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葉影兒的話並沒有讓南溟神帝憤怒,他擡起頭顱,似平淡,似惋惜的道:“影兒,你是這世間美的極致,曾經本王爲了得到你,可以不惜一切的代價和手段,哪怕被你連番利用,自踐尊嚴,都是那般的甘之如飴。”

    他緩緩擡手,掌心朝向千葉影兒所在的方向,聲音逐漸變得綿長:“再美麗的東西,若是唾手可得,也會索然無味。而你是那麼的完美,又讓本王窮盡手段都難以觸及,所以,這個世上,也只有你配讓本王癲狂。”

    “而親手毀掉這完美之物,又何嘗……不是另外一種極致的悽美呢。”

    他緩聲唸叨着,只是他不自覺收緊的指節,似乎彰顯着他內心並沒有他所表現的那般平淡與“享受”。

    “呵。”千葉影兒低笑一聲,不屑迴應。

    “雲澈,”南溟神帝指尖垂下,此刻的他在雲澈面前,呈現的是絕對強勢與傲然的審判姿態:“溟神大炮一旦啓動,世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停止,你還有最後一句遺言的機會。當然,你也可以趁現在痛快的咆哮,因爲在‘弒神’之力下,你或許連慘叫的機會都不會有。”

    這番話落下,神壇之外氣氛陡變,兩大溟王,衆溟神全部氣息外放,護於身前,南域三神帝也不敢有任何輕視,同時擎起力量屏障。

    沒有人真正見識過溟神大炮的威力,但其記載中的“弒神”之名,足以讓當世任何生靈思之膽寒。

    遙遠的下方,南溟王城之人都已在大量溟衛的指引下全力遁散,雖然相距遙遠,且有着溟皇結界相隔,但誰也無法預料溟神大炮的餘威會可怕到何種程度。

    看着下方的南溟王城,北獄溟王和東獄溟王俱是一聲暗歎,溟神大炮一旦啓動,這傲世數十萬年的南域聖地必遭難以預估的毀滅之難……但若能就此抹去眼前這可怕的威脅,這個代價雖然慘痛,卻也值得吧。

    雲澈手臂緩慢擡起,劫天誅魔劍閃現,在溟神大炮的神威下依舊釋放着無暇的硃紅劍芒。

    “主……人……”閻一咬牙出聲,他無比劇烈的想要擋在雲澈身前,但他的意志無法違抗雲澈的命令,只能縮於後方。而那無法控制的戰慄,清楚的告訴着他這近在咫尺的溟神大炮恐怖到何種地步。

    劍身橫於身前,雲澈低眉輕語:“南溟一脈,將斷絕於今日,被無盡的黑暗永恆吞噬,不入輪迴。”

    “哈哈哈哈!”雲澈之言,讓南溟神帝放聲大笑,譏諷道:“本王道你這禍世狂犬臨死前會喊出何等異於常世的言語,原本也如那無數凡世賤生一般,只會嚎叫幾句卑憐可笑的狠話。看來,本王終究還是高看了你。”

    “呵,罷了。”南溟神帝雙瞳放大,映入着更多的金芒,高擡的手掌緩緩收攏:“雲澈,在我南溟的遠古神威之下,化作骯髒的塵埃吧!”

    砰!

    一道並不耀目的金芒在他掌心崩裂,並不強烈的響動,卻是在一瞬間直貫所有人心魂的最深處。

    轟隆——

    神壇中心,那萬千玄陣一片接一片的轟然崩碎,南溟的空間以神壇爲中心瘋狂激盪起來,一瞬蔓延的空間漣漪,猛烈的如同颶風之下的滄海怒濤。

    南溟激震,天地變色,空間的劇震之下,是無數南溟強者那源自靈魂的驚恐嚎叫。

    現世的溟神大炮已讓整片龐大星域都爲之戰慄,此刻終於啓動,僅僅是第一個瞬間的神威,便幾乎摧滅了南溟無數生靈的意志,在他們的心魂之中灌入無盡的卑微與恐懼。

    南溟神界之外,空間震盪的輻射依舊在瘋狂蔓延,無數的星辰偏離了遵循萬年的飛行軌跡,一些脆弱的星辰直接崩潰,而那些臨近的星界無不是山崩海嘯,萬靈驚嚎。

    “護好少主!”北獄溟王一聲大吼,一個巨大的屏障擎在身前,不敢有絲毫放鬆,他的眼睛則直視着神壇之上那正在啓動,正在甦醒的遠古“兇獸”,目光不敢有一瞬間的偏離——所有人都是如此。因爲,這打破界限,來自遠古的力量,他們窮極一生,也再不可能目睹第二次。

    “溟神大炮……竟恐怖至此!”軒轅帝失魂瞠目,低喃出聲,隨之他忽有所覺,猛的擡頭看向了上方。

    咔嚓!!

