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無意偷聽

    不過,顧曼晴是敏感的,表情瞬息大變,單薄的身子搖晃一下,嘴邊虛聲重複,“晴晴?”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段清緣還會這樣親昵的稱呼她。這幾天,除開工作的交集,她跟段清緣再無任何交集。

    段清緣總是故意疏遠她、漠視她,她很真切的感受到了……

    近段時間,對外關係部的另外兩個女生,吳雯和薑晴,聯合整理了許多資料。其中多為袁偉的私人資料,比如,這幾年,袁偉相繼睡了哪些女人,一共多少個?袁偉掌管袁氏集團集團,哪幾次有bi稅的重大嫌疑?

    總之,都是負面的、醜陋的、見不得人的,袁偉只想絕跡的……

    今天一上班,兩個女生便在辦公室內爭執,由誰把資料送去總經理辦公室。

    吳雯推卻,讓薑晴去。薑晴死活不肯,執拗表態,她若是去,吳雯得同她一起。

    吵著吵著,馮蓁蓁正好過來了她們辦公室。然後,她們眼睛一亮,紛紛閃爍著希望的曙光,思維也豁然開朗。

    她們都畏怕段清緣,所以都不願意去。而馮蓁蓁是新來的總經理助理,對段清緣應該無感。那麼,讓馮蓁蓁去,不是最為適合嗎?

    這一次,吳雯和薑晴真謂心有靈犀,想到了一塊,望望馮蓁蓁後又互視一眼。

    馮蓁蓁過來這裡,本來就是為了找她們要那些資料。驀然發現她們倆那詭異的目光,倏然全身一陣發悚,腦袋不自覺的晃了晃。

    “你們倆幹什麼?幹嘛用這樣的眼神和表情?發生什麼事情了……”她極其輕聲、小心翼翼探問。

    吳雯和薑晴又一齊望向她,不約而同開口,振聲說道:“段總叫你去他辦公室!”

    馮蓁蓁懵了懵,眼皮子淩亂的眨了眨,半信半疑,“叫我?現在?不是吧……”

    她是沒辦法告訴她們,段清緣是她老公,一個小時前他們還在一起。那時候,段清緣壓根兒沒說讓她去找他。

    薑晴鎮定下來,吳雯又不耐煩的喘口氣,很肯定的沖馮蓁蓁說:“就是叫你,不用懷疑了!”

    吳雯說完之後還拿出一個u盤,走來遞給馮蓁蓁,補充說:“這裡面是他要的袁偉的資料,他讓我們先交給你,再由你帶過去!”

    馮蓁蓁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伸手,緩慢接過。不過,她的目光始終落在她們倆身上,認認真真瞅著她們。

    她知道,她們倆在撒謊,聯合起來欺負她。好在她面對段清緣,早就沒有那麼緊張了。

    “那好吧,我這就過去。本來我過來找你們,也就是為了要這份資料。只是現在我得多說一聲,以後你們都不許想著利用我了。”她答應了她們,並非忍受欺負,而是當做幫她們的忙。

    馮蓁蓁所言,又使得吳雯和薑晴臉色皆變,甚是吃驚且不太愉快。

    她們著實沒有料到,這新來的總經理助理,小丫頭片子,看似柔柔弱弱,實際上卻是這麼的有氣囂,還給她們警告呢。

    “行行行,馮助理,你想哪兒去了?我們哪裡敢利用你?雖然你是新來的,但是在公司裏,你的職位可比我們都高呢!”薑晴又一臉假笑說,哄慰著馮蓁蓁。

    馮蓁蓁刻意多瞥她一眼,目光複雜,但是沒有再說什麼,拿著那個u盤,直接往總經理辦公室去……

    此時,在總經理辦公室,段清緣又意識到了一點。剛才他對顧曼晴的稱呼,令顧曼晴心中產生了複雜的情愫。於是,他輕輕咳嗽兩聲,隨即改口道:“顧小姐,沒其他事了,你出去吧。”

    反正至始至終,他都沒有看顧曼晴。先前乃通過高跟鞋響的那節奏和調調,判斷是她來了。

    如此,顧曼晴又不解了,臉色變得有些陰沉,臉上笑容消散。

    段清緣叫她出去,她偏偏不出去,木訥站在那裡,還皺起了眉。

    “我沒有聽錯,你剛才叫我晴晴,對嗎?段總……”顧曼晴冷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段清緣。漸漸的,眸光開始顫動,如盛滿清水的玻璃瓶。

    她知道段清緣為什麼不敢直視她,因為段清緣的心裡還藏著她。只是,她不解,段清緣幹嘛要裝?馮馭良不是一個好人,他的女兒馮蓁蓁自然不會是好女人。為馮蓁蓁保持忠心、守身如玉,她配麼?

    一向處變不驚的段清緣,乍現一臉尷尬,眉心微擰,又對顧曼晴解釋,“就算我叫你晴晴,也不算太失禮。顧小姐,算一算,我們認識好幾年了。”

    段清緣說這句話的時候,馮蓁蓁正好過來,清楚的聽到了。隨之,她的脚步頓住,停在門口。

    辦公室的門沒有關嚴,留著一條十幾公分的縫。通過那條縫,馮蓁蓁還看見了顧曼晴的背影,看見她站在段清緣身前。

    “他們兩個,認識好幾年了?”馮蓁蓁忽然眉目結愁、結惑,心情淩亂。

    馮蓁蓁不願意相信,但是這分明又是她親耳聽到的。

    不禁,她輕輕後退半步,不再去看屋裡的風景,而是豎起耳朵,更加仔細的聆聽。以防他們發現她。

    她也知道這種行為很不正大光明,可她實在好奇,段清緣和顧曼晴到底什麼關係。為什麼每回見到顧曼晴,她都莫名其妙的不安。

    此時她也更加懷疑,這個“晴晴”就是段清緣在夢裡呼喚過許多次的晴晴。

    在顧曼晴看來,段清緣愈是假裝對她生疏,心底愈發割捨不掉她。

    這會兒,她淒涼一笑,帶著對自己的嘲弄,依然凝視段清緣,問:“認識?只是認識?”

    段清緣的臉色越壓越黑,終於望向她,不過眸子裏隱藏暗火,說:“顧小姐,現在是上班時間,其他話題,改日再聊。”

    段清緣真的不想跟顧曼晴談論太多,這種事情,越談論越複雜。並且他不否認,他確實在逃避。

    顧曼晴烟眉緊皺,杏眸中再現淩厲的光芒,臉上浮顯的戾恨之氣也更加濃重。

    “顧小姐顧小姐……”顧曼晴語重心急的念叨,而後冷哼一聲,异常不滿說:“段清緣,你騙得過別人,騙不過你自己。你心裡還惦記著過去,還在愛我,所以情不自禁喊我晴晴,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