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心地善良

    面對高雅琦的吞吞吐吐,段清緣又臉色微沉,說:“其他的你不用管,只管按照我說的做。還有,她問你哪兒來的簡歷,你說在a市人才網上搜到的。千萬不要提我。”

    高雅琦又愣了一愣,而後用力點頭,說:“好!”

    離開總經理辦公室後,高雅琦一邊走一邊看著馮蓁蓁個人簡歷上的寸照。她也覺得馮蓁蓁長相很甜美、很清純、很漂亮。

    然而高雅琦又實在猜不透馮蓁蓁的身份。段清緣為什麼對她良苦用心?神秘大老闆為什麼要斷絕她的求職之路?

    回到人事部辦公室,她按照簡歷上的手機號碼,給馮蓁蓁打電話。

    早晨吃完早飯,段清緣便上班去了。馮蓁蓁回到三樓臥室,坐在書房,再一次逛著a市人才網。

    她檢查自己的收件箱,逐一翻閱著裡頭的郵件,生怕錯過一些大公司的面試邀請。

    可是,她投遞過去的那些簡歷還是如同石沉大海,沒有引來一絲消息。

    也就在她沮喪之際,高雅琦的電話打過來。

    觸下手機接聽鍵的那一刻,她欣慰、驚喜,同時,有點緊張。

    “喂,你好……”她特意以溫柔而輕緩的聲音問候那邊。

    高雅琦一聽馮蓁蓁這聲音,怔了一怔。她並不吃驚,反而馬上呈現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她覺得她猜到了段清緣跟馮蓁蓁的關係……

    馮蓁蓁說話嬌滴滴,一陣陣發嗲,不用見她本人就知道她是一隻狐狸精,也難怪段清緣讓她當秘書……

    莫名其妙的,高雅琦對馮蓁蓁印象不好,卻還是禮貌的跟她說話,“你好,請問你是馮蓁蓁馮小姐嗎?”

    馮蓁蓁保持那種口吻,又回答說:“是,我是。”

    其實她的聲音並不矯作、並不肉麻,只是她的嗓門天生輕柔細膩。

    高雅琦又告訴她,“我們這裡是馨夢廣告公司,我們邀請你今天下午兩點鐘過來我們公司面試。”

    終於有一個她瞻仰的公司邀請她面試,馮蓁蓁聽之,臉上笑容越來越甜美,又連忙應答說:“好!下午兩點鐘,我一定準時到達!”

    馮蓁蓁的興奮,高雅琦也感受到了。她不再跟馮蓁蓁說話,輕蔑一笑後直接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七八分鐘,高雅琦將地址發給馮蓁蓁。詳細內容是:a市市中心商業區、雲鶴商貿塔樓a座、第五十一層。

    午飯過後,馮蓁蓁跟周衛紅說了一聲,準備出門面試。

    不料,她背著包包,穿梭客廳時,從側邊房間裏出來的段奶奶突然叫住她。

    段奶奶走路不穩,拄著拐杖,一邊走一邊喊她,“蓁蓁……蓁蓁……”

    馮蓁蓁聽到她的呼喚,連忙不再向前,反而返身迎上段奶奶,溫柔而熱情的說,“奶奶奶奶,我在這裡……”

    迎上段奶奶後,馮蓁蓁扶著段奶奶。段奶奶也一臉慈愛,淺褐色的眸子眯眯的,一隻手搭在馮蓁蓁的胳膊上,問:“蓁蓁,你今天是要出去嗎?”

    馮蓁蓁和段奶奶就停在屋子中央,沒有再走。馮蓁蓁又笑容極好的回答段奶奶說:“是啊,奶奶,我正準備出門……”

    倏而,段奶奶的面容皺得就像老樹皮,故意板著個臉,撅了撅嘴,語氣嚴肅沖馮蓁蓁說:“出門怎麼不告訴奶奶?若不是奶奶正巧逮住你,都不知道你出門了!”

    看著段奶奶這副生氣而淘氣的樣子,馮蓁蓁又忍不住輕笑出聲,搖搖段奶奶的胳膊,哄小孩子似的哄她,“啦啦啦,奶奶,今天我有重要事情要辦,所以出門比較急,沒有跟您彙報。下次,我絕對絕對不會忘記向您彙報!”

    在馮蓁蓁認為,老人如同兒童,需要哄慰,好聲好氣的哄慰。

    段奶奶傲嬌,心中明明因為馮蓁蓁的話語樂開了花,而外表卻仍舊嚴肅,冷說:“那得!下不為例!”

    馮蓁蓁又攙扶段奶奶往沙發邊走,笑容依然親切甜美,說:“奶奶,您先坐吧。我真的要出門了,暫時不能多陪您了。回家的時候,我一定給您帶好東西!”

    馮蓁蓁如此聰慧,讀得懂老人的心思,並且體貼入微、善解人意,段奶奶再次感到詫異。

    再想想她的親孫女段心悠,總是讀不懂她的心思。有時候就算讀懂了也裝不懂,懶得管她。

    “好好好!不陪不陪,奶奶現在也不要你陪!你出門吧,路上注意安全,早點辦完事情早點回家,奶奶等著你的驚喜!”段奶奶說。

    她是打從心眼裏喜歡馮蓁蓁這孫媳婦,否則,才不會苦苦“為難”她!

    待段奶奶安然在沙發上坐下後,馮蓁蓁站在她的面前,看了她一會,又禮貌的告之,“那奶奶,我走了……”

    段奶奶又對她揮了揮手,鼓勵她出門去,“去吧去吧。辦完事情,若時間晚了,就喊清緣接你,跟他一起回家。”

    段奶奶老了,眼神卻是敏銳的。她看得出來,段清緣跟馮蓁蓁的關係,並非表面表現的那樣好。所以她希望他們夫妻,多多待在一起,慢慢培養感情。

    馮蓁蓁又沖段奶奶重一點頭……

    段奶奶心中希望孫兒和孫媳婦相處融洽、舉案齊眉,這一點馮蓁蓁也懂。在整個段家,她對段奶奶算是最沒有隔閡的。她跟周衛紅,關係也算親密,然而有時候,她總錯覺周衛紅身上有一種排斥她的氣勢。

    具體她也說不清,反正每一回跟周衛紅交談,她莫名其妙的緊張和戰慄。

    她還發覺,從前她看錯了,段清緣不是段家最嚴肅的人,周衛紅才是段家最嚴肅的人。周衛紅說話,語氣永遠那麼正經、那麼認真,偶爾還正經和認真得可怕,令人不敢有一絲的違抗。

    跟段奶奶道別後,馮蓁蓁俐落的撤,出門面試去。

    段家距離市中心有點遠,平日裏,段清緣開車上班,交通順暢不堵車,至少也得半小時到達公司。今天馮蓁蓁坐計程車過來,站在巍峨高聳的雲鶴商貿塔樓下,抬頭仰望著頂方。

    初春的太陽,明媚刺眼。她抬手護眼,微微遮擋光線。

    “雲鶴雲鶴,誰的公司也在這幢大樓裏來著?讓我想想……”馮蓁蓁就記得,她有認識的人也在這幢大樓裏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