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被惑根源

    段清緣走回辦公桌邊,給高雅琦打電話,要她帶馮蓁蓁去辦手續,而後自己又坐下,一本正經忙碌起來。

    馮蓁蓁又跟著他、望著他,突然想起待遇之類的並沒有提及。

    她又厚著臉皮,故意咳嗽一聲,以打擾段清緣。

    段清緣如她所願,再次抬眸視她。不過他的眸中沒有任何情緒,語氣也盡力帶點溫度,“怎麼?”

    馮蓁蓁直視他,瀲灩的桃眼裡似有溪水在輕潺,問他,“我給你打工,你給我多少薪水?”

    現在她有點缺錢,而段清緣只是她的契約丈夫,所以他的財產自然與她無關。

    段清緣不經意撇唇,又盯著她反問,“你希望多少?”

    他老早便猜到了馮蓁蓁出來找工作最真實的打算。她並未想過倚靠他而生存。

    此時,段清緣的目光專注而認真,這又惹得馮蓁蓁聲音變得虛怯,說:“隨便你,但是要跟我的付出成正比。”

    段清緣又收回目光,不再看她,語氣ai昧且耐有尋味說:“放心。只要你每項工作都做得令我滿意,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馮蓁蓁想了一想,又沖段清緣點頭,禮貌的說,“那行,謝謝。”

    段清緣又不說話了,視線落在辦公案頭,看著一件檔案,專心辦公。他穿著襯衣,打著領帶,髮型簡短俐落,如同他的人。當他低頭之際,幾絲劉海灑下,削减了他面龐上淩厲的棱角。

    馮蓁蓁瞅著他,本就迷茫的心更是一陣飄忽,沒法變安然變踏實。每多看段清緣一眼,對他的眷戀便多幾分,有時候她十分害怕,某一天他們分開了,她難以將段清緣從心中割捨。

    突然間她也很想擺脫這種意識,不想被段清緣束縛、不想成為他的禁臠。

    她又烦乱了一會,而後終於啟唇,輕聲對他說,“對了,以後我在這裡工作,我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應該……”

    馮蓁蓁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保密,不讓別人知道。因為她是來這裡工作的,同時她想學到東西。若都知道她是段清緣的妻子,都會以異樣的目光看她。

    馮蓁蓁的話並沒有說完整,但是通過她的語氣,他聽出了她的心思。

    段清緣說:“以後在人前,我們的關係只是老闆與員工的關係。”

    “啊?”馮蓁蓁微怔、微愣。段清緣說得太過簡單,她還想詢問,他公司其他人都不認識她嗎?他段清緣是在隱婚嗎?

    段清緣說話時沒有再看她,可是她還有疑問堵在喉嚨處。段清緣又察覺到了,說:“你放心,我公司認識你的人不多,就我現在的助理詹逸,以及財務部總監、營運部總監。詹逸今天出去了,等他回來我會叮囑他向兩個總監交待,不聲張你的身份。”

    驀然,馮蓁蓁已經無話可說,愣愣的站著,一副懵懂的囧態,揪擰著那對纖細的柳葉眉。

    她不解,為什麼段清緣跟她肚裡的蛔蟲似的?她前一秒這一秒在想什麼,他都猜得到。並且還按照她的想法,全面入微的安排。

    “謝謝。”馮蓁蓁又說。因為受寵若驚,她的這一聲道謝,發自內心,特別誠懇。

    段清緣的薄唇又悄然勾勒出完美的弧度,借此諷刺他自己。本來他並不打算隱瞞馮蓁蓁的身份,他想的是一切順其自然。

    結果,馮蓁蓁居然……

    馮蓁蓁辦入職手續,確定了從二月一日開始上班。辦完之後她下到塔樓第三層,一邊喝咖啡、一邊等待段清緣下班。

    初春的午後,陽光溫暖而明亮,透過玻璃窗,照耀進屋。每一個角落,連浮塵都歡快飛舞起來,洋洋灑灑,炫耀著幸福。

    馮蓁蓁坐在臨窗的位置,張望著窗外的風景,車水馬龍、人liu熙攘、從不停歇。

    咖啡的醇香一陣又一陣撲入她的鼻孔,優雅而古典的音符縈繞在她的耳邊,總之,她沉浸在這片美好的世界,大腦也跟著想入非非,想著段清緣為什麼叫她等他……

    近一個小時後,段清緣下班了,打電話給她。

    手機鈴聲唱響的那一刻,她整個人精神一振,非常興奮。因為她幾乎數的清,這是段清緣第幾次給她打電話。

    段清緣告訴她,他在地下車庫,在自己車裏。馮蓁蓁連應兩聲後掛了電話,拎起包包就去找他。

    市中心一向人多、嘈雜,尤其是到了傍晚。趁著現在才四點多鐘,交通尚不擁堵,段清緣趕緊開車,載著馮蓁蓁駛離。

    不過,他並沒有往段家的方向開,而是飆上了西二環。

    他要帶馮蓁蓁去城西,那兒有一家新開的娛樂城,也是今晚他和墨閱辰約好見面的地點。

    車上,馮蓁蓁安安靜靜、老老實實的坐著,左手握著自己的右手。

    “平時,你喜歡什麼娛樂活動?”他又主動詢問馮蓁蓁,但是目不斜視,看著前方。

    馮蓁蓁則望眼他刀削一般的側臉,思索了片刻,答:“打麻將吧,就會打麻將。”

    其實打麻將她並不在行,沒有在牌場上與人實戰過,只是單純的看得懂胡什麼而已。但是,若不回答打麻將,她就沒有答案了。從前的她宅死了,會的娛樂活動真心少。

    所以這會兒她還有一點點後悔,後悔從前為什麼不多玩玩?多學學?這樣段清緣一問,她回答的項目就會多幾個,他們的共同語言也會多很多!

    段清緣臉色微微陰鬱,似乎有點遺憾,說:“我不會打麻將。”

    他還有些好奇,外表文靜怯弱的馮蓁蓁從哪兒學的打麻將?

    馮蓁蓁生怕段清緣又沉默下去,又連忙安慰他說:“打麻將很容易學的!多看幾遍就會了,有時間我教你……”

    段清緣抿了下唇,模樣如一個乖順的男生,點頭說:“行,有時間你教我。”

    馮蓁蓁的緊張他又感應到了,而今天他不想見到她失落,就想給她從前從未給過的東西,包括安全感、幸福感、充實感。

    汽車一路往西,車內氣氛越來越和諧、越來越舒適……

    a市西邊,居民相對較少,建築相對稀散。

    而剛開張不久的西漓娛樂城,好比這片區域的魔都。天色一黑,似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這裡,處處燈火閃耀、喧鬧叫囂、歌舞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