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狐假虎威

    週五傍晚,下班後的顧曼晴,直接來到一家比較高檔的餐館,跟墨閱辰見面。

    每隔幾天他們都會見面,只不過是秘密的、私下的……

    今天,墨閱辰坐在一個包厢裏,點好了一大桌菜。顧曼晴一進去,他便客氣的招呼她坐。

    顧曼晴就覺得,今天的墨閱辰好奇怪,比以往要陽光、要快活,不再陰氣沉沉。坐下來後,便用疑惑目光看著他,問他,“是不是有什麼喜事?看你,春風得意的樣子……”

    墨閱辰不急於回答她,而是指了指那一大桌子菜,告訴她說:“這是這家餐館,最有名的九道菜,今天特意請你吃。”

    此時,顧曼晴對美食的興趣完全抵不過對他的興趣,還是瞅著他,說:“謝謝你的款待。只是,你得先跟我說,今天約我主要為了什麼事情。”

    墨閱辰不怎麼看顧曼晴,這會兒又悠悠給自己倒著紅酒,終於回答她說:“不。我得先問問你,這個星期,思遠集團內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動靜?”

    “特別的動靜?”他的用詞又使得顧曼晴烟眉微微挑起,透出一種成熟女人的風韻和性感。

    墨閱辰點了下頭,依舊不看她,說:“是。等你說完了,我再告訴你我這兒的好消息。”

    顧曼晴無奈,不跟他執拗,又沉下心想了幾秒,僅僅幾秒。

    “有!”她馬上重聲說。

    從昨天下午到前面一刻,她一直在打聽,馮馭良找段清緣借錢做什麼。

    這一瞬間,墨閱辰的所有注意力又被她的語氣吸引,扭頭睥睨著她,急問:“什麼?”

    顧曼晴目光如水,然而,卻是冰冷的寒水,與墨閱辰對視,氣質一點兒都不弱,說:“思遠集團有五千萬閒置資金,昨天,段清緣全部提到了別人的帳戶。”

    墨閱辰聽著,倏然,溫柔的雙眸釋放著奇异的光芒。他越來越有興致,好奇心越大了。

    “哦?提到了誰的帳戶?什麼要這麼做?”他問,有些不敢相信,臉上美好笑容也漸漸消失。

    顧曼晴輕輕吞食自己的口水,哽了哽,而後緩慢吐字,“馮、馭、良。”

    驀地,墨閱辰的表情完全僵斂,“馮馭良?”

    馮馭良就是段清緣的岳父,他比誰都清楚。

    見他不信服,顧曼晴又點了下頭,一動不動盯著他,說:“對。墨閱辰,我們都錯了。馮家跟段家,關係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好。而且,段清緣敬重馮馭良這個岳父,馮馭良欣賞段清緣這個女婿。”

    顧曼晴說得如此認真,墨閱辰這位明智人,自然很快便領悟到了她的用意。

    他又動了動身,目光隨之距離顧曼晴越來越遠,同時唇角不自覺的抽搐了幾下。

    “也許這只是表面現象。顧小姐,畢竟有的事情,你不瞭解……”墨閱辰不以為然說。

    他跟顧曼晴志同道合,也希望馮家跟段家關係僵,能有多僵便多僵。甚至他比顧曼晴更為自信,某一天,他絕對會弄得馮段兩家水火不容。至於原因,乃他手中掌握著一些資訊,一些顧曼晴不知道的資訊,有關於當初馮家的建築公司突然出現事故的。

    “什麼事情我不瞭解?”顧曼晴又詫異追問,還是盯著他。

    墨閱辰跟老闆,背著她另有許多動作,她一直知道。

    發覺自己說漏了嘴,墨閱辰的臉色又變得比較灰暗了,尷尬躲開顧曼晴的目光,轉移話題說,“沒什麼。對了,他們兩家的關係,你真的不必掛心。相信我說的,他們之間一旦出現一絲衝突,連這種表面現象也會馬上沒法維持。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打探清楚,段清緣想做什麼,或者馮馭良想做什麼。”

    顧曼晴知道,墨閱辰不想說的東西,就算撬開他的嘴巴,用刀架著他的脖子,他也不會說。

    “我已經派文煌去打探了。”顧曼晴說,始終注視著他。不過,眸中的光芒愈發冷銳,透露著不滿和不甘。

    “你這邊了?最近有什麼喜事?”她又詢問墨閱辰。

    墨閱辰再次鎮定,面容上的陰霾也跟著消散,恢復往常的溫文爾雅。

    “明天,我約了段清緣和馮蓁蓁。”他回答說。

    顧曼晴烟眉再皺,頗為不解,並且有些焦急,“為什麼?你約他們兩個一起,接下來的遊戲還怎麼玩?”

    墨閱辰端起桌上的紅酒,細細品嚼一口,表情越綻越開,又用耐有尋味語氣說:“不是同時約,是一個一個約。他們夫妻,分道而到。”

    “嗯?什麼意思?”她連眼眸都疑惑的眯起了。

    墨閱辰又笑得詭譎陰沉,稍稍靠近顧曼晴一點,得意而具體的講述起來……

    明天就是週六,傍晚,段清緣和馮蓁蓁回家很早。吃完飯之後,他們又沒有在樓下多待,早早的回了房,一起窩著。

    經過一個星期的細心護理,馮蓁蓁胸口的傷痕已經癒合七成了。

    在浴室泡澡時,看到那些疤殼一點一點掉落,她甜美姣好的臉龐上又綻放出一絲喜滋滋的笑容。

    “都好了,真好。清緣買的那些藥物,挺管用的。”她的嘴邊念叨說,很感激近期段清緣為她做的一切。之前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段清緣會給予她寬敞的肩膀。

    段清緣正在書房上網,馮蓁蓁泡澡完畢後,穿上衣服,走到他的身邊。

    段清緣在瀏覽新聞,樣子很是專注、很是認真。馮蓁蓁仍舊忍不住打擾他,一步一步挪,距離他越來越近,喊著他,“清緣……”

    段清緣的鼻樑上還架著一副度數很低的眼鏡,這磨去了他面容的銳利,扭頭隨意看眼馮蓁蓁,輕聲詢問,“怎麼啦?”

    馮蓁蓁也不清楚自己此時到底想對他說什麼,反正就是想依偎著他,距離他近點。所以,直至走到他的身後,她才停步。身子靠著他坐的椅子,雙手圈著他的脖子。

    “沒怎麼啊。”她說。

    段清緣又坐正了,雙目繼續直視電腦荧幕。馮蓁蓁完全不管他瀏覽的內容,就盯著他的頭頂,緊緊的盯著。仿佛,她對他的所有都很入迷,細至他的每一根頭髮,大至他的整個人。