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特殊感動

    (求訂閱,求月票,求各種支持,謝謝!)

    馮蓁蓁也不想承認,現在她决定這樣做,乃害怕引起段清緣的誤會。

    墨閱辰抬頭,酒般溫醇的眸子深深的看著她,愣了好久才重一點頭,心中很不情願說:“行!我都尊重你!”

    馮蓁蓁心上又有些感動,終於伸手接過他的筷子,開始夾菜吃。沒辦法,她確實很餓很餓了。

    墨閱辰也開始吃飯吃菜,但是時不時還是會瞥眼馮蓁蓁。而且此時他的心中更加堅定一個信念:將來的某一天,他一定會把馮蓁蓁搶回來!他要打敗段清緣,把段清緣踩在脚下!對於那些曾經傷害過馮蓁蓁的人,他也必須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段清緣動用自己的人際關係,很快找遍了a市以及a市周邊。

    下午一點得到消息,說熊璋現時住在c市的一家小醫院。他便馬上從家裡動身,在詹逸的陪同下,趕往c市。

    常居c市的他****上的朋友,早想辦法,將獨眼熊璋從醫院裏拖了出來。

    傍晚五點多鐘,c市的某個郊外,天色早已黯淡下來。

    段清緣和詹逸在****上朋友的帶領下,來到一座廢工廠裏。現時,熊璋以及他的下屬都被困在這裡。

    此時,幾句沉重的響聲傳來,那是熊璋以及他的下屬被打倒在地的聲音。

    段清緣的一隻腳,狠狠踏上熊璋的脖子。那油亮的皮鞋,用力的踩著他,恨不得直接踩斷他的頭。

    “不……不……段總。求……求求你……放了我。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是你的老婆……”熊璋全身巨痛,現在唯一的知覺是,自己馬上就要斷氣了,所以虛聲向段清緣解釋、求饒。

    眼看著熊璋口吐泡沫、雙眼翻白,段清緣仍舊沒有松脚的意思,反而踩得更狠,咬咬牙冷厲問他,“馮蓁蓁在哪兒?說,最後是誰帶走了她?”

    剛才熊璋已經發了毒誓,昨晚他對馮蓁蓁的齷齪之舉最終沒有得逞,不然也不會躺進醫院。然而,段清緣依然對他恨之入骨,只想馬上剝了他的皮。

    “呃,段……段總,我不知道……不知道……”熊璋說話越來越艱難,趴俯在地上,四肢不受控制,頹然伸展,如同即將掛掉的人。

    他想將“墨閱辰”三個字說出來,保住自己這條命。可是暫且不能,兩個小時前,有人給他打了電話,他的老婆、孩子、爹娘,正在去往東南亞的路途上。

    詹逸本在質問其他人,見到這邊熊璋要斷氣了,連忙跨過來,怯聲提醒段清緣。

    “段總……段總……他快死了……”他並不希望段清緣殺人。

    段清緣的臉上殺氣重重,冷然一笑,語帶狠勁說:“老子要的就是他死!”

    不管有沒有得逞,褻du他的女人,哦不,他的老婆,就該遭受最慘的下場。

    詹逸淩亂搖頭,動手扶他手臂,準備拖開他,說:“段總,馮小姐已經失踪一天了,先找到她才是最要緊的!”

    他真的不願意看到有人就這樣死在段清緣的脚下。

    倏然,段清緣脚上力道一失,整個人精神虛軟下來。

    “對,馮蓁蓁,她已經失踪一天了。”是馮蓁蓁的名字令他的殺意稍稍平息,慢慢將脚移開。

    詹逸大松一口氣。

    段清緣嫉仇的目光卻還是盯著地上的熊璋,說:“去,刺瞎他的另一隻眼睛,老子看他今後還怎麼玩女人!”

    “是,段先生!”兩個****上的兄弟馬上應道。走過來,將已經奄奄一息的熊璋拖了出去。

    熊璋的下屬,皆趴在地上顫慄,渾身抖個不停。

    他們心中紛紛感歎,段清緣的狠戾,真不是浪得虛名……

    段清緣一拍衣上灰塵,沖詹逸說了一聲走,而後快速提步,準備離開這裡。

    不料這時候,詹逸忽然一動不動,停在那裡。

    段清緣的手機在他手上,現在手機響了,進來一個陌生電話。

    段清緣聽到鈴聲,又迅速回頭,急說:“拿來!”

    他生怕錯過一個電話、錯過一絲線索。詹逸把手機遞給他後,他匆匆接起,聲音嘶啞、虛弱、焦急,應著,“喂!”

    聽見他這樣的聲音,馮蓁蓁如同看見了他的人,欣喜的流下眼淚。

    “清緣是我,是我……”馮蓁蓁聲音輕柔細膩,告訴著他,霧眼已然朦朧。

    通過那“喂”字的語氣,她感應到了,段清緣很擔心她,並且,急得快發狂了。

    認出她的聲音,段清緣的精神馬上一崩,整個人在一瞬間放空,“蓁蓁?”

    他非常意外,也非常興奮,馮蓁蓁聯系他了。

    “清緣,你在哪兒?你快來接我,我在市東邊,在大明山水大酒店門口,55555……”馮蓁蓁說。說著說著,泣不成聲。

    段清緣的心一揪一揪,連忙點頭,安慰她說:“行。蓁蓁,你就站在那兒等我,不要動,我馬上過去接你!”

    段清緣說完之後便開始狂奔,奔向工廠前的坪地,坐進自己車裏。

    現在的他,不想多問任何,只想盡最快的速度,趕回a市,見到馮蓁蓁本人。只要馮蓁蓁平平安安,他就會放心。至於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而從這裡到a市,至少要兩個小時。

    段清緣熟練發動汽車,絕塵而去,詹逸觀之,也跑出來,開車跟上他……

    太陽西落,天色漸漸變得黑暗,而月亮還沒有升起。

    墨閱辰仍舊坐在那一家咖啡館內,一個人,發著呆。馮蓁蓁剛剛下樓,到飯店大門口等候段清緣。他又忍俊不禁,拿起自己手機,瀏覽裡頭的相册。

    上午趁著馮蓁蓁昏睡,他偷偷給她拍了一張照片,嬌滴滴的、香豔豔的照片。

    這會兒他盯著這張照片,欣賞著馮蓁蓁清新有氧般的美,發自內心,越笑越開心。

    “段清緣,馮蓁蓁是我的……以你對馮馭良和馮海燾做過的事,你便沒有資格愛她……”墨閱辰自言自語著。

    今年二十五歲的他,不曾真正對女人動情。可是偏偏在年少時第一眼看見馮蓁蓁,心便沉淪了。

    墨閱辰給馮蓁蓁買的那套新衣,是一套公主服,襯托著她的亭亭玉立。此刻,馮蓁蓁站在飯店大門口等,越等越忐忑,越等越茫然。眼中淋漓的淚水,一直未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