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正在改變

    這會兒,段清緣老鷹般銳利的眸子緊盯著ppt內某張**,唇角不自覺上揚,揚起性感而完美的弧度,心中暗道,“袁偉,你因為一己之利,從而封锁整個袁氏集團集團跟我思遠集團合作。那麼,就怪不得我採用非常手段了。”

    商界傳言多為實物,段清緣心狠手辣、果斷敢絕。

    徹底看完後,段清緣打電話到對外關係部辦公室,把薑晴叫了過來。

    薑晴站在段清緣面前,明顯不太大方,給人感覺十分緊張。

    段清緣對她說:“去把這個檔案列印出來。傍晚下班,你和吳雯先到泉池國際大酒店。”

    不過,凝瞅段清緣,薑晴肆無忌憚。

    她畏怕段清緣,但是又有著看帥哥的癮。而且她知道,一般情况下,段清緣都不會看她,所以她不會被發現。

    段清緣雖然冷酷,可是從來沒有人否認,他是妥妥的大帥哥。

    每回在總經理辦公室,薑晴都會犯一會花癡,今天也不例外。待段清緣說完過了好久,她才反應過來。

    同時,她發覺情況不妙,神情充滿焦慮,疑問段清緣,“啊?傍晚?泉池國際大酒店?段總……”

    今天是她媽媽的生日,晚上她不想加班,想回家陪媽媽。本來她也計畫下午跟段清緣請假。

    段清緣察覺到了薑晴的烦乱和為難,又輕輕抬眸,冷冷的看著她,問:“你不願意去?”

    隨即,薑晴一邊搖頭、一邊揮手,連連否認說:“不不不,段總,我願意去,非常願意去,只是今天……”

    她和吳雯一樣,來思遠集團兩年了,並且一直待在對外關係部。

    這兩年,她們跟著段清緣,搞定過許多大客戶。然而,每回商談,她們採取的都是光明正大的手法。段清緣從來不會要求她和吳雯出賣色相,甚至每回,當她們遇到圖謀不軌的男人,詹逸都會及時出現,為她們解圍。

    段清緣寒星般的目光又收回去,漠然盯著案頭。

    “今天怎麼啦?你約了人?”段清緣語氣不善詢問。

    薑晴灰著臉,又慢慢點頭,調整狀態告訴他,“是。今天我約了我媽媽,她過生日……”

    倏然,段清緣濃眉微擰。做女兒的選擇不加班,回家陪媽媽過生日,這很正常。

    “行。那你跟吳雯說,讓她一個人傍晚先去泉池國際大酒店。”段清緣說,同意了薑晴的請假。

    薑晴倍覺輕鬆的同時又詫異的皺起柳眉。

    因為段清緣似乎忘記了,她們對外關係部,現在是三個人。

    “那顧曼晴呢?她不去嗎?”她斗膽詢問段清緣。這麼好的學習機會,難道不帶顧曼晴這新來的過去嗎?

    段清緣臉色一變。他確實忘記了,現在顧曼晴也是對外關係部一員。

    想完之後段清緣又抿了下唇,語氣仿佛透著一層無奈,回答薑晴,“你問問她吧。她想去就去,不去不勉强。”

    段清緣此話一出,又惹得薑晴木訥了一陣,她的心中更加不解。

    為什麼段清緣這樣對待顧曼晴?顧曼晴不是他們部門新來的經理嗎?她晚上去不去飯店為什麼她自己說了算?

    “好。那段總,我先走了?”薑晴請示段清緣,她的表面還是很乖巧、很順從的。

    段清緣又點了下頭,示意她可以走了……

    九點多鐘時,顧曼晴準備離開公司,前往泉池國際大酒店辦事情。只是出門前,她得先走一套流程。在行政部拿了一張提款單,親筆填好後找段清緣簽了字,而後再到財務部提款。

    來到財務部時,出納王菊香依然面浮戾氣、胸壓怒火。她對馮蓁蓁的脾氣還沒有完全消弭,在她看來,馮蓁蓁太囂張、太不敬了。

    居然敢說她看上去風騷浪蕩,居然敢罵她是婆娘……

    最初,王菊香對待顧曼晴也是高人一等、愛理不理的態度。

    精明的顧曼晴一瞧她那模樣,馬上猜到了,今天有人惹到了她。否則,她不會時而氣喘吁吁。

    只是,惹到她的人會是誰?一個公司,會計或出納,一般都被稱之為財神爺,誰會那麼不懂事跟財神爺過不去?

    並非顧曼晴好奇心强,而是由於她極想掌握住這裡面的一切事物,大至合作商談,小至芝麻蒜皮,以備運籌帷幄之需。

    王菊香在記帳,她仔細的盯著,忍不住關心式問道她,“王姐,你今天怎麼啦?氣色不太好啊。”

    王菊香臉色總體發烏,又偏頭傲慢的瞥眼顧曼晴,說:“還不是你們這些新來的。沒規沒矩,瞎頭瞎腦……”

    “我們這些新來的?”這七個字令顧曼晴更加敏感,烟眉不禁蹙成一團,又柔聲說:“王姐,你是我們公司的元老,是很權威的人物。哪個新來的那番不知道天高地厚?竟敢找你的茬……”

    她有一種感覺,接下來王菊香必然講出她感興趣的事情。

    見顧曼晴奉承自己,一副尤為真摯的神情,王菊香又停下手中的活兒,一本正經的看著她,無奈歎息一聲,說:“唉!其實也沒什麼,就之前在走廊上,被一個冒失鬼撞到了。我訓了她幾句,沒想到,她較真了,惡語反罵我。”

    顧曼晴在她身旁一張凳子上坐下,要替她出頭的樣子,又認真問她:“那人哪個部門的?男孩還是女孩?你有沒有找他們部門經理說?”

    王菊香又想了想,說:“是女孩。具體哪個部門,不太清楚,反正新來的!”

    顧曼晴心頭一陣喜悅彌漫,自然而然,她聯想到了馮蓁蓁。

    “是不是長得冷冷清清、漂漂亮亮?但穿著打扮很休閒、很隨便的那個?個子跟我差不多高?”顧曼晴連連追問,提醒著她。

    王菊香極力靜下心,讓自己去回憶。而後恍然大悟,不停的點頭,“對對對對對,就是她!就是她!”

    王菊香還越說越氣憤。哪怕他們財務部的總監和會計,也從來都不會對她無禮和不敬。她的表弟,跟段清緣是極為要好的朋友,在思遠集團還有兩成股份的。

    這下子,顧曼晴搖一下頭,又輕聲笑了。

    王菊香見她發笑,又不悅擰眉,板著個臉,問:“怎麼?你笑什麼?”

    顧曼晴擔心王菊香誤會,又迅速收斂笑容,悄悄瞅眼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