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極星,滄雲大陸,絕雲深淵,黑暗世界……

    幽兒!

    她有著和紅兒一模一樣的身型和容顏,生存於黑暗,也依賴於黑暗,她是個魂體……而且是個不完整的魂體。

    她和紅兒互不相識,彼此都表示未曾見過對方,不知道對方是誰,卻又有著無比神奇玄妙的感應。

    雲澈清楚的記得,從不知憂愁為何物的紅兒,在第一次見到幽兒時會忽然無法控制的流淚……然後嚎啕大哭。

    茉莉當年塑體時告訴過他「體由魂生」,亦身型與樣貌是由靈魂而定。

    一切,都是那麼的吻合……

    「沒有錯。」冰凰少女給了他肯定的回應:「邪神女兒被割離的魔魂,便是你在滄雲大陸的黑暗深淵中,所遇到的那個半魂女孩。」

    「……」雲澈胸腔高高鼓起,許久才沉沉落下。

    紅兒和幽兒……她們竟是由一個人「割裂」而成……是邪神和劫天魔帝的女兒!

    紅兒初見,便對他緊粘不舍,幽兒初見,便對他表現出很強的親近以及依賴……雲澈此時想來,那或許,是她們的靈魂本能,對他身上所負神力的一種感應。

    畢竟,那是她……她們父親的力量。

    「紅兒……幽兒……」雲澈低念一聲,心中之動蕩,無以言表。

    「幽兒?」冰凰少女輕咦,她當年讀取雲澈記憶時,雲澈還沒有給幽兒取名:「是你為她新取的名字嗎?那的確,是個無比適合她的名字。明明是邪神和魔帝的女兒,有著最高貴的出身,卻一生,只能如一個幽靈般隱存於世,永生不見天日,哎……」

    冰凰少女一聲嘆息,不知是為邪神而嘆,還是為紅兒與幽兒而嘆。

    或許凡靈無法想象,強如創世神,亦會有著如此巨大的悲哀與無奈.

    紅兒至少還有了完整的軀體與靈魂,當年有寵愛她的父母,還是全族的寵兒。如今也是與雲澈相依相伴,不愁吃不愁睡,無憂無慮。

    而幽兒……

    「幽兒,應該是邪神留下的另一個希望。」雲澈感慨萬千的道:「我身上的黑暗種子,便是幽兒給予。我想,當年邪神在以隕落而代價凝化不滅之血前,曾去那個黑暗世界看望過幽兒,並特意將黑暗種子留給了她,為的,就是指引邪神神力的繼承者……也就是我能找到她,也為了能讓歸來的劫天魔帝知道她的存在。」

    生前,邪神絕不敢前往藍極星的「絕雲深淵」去看望幽兒,諸神諸魔絕滅后,他才終於可以再去見女兒一眼……如願的背後,亦是莫大的悲哀。

    而那個時候,邪神並不知道,他的「另一個」女兒依然還活著。他隕落之前,定帶著「另一個」女兒已經死去的痛苦與自責。

    「原來如此。」冰凰少女嘆息道:「邪神……當真是最偉大的神靈。哪怕被命運如此辜負,依舊心繫後世與萬生。」

    他捨棄了創世神之名,卻終究無法捨棄本心,他的確配得上「偉大」二字。

    「冰凰神靈,」雲澈忽然問道:「你身為神族的神靈,為何對『魔』,卻沒有憎惡與排斥?比如我,你明知我有黑暗玄力在身,為何卻……」

    在遠古時代,神族與魔族是絕對對立,乃至仇視的。從神族之帝末厄無比決絕的態度便可見一斑。但他從冰凰少女的身上,卻絲毫感覺到對黑暗玄力的厭斥。

    冰凰少女幽幽而語:「當年,我對『魔』的認知,和所有神靈並無不同,堅信著擁有黑暗玄力的他們是負面、骯髒、罪惡,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將他們全部毀滅是正道之行,甚至是我們神族隱在的職責。」

    「但,經歷了惡戰、覆滅、苟存……在這無法離開,永恆靜寂的天池之中,我反而可以真正的清醒,可以好好回想過往的一切,也自然,能看清很多以前無法看清的東西。」

    「神族與魔族的起源,都是由始祖神所創生,一為陽,一為陰。既然都是起源自始祖神的創生,那麼除了力量的不同,兩族之間在本質上,真的有什麼不同么?若他們真的如一直所認知的那般不該存在於世,為何始祖神在創生神族的時候,還要同時創生魔族?」

    雲澈:「……」

    「而且,有一個事實……一個無比悲哀,卻又不得不承認的事實。」冰凰少女聲音緩下,變得幽婉哀傷:「回想一切的因果起源。造成神族與魔族覆滅的罪魁禍首卻並不是魔族,反而是……」

    最後那兩個字,那個諷刺的事實,身為神族之靈,她終是難以說出。

    是的……即使雲澈對遠古那個時代知之甚少,但僅僅只是他聽到的那些傳聞過往,他都可以判斷的出,神族的所為,才是諸神時代終結的罪魁禍首。

    這的確是個莫大的諷刺。

    「一個生靈,是正是惡,與所背負的力量無關。與是神是魔無關,與生於任何種族都無關。但在那個時代,『魔』這個字,卻被扭曲成了純粹的惡……而這種認知,亦延續到了今世。」

    北神域的命運,雲澈一直有所聽聞。

    他在神界,也從來不敢泄露黑暗玄力的存在……一絲一毫都不敢。

    當年在玄神大會,唯恨以命拚死厲劍鳴……前者,為復仇而前往北神域,以燃盡壽元為代價換取復仇的黑暗玄力,而後者,因一己私慾而屠其族宗,辱其妻女……

    到底誰才是該被天道所誅的魔鬼!?