    原本明亮的天空忽然沉下,霎時陰雲蔽日,驚雷震天,似憤怒之下的咆哮,又似驚懼之下的戰慄。

    南溟神帝擡頭仰天,肆聲大笑:“看到了麼,這就我南溟的遠古之力,是讓天道都恐懼的力量,這世間誰人能及,誰配相及,哈哈哈哈!”

    “父王說的不錯!”南千秋身體在發抖,血液在沸騰,心中唯有無盡的激動和興奮:“溟神大炮終是問世,這般神威之下,這世間還有誰敢犯我南溟!”

    轟轟轟轟——

    隨着玄陣的層層崩碎,溟神大炮的神威依舊在以可怕的幅度增幅着,蒼穹上的陰雲翻騰的愈發劇烈,轟雷震天,卻始終未有一道雷光降下……因爲溟神大炮的神威,已超出了它可以制裁的領域。

    砰!

    最後一層玄陣碎滅,整個神壇都已被吞沒於金芒之下。

    “死吧。”南溟神帝一聲輕喃,五指猛的一抓。

    那一剎那,空間忽然停止了震盪,雷雲停止了翻滾,所有的聲音消逝無蹤,世間萬物彷彿在這一刻完全靜止。

    唯有神壇中心,一道吞噬周圍一切色彩的金芒飛射而出,如一頭穿梭時空,來自於遠古的災厄魔神,撲向了雲澈和千葉影兒。

    這個世上,總是隱藏着很多的驚喜。

    就如眼前的溟神大炮。

    雲澈本以爲在沒有了劫天魔帝和茉莉之後,超越當世界限的力量只有可能出現在自己的身上,看來,他先前有些小看了這個世界,小看了雄霸南神域數十萬年的南溟神界。

    在溟神大炮現世的第一個剎那,雲澈便知道,溟神大炮對得起千葉霧古對它的描述,因爲,那是完全不弱於他當初在焚月神界強開“神燼”時所爆發的力量。

    只是,這超越當世界限的力量……又超越得了邪神力量的位面麼。

    溟神大炮啓動,在所有人釋放到最大的瞳孔中釋放出似乎足以滅世的神芒,而被神芒所覆的雲澈,臉上卻是一片可怕的平靜,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畢竟,這個世上最不讓他害怕的,便是死亡。

    “究竟是世人太過愚蠢,還是如今的我太過瘋狂。”

    一聲低喃,手中的劫天誅魔劍輕描淡寫的揮出,點向了前方的溟神神光。

    沒有任何的預兆,那釋放出駭世神威,在下一個剎那便要將雲澈等人全部噬滅的溟神神光忽然折轉,直轟在了溟皇結界之上。

    轟!!!!

    三閻祖合力都未能摧開的溟皇結界,在金芒之下瞬起萬千裂痕,隨之如水泡一般轟然崩碎,金芒貫空而下,直射南溟神帝。

    這是一幅南溟神帝哪怕十世噩夢都不可能想到的畫面。

    他親手籌備,親手控制和啓動……也唯有他才能啓動的溟神大炮,竟在即將毀滅雲澈的那一瞬間,射向了自己!

    就連同那駭世的威壓,也死死的壓覆在了他的軀體和靈魂之上。

    身爲南溟神帝,他的第一反應卻是呆住,所有人都呆在了那裏……隨之,是一陣沙啞到極致的暴吼。

    “退!!!!”

    溟皇結界畢竟無比強大,雖然不可能抵禦溟神大炮的力量,但也造成了些微的阻滯,再加上南溟衆人在溟神大炮的可怕威凌下都退開了很遠,從而讓他們在心肝欲裂之下,有了極其短暫的反應時間。

    砰!

