該很早就在她的身上,」沐玄音徐徐說道:「但從未泄露過它的任何痕迹和氣息。也就是說,原本的邪嬰萬劫輪是完全沉寂的……而你死後,邪嬰萬劫輪的力量便蘇醒了,她也變成了邪嬰,你覺得……會是什麼原因?」

    「……」雲澈定在那裡,再一次久久失魂……然後,他閉上眼睛,雙手握緊,全身輕微發顫。

    「當年毀掉星神界后,邪嬰便再未出現過,三方神域王界盡出,連帶東神域無數星界,都始終找不到她的確切蹤跡……你覺得,憑你,可以找得到嗎?」沐玄音冰冷的道:「就算你找得到,如今的她,是邪嬰,是比魔更可怕的魔神!若與之相近,你可知會是什麼後果?到時,這天下,將再無你立足之地!」

    雲澈:「……」

    「星神界的人並沒有向任何人透露你和她的關係,因為他們不敢!那個獻祭儀式本就違逆天道人倫,若是再被世人知道是他們逼出了邪嬰,他們會成為舉世指責的罪人,其他王界定會恨不能將他們挫骨揚灰。所以,若是你被問起當年為何前往星神界,千萬不要說與她有關,現在的你,絕不能去找她,還要離她越遠越好!」

    「而且,如果她的靈魂沒有被完全劫持,還存留著天殺星神的意志,她也一定不會讓你找到她!」

    沐玄音說了很多的話,做了很多的叮囑……她太了解雲澈,更了解雲澈可以為了茉莉不顧一切,所以,她不得不一句又一句的警醒他。

    雲澈睜開眼睛,緩慢而堅定的道:「我一定會找到她的……一定!」

    「……」沐玄音眉頭緊蹙。

    「不過,不是現在,現在的我,沒有資格去尋找她。」雲澈繼續道,他似乎平靜了下來,至少他的瞳光已顫動的不是那麼劇烈:「她還活著,這對我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賜。其他的……邪嬰也好,天下皆敵也好,無論有多大的阻力……至少,我還能再見到她。」

    「……」沐玄音聽出了他言語的堅定,亦聽出了凄涼。

    他與茉莉之間,相聚總是那麼的艱難。位面之隔……生死之隔……跨越這一切后,又是這世上最大的阻力橫亘在了他們之間。

    沐玄音已無法再多說什麼,面對可以與茉莉決絕共死的雲澈,任何勸告都是無用,他只會遵從自己的選擇。她轉過身,道:「該說的我都說了,以後該怎麼做……琉光小公主的事,天殺星神的事,你自己想好吧。」

    「冥寒天池已經打開,想進的話,隨時可以進。」

    「是……弟子告退。」

    雲澈轉過身,腳步飄忽的離開……即將踏出聖殿時,他又停住,問道:「師尊,彩脂……天狼星神她……」

    「她也還活著,並且可確信就在太初神境之中。」沐玄音面無表情道。

    走出聖殿,站在風雪之中,雲澈心中無盡彷徨。

    他帶著決意重回神界,今天才是第二天……不斷突如其來的一切,讓他感覺整個世界都變了。

    洛孤邪、火破雲,甚至緋紅劫難……此刻已全部被他拋之腦後,心魂之中儘是茉莉的身影。

    她還活著……

    邪嬰……

    邪嬰……

    因為我……變成了邪嬰……

    不,你還活著,這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什麼魔,什麼邪嬰,都不重要!

    當初,你答應過,若有來世,我們一定會再相遇……如今,今生未盡,無需來世,我無論如何,都會找到你!

    ……

    沐浴了許久的寒風,雲澈的心緒逐漸的堅定和冷醒。他知道,茉莉一定知道他還活著,因為,茉莉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他身上有著鳳凰魂靈所賜的涅槃之炎,就算當時沒有反應過來,也一定會在某個時刻想起來。

    還有彩脂,無法想象,經歷了這一切,在茉莉講述中本就「心臨深淵」的她,心魂和性情之上會發生怎樣的扭曲和劇變……

    雲澈晃了晃頭,目光轉向北方……冥寒天池的所在。

    他現在需要力量……無論任何方式,任何手段!

    心意既定,他起身飛向了冥寒天池的所在。

    來到冥寒天池前,隨著他意念稍動,結界如數年前一樣直接打開。

    在吟雪界的幾年,他停留最久的便是冥寒天池,陪伴他最久的是沐玄音。此時再入天池區域,冰芒粼粼,冰靈飛舞,一切皆與記憶中毫無變化。

    將所有翻騰不休的念想全部壓下,雲澈微緩一口氣,躍入天池之中,直衝而下。

    雲澈相比於前幾次的輕緩謹慎,這次他全速而下,直入池底,很快,雙腳踏在了一層水晶般的碎沙之上,視線之中也出現了那道深藍色的光弧。

    這是他第三次來到池底。

    循著藍色光弧的方向,雲澈快步向前,很快,蔚藍的世界之中,映現出了那枚晶瑩剔透的菱狀冰晶。

    冰晶之中,蜷縮著一個夢幻般的少女身影,玉臂環膝,螓首埋於膝間,全身**,雪腿白瑩修長,玉足小巧如蓮,一身雪肌更是如玉如脂,流轉著星月般的光華

    瑩白中透著淺藍的冰發輕灑而下,遮蔽著她的面容,也遮掩了少女最禁忌的春光。

    「雲澈,你終於來了。」

    一個少女的聲音在他的心間響起,水一般嬌軟,夢一般飄渺。

    雲澈向前,在少女前方只有幾步遠的距離停步,能清楚看到她軀體每一處的玉膚雪肌:「冰凰神靈,好久不見。你當年說過,『當世界被籠罩入緋紅色的絕望之中時』,讓我一定要來找你……那個時候我茫然無知,而今,東神域的處境,像極了你所說的『緋紅色的絕望』,所以我來了。」

