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主動撩動

    總之,段清緣感到難以置信。

    回想平日裏,馮蓁蓁總是那麼的羞羞答答,甚至還特別害怕他……

    馮蓁蓁也覺得不可思議,對於剛才她自己的行為。驀然,她的臉頰也變得比蘋果還紅,放開段清緣的雙臂,重新站好說:“我……我先回辦公室了!你要的資料,都在這裡面,自己看吧!”

    現在的她,又顯得很是難為情,感到尷尬的同時滿腹悔恨。說完之後她還緊抿下唇,掏出口袋裏的那個u盤,拿起段清緣的手,放在他的手心。

    馮蓁蓁走後,段清緣仍舊愣著。不過,他的唇角緩緩上揚,臉上漸漸化開回味無窮的笑。

    他深深覺得,現在他的唇邊、他的臉上,全部彌漫著馮蓁蓁的清新味道……

    顧曼晴回到辦公室時,一臉不甘和不服。想起那會兒的馮蓁蓁,明明聽到了她跟段清緣的談話,卻裝作若無其事的,那麼悠然自得。

    “馮蓁蓁,你不過是跟清緣扯了一張證,得意什麼?我不會輸給你,絕對不會。很快,我就會讓清緣休了你……”顧曼晴面浮殺意說。雙目猙獰,盯著桌上一個小人偶,好久後忍不住拿起來,捏得它變形。

    待發洩完畢了,她又拿起手機,給墨閱辰打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墨閱辰驚訝的問候聲,“喲,顧小姐,接到你的電話,真是榮幸啊。”

    顧曼晴極少給他打電話,每回一打電話,他差不多都料到了,會有好事情。

    顧曼晴神色未變,依然滿面肅殺之氣,儘量簡單的說:“今晚段清緣有動作。”

    “哦?”墨閱辰倏然挑眉,饒有興致問,“什麼動作?”

    顧曼晴眸子的寒芒更盛、更淩厲,說:“去泉池國際大酒店等我吧,到那兒了我再詳細的告訴你。”

    電話那頭,墨閱辰突然沉默幾秒,思考了一番,然後點頭,“行。我等你。”

    顧曼晴掛了電話……

    離開總經理辦公室,馮蓁蓁還是淩亂不安,臉頰燙紅。如一隻受驚的小白兔,在走廊上跑,蹦著竄著。

    結果,跑著跑著,她的身子跟一個人的身子,撞個正著。

    馬上,一句凶厲而潑辣的聲音響起,“啊,誰!走路不用眼睛嗎?”

    馮蓁蓁身子往前踉了踉,最終卻又穩穩的停住脚步,停在說話人面前。

    她算是嚇得膽兒都快破了,特別是現在,此番近距離面對一張刻薄的女人臉,整個人如同丟了魂。又稍稍退開一步,結結巴巴,不停的道歉,“對對對……對不起……對不起……”

    面前的女人不好惹,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果然,女人脂粉密佈的臉,板得更為嚴肅。拍拍身上衣服後,斜眼瞥著馮蓁蓁,厲聲訓斥說:“你慌什麼?這麼沒頭沒腦的撞,我腿力好才沒有被你撞翻。若腿力不好,早摔得四脚朝天、眼冒金星了,那樣你得負全責!”

    被馮蓁蓁撞到的這個女人,名叫王菊香,財務部出納之一,三十幾歲。

    馮蓁蓁不認識她,但是有著明顯的第六感,此人絕非善類。又退一步,距離她更遠,繼續不停的道歉,“是是是是是,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這一次,確實是她莽撞,所以她認栽。

    馮蓁蓁態度良好,王菊香沒有理由再生氣,這會兒又正眼去瞅馮蓁蓁。

    馮蓁蓁皮膚白,年輕漂亮,氣質清新,不用化妝也十分動人。瞅著瞅著,她的唇角抽搐起來,譏誚而冷傲說:“新來的,你下回注意點。”

    馮蓁蓁微微低頭,抿唇不語。王菊香高抬貴脚要走開,她趕忙避讓。

    王菊香一邊往財務部辦公室走、一邊輕聲罵咧抱怨,“挫!一大早便跟丟了魂似的,還差點撞倒我,必然是先前在哪個角落跟人做苟且之事被發現了!話說,現在的女孩子,真是不檢點、不自愛!”

    馮蓁蓁轉身,望著她的背影,聽見了她嘴邊的念叨。不禁,馮蓁蓁氣得連額上的碎發都豎起來了。

    馮蓁蓁一手握拳揚在半空,真恨不得朝王菊香腦袋砸去,也氣憤的說:“你才挫,你才跟人做苟且之事了!你一看就是一個風騷浪蕩的婆娘,並且不講道理!我都道歉那麼多次了,你居然還在背後詆毀我……”

    王菊香走著走著,又聽到了馮蓁蓁的說話聲,立即停下脚步……

    意識到自己又闖禍了,馮蓁蓁脖子一愣,眼珠子倏然瞪大瞠圓了。

    王菊香回頭望她,眸子盯著她,幾乎滴出血來。

    “你剛才說什麼?我是風騷浪蕩的婆娘?我不講道理?”王菊香質問,惡煞的模樣,只恨現在自己不能把馮蓁蓁咬死。

    馮蓁蓁自然又一次感受到了她的凶厲,臉上表情越來越彆扭,同時,夾帶著對她的嘲笑。

    “不,不不不不不,我什麼都沒有說,你聽錯了。我還有事,先回辦公室了!”馮蓁蓁機靈說。懶得再跟王菊香計較了,迅速轉身,飛奔似的逃。

    反正她穿的平底球鞋,跑起來很便捷很輕快。

    王菊香目中恨戾更多,站在原地,提了提氣,冷笑說:“破丫頭,溜的倒是挺快!不過,我們還有很多機會見面。到時候,有你好果子吃!”

    在馮蓁蓁走後,段清緣走回辦公桌邊。

    不過,他暫且沒有心思做任何事情,因為他實在是太開心了。他從來沒有想過,馮蓁蓁主動而簡單的一個吻,竟會讓他陷入如此甜蜜的境地。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心底非常稀罕她的愛,對嗎?

    當開心的情緒上升到最高點後,又會慢慢降下來。好一會後,段清緣恢復鎮定,變得如往常一番,沉默冷漠。

    他坐在那裡想事。想著想著,忽然間,他感受到自己變了,心理變了、心境變了、性情也變了。

    “蓁蓁,蓁蓁……”他嘴邊輕輕喊了兩聲這個名字……

    晚一點時,段清緣把u盤插在電腦上,瀏覽吳雯和薑晴整理的資料。

    它們全部存放在一個ppt裏,一百多頁。段清緣看著還算滿意,畢竟裡面有些東西,是他之前不知道的。

    話說曾經,段清緣跟袁偉有過一次過節。現今,他們兩方的合作遲遲沒有談妥,一半原因就是在於那次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