    北獄溟王一掌轟出,狠狠打在了南千秋的身上,讓他遠遠飛出,而自身則以反震力拼命撲向了南溟神帝……亦是溟神大炮的神光所向。被溟神大炮的核心神光無比精準的籠罩,強如南溟神帝,亦感覺到自己的軀體彷彿已被摧滅成碎末,他根本來不及驚恐和思索,更不可能遁脫,全身的力量近乎本能瘋狂涌上,在咆哮中護在了身前。

    “保護吾王!!”

    未處在力量核心,有着很大機會逃脫厄難的東獄溟王與北獄溟王全部發出帶血的嘶吼,他們身上金芒炸裂,如兩輪曜日般主動迎向溟神大炮的神芒。

    砰———

    沉重的轟鳴聲撕碎了所有人的呆滯與驚恐,明明轟向雲澈的南溟大炮,其神光卻生生轟在了南溟神帝和兩大溟王的身上。

    南神域的第一神帝,還有他麾下最強大的兩大溟王,在這三股當世至高的力量之下,溟神大炮的神芒緩緩停滯。

    似乎,是溟神大炮的神威被他們所阻擋。

    但屬於南溟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呃……啊啊啊啊啊……”北獄溟王的手上,是屬於他南溟神界的最強守護玄器,他死死的支撐着身前的金芒,口中發出着痛苦的呻吟。

    咔……咔……

    手中的玄器轉眼裂痕遍佈,他的骨頭也在寸寸崩碎,佈滿血絲的瞳孔中,他清晰的看到自己被吞入金芒中的雙手、雙臂在快速失去着皮肉,就像是被無聲消融的雪一般。

    他方纔驚悸着南溟大炮的神威,卻做夢都想不到竟是自己來承受!

    “王上……快……走……呃啊!”東獄溟王的面孔已抽搐如惡鬼,口中溢出的每一個字都帶着巨大的痛苦……以及深深的絕望。

    他們看上去短暫阻住了溟神大炮的力量,但正面承受這股力量的他們才真正的知曉這是何等恐怖的神威……能讓他這般立於當世頂點的人物一瞬絕望!

    南溟神帝目瞪欲裂,雙臂崩血如泉,他當然想要逃脫,但神威壓覆之下,他根本無力逃脫。

    “喝啊啊啊!!”

    決死的吼聲響起,那些先前一直待命於南溟神帝后方的衆溟神在這時也已搏命衝上,全身神力釋放,死死擎在南溟神帝前方,那些位置遠離的溟神也在最初的驚愕後全部全速撲來。

    “啊!!”

    慘叫聲錐心刺魂,不過半息的時間,東獄溟王和北獄溟王的雙臂被同時摧滅了大半,只餘小半截依舊在痛苦的支撐,最前方的溟神已是轉眼間全身淋血,他們的力量本足以遮天傲世,但在此刻,竟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南溟神帝的雙目炸開着無數的血絲……荒謬?詭異?不可置信?他想不到任何言語來詮釋眼前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忽降的噩夢,一場他根本無法理解的噩夢。

    遠處,軒轅帝忽然飛墜而下,吼道:“快出手!”

    但馬上,他已被紫微帝死死抓住:“你想死嗎!”

    轉眼將兩大溟王和一衆溟神摧殘成這般模樣,這絕對是他們神帝都無法正面抵禦的力量!

    “助我!”軒轅帝卻反抓着紫微帝,一同飛墜而下。

    紫微帝猛一咬牙,沒有掙扎,和軒轅帝疾飛向南溟神帝所在。

    蒼釋天面容扭曲,一動未動。

    模糊感知到兩大神帝的全速靠近,北獄溟王精神一震,喉嚨中發出帶血的嘶吼:“快…救…吾…王……”

    軒轅帝長袖一揮,一杆古樸的灰劍現於身前,隨之,軒轅、紫微兩大神帝的手掌同時推於劍身之上。

    剎!

    一道灰色的劍影直穿入金芒之中,在溟神大炮的神威所籠罩的空間下,生生鑿開了一條狹長的通道。

    噗!

    灰色劍影正中南溟神帝的胸口,來自兩大神帝的磅礴之力在南溟神帝的身上猛烈爆發,在他身上破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血洞……同時,亦將他生生拽離溟神大炮的力量核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