    「如此說來,你已經有了足夠的覺悟?」她輕輕而語。

    「是。」雲澈緩緩點頭:「我既然重回神界,來到這裡,便已做好了足夠的準備與覺悟。你當年所說的『使命』,我也不會再質疑和逃避。」

    「好……那我便告訴你這場緋紅之劫的真相,以及寄托在你身上的那抹希望……這場劫難迫近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了連我都措手不及,無論你是否做好了準備,都到了必須告訴你的時候。」

    「也感謝你可以在一切無法挽回前到來。」

    雲澈輕吸一口氣,滿臉鄭重:「我想再確認一次,你所說的緋紅色的絕望,是不是就是源自混沌東極的那道裂痕?」

    「是。」冰凰神靈回答。

    「……」雲澈動了動眉,說道:「現在,東神域正在凝聚全力,準備應對隨時可能爆發的緋紅劫難,以東神域的力量,有沒有可能扛過?」

    冰凰神靈幽幽一嘆:「當年,我曾不止一次的說過,你是唯一的希望……而這個『唯一』,是絕對意義上的唯一。唯有繼承邪神神力的你,才有化解這場劫難的可能。而如今的神域之力,哪怕再強盛十倍,也斷無應對的可能。」

    「這也是為什麼邪神當年寧肯縮短自己的存在,也要留下一抹希望之力。」

    唯一的希望……且是絕對的唯一。

    一場東神域就算再強大十倍都無法應對的劫難!?

    心中陡然沉重,又很快變得一片空明,雲澈點了點頭:「好,我明白了,請告訴我,這場劫難究竟是什麼?我又能做什麼?」

    冥寒天池之底,每一分空間都極致冰寒。冰凰少女……這個唯一殘存於世的遠古神靈,緩緩開始了她的講述。

    「混沌之初,始祖神消散之前,留下一部『始祖神決』,並一分為三,流於諸界。其中一部,便是在魔族四神帝之劫天魔帝的手中。」

    「而在遠古諸神時代,那個厄難的起始……誅天神帝末厄以另一部分始祖神決為引,以共同參悟始祖神決為由將劫天魔帝引至,隨後以誅天始祖劍轟開混沌之壁,將那名魔帝和帶來的所有魔神都轟到了混沌之外。」

    雲澈靜靜的聽著……這段過往,他早就知曉,在一些從諸神時代遺留下的古老典籍中,也都有記載。在如今的神界,也是廣為人知。

    最初告訴他這些的,是金烏雷炎谷的金烏魂靈。那時金烏魂靈告訴他,誅天神帝末厄無比的剛正和嫉惡,認為使用負面玄力的魔是罪惡的存在,而始祖神決的碎片是混沌之初的始祖神所留下,絕對不能落入魔族的手中,於是他用這個方法強行奪了過來。

    但在遇到冰凰少女后,她卻告訴了他另外一個真相……一個在遠古諸神時代都極少人知曉的真相:誅天神帝末厄不惜動用諸天始祖劍,不惜以卑劣手段也要誅殺劫天魔帝,主因絕非始祖神決的碎片,而是……邪神與劫天魔帝早已在暗中兩相傾情,結為夫妻。

    更因,他們還有了一個禁忌的後代。

    剛正、嫉惡,對魔族絕不相容的誅天神帝末厄,絕對無法容許一個神……還是創世神竟戀上一個魔帝,還有了後代!在他眼裡,這必定是神族最大的恥辱,這個恥辱,唯有讓劫天魔帝永遠消失,才能真正洗刷。

    這才是他以始祖劍破開混沌之壁,放逐誅天魔帝和一眾魔神的真相。

    據冰凰少女先前所言,這個不能公開的秘密,在遠古神族,唯有四大創世神知道。而冰凰少女因服侍生命創世神黎娑座下,才偶然稍有所知。

    「那件事,這是這場緋紅劫難的起源。那時的誅天神帝末厄一定不可能想到,他將混沌之壁破開,將劫天魔帝和九百魔神放逐的那一劍,為後世埋下了多麼巨大的災難。」

    「……」這句話,讓雲澈愣在那裡。

    誅天神帝放逐劫天魔帝……是緋紅劫難的……起源!?

    他想破腦袋,拼上自己兩世所有的認知與想象,都無法理解這句話。

    ——————

    【傾情推薦蕭金魚大大的大作《天驕戰紀》,文筆情節上佳,已經800多萬字了,肥的不行(^-^)V】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