    「當認知根深蒂固到成為常識,便幾乎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將之改變。」冰凰少女道:「當世萬靈對『魔』的認識,就如對水火不可相融的認知般普遍蒂固,你的確,要做到永遠不可泄露身上的這個秘密。」

    「擁有邪神的黑暗種子,你能對黑暗玄力做到完美的駕馭,【只要你不願,便永遠不會泄露】……或者,你最好完全遺忘身上黑暗玄力的存在,就當世對黑暗玄力的認知而言,這是一個你必須做出的無奈選擇。」

    雲澈點頭:「我知道。」

    無論是茉莉,還是沐玄音,都和他說過類似的話。

    一旦泄露,僅需一次,便永世再無立足之地……毫不誇張。

    「邪神的力量與意志,以及他和劫天魔帝依然在世的女兒,愛情、恩情與親情,或許,足以跨越劫天魔帝數百萬年的仇恨,讓她不去降禍這個邪神想要守護,女兒依舊安存的世界。」

    這是邪神最後的遺願,也是冰凰少女所能想到的最好結果。

    劫天魔帝一旦歸來,毫無疑問會是混沌的絕對主宰,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抗衡與忤逆。而一個心滿仇恨與暴戾的主宰,與一個願意守護愛人遺志和親人的主宰,對這個世界而言,將是截然不同的境遇和結果。

    「而這個希望,皆繫於你的身上。」

    「雲澈,我請求你,在緋紅之芒完全崩裂的那一天,去第一時間,親自面對歸來的劫天魔帝。這會伴隨著無法預知的巨大風險,但,你是唯一的希望,如今這個脆弱的世界,根本承受不起一個魔帝的仇恨與憤怒。」

    「邪神力量和意志的繼承者,請你……去成為那救世之主!」

    至此,「緋紅」的真相,身上的「使命」和「希望」,所要面對的劫難,他都已清清楚楚。

    還知曉了紅兒和幽兒那離奇的過往與身份。

    而到了此刻,相比於先前無比劇烈的心潮起伏,他反而平靜了下來。

    因為,最讓人忐忑恐懼的往往不是事實,而是未知。

    「我明白了。」雲澈緩緩點頭,眼神平靜,呼吸平穩,沒有太長的思慮猶豫,也沒有冰凰預料中的惶恐害怕:「我會去的。」

    「若成功,我的確會成為世人眼中的救世之主,嗯……這個稱號還不錯,至少能得世人的感激和尊重,不至於像現在這麼卑微。」

    「就算失敗,以我身上的邪神傳承和紅兒的存在,我也至少能保住自己和身邊的人。」

    「若不是當年得到邪神的傳承,我不會有如今的一切,或許至今還是個廢人……甚至死人。既得如此重恩,也自然該擔負相應的職責。」

    「於人於己於恩,我都沒有理由不去。」

    雲澈說完,微吐一口氣……去面對一個從外混沌盈恨歸來的魔帝,那當真是一幅難以想象的畫面,會發生什麼,也根本無法預料。

    有很大的可能,他連口都沒來得及張,就已被毀的渣都不剩。

    「你如此說,我很欣慰。」冰凰少女道:「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我都無比感激和慶幸著世上有你這樣一個人,這樣一個希望的存在。」

    「我也希望自己不會辜負你的期待。」雲澈由衷的道。

    邪神為守護後世,留下不滅之血。而眼前的冰凰少女……她最後的生命,又何嘗不是在極力守護這個已不屬於她的世界。

    「你不必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那畢竟是魔帝,事態的發展,絕非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控制。你若敢站到劫天魔帝的身前,便已是在拯救整個世界,至於結果,非你可控,也無人有資格要求你。」

    聽著冰凰少女的勸慰之言,雲澈微微吐了一口氣。

    「我當年曾說過,在你擁有了足夠的覺悟后,我會將我最後的存在,最後的神力賜予你,現在的你,已有這樣的資格。不過,不是現在。」

    「劫天魔帝歸來后,這個世界會如何,是我殘生最大的牽挂,請允許我存在到看到結果的那一天,到時,無論結果是好是壞,我都會將我殘餘的全部賜予你……你無需抗拒,亦不用挽留我的存在,因為那之後,我將再無牽挂,我的存在,也已再無意義和理由。」

    「……」雲澈點頭:「我知道了。」

    在涉及魔帝重臨混沌這樣的滅世浩劫前,冰凰的力量賜予,真的並不重要。

    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面對……一個真正的上古魔帝!

    「對了,」雲澈忽然想到了什麼,問道:「上次,你曾說過,有一個關於我師尊的秘密要告訴我……到底是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