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成為一家

    “清緣,你娶別人?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你不遵守承諾?你說過這輩子只愛我,非我不娶……”她的心口也很疼很疼,疼得窒息,沒法承受。

    她離開三年,昨天特意回到這一座城市,回來找段清緣。她以為段清緣還在,如最初承諾的,一直在等著她。結果,她聽到了段清緣結婚的消息。

    “為什麼?清緣,我不明白,不明白……”她魂不守舍、嘴邊不停的念叨。

    若不是因為她剛抵達這一座城市,她的勢力還沒有過來,她一定會沖到海濤閣大酒店去,不顧一切封锁那場婚禮的進行。但是今天,她實在是無能為力,而且她身負其他使命。

    “清緣,我會把你搶回來的,你是我的。我們曾經的海誓山盟,我從來沒有忘記,我相信你也沒有忘記……”念著念著,她慢慢攥拳,極不甘心。

    不過,她的心底對馮蓁蓁是輕蔑的,毫無妒忌或者羡慕之意。她的一個下屬,去了婚禮現場,發來了馮蓁蓁的照片。她覺得馮蓁蓁姿色不如她,馮蓁蓁看上去靦腆笨拙,不及她有氣場和氣勢。她深信段清緣不會喜愛馮蓁蓁這樣的女人。

    這個時刻,她也只想時間快點過,快點掠過這一天和接下來的半個月。否則,她真的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深幽寂靜、憂愁集結的夜晚,她本沉浸在仇恨中,不能自拔。忽然間,她的手機唱起傷感的歌,這才驚擾她回過神來。

    這個電話,竟然是墨閱辰打過來的電話。

    她坐在沙發上,瞟見手機荧幕上的來電顯示,深呼吸一聲,把情緒調整好後才觸下接聽鍵。

    那頭墨閱辰的語氣帶著譏誚的意味,似乎特意打電話過來告訴她,說:“我們來遲了一步。真沒有想到,段清緣正巧今天結婚。”

    今晚段清緣結婚,他們都聽到了消息。只是他們暫且還不知道加沒去在意,跟段清緣結婚的這個女人名叫馮蓁蓁,乃馮馭良的女兒。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她無力回應那頭的墨閱辰說。表現出一副蔫蔫無力的狀態,但是一點也不吃驚。

    墨閱辰想像到了她此時的表情,又悠悠一笑,說:“看來這三年,他已經把你忘得一乾二淨。不然,他怎麼會娶別的女人?”

    墨閱辰的話像在刻意的刺激她。她聽了之後,剛才按捺下去的所有消極情緒倏然回升。

    “不,不,你錯了。他沒有忘記我,也不可能忘記我。他不愛他現在娶的女人,不然也不會隱婚……我有信心把他搶回來,我有信心……”她一面告誡墨閱辰,一面安慰她自己。

    墨閱辰又點了下頭,輕聲應說:“行。既然你有信心,那麼,我祝願你早日完成任務、祝福你早日找到幸福。”

    墨閱辰的聲音低沉悅耳,好比那發自地獄的魔音,對他不熟悉的人,初聽他的聲音,都會毛骨悚然。

    而這會兒他的聲音,連對他非常熟悉的她也毛骨悚然。

    “謝謝。代我跟老闆說,我一定不會辜負他的厚望。”她又說,極力假裝漠然。

    電話那頭,墨閱辰又沉默了一陣。最後,他又令自己的語氣變得溫柔而ai昧,說:“No,美麗的顧小姐,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情,下個星期,我會離開a市,去見你的老闆我的爺爺……”

    “哦?你去見他?見他做什麼?”她又一次變得震驚、變得緊張。因為她不希望在墨閱辰去了東南亞之後,他們的老闆同時再將這個任務交給墨閱辰。

    現在她很難受,墨閱辰感覺到了,但是他絲毫不憐惜她,直接掛了電話。

    她的心口愈發堵得慌,喉嚨處也像卡著刺,欲言又止,最終,她只能恨戾的咬牙,忍氣吞聲。

    因為她一直心裡有數,他們的老闆依然不相信她。儘管這麼多年,她對他付出了那麼多的真誠。

    轉眼便是晚上十點多鐘,偌大的a市越來越像一個巨型冰窖。聚在海濤閣大酒店內,聚在段清緣和馮蓁蓁喜宴上的客人早散的差不多了。

    那會兒,馮蓁蓁與段清緣一起,逐桌向賓客們敬酒。雖然她喝得一點都不多,都是小抿一口,可是也有了一絲的醉意。八點多鐘時,她感覺頭有些昏,便跟隨段延正和周衛紅他們一道先回了段家。

    現時段家住在正市區偏東一點的位置,一個富人集居的高檔社區,名為月光海岸別墅區。

    此時,段家別墅內,氣氛安靜、環境明亮。

    二樓,最大的那間臥室被裝點成了新房。

    大紅的對聯張貼在房門的兩邊、繡著鳳鸞的大紅被堆放在床上、全屋的箱籠框桌都貼上了大喜的剪紙、長長的紅燭把新房照耀的如夢如幻。

    總之,一派喜慶幸福之景。

    新房的浴室內,霧氣氤氳,清香襲人。

    勞累了一天,甚覺疲乏的馮蓁蓁身子浸泡在浴缸內,閉著眼睛,靜靜享受著沐浴泡澡所帶來的放鬆和愜意。

    說實話,這一天,婚禮舉行的時候,她的心情始終淩亂不安。不過現在,稍稍好點了。泡著泡著,她那微微的醉意也消散了。

    她的腦袋枕著浴缸、昂面朝天,不知不覺間腦海中便回憶起了剛剛過去的那場婚禮的全部場景。

    她回憶起了新郎段清緣俊逸不凡的面容,回憶起了騎士一般的他,那麼高大、那麼英武、又那麼冷漠……

    然後,她開始思念她的父親和兄長。

    再過兩個月,他們馮家的商業涉事案件就要進行終審。對於她父親以及她兄長的未來,她的心裡很是擔憂。儘管上回審訊時,通過段清緣的幫助,整體形勢對他們來說有所好轉。

    不過今天,她的大婚之日,她父親和她兄長也沒得到暫時性放監。她的所有親人,就她母親到場參加了她的婚禮。

    泡澡好久後,馮蓁蓁才跨步上岸,淋漓不盡的水珠,順著她的頭髮,流淌到她的皮膚上。她凹凸有致的優美酮體,流暢的S型曲線,在暖黃燈光的籠罩下,透著一種誘人犯zui的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