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風月之地

    一個值班的女孩子聽完他的描述,隨即想起了馮蓁蓁這個人,六點多鐘時,她曾過來報修,說106室沒有網絡訊號……

    “之後了?她去哪兒了?”段清緣又連忙追問她。再看一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七點二十分了。

    以他對馮蓁蓁的瞭解,馮蓁蓁不會無緣無故躲起來。所以他真的焦急,覺得馮蓁蓁出事了,甚至內心彌漫著一種天即將塌下來的恐懼感。而從前,無論發生什麼,他都不會這樣,永遠都是那番,無畏無情。

    那個女生見段清緣俊逸的臉上佈滿陰霾,一時間,不禁皮膚發悚起疙,有些害怕,聲音細小嘶啞說:“之後……之後她就回包厢去了啊……”

    “回包厢了?呵,哪有……”段清緣搖頭,自言自語說著,表情無奈而不耐。說完轉身,神色匆匆又要離開此處。

    正好,前方詹逸的身影突然出現。關鍵時刻,連老闆都不在包厢裏了,他自然而然順應眾意,出來尋找。

    看見段清緣在這裡,他那焦急的面容上馬上綻放出一絲喜色。

    “段總……”詹逸一邊走、一邊喊,同時步速加快了,小跑著跨到段清緣面前。

    他不知道段清緣過來這裡幹什麼,但見段清緣臉色不好,所以也沒敢多問。

    段清緣也停下脚步,急促而溫和的喘息,告訴詹逸說:“商談的事情你暫且不管,先找馮蓁蓁。”

    這一回,詹逸的反應偏遲鈍,扎扎實實懵了一懵、愣了一愣。

    他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要找馮蓁蓁?話說他過來這裡,一直沒有看見馮蓁蓁啊!

    段清緣見他訝然,明顯更為不悅,用最為冷酷的聲音重複三遍道:“先找馮蓁蓁、找馮蓁蓁、找馮蓁蓁!若找不到她的人,你也不要再出現!”

    詹逸又被他的忿怒激得徹底回過神來,臉色微變後連連點頭,戰戰兢兢說:“好好好,段總,我這就去安排……”

    段清緣始終一臉戾氣和擔憂,又冷瞪詹逸一眼,而後往前方走。他打算回包厢,繼續跟袁偉商談。雖然此刻,他已經沒有心情、不太在乎了。

    詹逸嚴格執行段清緣的吩咐,隨即動用自己的人際關係,找這逸清水世界的相關管理人員……

    時間越往後移,天上的月亮愈圓愈亮愈白。

    西城郊,位於一幢塔樓負一層的紅玫瑰會所,各處唇色瀲灩、撩人。

    在一間極為狹窄的小房裏,昏昏沉沉的馮蓁蓁被一陣又一陣嘈雜聲吵醒。當她的眼睛完全打開時,她才發現自己現時正處在一個女人堆裏,並且那些女人都跟她不一樣。

    “我在哪兒?為什麼……為什麼這裡面的女人……”馮蓁蓁像沒了七魂六魄,思緒淩亂的問著自己。

    她的一側肩膀還泛著酸痛,腦海中使勁回憶著那會兒的事情。

    再仔細觀察那些女人,她們活動不一,有人在抽烟、有人在喝酒、有人在打牌、有人在化妝,唯一的共同點是似睡似醒、穿著暴露。

    下意識的,她低頭瞅了瞅自己的身子。看見自己衣裳完整,不禁大松一口氣。

    偶爾有男人闖進這間小房,那時候,這些女人會一窩蜂似的圍上去,搶著與他**。她們將男人的手拿到自己胸口,跟著摟抱狂吻。那些男人也肆無忌憚,明晃晃的將手探到女人的裙底,有的甚至當眾扯落女人的nei褲……

    “啊!”馮蓁蓁嚇得尖叫出聲。眾比特女人馬上向她投來鄙夷的目光,然後繼續著自己的事情。

    自然而然,馮蓁蓁明白了她這是在哪兒,也完完全全回憶起了之前的事情。

    隨之,一股噁心的感覺湧到她的嘴邊,她臉色蒼白的聲吟一聲,而後開始自言自語,“這裡是……是妓院。我不要……不要留在這裡。不要……不要……”

    她艱難的坐起身,想要逃離此處。

    不料這時候,一比特穿著大紅色開胸旗袍、打扮妖豔老氣的中年女人,大搖大擺走進來。

    “喂,醒了。叫什麼名字?”中年女人直接走到她的面前問。

    馮蓁蓁身子打了一顫,目光呆滯而無辜的望著她,沒有回話。

    驀然,中年女人臉色一冷,變得很不高興了,又凶聲沖馮蓁蓁道:“我問你了!你是啞巴嗎?”

    被她這麼一喝,馮蓁蓁秀眉驟斂。不過,她那恐懼的情緒也在這一瞬間消失了許多。她聲音冷沉,也不悅的反問中年女人:“你是誰?我叫什麼名字關你什麼事?”

    以她的感覺,這個中年女人絕對不是好人。

    “你不知道我是誰?你看不出來我是誰?”中年女人忽然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笑話。來到了這種地方,會看不出她是誰。

    “我是你們的大姐,管你們業務和出勤的!”索性,她耐心講述一遍。

    馮蓁蓁單薄的身子再次一晃,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我們?”

    中年女人的意思是,她以後也在這裡工作?

    中年女人又是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斜眼打量她一圈,懶聲催促說:“行了,起來吧,做你該做的事情去!”

    馮蓁蓁麻木片刻後又馬上搖頭,一字一字,冷靜且堅定的說:“不、不、不,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我寧願死掉也不做她們做的那種事!”

    中年女人不以為然冷笑一聲,又語氣悠悠問她,“你不做?你以為你是誰?被賣到這裡,一切還由得著你?”

    “被賣到了這裡?”馮蓁蓁心頭再生一陣驚疑和詫異。

    “誰把我賣到了這裡?誰這麼缺德?你告訴我,快點告訴我……”她的聲音越來越嘶啞,越來越無力。

    她真的不知道是誰,所以急切的想要得到答案……

    中年女人無視她的焦急,又向她走近半步,呸她一聲說:“不要問了,我不會告訴你!還有,別偽裝、別折騰了!她們剛進來時也像你這樣,現在還不是做得很開心?”

    馮蓁蓁仍舊直搖頭,抗議和拒絕,說:“不,我跟她們不同!我要離開這裡,我要離開這裡!”

    她實在是沒法想像自己被陌生男人壓著。她的潛意識不停的在提醒她:她絕對不能對不起段清緣!她的身子只屬於段清緣!

    馮蓁蓁說完之後正要站起身來,準備往外面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