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獄溟王和北獄溟王見狀,幾欲炸裂的眼瞳中陡閃過幾抹異芒,死死支撐中的他們在同一個剎那做出了完全相同的舉動,就連口中的吼叫也一模一樣:

    「王上,退!!」

    他們以半軀支撐,強撤大半力量,重轟向南溟神帝。

    南溟神帝沒有絲毫猶豫,身體翻轉,全身金芒猛烈撞向兩溟王的力量。

    轟————

    南溟神帝與兩大溟王的力量何其強大,巨大的推力和反震力交疊之下,南溟神帝生生擺脫溟神大炮的神威壓制,然後全力瞬身,帶著一片飄灑的血霧遁離。

    「喝!」軒轅帝和紫微帝同時低喝,再次出手,捲起一股扭轉空間的氣流,將剛剛脫身的南溟神帝卷到了身前。

    一切恍若突降的噩夢,兩大神帝成功助南溟神帝死裡逃生,但依舊驚魂未定。

    而南溟神帝……他半邊身軀鮮血淋淋,處處見骨,右手已不見五指,僅余些許殘破的指骨,臉上亦再無任何的威嚴與狂傲,血肉模糊之下,唯有彷彿正被萬魔噬魂的恐懼戰慄。

    沒有了南溟神帝的力量,加之兩大溟王方才強行分出了大半力量,他們已再無法支撐溟神大炮的神威。

    幾乎在南溟神帝逃出的下一剎那,短暫停滯的溟神神芒便猛然噬沒了兩大溟王的身軀,隨之如斬天之虹,驟壓而下。

    「啊!!!!」

    一聲連絕望都來不及宣洩的慘叫,溟神神芒將一眾拚死抵擋的溟神與南溟神界最後的兩大溟王完全吞沒。

    濃郁、純凈到彷彿不該存世的金芒之中,已再無溟王和溟神的聲音與身影,就連氣息,也被噬滅的無影無蹤,沒有哪怕一絲的逸散或殘留。

    砰——————

    金芒貫穿天地,落於南溟王城之中,霎時萬物皆滅,萬靈皆葬,隨著溟神神芒的軌跡,這處南溟神界的至高之地從核心至北部邊緣,被無比整齊的切裂。

    但在連光線和聲音都吞噬的神威之下,這駭世絕倫的毀滅災厄,卻沒有帶起天大的轟鳴聲,只在無數南溟生靈的眼瞳和心魂之中,刻下了永不磨滅的恐怖印記。

    斷裂南溟神界的溟神神芒依舊沒有滅盡,飛向了遙遠的星域……這一刻,南神域近半的星界,都可以看到一道綺麗異常的金芒從不同方位的蒼穹飛過。

    只是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這道綺麗金芒的軌跡之下,是一個又一個被貫穿或毀滅的星界。

    轟隆隆隆……

    餘威之下,南溟王城無數的建築在瘋狂的崩塌,與之混雜的,是強烈到近乎震天的驚恐慘叫。

    但,高空之上,卻呈現著一幕可怕的死寂,無論南溟,還是其他三王界的強者,都如被抽離了七魂六魄,久久無法動彈和發出聲音……而就在數息前,他們胸腔和眼瞳中還釋放著無盡的興奮,等待著親眼目睹溟神大炮的神威和魔主雲澈的隕滅。

    而此刻,隨著瞳孔中溟神神芒的逐漸散去,扭曲的虛空中不見一絲溟王與溟神殘留的塵埃。

    「嘖,這吹上天的溟神大炮,原來也不過如此,居然讓你南溟活著逃了出來。」

    不緊不慢的聲音,在此刻卻是震得所有人心臟發顫,雲澈斜目低眉,看著遠方斷裂的星域:「不過看這南溟第一王界的慘狀,勉強也還看得過去。」他的身後,三閻祖皆是嘴巴大張,目瞪欲裂,如見鬼神。雲澈聲音落下,他們三人的身軀也是齊刷刷的撲了下去,頭顱更是深深垂地。

    閻一:「主人神威震古絕今,縱是天地亦當臣服。」

    閻二:「不愧是主人,所謂溟神大炮,在主人面前也不過是區區玩物。」

    閻三:「呸!當世言語,已根本無法詮釋主人神威之萬一,能效忠主人腳畔,為我三人十世之榮,萬世之幸。」

    「……」千葉影兒緩緩吐了一口氣。

    「……」千葉霧古和千葉秉燭許久無言。即使在溟神大炮釋放神威時,他們都沒有太過劇烈的動容,而此刻,他們剛剛目睹的一切,卻完完全全超越了他們本就遠超凡生的認知。

    「那究竟……是……什麼……」千葉霧古失神低喃。

    眾人的目光隨著雲澈的聲音而木然轉移,看著毫髮無傷雲澈,每一個人的臉色都在無比劇烈的變動著,他們不敢相信,更理解不了發生了什麼。

    如果他們的眼睛沒有徹底的幻視,方才所看到的,竟是轟向雲澈的溟神大炮,在雲澈輕描淡寫的一劍之下,反轟向了南溟神帝!?

    「究竟發生了什麼……那究竟是什麼妖術?」軒轅帝顫聲呢喃,身為王界之帝,他的口中居然蹦出了「妖術」二字。

    釋天神帝的眼前忽然晃過了當年藍極星外,沐玄音死後,眾神帝席捲向雲澈的力量被詭異震回的一幕,那副畫面至今無人可解。

    南溟神帝的腦中亦乍閃過當年的情景。只是他怎麼都無法相信,相似的情景,居然重現在了超越當世界限的溟神大炮之上。

    他想要握緊雙手,卻感知不到了手指的存在,極度的震駭之下,甚至幾乎感知不到疼痛。他緩緩抬頭,不自主顫動的目光死死定在雲澈身上,碰觸到他嘴角的諷刺淡笑,南溟神帝處於渙散邊緣的理智萌生出了一個無比可怕的念想:

    「你……你是……故意的……」這是他有生以來,說過的最艱難的一句話。

    「呵呵。」雲澈低沉一笑,微微抬頭,斜眼望天,天空之上的黑雲依舊在狂亂翻滾,絲毫沒有因溟神大炮神威的消逝而散去,似乎從一開始便不是因溟神大炮而現:「在拿下東神域之後,想要以同樣的方法對付你南神域已是不可能。本魔主一時之間,倒還真想不出能在短時間內端掉南神域的方法。」

    轟隆隆~~

    黑雲翻騰,天威懾世,卻始終沒有一道劫雷降下。因為天道從很多年前便已知曉,它的裁決之力,根本無法傷到雲澈一絲一毫。

    「所以,無論是本魔主,還是本魔主的魔后,都決定暫不動南神域。直到本魔主偶然得知,你南溟神界潛藏著一個據說有著禁忌之威的溟神大炮,本魔主才忽然知道,」他緩緩抬臂,曲張的五指罩向南溟神帝的所在:「這世上能助本魔主快速踏破南神域的,便是你南溟神帝啊。」

    「……!!」南溟神帝慘白的臉色一瞬間變得赤紅,全身幾乎所有的鮮血都瘋狂湧向了頭顱,他開始劇烈恍惚的視線落在了千葉霧古的身上,以梵帝神界的強大,會暗中得知,甚至確認溟神大炮的存在,可以說半點都不讓人驚訝。

    「你……你殺灰燼龍神,就是為了……為了……」南溟神帝字字切齒,咬牙欲碎,南溟神界斷裂,萬靈葬命,四大溟王皆隕,曾經傲世的十六溟神……感知中只餘四道氣息,這是萬重噩夢中的噩夢,一個足以讓神帝崩潰的噩夢。

    「我若不癲狂,又怎能引得你癲狂。」雲澈微笑,俯下的視線帶著幾分嘲諷的讚許:「滅掉南溟,便等於踏下半個南神域。南萬生,作為本魔主今日的玩物,你的表現相當不錯,輕易便將南神域最大的絆腳石毀去了大半,真不愧是南域第一神帝,呵呵,哈哈哈哈!」

    千葉影兒淡聲道:「待南神域成為魔主腳下之地后,南溟神帝這番偉績也將流傳千古,下地獄之後,你可千萬別忘了這份『殊榮』是魔主賜給你的。」

    裂魂之下再遭誅心,南溟神帝的臉色由赤紅快速轉為赤黑,他手臂僵直,口齒戰慄:「雲……澈,你……你……」

    噗!!

    他上身僵挺,一大蓬血霧在他身前炸開。

    「父……父王!」

    「王上!」

    南千秋,還有另外僅存的三溟神倉惶衝上,南溟神帝足足噴了十幾口血霧才終於回氣,看著圍過來的最後四溟神,他眼前又是一黑,死死咬齒才控住瘋狂倒竄的氣血。

    遠處,南域三帝的心中萬濤翻騰。

    他們今日所見的雲澈姿態無比傲慢,他殘殺灰燼龍神在他們眼裡更是瘋子一般的失智行為,隨之表現出的野心與癲狂,完全就是南溟神帝口中的「瘋狗」,也因而,讓南溟神帝放棄「和解」,選擇不擇一切手段誅殺之。

    南溟神帝本以為始終掌控著全局,更掌控著雲澈的命運,此刻,所有人才在驚栗中知曉,卻是南溟神帝始終被雲澈玩弄於鼓掌,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借南溟之手,毀了南溟半壁。

    最可怕的是,雲澈竟在到來南溟之前,便已認定南溟神帝會提前備好溟神大炮。

    無數股冰冷到極致的寒氣從他們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瘋狂湧入,直竄每一根骨頭,每一道筋脈。

    一把推開南千秋的手掌,南溟神帝緩步向前,染血的雙目森然如鬼,全身的傷口因暴亂的氣息而不斷涌血:「雲澈,我南溟……哪怕斷了雙臂,也足以將你化為骯髒的魔燼!」

    「是么?」相比於南萬生那遍體染血的慘狀和明顯瀕臨失控的情緒,雲澈全身卻是一塵不染,神情更是淡然的讓人不寒而慄,他剛要開口,忽然眼角一斜:「嗯?」

    砰!

    哧!

    地面炸裂,隨之空間被無比粗暴的切開,一個蒼白的人影如流光般破空而起,氣浪未起,身影已現於南萬生之側,安靜而立,面容蒼老而瑩白,不染點塵,目若古湖,白須過尺,白髮如雪。

    南萬生身軀劇震,身上暴躁的氣息頃刻間斂盡,他沒有回首,也無顏回首,就這麼屈膝而跪,垂首顫聲:「父……王……」

    他的身側,南千秋和三溟神也已屈膝而跪,卻久久無法發聲。他們怎麼都無法想到,這個老人的重新現世,竟是在此般情境之下。

    「呵。」雲澈微微眯眸掃了這個忽然出現的老者一眼,報以冷笑。

    千葉秉燭一聲輕嘆,緩緩開口:「這些年,承載溟神神力者始終少一人。南歸終,你果然未死。」

    白須老者目光緩緩從下方掃過,老眸中不見波瀾,他以同樣感嘆的聲音回道:「唯有『死』,方可不為世所擾,靜心悟道。秉燭兄和霧古前輩不也如此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